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61章 第 61 章

时间:2020-11-22作者:禅猫

    平安正追着会自己跑的小车车玩,小车车一下子撞到一个人的黑色鞋子上。他停下来,手里还拿着遥控器,呆呆萌萌站在那里看着被小车车撞到的人。

    安爸和安二哥惊住了,眼前这个长得这么像闺女/妹妹的孩子就是他们的外孙/外甥?

    因为脚伤的关系,安觅并没有带平安去商场亲自试穿衣服,都是安大哥和安妈进去一通扫货装满两后备箱就回来了。

    一到家,安大哥就把新买的遥控小汽车拆开给平安玩,这不,平安刚上手就撞到人了。

    此时的平安已经换下古装小锦袍,穿上新潮的短袖套装,露出白嫩嫩的小胳膊小腿,可可爱爱。站那里像闯入了人间的小精灵,好奇又大胆地看着你,简直叫人无法抗拒。

    “平安可以拿小车车吗?”平安走近,指着翻倒在地上,轮子还在转的小汽车,奶声奶气,礼貌询问。

    安爸动作比嘴快,点点头。

    平安露出一个人乖萌的笑容,蹬蹬上前蹲下身轻轻把小汽车翻过来,小手还在车身上摸了摸,安慰它不疼。

    安爸和安二哥对视一眼,消息是真的,他们真的当外公/舅舅了!

    长得这么像闺女/妹妹,这个可以接受!

    父子俩同步上前伸手去抱平安。安二哥有意慢一步,平安就被安爸抱起来了。

    “你叫平安?”安爸问。

    平安忽然被这个爷爷抱起来,眨眨眼,“我叫魏予安。”

    “好,跟小时一个字辈的,还带安字,一听就是我安家的。”安爸把他举高高,笑得合不拢嘴。

    平安也好久没被举高高了,尤其过了年后,爹爹说平安又长大一岁了,要学会稳重了,这会突然被举高高,他愣了下还是高兴得咯咯笑。

    “爸,你老胳膊老腿的,悠着点。”安二哥实在是眼馋,上前把平安抢过来抱在怀里。

    “臭小子,你说谁老胳膊老腿呢!”安爸气得瞪眼。

    安二哥抱着平安转了个身,低头和平安对上目光,两人大眼瞪小眼。

    安二哥觉得好像回到当年逗妹妹的日子。他比妹妹大八岁,妹妹这么大的时候,他已经十一二岁了,最喜欢把肉嘟嘟的妹妹带出玩,拿自己的零花钱给妹妹买裙子,买好吃的蛋糕,把妹妹打扮得漂漂亮亮,喂得白白胖胖的,很有成就感。

    如今看到这个孩子,那颗想打扮,想投喂的心又回来了。

    安二哥掂掂孩子的重量,脑子里已经闪过各种投喂的食物。

    “叔叔,平安要下来。”平安眨眨眼,奶声奶气地要求。

    “喊舅舅。”安二哥纠正。

    “平安已经有舅舅了。”平安指向刚从厨房洗完手出来的安大哥。

    安二哥看了眼,把平安的脸转回来,“那是大舅舅,我是二舅舅。”

    “两个舅舅?”平安伸出两根手指,一脸惊奇。

    “对。”安二哥点头。

    “平安只有一个爹爹,为什么能有两个舅舅?”平安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

    安二哥:……这个就要从母系血统科普起了。

    “因为你爸爸没有舅舅厉害。”安二哥同样对素未谋面的孩子爸爸敌意满满。

    平安经过大舅舅的纠正已经知道爸爸是爹爹的意思。

    他用小手把安二哥的脸推开,气鼓鼓,“平安的爹爹是最厉害的,大溪村的人都怕爹爹。爹爹能把坏人关起来,能打坏人板子。”

    嗯?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复古?还打板子,古装电视剧看多了?

    “你爸爸是警察?”要是警察还能把他妹妹勾得偷偷给他生下孩子,这种人让他当警察是危害社会吧。

    平安摇摇小脑袋,骄傲地挺起小胸脯,“爹爹是县令大人,好大好大的官,厉害着呢。”

    安二哥:……

    他可能猜错了,那男人不是警察,而是演戏的。孩子耳濡目染就成了现在这样。

    “行了,问那么多,孩子哪里知道那么多。”安爸又把人抱过去,亲了口平安柔嫩的小脸,“乖,喊外公。”

    闺女六岁后就不给亲了,现在终于又能亲到乖巧软萌的闺女翻版,不错。

    平安被胡茬扎得脸痒痒,嫌弃地推开安爸的脸,“平安要下来,平安长大了,不用抱。”

    “喊外公,外公就放你下来。”安爸哄。

    平安眨眨眼,忽然看到仙女姐姐出来了,赶紧喊,“仙女姐姐。”

    安爸父子俩懵,仙女姐姐?不是应该喊妈吗?

    “爸爸,二哥,你们怎么都回来了?”

    安觅整理完崽崽的衣服,坐着轮椅过来。她这伤今天折腾得有点狠了,本来再过几天就能走动的事,估计得一周。

    “你说呢?”安二哥皮笑肉不笑。

    平安挣扎下地,立马跑到仙女姐姐身后,要帮仙女姐姐推车车。

    “平安不用推,乖,过来给姐姐抱抱。”安觅把崽崽招过来,抱到怀里,控制电动轮椅,原地转圈圈。

    平安抱着仙女姐姐的脖子乐得直笑,家里都是他清脆稚嫩的笑声。

    安家人许久没见到安觅这般孩子气了,也不急着追问,都笑着看他们玩。

    安大嫂接孩子放学回来,还没进门就听见家里传出孩子的笑声,心里诧异,有客人带孩子来做客?

    安与时一听到家里有别的小朋友,立即甩开他妈的手,快步跑进屋。 /

    看到坐在美姑腿上的小孩,安与时都傻眼了。这不是昨天在医院看到的游戏里的小崽崽吗?

    长得像美姑的那个!

    “小崽崽?”安与时上前伸手捏了一把小崽崽的脸,“是真的!”

    “与时哥哥!“平安还记得这个哥哥,也伸手去捏了把他的脸。

    两个小孩你捏我一下,我捏你一下,看着就好笑。

    安觅对上一家子询问的目光,只好道,“平安,先跟与时哥哥去玩好不好,大人要谈话。”

    “嗯,平安知道,大人谈话,平安不能吵。”

    平安乖巧点头,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叫安家人看得有趣又有点心疼。这得经历过多少次才能这样懂事。

    他那渣爹一定是经常扔下他一个人和别人谈事情。

    “小时,照顾好弟弟。”安觅又叮嘱侄子。

    “知道啦,美姑。”安与时拉起平安的手,“走,我开车带你去兜风。”

    安觅:……这怎么像是撩妹的经典台词。

    “安与时,不许皮知道吗?”安觅生怕侄子带崽崽去干别的事,事先警告。

    “美姑,我会照顾好小崽崽的。”安与时已经拉着平安往外跑,声音远远传回来。

    安觅觉得更不放心了。

    一家人在客厅坐下,大有三堂会审的架势。

    安大嫂一脸蒙圈,她不就是去接了下孩子,怎么回来小姑就多了个儿子了?

    她曾经就说过小姑要是哪天不声不响搞出个孩子,安家会炸。此时此刻就是炸的时候了。

    “觅觅,我们没有说不同意你谈恋爱,你不用瞒着我们把孩子生下来。”安爸作为大家长率先发言。

    安妈:“就是,生下来也就算了,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瞒我们瞒得这么紧,明明想做慈善帮孩子积福,还骗我们说是游戏里的崽崽。”

    安觅:我妈这脑洞不去写小说,而是去搞美食真是可惜了。

    安大哥:“说吧,那个男人是谁?”

    安二哥:“二哥回来的路上已经准备好棍子了,随时可以出发打断腿。”

    安大嫂觉得大家都发言了,自己不说点什么也不好,就一脸八卦地问,“觅觅,大嫂不说别的,就想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让你愿意为他偷偷生孩子。”

    她家小姑活得多恣意多潇洒的人啊,有财有貌,运气还逆天,她都觉得这世上只怕没男人能配得上她家小姑了,所以,哪能不好奇。要知道小姑不愿意的话,没人逼得了她,何况是生孩子这么大的事。

    安觅等大家都说完了,才说,“我保证孩子不是我生的。不信做亲子鉴定。再说,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销声匿迹超过半年了?怀胎十月,我藏得住吗?”

    大家一想,也对,因为当年那个大师的一句批语,他们对觅觅紧张得很,只差没时时关注了,让她消失半年那是不可能的。

    “那孩子怎么这么像你?”大家异口同声。

    安觅本来就做好了要坦白游戏的打算,她拿出手机。要让家人相信,只能让他们亲眼所见。

    登上游戏,手机里就传出打斗声。安觅为了让家人都看到,特地投影到电视上。

    于是,大家就看到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在打架?

    安觅也没想到一登上游戏就碰上这么劲爆的场面。

    魏大人穿着月白长袍,将举着棍子抡过来的混子一脚踹飞,夺过棍子一阵穷追猛打。虽然毫无章法的那种,可是几乎每一棍都没落空。

    原来温润斯文的人打起架来也这么帅。

    “女主好感值2,男主加油!女人最喜欢男人能文能武,快尽情表现你的帅。”

    魏景和差点因为分心被打到脸,他脸一沉,一棍顶上那人的肚子,将人踢开。

    “我是不日上任的户部侍郎,殴打朝廷命官,这罪你们吃得起吗?”

    闹事的混子们一听,哪里还敢动手,赶紧撤了。

    “老二,你没事吧?”魏老大还杀气腾腾的。

    “无事,大哥,你先跟房主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再进去看看房子。”魏景和说了句,就往宅子里走。

    魏老大纳闷,不是刚看好出来吗?

    到了无人的地方,魏景和正要问可有吓到姑娘,就看到画面里,安觅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还有一屋子的人皆如此。

    屋子看着富丽堂皇,就连他们坐着的椅子都不一样,瞧着就松软,且个个穿着均是露胳膊露腿的。上次他就发现了,那边世界当真与大虞完全不同。

    “咳,让姑娘见笑了。”

    安家人上一秒还以为安觅给放了段电影,下一秒听到这声音,安大哥第一个跳起来。

    “说!你在哪个片场!”

    安大嫂赶紧拉下他,“抽什么风,快坐下。”

    “这电影人物惹你了?”安爸也瞪他一眼。

    “爸,就是他,他就是平安嘴里那个爹爹!”安大哥指着屏幕上的男人,看他穿那身古装,看那张一看就能骗女人动心的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安爸一怔,“那也不能对着屏幕就喊啊,傻不傻。”

    “是挺蠢的。”安二哥点头,起身拿手机拍了张照片,直接百度搜索。

    安大哥也反应过来了,的确挺蠢。

    他凑上前问安二哥,“搜出来没?什么背景?”

    魏景和也被弄得一头雾水,等那边冷静下来了,才道,“姑娘,你那边可是有事?”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我家人一致认为我背着他们生了平安,我没法解释平安来历,只好让他们眼见为实。”

    魏景和:……

    猝不及防见岳家的感觉。

    “要见岳父岳母了,好好表现,日后能不能抱得美人归,成败在此一举。”系统又开始摇旗呐喊。

    魏景和记得系统当初说过可以神识交流,他就想着让它闭嘴。

    系统乖乖闭麦。

    “觅觅,你在跟谁说话?”安二哥没搜到相关资料,看安觅对着电视说话,敏锐的科研直觉让他觉得不对劲。

    安觅指指电视,“平安的爹。你们也可以跟他对话,他能看到,也能听到。”

    安家人:……

    这是拍戏也不忘跟闺女视频?好小子!挺有毅力啊。

    魏景和整整方才因为打斗乱了的衣裳,行了个极为标准的礼,“小子魏景和,字明允,见过各位。”

    安家人仍是不相信,问安觅,“他这是还在拍戏中?”

    安觅摇头:“不,他在对你们行礼。”

    “少给我整这文文绉绉的,把我外甥都教成什么样了。”安大哥毫不掩饰他的嫌弃。

    魏景和一怔,忽而明白过来,那边想来没有这等礼节。

    “明允习惯了,见谅。”魏景和从善如流地直起身,面色从容,没有半点窘迫和气恼。

    安大嫂看得直点头,光这份气度就不错。

    “你和我女儿是怎么回事?”安爸沉着脸问。

    魏景和看向安觅,她倒是没有半点害怕,这种时刻还能如此有恃无恐,想来是被家里人宠着的。

    “我乃大虞人士,是平安的爹,与你们不是同一个世界,我亦不知是如何一回事。”

    魏景和斟酌着说,总不能叫人姑娘来解释,更不能当着人家姑娘父母的面说他做了个那样的梦。

    安家人,除了安觅都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不然怎么听到这么好笑的事。

    “你怕不是演戏演得走火入魔了?”还不是同一世界,你怎么不上天呢。

    魏景和无奈看向安觅,“姑娘,剩下的还是由你来说比较好。”

    安觅点头,“他说的没错,大家应该听说过穿越。他就是古代人,真的不能再真的那种。这个也不是直播视频什么的,而是我玩的那个游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家听安觅说完觉得更扯了,一致认为他们家觅觅摔下马把脑子摔出幻觉了。

    只有安二哥基于科研精神,上前拿起手机把游戏能点的地方都点了,除了画面在动,其他毫无动静。

    “给二哥拿去研究研究?”安二哥问。

    安觅摇头,“我也想,可是不行,这关乎到平安。”

    大家才想起本来讨论的就是孩子的问题。

    “所以,觅觅说的是真的?平安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安爸问安二哥,安二哥都说要拿去研究了,那就是权威认证啊。

    “你说我外孙发货,是从古代发货?”安妈不敢置信。

    安觅点点头,“这下你们相信平安不是我生的了吧?”

    “姑娘就没怀疑过为何系统偏偏找上你我吗?”

    魏景和相信系统不会无的放矢,只是姑娘认定她没生过孩子,也不好直说,只能引她去想。

    安觅也不是傻的,但她还是觉得不可能,“我之前说找到平安就给你个真相,我们这边有个叫dna的亲子鉴定,可以准确鉴定出亲生和非亲生关系。明天我就带平安去做亲子鉴定。”

    魏景和点头,“如此,有了结果还请姑娘告知我一声。”

    他心里是肯定她是平安的娘的,但不会急着要她相信。

    “自然。”安觅点头。

    魏景和注意到安觅坐在一张会动的轮椅上,看她的脚又重新包扎过了,想起系统给的药贴。

    “姑娘,我这里有一药贴见效快,你试试。”魏景和把药移到宝箱里。

    安觅就看到原本灰暗的宝箱亮了,这不就跟她投喂平安一样的吗?

    好家伙,反过来她成被投喂的那个了。

    安二哥就在手机边上,他点开宝箱,上面多了个取出按钮。

    他点按钮,只见手机上面多了一副药贴,真实的。

    这下,安家人彻底相信了,这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事。

    不光能穿越,还能和古人对接,隔空视频,隔空传物,这样的事被他们遇上了。

    安大哥是做医药业的,怎么看这药贴怎么像狗皮膏药。

    他拿起来闻了下,差点作呕,“这什么玩意?古代的东西都是三无产品,何况是药,不能用,不能用。”

    魏景和不好意思地轻咳,“姑娘,我没料到味道如此之大,若受不住还是别用了吧。”

    “我懂。”安觅知道这是系统出品,若不是有用,魏大人不会给她。

    安家人见两人这挺有默契的样子,总觉得有人在当面拐他们闺女/妹妹。

    “姑娘且试试,我还有事,就不能看效果如何了。”

    “嗯,多谢魏大人。对了,平安和我侄子小时出去玩了,等晚些你可以看到他。”

    安觅想到之前玩游戏时崽他爹疼爱崽崽的样子,想来没看到平安是不好意思问,她不能不说。

    魏景和勾唇,“多谢姑娘。”

    为她这份细心。

    这次是魏景和主动关了画面,游戏画面就变黑暗了。

    安家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安觅看向安大哥,“大哥,把那药贴拿过来我试试。”

    虽然魏大人没明说,但她知道是系统出品。

    系统能针对她拿出的东西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

    “不行,我得拿去检测过才能给你用。”

    “大哥,说不定你拿去检测药效就没了,只是外敷,不是内服,没事的。”

    安大哥看她坚持,只好亲自上前拆开纱布给她贴上。

    安家人紧盯着她的表情,尤其是安大哥,只要她有一点不舒服就撕下来。

    这药贴闻着味道很重,但贴上后,原本隐隐作痛的脚踝好像被注入一股暖流,舒服多了。

    安觅点头,“有效,舒服多了。”

    大家怀疑这话的真假。该不会是因为那小子送的,所以硬说有效吧?

    安觅一看就知道他们想什么,“不是还有一贴吗?大哥拿去检测吧。”

    安大哥倒不急了,“有效的话当然是留给你用。”

    安二哥虽然想研究手机,但关乎到平安,他就按下这份好奇了。

    *

    魏景和从房子里出来,魏老大也把事情了解清楚了。这院子原来是忠勇伯府的,只是去年四月,忠勇伯府低价卖掉这宅子,如今见大虞安稳了又想不花几个钱买回去,房主惹不起,只求赶紧把房子卖掉。

    他以为今日这两位是外地人,不知房子有这个麻烦,就想赶紧把房子脱手,所以把价格定得很低,原本两千多两的房子,只卖一千二百两。

    此时得知魏景和是官,还是个三品官,又主动降了两百两。

    魏景和自是当场买下,心中却暗暗记下忠勇伯府这事。

    ……

    外面,平安在与时哥哥的带领下,已经学会开车了。

    两孩子一人一辆电动玩具车在别墅区里转圈,别墅区里其他小孩见了也把自己的开出来跟上去。很快,一个儿童车队形成。

    平安玩得好开心,转转方向盘车车就能跑,不用脚蹬就跑得飞快。要是怀远哥哥在,肯定也会喜欢。

    大家玩了一圈,都跑来围观安与时这个别墅区小霸王的弟弟。

    “妹妹,我们一起玩。”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跑过来对平安发出邀请。

    平安坐在玩具车里,看看这个姐姐,又看看左右,摇头,“没有妹妹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