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64章 第 64 章

时间:2020-11-22作者:禅猫

    “不是说今天去做吗?难怪平安说头上有蚂蚁咬。”安觅瞪她二哥一眼。

    她二哥也太着急了,还特地找人连夜做,不相信她咋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她还能跑古代生出个孩子来?

    她还想今天带崽崽去体检,打疫苗,亲子鉴定只是顺便。难得来一趟,疫苗这些能打的都得赶紧打了,谁知道崽崽什么时候又回去。

    大家原本没把dna鉴定当回事,知道平安来自古代,那就不可能是闺女/妹妹的孩子,这dna鉴定只是做给平安他爹看的而已,好叫平安他爹知道孩子娘另有其人。

    “今天去做,我估计你也是按正常流程等结果。”安二哥知道,若没有平安从古代来的这事,不用dna,家人都能相信孩子就是觅觅生的,知道平安来自古代就更不急了。

    他把平安抱到腿上,来回摸着平安剃过的头,看着安觅,叹息,“这是我找关系盯着做的,我建议你们还是看看。”

    安爸本来看二儿子叫来全家人就知道有事,闻言,他脸色一凝,拿起报告书一看,亲子关系概率值99.9999%!

    “不可能!”安爸一把拍下亲子鉴定。

    安妈见此,拿开他的手拿起来看,同样一脸不敢置信。拿着报告的手都是抖的。

    安大哥接过来,和安大嫂凑一起看,看完,双双看向安觅,恍惚地说,“亲子关系概率值经计算为99.9999%。”

    “不可能!”安觅刚帮平安倒牛奶,听到这结果,惊得打翻牛奶。

    平安怎么可能是她的孩子?两个世界的人,她怎么生的?

    就算是古代有个前世的她生的,那也不应该跟她现在这具身体有血缘关系。

    隔空无性繁衍?哪怕那系统再高科技也做不到吧?

    “仙女姐姐……”平安敏感意识到气氛不好,小手轻轻拉扯仙女姐姐的衣服。

    安觅缓慢回过神来,她看着平安的脸,哪怕再像,也从没怀疑过平安是她的孩子的可能,就连亲子鉴定都想着等取了样出了结果就能从容地甩给崽他爹看,可如今,鉴定结果打得她措手不及。

    “仙女姐姐为什么看平安呀?”平安眨眨眼,抬手摸摸头上短短的头发,摸不到小揪揪了,还是有些不习惯。

    安觅捧着平安的小脸,当崽崽只是在游戏里的时候,她觉得好玩又有趣,如今崽崽穿越来到她身边,她也只是站在仙女姐姐的身份上疼平安,宠平安,在他在现代的日子里尽可能给他最好的。

    可现在,鉴定结果显示,她和平安是几近百分百的母子关系?

    前头那两种,她可以只负责宠宠宠,其他的有崽崽的家人负责,但是知道真的是自己的小孩了,那种一辈子的责任是抛不开的。

    大家好不容易从这个重磅炸弹中回过神来。昨天见到平安后都以为闺女背着他们生了个孩子,紧接着知道平安来自古代,他们就半点想法都没有了,可以说炸弹还没点燃就哑火,可没想到一觉醒来就被炸得晕乎乎。

    “不管孩子是怎么来的,既然确定和你是母子关系,那就是咱们安家的孩子。这就得重新考虑平安的去留了。”安爸说。

    “还考虑什么?当然是留在这边,古代有什么好,一个小小的感冒就能要人命,更别提要什么没什么了。”安大哥知道孩子是妹妹的那一刻,就决定不放人了,先前若还只是因为长得像妹妹而爱屋及乌,现在完全是当眼珠子疼。

    “是啊,看把我外孙瘦的,都四岁了,才三岁小孩身高,可不就是严重的营养不良。待会得带去医院检查看看缺哪方面的营养。”安妈把平安抱过来,眼里的慈爱都要满出来了。

    如果说之前还觉得那是别人家的孩子,有些遗憾,想疼爱还得收敛着来,如今发现这可是亲外孙,亲子鉴定骗不了人,怎么宠怎么疼都不过份!

    “不是。你们不是应该好奇孩子是怎么来的吗?我自己都还是黄花闺女的,怎么生的?”安觅对家人的接受度也是无奈了。

    这还真是个问题,哪怕是现代做试管婴儿也要体内取卵,不可能还是处。

    玄幻了。

    “我看过小说,可以用两个人的精血造出一个孩子。”安大嫂忍不住伸手捏捏平安的小脸。

    这是小姑子的孩子,老听她老公说小姑子小时候有多漂亮可爱,小时候没捏到小姑子,现在捏她儿子也不错。

    安觅叹息,“大嫂,你最近看的修仙小说呢。”

    “管他怎么来的,反正鉴定报告证明孩子是你的,我们就认。”安爸一锤定音,看向平安的眼神更炽热了。

    天知道昨天知道平安不是闺女的,他们心里有多失落。毕竟再像也不是自家的,迟早要回去,再喜爱也留三分,现在好了,自家的怎么宠都不过份。

    “仙女姐姐,去哪儿啊?”平安听不懂大人们说什么,但是提到平安,平安总是特别耳尖,听到去留两个字。

    “外婆的小宝贝,喊什么仙女姐姐,喊妈妈。”安妈可高兴,她这个外婆是亲的!以后带平安出去也理直气壮。

    “妈妈?”平安歪头看向仙女姐姐。

    安觅浑身一震。

    妈妈这个称呼太伟大,她不确定自己能承担得起,同时心里又有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就是娘的意思,仙女姐姐就是你娘。”安妈温柔引导。

    “娘?”平安看向仙女姐姐,满脸疑惑。

    仙女姐姐怎么会是平安的娘呢?爹爹说平安的娘走丢了的。

    他从外婆腿上滑落,蹬蹬走过去,昂起脸,眨眨眼,“仙女姐姐,外婆为何说你是平安的娘吖?你是平安的娘吗?”

    “我……”

    安觅哽住喉咙,想到游戏里,崽崽总念叨着找娘要娘的心酸画面,该怎么说,她就是他一直要找的娘。

    “平安,她是你娘,就是有些原因没能在平安身边。”安妈赶紧替闺女回答,她能理解这事对闺女的冲击力挺大的,甭管孩子怎么来的,亲子鉴定骗不了人。

    “嗯,爹爹说娘走丢了。”平安看向仙女姐姐,眼睛亮亮的。

    他也想过如果仙女姐姐是娘就好了,原来仙女姐姐真的是娘吗?

    “仙女姐姐。”平安让安觅蹲下来,小手抚上她的脸,从鼻子开始,“鼻子小小,平安也是;嘴巴红红,平安也是;眉毛弯弯,平安也是;眼睛亮亮,平安也是;耳朵软软……平安也是。”

    平安逐一摸过对比完,认真点头,“奶说平安的娘和平安长得一样的,仙女姐姐是一样的,是平安的娘。”

    安觅从不是脆弱泪浅的人,可是此时却湿了眼眶。

    哪怕没有经历过怀胎十月,没有感受过骨开十指之痛,可她亲眼见过平安是如何在灾年里挣扎求生的,更别提他一生下来就跟着大人逃难。

    她知道崽崽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娘。

    别人有娘,他羡慕,还会自我安慰,说他的娘只是走丢了,安慰自己,他的娘比别人的娘,更温柔,更好。

    如果她是平安的娘,那她就是不尽责的那个。

    “仙女姐姐,你为什么哭啊?你不想做平安的娘吗?”平安无措地抓小手指,抬起小手去帮仙女姐姐擦泪。

    “姐姐是高兴哭的。”安觅笑着把他搂进怀里,“姐姐高兴有平安这么乖巧漂亮的儿子。”

    平安待在仙女姐姐怀里,咧开两排小牙齿,笑得很开心。

    仙女姐姐和娘的怀抱是不同的。仙女姐姐有自己的家,但是娘是要和平安还有爹爹在一起的,就像狗蛋家一样。

    平安忽然从安觅怀里退出,蹬蹬往楼上跑。

    安大哥眼疾手快抱起他,“平安要去干嘛呢?”

    “平安要告诉爹爹,平安找到娘了!”平安稚嫩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里,充满欢喜。

    大家沉默了,证明平安是安家的孩子是好事,可是平安还有个爹,还是平安时时挂在嘴边念叨的爹。

    “平安乖,手机在姐姐这呢。”安觅拿出手机,她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安又飞奔回去,扑进娘怀里。

    仙女姐姐就是娘,他太开心了,可以有仙女姐姐,也可以有娘。

    “叫什么姐姐,叫妈妈。”安妈纠正,再叫姐姐,到时该被人认为是她老蚌生珠了。

    “不叫妈妈,叫娘可以吗?”平安满眼渴望,狗蛋他们都叫娘,怀远哥哥叫母亲。

    这眼神巴巴的,要天上的星星都使得,何况只一个称呼。

    “行行行,平安怎么喊顺口就怎么喊。”等以后待久了,见别人都喊妈妈,自然而然也就改过来了。

    “娘!”平安又扑进他娘怀里,抱他娘抱得紧紧的,恨不得告诉大溪村的小伙伴们,平安找到娘了,平安也是有娘的孩子了!

    平安的娘就是世上最好看,最温柔,最好的娘!

    “哎!”安觅的声音有点干。

    她摸摸崽崽的脑门,低头在上面亲了口,打开手机,登录游戏。

    安二哥看了眼母子相认的场面,又悄无声息地走了。

    这次,大家又移步到客厅,手机一样放的是投影。

    平安一看到墙上出现爹爹的身影,立即拉着安觅近前,欢呼雀跃,“爹爹,平安找到娘了!仙女姐姐就是平安的娘!”

    魏景和正在户部查账,一个举人才花一年时间就到三品官,受排挤是肯定的,好在在户部,他的上头就尚书最大,底下人再不服也不能拿他如何。

    如今大虞刚稳,天灾几年积累的陈年旧账,各地赋税、田地、户籍、赋税、俸饷都要重新统计管理,可以说如今六部里就户部是最忙最头疼的。

    赋税、田地、户籍都被打乱,等于重新管理,欠百官的俸饷今年内怕是别想了。

    看到脑海中的画面亮起,他翻看账本的动作一顿,然后就看到绕着安觅欢呼不已的平安。

    那个所谓的亲子鉴定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按照系统说的时差,之前看到平安,应该是第二天天才亮才是。

    “爹爹,这是娘,平安真的找到娘了哦。”平安抱着他娘的腿,从后面探出小脑袋来,跟他爹炫耀。

    魏景和办公的屋里无其他人,笑着点头,“平安真棒,居然自己找到娘了。”

    “嗯!仙女姐姐就是娘,平安是不是好厉害!”

    魏景和看向安觅,没看到她脸上有任何排斥,看平安的眼神除了温柔还有一丝愧疚。

    他放心了,问平安,“那平安可欢喜?”

    平安用力点头,“欢喜!”

    平安看到爹爹桌上堆积着的公文,知道爹爹在忙,懂事的没闹爹爹快些来。

    他看看爹爹,又看看娘,疑惑脸,“爹爹,你怎么不喊娘啊?”

    魏景和一怔,“喊什么?”

    “孩他娘,村长伯伯都是这么喊狗蛋他娘的哦。”狗蛋他爹就是这么喊他娘的呀。

    魏景和:……

    安觅:……

    噗!

    身后本来绷着脸如临大敌一样的安家人都忍不住笑喷,神他娘的孩他娘。

    魏景和虚握拳放嘴边笑了笑,对安家人一拱手,“平安一向喜欢与村里的狗蛋玩,见得多了便以为每家都是这般。”

    “大伯也这么喊坏伯娘。”平安可记得把他丢上山的坏伯娘,记得牢牢的。

    魏景和:……

    “平安乖,爹爹是不是说过,大人说话,小孩不许插嘴。”魏景和怕平安再拆台,只好让他先闭嘴。

    平安立马乖了,爬到他娘腿上坐着,靠在他娘怀里,小手抓着他娘的头发卷在手指头上玩。

    安家人还是头一次见这么乖巧听话的孩子,哪怕小时候闺女/妹妹都是调皮使性子的。

    安觅摸摸平安的小脑袋,看向魏景和,正色道,“魏大人,亲子鉴定出来了。”

    哪怕知道平安是她亲生的,但对崽他爹的态度还是没变,毕竟孩子怎么来的还不清楚,与魏大人顶多算是通过游戏了解的陌生人,只不过中间多了个孩子,让两人牵扯在一起。

    “结果如何?”魏景和挑眉问。

    “魏大人好像一点也不意外。”安觅道。

    魏景和莞尔一笑,“我虽然不知道是如何一回事,但系统说你就是平安的娘。之前你极力否认这事,我怕哪怕说了系统说的,你也不会信。”

    是啊,她只会认为系统在搞事,要不是亲子鉴定是二哥做的,她连亲子鉴定都要怀疑。

    这太荒唐了!比这世上真的有系统存在,比崽崽能穿越时空还荒唐。

    安觅拿起那张亲子鉴定,“上面显示我和平安的亲子关系概率值为99.9999%,也就是说九成九。”

    魏景和看到那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字,比大虞的字简练了不少,还有许多他不认得的奇怪的字符。但不妨他听到结果,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

    在他看来,她是平安的娘再好不过,毕竟平安那么亲她。

    “你叫……”安爸忽然出声。

    魏景和连忙站起来,拱手,一脸谦和,“小子魏景和。”

    安爸让安妈先把平安带出去。平安刚知道仙女姐姐就是娘,不大愿意走。

    “平安乖,先跟外婆去吃早餐,姐……娘跟爹爹谈完事情就去找你。”安觅摸摸他的头。

    自称娘,也彻底接受了母亲这个身份,承担起这个身份所赋予的责任。

    “好。”平安乖乖应下,还跟他爹爹挥了挥手,才让外婆牵去吃早餐。

    安爸目光落回屏幕上,“魏景和是吧?你也看到了,我们这边生活条件怎么样,任何都远胜于你们那边。如今既然证明平安是我女儿的孩子,那你认不认同,让平安留下会更好?”

    魏景和怔住,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问题。

    想到家里给平安准备四季衣裳的娘,整日念叨,只恨不得一日三炷香求仙女姐姐好好照顾她乖孙。

    还有他爹,每日见他都是欲言又止,想问平安何时才会回来,只怕最问不出口的是,平安还会不会回来。

    不说父母,就说他也舍不得就这般放开平安,再也摸不着,抱不到。

    魏景和沉吟过后,不卑不亢道,“这个我尚无法做主。”

    安爸点头,“孩子的爷爷奶奶不愿意,我理解。但不可否认,这边比你们那边好太多。还有,我能知道平安是怎么到你手里的吗?”

    魏景和迟疑了下,还是如实说,“四年前某日清晨,我在家门口捡到的平安。”

    安爸一喜,“也就是说,这也不能保证平安就是你儿子了。”

    魏景和脸色微变,“伯父说笑了,不管平安是怎么来的,说破天去,平安都是我的孩子。”

    安爸看到他身上的官袍,拿出商场谈判的架势,“你如今也当官了,长得也不错,又年轻,再娶一个于你有助力的妻子,不是更好?若是有平安,那你就是鳏夫,娶进门的妻子也算是平安的后娘,我们安家是绝不允许自家的孩子受委屈的。”

    魏景和:“小子不需靠妻族,亦未有娶妻的打算。”

    “现在没有,迟早有一日会有的。你们那边不都兴娶妻纳妾吗?不如就让平安留在这边,你娇妻美妾在侧,到时想要多少个孩子都可以。”

    这话明显带着轻视,魏景和却是面不改色,温和而笑,“伯父当小子是什么人了,平安是我从逃难路上捂在怀里一路带过来的,无人可以替代。若伯父非要这般说,小子宁可一辈子不娶妻,也不愿放弃平安。”

    安爸头疼。这小子看起来比商场老油条还难搞,无论怎么说都是一副温和笑模样,叫人摸不清他心里怎么想的。

    “那你除了给平安一腔父爱,你还能给他什么?再说你现在是官位还低,等到官位越来越高,牵扯的东西越来越多,你还能保证能一如既往对待平安?”安大哥质问。

    “平安的舅舅?”魏景和又拱手一礼,直起身道,“明允虽不能给平安最好的,但能保证努力给他最好的。况且,两边世界所处环境不同,拿高等的与低等的相比,自是高等更胜一筹。我不否认你们能给平安更好的日子,但,每个世界都有每个世界的活法,平安在大虞,也会有属于他的活法。”

    安觅眼看两边都快要吵起来了,赶紧出声,“魏大人,抱歉。我爸爸和我大哥是偏激了点。但不能否认,他们的考虑是对的。”

    “姑娘也是希望平安留下吗?”魏景和看着安觅问。

    “自然。”安觅毫不犹豫地点头。

    魏景和沉默。

    安觅知道这么做会让魏景和难做,让魏家痛苦,但人都是自私的。在知道崽崽是自己的孩子后,她不可能当让崽崽继续回古代受苦。

    “魏大人,虽然可能有点冒犯,但是,如果可以,我可以助你锦绣前程,你放弃平安。”这要在现代,双方必然要争抚养权的。

    魏景和抬头,徐声问,“若我不同意呢?”

    “那我会想办法让平安留下,平安能回去的关联大概就在我这部手机里,只要我毁了它,平安就回不去了。”

    魏景和看出她是认真的,苦笑,“姑娘就不怕连平安也一块毁了吗?”

    死穴。

    若不是考虑到平安,早在昨天发现手机异样的时候就拿去给二哥研究了。

    如今,想要知道平安怎么来的,只有攻略系统,弄清楚它想要干嘛。

    ……

    餐厅这边,安妈已经哭得稀里哗啦,昨天闺女接平安接回来得急,平安又一直黏着闺女,都没能单独问过平安在古代日子怎样,晚上给平安庆祝生日,又见他背三字经,打拳等,加上他穿来的时候穿的衣服挺好的,以为他过得不错,没想到……

    每天喝一口水是什么!

    喝只有水的粥,吃草根,吃蝗虫……

    这是人过的日子吗?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

    “有仙女姐姐给平安吃的,平安就不会饿肚子了。”平安还拍拍小肚子,满足得很。

    早知道当初闺女说的养崽,是真的养,她也帮着养了。

    安妈又给他一个小肉包子,“多吃点,想吃什么跟外婆说。”

    平安看看这个漂亮的小包子,里面有肉肉,可是平安吃不下了。

    平安纠结了下,忍痛放下手上的包子。

    “平安吃饱啦。”

    他知道食物的可贵,小心把包子放好,咕嘟咕嘟喝完剩下的牛奶,把杯子放好,坐在椅子上晃着小腿,乖巧等娘来。

    看得安妈在心里直呼,太乖巧了!孙子这么大的时候都是屁股不着凳的。

    她拿纸巾给平安擦嘴。外孙顶着闺女的脸,精致白嫩,嘴边一圈白白的奶渍,又奶又萌,别提多可爱了,有了亲子鉴定,带出去可有底气说这是她外孙了。

    安觅暂时结束单方面宣告平安留下的谈话,来到餐厅。

    “娘!”

    平安一直盯着客厅方向,看他娘来了,赶紧从椅子上下去,小短腿跑过去。

    不得不说那药贴真的神奇,安觅已经不需要用拐杖走了,还能抱着平安rua了把。

    平安还主动抬起她的手摸头,依恋得不行。

    安觅rua着亲崽崽,感觉人生圆满了,抬头就看到她妈板着脸瞪她。

    “怎么了?您外孙惹着您了?不能啊,我家平安可乖了。”

    平安回头看到安妈虎着脸,立马躲到娘身后,“外婆大老虎。”

    安妈的气势瞬间被扎破,她两手为爪,嗷的一声,上前挠平安的胳肢窝,“大老虎要抓平安了。”

    “哈哈咯……”平安被挠得咯咯笑,小身子努力挣扎躲开大老虎的魔爪。

    看外孙累了,安妈才停下来,站起来撩撩头发,又是一优雅贵妇。 /

    “我是绝对不会同意我外孙回到古代吃草的!”安妈宣誓般地说。

    安觅笑了,“你当你外孙是羊呢,还吃草。”

    “羊。平安有两只羊咩咩。平安还和二丫姐赶它们去吃草了。”平安忽然也想家里的两只羊咩咩了。

    “咱不稀罕那两只羊,外婆带你去动物园看真正的大老虎,大熊猫,长颈鹿。”安妈跟外孙说了后,又看向安觅,“总之我话撂在这了,平安以后就留在安家,哪也不去。”

    平安轻轻拉扯外婆的衣服,“外婆,平安还要回家哒。平安的家在大溪村,等爹爹来,平安和娘就跟爹爹回家了。”

    安妈看着外孙认真的小脸,心里一堵。

    她觉得小孩刚过来,恋家也正常,等待的时间长了,见识多了,他就会舍不得这边了。

    哪个小孩子不爱玩,不爱吃,不爱新奇有趣的东西。

    ……

    魏景和心事重重地回到家,就看到在家门口牵着马,风尘仆仆的战止戈。

    他上前行礼,“下官见过国公爷。”

    “明允,我……”战止戈看着魏景和消瘦不少的脸,神色虽然还是温和,却带了三分冷意,他竟开不了口。

    他想起带着五千兵马被困绝境时,眼看敌军就包抄过来,是出征前魏景和给的那个小坛子救了他们,他连夜去设了引信,一把火烧过去,炸开一个口子,他们才能杀出重围,反败为胜。

    那是天雷般的武器,魏景和没有选择上交,却给了他,可见是下了多大的决心,用了多大的信任,结果……这份信任很快就被辜负了。

    平安……

    那孩子当初是他从山里救下的,如今也因为他战家从山里失踪。那么小的孩子,说是失踪,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八成是遭遇不测了。

    “国公爷府里请。”不说他一路风尘仆仆赶回来,家门未入就先来了这边,就冲他为大虞出生入死这份功,也得把人请进府里。

    “老二啊,平安啥时候回来啊?”

    魏老太听到拴子来说老二回来了,日常每日一问。

    平安再不回来,就怕她种下的草莓等到开花结果了,平安都没得吃。

    如今魏家刚搬来京城,都知道京城居,大不易,卖方子的银两都拿来买房子了,如今老大和老头子正打算看看京城附近有没有田地卖。

    他们家的棉花还没种下,还有红薯也能赶上一茬。

    她刚在院子里开辟了片菜园子,用多种法子试种去年吃草莓时削皮晒干留下的种子,也不知能不能种成。

    魏老太抬头看到自家儿子带进来的人,脸色一沉。

    “婶子,对不住!”战止戈双膝一弯,跪在魏老太面前。

    魏老太吓得后退几步,“这可折杀我了,将军快起来吧。”

    “是因我之故,平安才会……说一千道一万,都是镇国公府的错。”战止戈没起来,他脸上饱含边关风霜,叫人狠不下心来。

    魏老太叹息,“大将军,恕我老婆子说句不好听的,你帮我家老二的事,就当用怀远的病因还了。你替我寻回闺女,我家老二也说他给你的东西足够还了。那便这样吧,咱两家互不相欠,往后镇国公府当魏家和别家一样来往就行。我怕再来一次,我魏家承受不起。”

    战止戈也没脸再要求魏家心无芥蒂地继续和镇国公府交好,除非平安能安然无恙回来尚还有可能修复两家关系。

    “婶子别说什么还不还的,一直以来都是战家得了魏家的好。魏家永远是镇国公府的恩人,这点不会变。”他对魏家二老用力磕了一个头,起身,又对魏景和深深一拜,“是为兄欠你的,为兄记着,整个镇国公府都会记着。”

    “国公爷,当真无需如此,不是你的错。该讨的债,我自己会讨。”

    战止戈知道他说的是忠勇伯府的事,动不了镇国公夫人,就动她娘家,的确是他能讨的。

    “不能讨的,我会给你个交代。”战止戈说着,大步离开,扬起的披风都还带着风沙。

    魏老太想到他嘴唇干裂发白的样子,差点想叫住他喝口茶再走,话到嘴边就咽下了。

    就这样吧。老二那日回来就把从怀远那听来的话说给他们听了。

    要是劫匪自己认错把平安劫走,他们不怨,可那是那女人设计平安代替怀远被抓走的,要不是有仙女,他们的平安就真的没了啊。

    魏清婉从内院出来,正好看到战止戈龙行虎步离开的背影,瞧着被战场磨砺过的脸比上次见到的更加冷硬凌厉。

    她只看了眼收回目光,她感恩战将军让她和家人团聚,敬佩战将军战场杀敌,可也是怨的。

    她才和可爱的侄子相处多久,就因为他夫人一己之私,她那乖巧伶俐的侄子没了。

    那时村民们说是不是因为她回来,才让魏家这般倒霉,连她自己都一度这般以为。是二哥骂醒了她,说上一个这般愚昧的人已经被赶出魏家了。

    *

    镇国公府,战止戈进城的时候就有人来报了,左等右等没见回来,战老夫人就知道是先到魏家请罪去了。

    当日,她回府后就派人送去一份乔迁贺礼,被魏家退回来了。也是管家没说清,估计魏家以为国公府里当家的还是刘氏。若以她的名义再送一份便是逼得人不得不收下,只好作罢。

    战止戈进门,解下披风递给管家,让他去跟老夫人说声,连茶都没喝,直接去祠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