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62章 第 62 章

时间:2020-11-22作者:禅猫

    “你不是妹妹吗?那你为什么和我们女孩子一样,在头上绑小揪揪?”小女孩抓着自己的小辫子给他看,他明明长得比她的洋娃娃还漂亮,为什么不是妹妹。

    平安抬手摸摸头顶小揪揪,晃了晃,“女娃不光头哒。”

    “我们男孩才不绑头发,只有女孩才绑头发!略略略。”其他男孩起哄,对平安做鬼脸。

    “谁说的!我弟弟这是新出的发型,我要是能绑,我也绑。”安与时小朋友推开那个做鬼脸的小孩,实力护弟。

    平安站起来,奶声奶气地说,“爹爹说小孩剃掉头发才不会长虫虫,才能平安长大。等平安长大了就可以留和爹爹一样长长的头发了。”

    “你骗人,哪有虫子!”听说虫子,小孩都吓住了。

    “有哦,平安看过,好小好小一只,会痒痒。”平安用小指头比划。

    大家一听痒,不由自主抓头,然后发现好像是有点痒。

    有胆小的已经吓哭了,拔腿跑回去找妈妈剃头,他们不要头上长虫子。

    刚刚邀请平安的小女孩摸摸自己漂亮的辫子,哭得更大声。她不要剃光头,她要扎漂亮的辫子。

    安与时傻眼,小崽崽好厉害,居然能把这么多小孩吓哭,他以前怎么没想到用这招。

    “他们家的大人来了,咱们快回家。”

    安与时一听小孩哭声引来大人,赶紧把平安按回位子上,跑回自己那辆车,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逃跑得这么熟练,显然已经练出来了

    ,可见没少闯祸。

    平安懵懵的,他觉得是自己惹哭了大家,就下车把宝箱里积攒的糖、饼干全都拿出来,一人一块,这才重新爬回车子上把车开回去。

    安与时回到家才发现小崽崽没跟上来,而听到动静出来的大人一看只有他一个人回来,安大哥第一个上前拎起他。

    “不是让你看好弟弟吗?弟弟呢?”

    “小崽崽好厉害,把很多小朋友都吓哭了,他们家大人来了,我是回来搬救兵的。”安与时越是撒谎嗓门就越大。

    听到他这么说,安觅幽幽看他一眼,开着轮椅从门廊上下来,往门外去,安爸安妈紧跟在后。

    “什么小崽崽,喊弟弟。等弟弟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安大哥放下他,也赶紧出去。

    刚出大门,就看到平安开着蓝色的宝马玩具车回来了,稚嫩精致的小脸绷得紧紧的,俨然是一个专心开车的小司机。

    他身后跟着一个优雅知性的女人,显然是住同一小区里的,估计是平安迷路了给送回来的。

    “我是6栋楼的,刚听到我女儿哭了就出来看看。这是你家孩子吧,长得可真好看,不怕人,还有礼貌。”女人道。

    “多谢姨姨。”平安下车后,还记得把车门关上,对好心的姨姨拱手道谢。

    “哎呀!太可爱了!”那女人摸摸平安的脑袋,“对了,他说他这发型是为了不长虫虫,可把其他孩子吓得,都嚷着要剃光头。”

    安觅乐不可支,她崽崽到哪都能成为焦点。

    “哪里,就是他前些天有个古装秀,特地弄的。”安妈赶紧接过话茬澄清。

    女人点点头,目光又在安觅和平安之间转了个来回,又跟安家人寒暄几句才转身回家。

    网上说安家千金秘密生子,看来是真的了,也不知道孩子他爸是谁。

    “仙女姐姐,平安没有惹哭那些哥哥姐姐,姐姐说平安扎小揪揪是妹妹,平安才不是。爹爹说了,扎小揪揪是因为平安还没长大,还有,不长虫虫。”平安扑到安觅怀里,晃晃头上小揪揪。

    安觅看着崽崽白嫩透红的脸,要是再换件裙子还真是妹妹。

    她努力忍住笑,伸手捏了捏他的小揪揪,“平安当然不是小妹妹,是个小爷们。”

    “给舅舅看看。”安二哥上前摸摸他的小揪揪,“让你仙女姐姐给你剃个好看的发型。”

    说完又摸了把安觅的头,转身往外走,“不用等我吃饭了。”

    大家早就习惯安二哥这个科研狂魔来去如风,也不问他去哪,反正除了去搞他的科研,也没什么让他这么废寝忘食。

    平安觉得头上好像被蚂蚁咬了一下下,他摸摸头,小奶音急了,“仙女姐姐,平安头上是不是长虫虫了,有虫子在咬平安。”

    安觅一听,赶紧扒开他头顶上留着头的发来看,并没发现有跳蚤虱子之类的。

    “姐姐带你上楼洗个香喷喷的澡好不好?”

    一听洗澡,平安想到热乎乎的水。他点头,“平安要洗澡。”

    “行,那咱就上去洗澡。”安觅抱他到腿上,开电动轮椅回家。

    “美姑,我也要洗。”

    安与时小朋友也想跟上去,安大嫂拉住他,“你姑姑脚受伤,哪洗得了两个,你想洗,妈给你洗个够。”

    “你又不是美姑,我想跟小崽崽一起洗。”安与时不乐意,他想跟漂亮好看的小崽崽玩。

    安大嫂拍了下他脑袋,“喊什么小崽崽,喊弟弟。”

    平安之前回来就没上过楼,如今安觅扶着扶手往上走,他自己在后面跟着走。

    安妈看着平安一步一步小心爬上楼,看什么都有趣的样子。也是因为他只亲近闺女,不然之前都能带他去逛商场了。

    知道平安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后,安家一家子也更倾向于在那个世界应该是有一个和觅觅长得很像的女人,绝不相信平安是觅米生的。

    觅觅从小到大可是一家人的重点关注对象,没理由她穿越过生了个孩子他们不知道。

    安大嫂把安觅扶上楼,安妈也抱着平安上去。

    上完楼,安妈给他放下,“平安去吧,外婆给你做许多好吃的,洗好澡下来就能吃了。”

    平安听到好吃的,摸摸小肚子。

    他今日就吃了很多没吃过的果果,没喝过的牛奶,没吃过的糕点,小肚肚还鼓着呢。

    安觅婉拒大嫂要帮忙的心,见崽崽盯着他自个小肚皮看,一脸苦恼的样子,轻笑,“怎么了?”

    “平安想爹爹,想爷,想奶,想大伯,想大丫姐,想二丫姐,想姑姑了……还有怀远哥哥。”平安一个个掰着手指头说。

    要是平安想的这些人都在,平安不用担心那么好吃的东西,吃撑了也吃不完啦。

    安觅知道小孩总是想家的,尤其是这么小的孩子,来到这么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哪怕再亲她,在他心里,她终究只是住在脑子里的仙女姐姐,和家人是不一样的。

    “那就进屋,姐姐带你见爹爹。”安觅摸摸他的头。

    进了房间,安觅打开灯,房间瞬间亮如白昼。

    平安看着仙女姐姐宽敞漂亮的屋子,看到阳台外以前在脑子里总出现的大篮子,他蹬蹬跑过去也要爬上去坐。

    安觅上前把平安抱到吊篮里,拿出手机打开游戏,现在这游戏也就能当视频使用了,控制权已经不在她这边。

    就好比她登录游戏跟给对方发视频一样,对方接了才能看到。

    魏景和刚从刑部出来,混在灾民中作乱的人已经被提到刑部调查,审问出来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原以为要抓走战家最后一根独苗是正在边关被战止戈打得节节败退的胡人,没想到竟是楚国人,理由很荒唐。

    听说楚国的国师算出此次大虞有福运功德者救世,才能令大虞枯木逢春。而楚国也将迎来灾难,便想着借福星一用,就下令把怀远掳回去,到时镇国公为了唯一的儿子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

    本质上,那些人阴差阳错的确抓对人了,可是对方原本要抓的是镇国公之子,最后却抓走的是平安,这里面要没有刘氏什么事,魏景和不信。

    他托柳飞把怀远带出来,怀远因为亲眼目睹平安弟弟被抓走,从回来到现在一直萎靡不振,每日睡醒必问找到平安弟弟了吗?

    见魏景和出现,他扑过去抱着魏景和的腿哭得像个泪人儿,比在他母亲面前那种只能靠哭来让母亲去找平安弟弟不同,他哭得很委屈,像是找到依靠的那种哭法。

    魏景和哄得他不哭后,问他当日都发生了什么事,怀远早就忘了他母亲说过的不许对外说的事,把记得的都说了,说完红着一双眼问平安弟弟什么时候回来。

    魏景和摸摸他的头,让他好好的,就离开了。

    “叮!女主上线了,快来攻略吧。”

    魏景和往脑海里一看,看到平安拿着手机,坐在一个半圆形的白色吊篮里,吊篮底下是柔软的坐垫。

    平安已经换上那边衣裳,黑色的齐膝短裤,上边印有白色的五角形状,上身是一件白色套头衣,胸前印着一只充满童趣的小熊,露出小胳膊小腿,晃动着的小脚上穿一双黑色小布鞋,整个看起来更小只了。

    上次天最冷的时候平安就说过仙女姐姐那边穿的破衣服,指的应当是夏日单薄的衣裳,这边都已过去一个季节了,那边还如此穿,想来两边时间不对等。

    “那边时间与这边相差甚远?”魏景和在脑海里和系统对话。

    “是。大概那边一日,这边一个月吧。所以你得抓紧攻略下女主,让平安早日回来,不然等到时回来还和失踪时一样没长大,就没法说了。”

    魏景和沉吟。

    平安嘴里还抓着一个蓝色的小果子吃,吃得红红的小嘴都染了颜色。

    “爹爹,平安给爹爹吃蓝果果。”平安把手里的蓝莓递向屏幕。

    魏景和看他吃到好吃的也没忘记自己这个父亲,一颗慈父心软化了,“平安替爹爹多吃点。”

    平安拍拍小肚子,“平安吃得多多的,鼓了。”

    忽然想到宝箱,平安眼珠子一转,蓝莓在他手上消失,还把手机拿近了小小声地说,“爹爹,平安收到宝箱里,留着给爹爹吃。”

    魏景和没想到平安的储物宝箱还在,他笑着摇头,“不可。不问自取是为贼也,平安不能仗着有宝箱就不经允许把别人家的东西收起来。”

    “平安错了。”平安乖巧地把蓝莓拿出来,放回到桌子上的果盘里。

    “吃自个家的东西怎么就是贼了。平安,别听你爹的,姐姐的东西就是你的,想收起来就收起来,不用怕。”

    安觅找好剃头发的工具出来就听到这话,一点也不赞同,见外了不是。

    她也没料到崽崽的宝箱还在,想必这是崽崽帮忙建设大虞的奖励?

    就是不知道这边的东西能不能收进去一起穿越,要是能,到时候给崽崽装满,让崽崽带回去,哪怕游戏不能投喂了,也足够崽崽吃好久。

    魏景和看到安觅穿着一身浅蓝色束腰长裙出现,裙子没有过多繁复的图案,干干净净,简单素雅。之前几次看到她都是坐着的,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站起来,身姿高挑曼妙,秀发呈漂亮的弧度卷卷垂落,衬得她的脸越发小巧精致。

    系统好似有意给他展现她的美,从细白笔直的小腿往上,像一幅画卷徐徐展开在他眼前。

    不盈一握的纤腰,再往上……

    魏景和连忙移开眼,目光落在绑着纱布的脚上,“姑娘的脚可碍事?”

    “托魏大人的福,那药贴挺有效的,感觉不到疼了。”

    如果代入小说里的系统,安觅怀疑这系统来自更高位面,不然怎么解释这药贴见效这么快。

    她已经打算让大哥拿剩下那药贴去研究了。

    “有效便好。”魏景和点头。

    “魏大人,是这样的,虽说你让我便宜行事,我觉得有件事还是该问过你。我们这边的小男娃没有扎抓髻的*,你看我可否剪掉平安的头发,在原来留头发的地方剃短?”安觅把东西放好。

    魏景和点头,“姑娘看着来便好,这边也不是都扎小抓髻的。”

    “那我就看着来了。”安觅让平安坐到梳妆凳上,而她坐在高椅上。

    她松开平安的小揪揪,头发只留有头顶位置,为桃子头,放下来薄薄的一层盖住整个脑袋,是为垂髫。

    垂髫是古代幼儿特有的发式,也可为幼儿的代称。据说,古代小孩剃头发留一撮,不拘位置,有祈愿小孩平安长大,辟邪增吉祥的信仰。

    安觅拿来浴巾给平安围上,调正平安的脑袋,“平安乖,不许动哦。”

    “平安不动。”说好不动的平安点了点头。

    安觅先用剪刀把平安头发剪短,再用电动剃发刀精修。

    很快,魏景和就看到安觅拿起一个柱状的东西按了一处,然后在平安头上轻轻一推,平安被剪得参差不齐的头发就平整如一了。

    安觅给侄子剃过头,所以动作还算熟练,她先将平安剃去一层,再将余下的精修一下,崽崽就顶着一个桃心形发型继续可可爱爱,古代感彻底没有了,多了几分现代的潮流。

    平安摸摸光溜溜的脑袋,被剃短的头发摸上去有点扎手。他晃晃小脑袋,没有小揪揪了,有些不习惯。

    “好了,跟姐姐去洗澡。”安觅拿起拐杖,地上的头发就让阿姨来打扫。

    “可以带上爹爹吗?”平安拿着手机问。

    “那就带上吧。”崽崽这小小的要求必须满足。

    安觅拿上手机支架。之前上来就先往浴缸放水,如今也放满了。

    “来,看看换了新发型的平安长得怎么样。了。”安觅把平安抱到洗手台上,让他看镜子。

    平安第一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压根不知道那是自己。他眨眨眼,里面的小孩也跟着眨眨眼,他抬手,里面的小孩也抬手。

    “仙女姐姐,他学平安。”平安指着镜子奶声奶气告状。

    安觅乐了,敢情崽崽玩这么会了还不知道里面的人是他?

    想到古代那可能是模糊不清的铜镜,甚至平安都没看清过自己长什么样,她就心疼。

    安觅抱着他,贴着他的小脸,指着镜子说,“这是平安,看到没,平安的手在摸姐姐的脸。”

    平安瞪圆双目,小手捏了下仙女姐姐的脸,里面的人也是一样的!

    初认识自己长相的平安还没发现和仙女姐姐长得很像。他已经跟镜子里的自己玩开了。

    魏景和看到那镜子果然纤毫毕现,震惊不已。

    再看这浴室,竟也如此奢华。

    等崽崽玩得差不多了,安觅将手机放在浴缸一头,好让崽崽能看到他爹。

    她给平安脱去衣服,白嫩嫩光溜溜的一个小团子坐进浴缸里,暖乎乎的水温,再加上宽敞的浴缸让平安稀奇得用手划来划去。

    魏景和能看到安觅给平安洗澡有些生疏,想来也是第一次,叫他忍不住想起当初刚养平安时的画面,那么小一团,生怕用点力就伤到了,无从下手。

    “仙女姐姐,平安终于知道平安长什么样子了。”

    “那平安觉得自己可爱吗?”安觅坐在凳子上给平安抹她妈给买的儿童沐浴露。

    “可爱!好看!奶没骗平安。”平安欢快地用小手轻轻拍打水面。

    崽崽还是个臭美的崽崽,嗯,这点像她。

    魏景和就这般一边看母子俩玩水,一边往城门口走。

    有关注到魏景和的官员,发现他时不时嘴巴动一动,好似自言自语,大家都当他思子过度,得癔症了。

    这个叫皇上破格提拔的户部侍郎不会还没上任就已经完了吧?

    洗完澡,安觅给平安穿上衣服,抱着他坐在阳台吹晚风。

    平安靠在仙女姐姐软软香香的怀里,好像娘的怀抱,从经历被抓到穿越现代,一个人面对陌生世界的恐惧,还玩了那么久,小小的身子早已累极。他靠着仙女姐姐,吹着凉爽的风很快就睡着了。

    “最美的相识要从名字开始,请玩家从女主口中获得女主的名字,不完成将会受到电击惩罚。”系统忽然跳出来。

    魏景和:……

    “姑娘,系统方才给我发布了……”

    系统闭麦了,“你这是违反系统规则。”

    魏景和挑眉,“你最终的目的不就是要我攻略下她,只要我能叫她动心,何必拘泥于你发布的任务。坦诚相待亦不失为一种法子。”

    系统沉默片刻,就重新开麦,“少年,请努力发挥。”

    “姑娘,方才……”

    “被闭麦了吧?”安觅一脸我是过来人的样子。

    魏景和笑着点头,“系统要我从你口中获得你的名字,不知姑娘可方便告知。”

    说到名字,安觅有点尴尬,“咳,我姓安,单名一个觅。”

    当初她是以为那是游戏,一时兴起就用自个的姓作崽崽的名,这下真是大型尴尬现场。

    “安觅……”魏景和看着安觅的脸,薄唇里轻吟,“安行觅知音。”

    安觅觉得这魏大人就是绅士,明明能从而联想到她给平安取的名,却只字不提,不会叫人尴尬。

    “女主好感值3,请再接再厉,心动值都没得呢。”系统觉得还是让男主自由发挥吧。

    魏景和一怔,一回想就知道这好感值出在哪了。

    “系统给你的任务是什么?”安觅戳了块苹果吃,她挺想知道这反转游戏是什么玩法。

    魏景和虚握拳头放嘴边掩饰笑意,“可能有点冒犯,是攻略姑娘你。”

    “咳。”安觅被水果呛到,拍着胸腔好一会才缓过来。

    魏景和看着画面里安觅咳得双颊晕红,眼里含着水光,展现出与她的从容自信是不一样的柔弱。www.九九^九)(.co^m

    怕吵醒平安,安觅把平安抱进房放床上让他睡,回到阳台,喝了口茶缓过来,问,“攻略我你能得到什么?”

    “水泥方子,杂交水稻方子,织布机这些。”

    安觅越听,嘴角越往上扬,“魏大人,我有一个想法。”

    魏景和见她这般,也跟着嘴角轻扬,“姑娘请说。”

    “不如,我们一起把系统攻略了吧。”安觅提议。

    魏景和大有撞到心坎上的感觉,含笑点头,“正有此意。”

    系统:……你们当我是死的吗?

    好吧,我是死的,你们自由发挥吧,我只是个莫得感情的媒……统。

    “系统给你发布任务,获得什么你告诉我,我不但提供方子,还提供实际操作画面哦。”安觅对魏景和眨眼。

    魏景和被她这一眼眨掉半颗心,他温和地笑笑,“如此,再好不过了。”

    “魏大人竟能克制住如此大的诱惑,佩服。”

    他说的那些哪一样不是能建功立业的东西,竟能直接同她摊牌,比起为了攻略她暗暗算计好多了。

    “女主好感值3,还差2个就有礼物送给女主获取芳心了,再接再厉。”系统表示它还能站起来再苟一下。

    魏景和听了心知自己这一步走对了,从她还在平安脑子里的时候,他第一次试探被她敏锐察觉到,他就知道她喜欢不说暗话的明人。

    “姑娘过奖了。”他摇头道。

    “系统可还说什么?它的意图是什么?”安觅问。

    魏景和看着这闺房里的每一样东西,哪怕是一层床幔都不是这边能有的。

    他怦然的心慢慢沉静下来,一脸温和地摇头,“许是同先前姑娘那般,只为让这些东西能合理存在吧。”

    安觅觉得在理,可不就是这样。崽崽过来了,系统只好转移目标,把崽他爹这个工具人转正,目标还是建设大虞,创造太平盛世。

    至于为什么是她,这个暂时不纠结。

    又看了眼睡得香甜的平安,魏景和才和安觅说了声,关上画面,骑马离开京城。

    系统:“这次我没阻拦你说,你怎么不说了?”

    魏景和没说话,只是扬鞭的手更重了,马也骑得更快。

    他大概能猜到系统非要他攻略安觅的原因,不过是知道安觅不可能放弃那边堪比天堂般的生活,轻易来到这边罢了。

    *

    十日,足够消息传到边关,而边关又恰好大战告捷,胡人退兵,失去的城池也夺回来了。

    战止戈刚从战场上下来任由军医包扎伤口,就接到圣上急信,他还以为京城有人想要趁机夺权,圣上急招他回去平乱,打开来一看,比京城有人作乱还叫他震怒。

    砰!

    旁边的茶几被他一拳四分五裂,刚包扎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老军医气得吹胡子瞪眼,“将军是不是嫌伤得不够重?”

    战止戈将纱布扯过来,随意裹了几圈,起身拎起披风,“这里交由副将,本将军先行回京,你带着大军后面走。”

    “是!”

    副将还以为是皇上急招他回去,不免猜测京城是否出事了。

    关聿修刚上任就接这么大个案子,头疼。还好,这些人涉及通敌判国被京城的刑部来把人提走了,剩下的就是那些被怂恿着作乱的灾民,应该说是逃难出去又返回原籍的灾民。

    关聿修特地请示魏景和该如何处置,魏景和说这已经不是他的职责所在。

    关聿修就听出来了,这是要按律法行事,通敌之罪。

    这些人也是蠢,明明都有政令下去,朝廷征收无人耕种的田地就地安置灾民了,怎么还会认为县令把他们家土地给人种是有罪的?

    原本好好回到老家还能享受顺义县的荣耀,如今倒好,白折腾一场,把自己折腾没了。

    被抓起来的那些人里,有一些是大溪村的,村长想上门求情,实在没脸,就当那些人死在外头了吧。

    村里不能这么忘恩负义,替害了平安的人求情。

    魏家因为平安的失踪一直都沉浸在萎靡之中,大溪村的村民们都对魏家有些愧疚,毕竟那些害得平安被抓的人里与村里人都是沾亲带故的,魏大人带他们度过重重天灾,让顺义县扬名天下,如今这般倒叫他们觉得有些忘恩负义了。

    自然也有不讲理的,跑来跟魏景和求情,魏景和一句通敌叛国是诛九族之罪,那些人就再也不敢提了,甚至回去就将犯事的人除族。

    又三日,魏家卖了原先买的三亩田地,退了房子,全部家当装上车,缓缓驶离大溪村,往京城而去。

    刚出村口,大家就见因为发现石炭有功而有选择权选择落户在大溪村的王老头爷孙俩也背着包袱跟上魏家队伍。

    “王老头聪明着呢,看魏大人升官了,就带着孙子卖给魏大人一家为奴了。不过也是因为他老了,怕没人照顾他孙子,不然谁没事会去给人当奴才。”

    要知道王老头爷孙俩因为石炭的事,名字可是刻在城门口的功德碑上受后人敬仰的,皇上还赏赐了

    “王老头是聪明,他逃难过来身子亏损狠了,孙子又还那么小,肯定撑不到孙子长大,所以干脆卖给魏大人为奴,也是条活路,至少魏大人一家都是好的。”

    王老头的确如村民所说那般,只不过他在分村的时候就已经找魏大人卖身了,魏大人只说待他去京城那日,他若不后悔可再来。

    他哪里会后悔,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老的老,小的小,耕种都无法耕种,没有宗族依靠必定会受人欺负,魏大人一家都慈善,又是刚发家,这时候跟着,日后魏家起来了,哪怕他不在,孙子在魏家也能得到重用。

    魏家离开顺义县的时候,百姓夹道送别,因为知道魏大人痛失爱子的原因,谁也没脸说不舍得魏大人走。

    那些害得魏大人的小公子被抓的人,都是各个村子逃难出去的,因为沾亲带故的缘故,他们都觉得没脸见魏大人。

    魏家车队走出十里,后面还有百姓远远跟着送。

    马里车里,魏老太叹息一声,若是没有平安这出事,该是很圆满的。

    魏景和回头看了,翻身下马,对他们遥遥一揖,转身上马,带着队伍加快前进。

    后面的百姓都停了下来,热泪盈眶。魏大人不让他们送,他们就不送了,一个个挥手送别,祝愿魏大人前程似锦,步步高升。

    到京城门口,车队停下来等着排队入城,魏家这长长的队伍很引人注目。

    “前头那是谁家车队?”排在魏家后头的马车里传出询问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