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65章 第 65 章

时间:2020-11-22作者:禅猫

    战止戈到祠堂的时候就看到怀远站在祠堂外,手里拿着一包点心,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拿进去。

    战止戈眼睛瞬间柔和下来,不管孩子的娘如何,孩子是好的,还知道来看望他母亲。

    他上前拍拍孩子的脑袋。

    怀远抬头看到他爹回来了,还有些不敢置信,眨了眨眼,“父亲?”

    “嗯,父亲回来了。”战止戈摸摸他的头。

    听说这孩子知道平安是代替他被抓后,一日比一日沉默,扎马步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偶尔不按时吃饭导致低血糖发作。

    “父亲,你回来了!”怀远欢喜地喊,拉着他爹的衣服,“父亲可不可以派兵去找平安弟弟呀?”

    父亲有好多好多兵,一定能找到平安弟弟的。

    “父亲一直有派人找,怀远也要好好用膳,保重自己,不然平安弟弟回来你都比不过他了。”战止戈道。

    “嗯!孩儿有好好用膳,好好习武,以后定能保护平安弟弟。孩儿回去扎马步了。”怀远说着就噔噔噔地跑了,跑了几步又回来把手里的糕点给他爹,“给母亲的。”

    战止戈看着手心里用手帕包着的糕点,握在手里,负手进了祠堂。

    刘氏被关在祠堂三日了,每日看着那些牌位就头皮发麻,尤其到了夜里,更是阴森可怖,只要想到这些都是战家战场上战死的人,她甚至能梦到战场上被敌人砍断头的画面,彻夜都不敢睡。

    战止戈来的时候,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国公爷,快带妾身出去,妾身不要再待在这里了。”刘氏看到战止戈回来,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很可怕吗?战家的祠堂供奉的都是世代英烈。你作为战家妇,没做亏心事你怕什么?”战止戈面无表情,任由她抓着。

    “我没做错,凭什么就认为我做错了。”刘氏道。

    “我出征前有特意交代过你,别去魏家。”

    “若非你从南边带回来一个女人,还是那魏县令的妹妹,我也不会兴起去看一眼,就怕哪日多出个妹妹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战止戈拿开她的手,“往后这个问题你无需担心了。”

    刘氏以为是他在同自己保证不会纳妾,脸上一喜,假意大度道,“国公爷若是真的需要,也得是清清白白的姑娘。”

    “这个就用不着你担心了。给你两条路,为了怀远好,镇国公府可以让你假病逝,而你放弃原来的身份,不能出现在京城。从此再也没有镇国公夫人,你也不是忠勇伯府的二小姐。”

    “你说什么?”刘氏不敢置信。

    “第二条,镇国公府休妻,你堂堂正正走出镇国公府,但于怀远名声不好。”

    “你疯了!我可是生下了战家的唯一继承人,你居然这么对我?”刘氏歇斯底里。

    战止戈淡淡地说,“其实,祖母的意思是让你真的病逝。”

    刘氏打了个哆嗦,想到当日老夫人说的话,她毫不犹豫,“我选第二条!”

    战止戈暗暗攥拳,“你宁可让怀远有个被休的娘,也不愿死遁成全他?”

    “一个白眼狼而已,养也养不熟,若不是他,我会落得如此地步?离了镇国公府,我还是忠勇伯府的二小姐,还能再嫁人,重新拥有自己的孩子。”刘氏冷笑,说完这话的时候,心里好像也松快了。

    战止戈点点头,张开掌心,“这是怀远特地给你送来的。”说着,他手一握,糕点碎成渣,从指间落在地上,“我想你应该也不想要。”

    他拿出在路上就写好的和离书,递给她,转身往外走,“将忠勇伯府二小姐送回院子收拾东西,嫁妆全都清点好,送回忠勇伯府。”

    “是。国公爷。”门外婆子应声。

    刘氏看到拿的是和离书,怔了怔,用力握紧。

    战老夫人听到消息,叹息一声,“还是太仁慈了,病逝对怀远才是最好的。”

    “老夫人,这也正是镇国公府的家风,您不也是下不了手才关进祠堂让国公爷回来处置。等夫……等刘氏出了镇国公府就知道有多后悔了。”嬷嬷说。

    “个眼皮子浅的,哪怕她选第一条,还能得到镇国公府高看一眼,日后有什么事,镇国公府看在她为怀远的这份心上,还会关照一二。”战老夫人气得忍不住骂。若不是为了不让怀远有个被休的娘,她孙子肯定更愿意给休书。

    镇国公单骑回京,入城先去了魏家,后回府立马就传出与夫人和离的事,一石惊起千层浪,都纷纷猜测是否与户部侍郎失踪的孩子有关。

    怀远听说母亲要走了,跑到门口,还跌了几跤,在府门口目送母亲头也不回地离开,眼眶红红。他想跟平安弟弟说,他也没娘了。

    “可怨父亲?”战止戈静静出现在他身边,摸摸他的头,低声问。

    怀远摇头,“是母亲做错了事。”

    “对,你母亲做错了事,这也是你母亲自己的选择。你还小,还不懂,待你长大了,懂了,想孝顺母亲也可以。”战止戈并没有想让孩子怨恨母亲,断绝往来的想法。

    怀远点点头,犹豫了下,终究敌不过心里的渴望,抱住他父亲的腿。

    战止戈一怔,拍拍他瘦弱的肩膀,将他抱起来,“父亲要看看你习武习成什么样了。”

    怀远许久没被父亲这么抱过了,欢喜又羞涩,“孩儿已经能扎一炷香的马步了。”

    “不错。”战止戈赞道。

    怀远笑得更开心了。

    忠勇伯府出事那日,刘氏已经被关在祠堂里,贴身之人均无法出府,自然不知道忠勇伯府出事了。等回到忠勇伯府,看到的是贴了封条的大门。她想利用忠勇伯府当靠山再嫁勋贵的梦是不可能实现了。

    当夜,镇国公入宫请旨发兵楚国。

    *

    这边,安觅吃完早餐,上楼准备东西,好带平安去医院体检,平安在一边看他刚起床的与时哥哥吃早餐。

    安与时吃荷包蛋只喜欢吃蛋黄,不喜欢吃蛋白,放在碟子里推开,就被平安用小手给推回去。

    “与时哥哥,浪费粮食不好。”

    “不好吃。”安与时又把蛋白挪开。

    “与时哥哥浪费吃食,不是乖小孩,平安不跟你玩了。”平安气鼓鼓地背过身去。

    “哼!不玩就不玩!是我不带你玩!”

    “平安有娘带,不带不乖的小孩。”平安现在有娘了,得意得很。

    “你哪有娘。”安与时反驳。

    “仙女姐姐就是平安的娘,我娘只带乖孩子玩,怀远哥哥就乖。”平安说。

    安与时已经不只一次从小崽崽嘴里听到怀远哥哥了,他才不信他比不上那个怀远。

    “吃就吃。”

    安与时把蛋白挪回来,看到小崽崽板着小脸在一边盯着的样子,仿佛看到了美姑用眼神威胁他。

    他皱着眉头把蛋白也给吃了。

    “与时哥哥乖。”平安露出赞赏的笑容,要是够得着,估计要抬手摸摸头。

    安大嫂在一边看得乐得不行,小姑子母子就是来治她儿子的吧。若是往后都这样,他儿子挑食的毛病都被改好了。

    “和孩子的父亲谈得怎么样了?”

    客厅这边,安妈看两个孙子互动得很好玩,赶紧问安爸。

    安爸摇头,“没谈成,那小子说可以为了平安一辈子不娶妻。”

    “这种话听听就算了,我们能同意觅觅一辈子不嫁,他家里爹娘能同意他不娶?”安妈不相信一个古代人能终身不娶。

    哪怕不娶,还能纳妾,收通房呢,何况孩子他爹还是个当官的,上司给送个美人,他收或不收?万一皇上赐婚啥的呢?

    “倒是个有骨气有涵养的人,我们都把他逼到那份上了,他也没生气,还能心平气和,有理有据和我们说话。”

    “涵养不能当饭吃。”安妈嘀咕,“那问出孩子是怎么来的了吗?”

    安爸摇头,“说是门口捡来的。那系统在魏景和那里,我觉得他应该知道点什么。”

    “我们现在完全是被动的,系统在他那边,咱也拿它没办法,连查都不知道从何查起,想把手机给佑北研究,又怕对平安造成伤害。魏景和就仗着这个笃定我们不敢怎么样。”安大哥头疼。

    觅觅当时也表达了更乐意让平安留在这边,魏景和不同意,觅觅只好拿砸了手机来威胁,魏景和可不就是笃定他们不敢。

    “平安哪天突然离开,我们也没辙。”安爸叹息。

    这事完全超出他们的领域范围,再有钱有能力也彻底束手无策。

    “那怎么办?你是不知道,平安说那灾年里吃草根,吃蝗虫,每天都只能抿一小两口水。我不敢想象那种日子是怎么过来的。若不是有觅觅这个游戏,恐怕平安能不能活到现在都难说。”安妈打小也过的是优渥的生活,无法想象那样的日子怎么熬过来的。

    “是不容易。在那种时候能把平安一个小奶娃养活更不容易。”

    昨晚听闺女说平安的家庭,就觉得都挺疼孩子的,听到那家夭折了个孙子,当时只是唏嘘,庆幸平安命大,如今想起来都后怕。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让平安回去受苦?”安妈当下翻脸。

    “这恐怕由不得我们选择,得知道那个系统的目的,还有平安是怎么来的。”安大哥说。

    “那怎么才能知道那个系统目的。”安妈急了。

    “佑北呢?怎么又跑了,这种东西只有他能解释一星半点。”安爸想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的二儿子,气得手痒。

    *

    魏景和坐在书房里,看着屋里摆放着的平安的车子、积木,还有没喝完的奶粉,想到透过画面所看到的那边的世界,想到平安外祖一家的话。

    他委实不想用孩子要挟她来大虞,可若不说,平安便会消失。

    难怪系统要他攻略她,因为,只有让她心甘情愿来大虞才是最好的。

    说到系统,魏景和微微眯眼,“出来!”

    “唉!男主,你不行啊。”系统叹息。

    “如今闹成这般,断没有再攻略的可能,你说如何办吧。”魏景和靠在圈椅里,疲惫地揉揉眉心。

    “你说你,你应该先顺着她,女主硬你就软嘛,示弱一点女主也许就心软了。再把你如何抚养平安的过程说得再苦一点,也不至于是这个结果。”

    魏景和手指敲击扶手,“平安亦是我一手带大,捧在掌心里宠的孩子,我为何要示弱?”

    “所以说你不行,还得靠崽崽。还好我也没对你抱多大希望。”系统嫌弃的口吻简直不要太明显。

    魏景和眸光微闪,“这是你让平安去那边的原因?”

    系统:“不然靠你能拐到孩子他娘?瞧不起我的攻略副本,我还瞧不起你呢。”

    魏景和:……

    “所以,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逼安觅不得不来大虞?这般无耻之事,你不好意思做,就让我父子来做?”

    “什么无耻,她本来就是……”

    “她本来就是大虞人?”魏景和猛地坐直了身子。

    “我没说!”

    系统否认得太快,魏景和反而确信了,嘴角微微上扬。

    系统看他这神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很快,他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魏大人,如何?”安觅到楼上,重新打开游戏。

    “嗯?”魏景和不解地挑眉。

    “我不信魏大人没看懂。”安觅把手机放梳妆台上,去收拾去医院要用到的证件。

    她如今算是知道了,对方能看到这边,并不靠摄像头。

    “看懂什么?”魏景和看她将一小卡片放进包里,又回到梳妆台这边,拿出瓶瓶罐罐往脸上上妆。

    “若你没看懂,那我先前说的话便是真的。”安觅肤质好,平时出门只需要简单化个淡妆。

    “是险些没看懂。”

    魏景和想到最后结束连接时,她对他眨的那一眼,让他想起那日她对他说一起攻略系统时眨去他半颗心的那一眼,此刻想起来还忍不住想笑。

    当时他是当真了的,相信对方也是。直到她说拿毁掉手机威胁他的时候,他才意识过来,一直以来,他所了解到的安觅是一个恣意却不任性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平安是她的孩子后就如此咄咄逼人。

    “系统怎么说?”安觅简单描了下眉,增加眉色,只剩最后一步抹口红。

    她当时也的确是那么想的,只不过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就将计就计,语气强硬地和魏大人彻底闹翻,闹翻了男主对她自然再无攻略的可能。既然没法攻略了,系统为达目的,总要有别的做法。

    当然,这前提得魏大人领悟得到她的意思。幸好这魏大人也不是笨的,说好两人一块攻略系统,就当真配合得天衣无缝。

    系统这时才反应过来,它被搞了!这两人联手起来把它搞了!

    “男主,你可别蠢得告诉她,平安过去就是为了拐她回来啊。”系统觉得坏事了。

    魏景和无视他,“姑娘,恕我冒昧,若让你带着平安来大虞,你会如何选择?”

    他自然不会直接那么说,万一姑娘的家人迁怒平安怎么办。

    安觅沉默了下,抱歉地看着他,“我想不出我要去大虞的理由,我希望平安能跟我一起留在现代。”

    正是因为在游戏里感受过大虞天灾时的那种绝望,她更不愿意让平安回去。之前只当是游戏都心疼得不得了,何况现在知道那是真实的世界,只恨当时没能帮上更多。

    之前认为平安不可能和她有关系,她没立场留下平安,如今说她自私也好,她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回去喝能照人影的粥,吃野菜窝窝头,连吃个烤红薯都是奢侈。

    如今的大虞也刚刚安稳,就算要发展到原先她以为的太平盛世,最少也要十来年,别说十来年,一年她都舍不得孩子回去过那种条件的生活。

    魏景和知道强人所难了,可又不得不说,“若姑娘本就是大虞人呢?”

    安觅没听懂,合上口红盖,“你说什么?”

    “系统说,姑娘本就是大虞人,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句话的意思。”

    安觅停住所有动作,脑子里各种可能开始轰炸。

    她本就是大虞人?难不成,她打小就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

    不对,她若打小穿越,平安又怎么来的?她爸妈也没有理由不知道。

    “平安怎么来的,魏大人问清楚了吗?”她想知道真相却什么都做不了。

    魏景和摇头,“没说。”

    安觅:“已经攻略不成了,他的新目的呢?”

    魏景和该怎么说,他的目的是要把你拐到大虞。

    安觅见他没回答,以为系统不让。“其实我一直想问,魏大人当初捡到平安为何认定平安是自己的儿子?”

    事到如今,魏景和也不好不说,轻咳了声,“姑娘的脸出现在我梦里,和平安一样。”

    “什……”

    安觅忽然卡住,能让他认定平安是他孩子的,除了那啥梦还能是什么。

    按照时间差,她要是穿越十天半个月的,可不就把孩子生下来了吗?然后,穿越过去时是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身体自动修复如初?清除相关记忆?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安觅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系统,储物宝箱什么的都出现了,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没有印象,可平安确实是我孩子不假,还请魏大人继续攻略系统,早日把孩子的来历弄清楚。”

    安觅说完去打开电脑。

    她说给魏景和提供方子和操作画面不是说假的,她昨天就连夜托人整理了一份包含水泥、纺织机、造纸术、杂交水稻、玻璃烧制等视频,打开电脑播放给魏景和看。

    今天这手机她就不带出去了,只带备用的。

    魏景和看到那小小的方框里播放出画面,惊叹不已。听安觅说了后,笑道,“姑娘说助我锦绣前程,条件是放弃平安,我可没答应。”

    “这是说好的一起攻略系统的酬劳。我希望能把系统气死。”安觅咬牙切齿。

    系统表示已经快气死了。

    魏景和想到她还在平安脑子里的时候,想要给平安的太平盛世,再看她此举,哪里还不明白。

    “多谢姑娘。”魏景和诚心道,谢她还愿意为平安考虑。

    “我先带平安去打疫苗,疫苗就是打了不会发水痘的那种。”安觅说。

    魏景和知道水痘的严重,就有小孩因此而死,原来那边连这个都能防止,太强大了。

    “有劳姑娘。”虽然知道对方已经是平安的娘,但他这个做爹的该表态还是得表态。

    安觅颔首,拎上包,关上门走了。

    “男主,你这叫不劳而获啊。”系统说。

    “你不关闭画面是因为东西是她拿出来的,证明于你无碍。”魏景和想到先前以游戏方式存在的系统,也是那姑娘拿出来的。似乎这个系统有非那姑娘不可的理由。

    系统叹息,没有比他更惨的系统了。宿主不配合,还要联合攻略对象攻略他,智商也被碾压得死死的。

    很快,户部的人就看到魏大人奋笔疾书,写不停歇,直到散值了还在写,不愧是能叫皇上破格提拔的人。

    ……

    安觅再三跟她爸妈确认她是在他爸陪产下生下来的,没有调换的可能,这才放心地带平安去医院做各项体检,搞得安爸安妈一头雾水。

    好在崽崽是个免疫力极好的崽,哪怕逃难路上长大,又遇重重灾年,身体各项指标除了营养不良,其他都挺好。

    这也证明,平安是百分百人类,而不是被什么高科技研发出来的。

    面对稀奇古怪的体检仪器,平安都乖乖听话配合,害怕的话就看一看娘,娘对他温柔笑笑,他就不怕了。

    直到到打疫苗针的时候,平安缩到他娘身后,探出小脑袋,怎么也不肯配合。

    “平安没做错事,不扎针。”小奶音颤颤的。

    安觅看他这样,都有点不忍心了,还是拿出对待侄子的强硬来,“平安乖,这是让你以后不生病的东西,不是因为做错事才扎的。”

    平安眨眨眼,依然挣扎,“平安没生病呀。”

    安觅看他这骨碌碌转的小眼神,萌到心坎里,“那娘陪你一起打好不好?”

    平安犹豫了,摇摇小脑袋,“娘不打,会疼,平安打。”

    安觅终于感受到崽他爹总是被崽崽念叨关怀的那种感觉,暖化了。

    她再也不用吃醋了,这绝世小可爱是她的,就在她身边,比小棉袄还暖。

    “那娘捂着平安的眼,不看就不怕了。”安觅还记得她小时候打针,她妈妈骗她说不看就不疼,没想到她如今也用上这招了。

    “嗯,娘捂。”平安把娘的手放到眼睛上。

    安觅抱着他,对医生点点头。

    医生都要被平安给萌得忘记自己在做什么了,这颜值,那小眼神,那小奶音,还有怕妈妈疼,最后自告奋勇决定自己打的这份心。要是发网上肯定火,可惜孩子妈妈不让拍。

    平安捂也就算了,还偷偷扒开他娘的手指往外看,等打完一针,感觉不怎么疼,剩下的他就不怕了,还主动配合。

    安觅咨询过医生,把有必要打的,能在不同部位同时打的疫苗都打了,能尽早打还是尽早打比较好,她怕……来不及。

    ……

    毫无意外,安觅又上热搜了。

    #安家千金秘密生子,其父是谁#

    #安家千金以游戏之名成立崽崽慈善基金会,实则另类寻子#

    安爸的手机都响炸了,都是亲朋好友打来的。

    “回老宅举办宴会吧。”安觅说。

    安家作为老牌豪门,自然是有自己的老宅,这别墅是之前安觅上学的时候比较方便住,再后来又方便孙子上学,就住过来了,还买了隔壁的打通,平日里都住这里比较多,也就逢年过节会回老宅住,或者举办宴会的时候。

    回老宅举办宴会是承认平安身份的一种方式,老宅不单单是安觅这一家的老宅,还是各叔伯的老宅。

    二十几年前,安家面临破产,各房产业分崩离析,安爸作为当家人硬是给顶下来了,也将其他人的产业都掰扯清楚分了出去,只老宅还算是唯一的联系。

    “觅觅,你决定了?”安爸郑重其事地问。

    安觅点头,“嗯,决定了。我的孩子就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

    安父欣慰女儿有担当,若将来看上觅觅的男人嫌弃她闺女有儿子,这种人他们安家也不会接受。

    安觅就没想过嫁人,原来没想,如今有可爱的崽崽了,更不需要。

    很快,安家对外宣布,以给外孙过生日的名义举办生日宴,实际上,这是一场公开的认亲宴。

    安家的老宅在在占地宽广的庄园里,宴会举办得和安觅当年的满月宴没差多少。

    平安穿着小礼服跟在他娘身边,小小团子一个,小脸白嫩精致,一看就是和他娘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时不时萌萌哒拱手作揖,萌退大部分恶意的目光。

    “他是我儿子,之前一直跟他爸过。”

    “安小姐,那你是19岁就生了孩子吗?”

    “没错,我与孩子的爸始于一场缘分,最后因为我要完成学业,及文化差异的原因才分开。”

    “方便透露一下孩子的父亲吗?”

    “他家族不允许曝光。”

    安觅带着崽崽逛了一圈宾客,时不时回答一句,一问一答间,她想要透露的消息都透露出去了。

    既然提到家族,大家自然而然联想到神秘豪门上面去了。

    也是,凭安家千金的资本,也不是傻白甜,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人生孩子,找的当然是门当户对的。

    安家又半点也不惧私生子传言,想来孩子他爸的背景足够拿得出手。

    孩子叫魏予安,证明孩子的爸爸姓魏,妈妈姓安,从孩子的名字可以想象得出孩子的父母是相爱的,不然孩子的名字也不会由两人的姓和名组成。

    这传言一出,一个名字都能叫网友编出一部爱情剧来,引得更多人想要挖出孩子的爸爸是谁。

    “觅觅,这真的是你儿子啊?怎么来的啊?”

    宋澜没想到不过几天不见,闺蜜就多了个四岁大的孩儿子。可是,作为闺蜜,她也没听说过矿主跟谁谈过恋爱啊?还连孩子都生了。

    她怕不是个假闺蜜?

    “玩游戏来的。”安觅把平安拉到身前,摸摸他的后背,看他有没有出汗,这当妈的熟练操作可把宋澜惊的。

    “你什么时候还搞线下发展了。”矿主口味那么挑,居然在游戏里看对眼?

    “我说这儿子从天而降,你相信吗?”安觅确定平安没出汗,揪揪他的小耳朵,平安痒得直往她怀里钻。

    “你说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都信。”宋澜也伸手rua崽崽,遭到平安控诉的小表情,萌得她想偷回家。

    “他真是我干儿子?不是叔叔阿姨给你生的弟弟?”宋澜认真脸。

    “要看亲子鉴定吗?”安觅拿开宋澜的手,别rua秃她崽崽。

    宋澜用手掩住震惊的嘴巴,亲子鉴定都敢说,来真的啊。

    安觅对平安说,“平安,喊声娘给你宋阿姨听听。”

    “娘~”

    平安昂头,从善如流地喊,声音奶声奶气,又甜又嫩。

    “什么宋阿姨,叫姐姐。”宋澜抗议,这声“娘”喊得她都想生一个来玩了。

    矿主就是矿主,悄悄生了个孩子,惊艳所有人。

    “娘,想爹爹了。”平安忽然说。

    安觅找来佣人,让把她手机拿过来。

    她解锁,给平安。

    平安熟练地点开游戏,没一会儿就看到爹爹出现在屏幕里了。

    “爹爹,平安好看吗?好多好多人,娘说这是平安的生日宴会。”平安像拍摄一样,举着手机原地转了一圈,好让他爹看到。

    魏景和正在做水泥试验,要做水泥和造玻璃都需要高温烧制,如今有石炭就更方便了。

    而水泥只需要把石灰石、粘土磨成面,再煅烧成熟料,用熟料和炼铁后剩的矿渣细磨成水泥,加入适量水后成为可以塑造的浆体,可以将砂、石等材料牢固粘合,硬化后坚硬无比。

    脑海里的画面伴随着平安的声音出现,画面里呈现整个会场,这是一个花园,灯火通明,酒香四溢,人人盛装出席,这便是那边的宴会了。

    一层层的琉璃杯盛满了美酒,从顶端往下倒,杯子里的酒满出来便会往下流入下一杯中,可见其奢华程度。

    这是为平安举办的生辰宴会,也等于是对外承认平安的存在,可见平安外祖家多有心了。

    安觅举起香槟对空中微微颔首。

    宋澜看过去,心里发毛,“觅觅,你对谁敬酒呢?”

    “对一位古代美男。”安觅兴味地道。

    宋澜放眼整个会场,没有穿古装的男人,她惊悚了,“你可别吓我啊。”

    “没吓你,他还对你笑了。”安觅是真听到平安手机里传来轻笑了。

    “不跟你说了,我得去找我家那位压压惊。”宋澜一秒也不想再待下去,矿主太能吓人了。

    魏景和看安觅调皮地把人吓走了,忍俊不住。

    她穿着藕色裸肩修身长裙,露出浑圆白皙的肩膀,都快比得上他那幅画里的程度了,修身裙子衬托出她秾纤合度的身段,长腿交叠,摇晃酒杯,灯光下的她,美得不似真人。

    这样的人,当真适合来这边吗?

    魏景和又和平安说了几句就继续忙烧制水泥去了。

    “娘,我们什么时候回大溪村呀!平安要告诉狗蛋他们平安有娘了,美美的娘!”平安把手机还给他娘,趴在他娘腿上,一脸期待。

    安觅哑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崽崽一直羡慕村里小孩有娘,尤其是狗蛋,有了娘,想回去让人羡慕他也正常。

    “平安,娘这边不好玩吗?这边有好多玩具,好多好吃的,平安还可以开车车去玩,平安还可以去学校有很多很多小朋友一起玩。”她把平安抱到腿上。

    “可是,这里不是平安的家呀!”平安始终记得他家在大溪村,有爹爹,有奶他们的地方。

    “这里是娘的家,也是平安的家啊。有外婆,有外公,有舅舅疼平安,还有与时哥哥一块玩,不好吗?”安觅温柔地诱哄。

    “好,可是平安也想要爹爹,要爷,要奶。”平安低下头,越说越小声。

    安觅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只能摸摸他的头。

    平安来到现代第六天,跟手机里的爹爹掰手指头数——

    “平安去动物园看了大猩猩,大熊猫,长颈鹿,小猴子,大老虎……还坐了大大的船,比怀远哥哥送给平安的那个还大还厉害。

    平安还去坐了飞机,能像鸟儿一样在天上飞的。平安还去了游乐场,坐旋转木马,坐碰碰车,好多好玩的。平安还吃了冰冰的雪糕,还下水游泳了。”

    数完,他想了想,太多都想不起还有什么了,就对手机里的爹爹道,“爹爹,你何时来接平安,平安带你去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