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59章 第 59 章

时间:2020-11-22作者:禅猫

    平安看着比他大的,比他小的小孩一个个被牵走,他懵懵然地站在那里,看看四周都是好高好高的房子,看到有和仙女姐姐一样穿破衣服的,也看到有眼睛的箱子在跑。

    这里是什么地方呀?仙女姐姐呢?

    平安再看向脑海,还是没有仙女姐姐,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尤其是看到身边的小孩一个个被大人领走,他想爹爹,想奶。

    “我要去买奶酪棒!”

    “我也去。”

    就在平安无助地抓着手指,眼睛泛泪光时,忽然听到熟悉的东西。

    奶酪棒!是仙女姐姐给平安吃的奶酪棒!

    他看过去,看到两个哥哥往一边走了,他也迈着小短腿跟上去。有奶酪棒的地方是不是就有仙女姐姐。

    平安跟着进了一家便利店,没看到仙女姐姐,但是看到好多好多不认识的东西,他看到那个哥哥拿了包东西给一个大人,那个大人接过后又把那东西给哥哥,哥哥拆开黄黄的袋子,再拿出一个红色的东西,打开来,里面是奶酪棒!

    和仙女姐姐给他吃的是一样哒。

    平安也蹬蹬跑过去照着拿了一包到柜台前,柜台有点高,还得踮起脚尖才放得上去。

    放上去后,他就乖巧地等这个大人把奶酪棒给他。

    收银员扫了条码后看到柜台前只有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孩,又往店里店外看了看,没发现他家大人。

    她笑问,“小朋友,这个要付钱才能拿走,你家大人呢?”

    “爹爹不在。”平安抓着小手指,奶声奶气。

    收银员一怔,看到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有他的发型,这声‘爹爹’也不是很奇怪了。现在汉服挺火的,这孩子应该是刚参加完刚刚的儿童汉服秀。

    “那你有钱吗?”收银员不由得放柔声音。

    钱?

    平安眨眨眼,想到宝箱里的钱钱,他点点头,“平安有钱。”

    说着,他低头把手放进系在腰带上的荷包里,从宝箱里拿出一串压岁钱。

    拿压岁钱的时候,他发现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宝箱了,仙女姐姐给东西的那个宝箱不见了。

    平安疑惑地歪歪小脑袋,就不想了。他把一串八个铜钱拿出来踮起小脚递过去,“给。”

    收银员:……

    无论是他眨眼,翻荷包,歪头疑惑状的时候,她都被萌到了,差点想拿起手机来个三连拍。可是,再萌也不能把道具当钱啊。

    “小朋友,这个不是钱,买不到的哦。”收银员摇头说。

    平安以为不够,又把手伸入荷包里,再掏出一串压岁钱,还看着犹豫心疼了下才递出去,“都给你。”

    收银员被萌得已经决定,他家大人再不出现她就自费给他买下了,只不过还是想逗逗他。

    “还是不行哦。”

    平安看了看柜台上那包奶酪棒,和仙女姐姐给他的是不一样哒,他想买给仙女姐姐看。

    忽然,他想到还有一个,小手再次伸进荷包,拿出一个金锞子,张开掌心给收银员看,“金子,平安要买。”

    收银员认不出铜板真假,但是认得出金子啊。她看着平安掌心里指头大的小金元宝,精致小巧,看着就好看,想收藏。

    这是哪家孩子,家里这么大方,随随便便就把金子打成这么小装在荷包里给他玩。

    她赶紧上前把金子连同铜钱给他装回荷包里,又把奶酪棒给他,摸了把他的小揪揪,“姐姐看你这么可爱,就请你吃了。金子可不要随便拿出来玩了,知道吗?”

    平安拿着奶酪棒,看向这个好看的姐姐,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不要平安的钱钱?”

    “姐姐送你的,不要钱。”哎呀,连叠音都这么可爱。

    平安眨眨眼睛,已经知道礼尚往来的他,先把奶酪棒放到柜台上,再从荷包里,实际是从宝箱里拿出一颗糖,“那平安也送你糖。”

    收银员被他这举止萌住了,愣愣伸手接过来。也不知道是真糖还是假糖,只用油纸包装,两头扭紧,可能是自家做来吃的。

    平安给完糖,踮起脚尖从柜台上拿下那包奶酪棒就往外走。他要等仙女姐姐回来了就把奶酪棒给仙女姐姐看。

    只是,出了店门后,他看着大大的广场,看着各种穿着怪模怪样的人,他又不知道该往哪去了。

    爹爹在哪里啊?还有奶……

    平安抱着奶酪棒,垂下小脸,平安想回大溪村。

    收银员把糖随手放在一边,拿起手机来刷刷dy,刷刷微博,结果刚打开就看到热搜第一条。

    #寻找崽崽慈善基金会的崽崽#

    收银员开始还以为是这慈善基金会要寻找需要帮忙的崽崽才会被顶上热搜头条,点开来后才发现不是。里面有几张穿着古装的崽崽照片,正是崽崽慈善基金会logo上面的崽崽。

    原来真有其人。不过,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收银员点开一张张图片来看,这不就是刚刚从店里出去的小孩吗?

    所以,那小孩不是没大人,而是走丢了?

    收银员赶紧追出去,可门外已经没了小孩的身影,放眼望去,都是匆匆行走的路人。

    她拉了几个路人问了问,又问问左右两边的店主都说没注意到。

    收银员赶紧在微博下评论,说刚刚那小孩来店里买了包奶酪棒,已经走了。她还特地留了地址。

    一直留意微博评论的人提取到相关信息,立即通知安觅。

    安觅还在路上,接到电话,让司机绕道赶过去。

    平安拿着奶酪棒,茫然四顾,看到一个和他穿着一样衣服的哥哥,自以为找到了同伴,蹬蹬蹬跑过去,跟在身后走。

    路过的人只以为那家大人带了两个小孩,顶多因为他长得好看,还拿着袋奶酪棒萌萌哒而多看几眼。

    平安跟着那个哥哥到了路边,眼睁睁看着会走的箱子停下来,箱子还会开门,哥哥钻了进去,箱子就咻的跑了,箱子还有和小车车一样的轮子,跑得比小车车还快,能装人。

    哇!这是仙女姐姐那里才有的箱子!

    平安就站在广场马路边看着一个个箱子从眼前经过,等他看够了又不知道该往哪走了。

    他看到有个石墩子,就过去坐下,等仙女姐姐出现在脑海里,问仙女姐姐怎么回家。

    可是石墩子是圆的,他坐上去又滑下来,又坐上去,最后还觉得好玩。

    过路的人见他这般可爱忍不住多看几眼。有的看到他趴在石墩上,看着奶酪棒想吃又舍不得吃的样子,可可爱爱,就拿起手机随手一拍。

    很快,围观平安的人越来越多。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呀?你家大人呢?”

    平安在村里有稀罕东西也常常被很多人围观,他也感觉不到这些人是坏人,所以并不怎么害怕,可是看这些人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和他都不一样,他觉得很陌生。

    “我叫魏予安,爹爹不见了。”平安奶声奶气地说。

    “那你妈妈呢?”

    平安不知道什么是妈妈,眨眼,不说话。

    “那你还记得你家在哪里吗?”

    这个平安知道,“在大溪村。”

    “a城有叫大溪村的地方吗?”大家疑惑。

    有的拿出手机来搜索地图,“a城没有,在其他地方有,都是少数民族地区。”

    在十字路口指挥交通的交警听说了这边的情况,赶紧走过来,问清楚后,上前蹲下身看着平安,“小朋友,先跟叔叔回派出所好不好?叔叔联系你家人来接你。”

    平安感觉到这个人很好,捏着奶酪棒,“你能带平安去找爹爹吗?”

    这小奶音让交警的声音又轻了几分,“当然,叔叔一定带你找到你家人。”

    “那平安跟你走。”平安放开抱着的石墩,走过去,把小手伸去给他牵。

    交警愣了下,倒没想到他这么配合,直接抱起他,“叔叔抱着你走快一点。”

    很快,平安也坐上了会跑的箱子,刚被放进箱子里的时候,平安是抗拒的,想往外爬,可是又有人坐上来,把门口堵住了。

    等箱子跑起来,他惊讶地瞪大眼,看看左边窗子,再看看右边的,一双眼睛忙得都看不过来。

    旁边来接人的警察看到,忍不住想笑。心想,这孩子该不会真是偏远地区出来的吧?怎么看什么都好好奇的样子。

    ……

    安觅这边,安妈看闺女紧张着急的样子,她是相信真有那么个小孩走失了,但不相信闺女说的那孩子是她外孙的事,顶多是觉得闺女的哪个朋友家的小孩,所以也跟着担心。

    车子在商业广场靠边停下,安觅要下车,安妈说,“要不我去找吧。”

    “不行,我得亲自去。崽崽一定吓坏了。”安觅说,她崴脚并没伤到关节,还没到不能行走的地步。

    只是刚下车,司机就从后备箱拿下轮椅给安觅坐下。

    安觅也想快些找到平安,就坐上去让保镖推着走。

    “有没有觉得刚刚那个小孩有点眼熟?”

    “诶,你不说我还不觉得,是好像在哪见过。”

    “我想起来了,是热搜!那孩子是前阵子上过头条的崽崽基金会logo上的崽崽。”

    “何止是前阵子,现在就在上面挂着呢,也就半个小时前的事。”有个女孩刚好刷微博刷到。

    安觅让保镖停下,伸手叫住从面前走过的几个女孩,“你们刚刚说的那个小孩在哪?”

    几个女孩看到安觅的脸就想到刚才那个乖萌可爱的小孩。

    “哇!好像。”其中一个低声说,举起手机想要拍一张照片。

    安觅身后的保镖赶忙上前礼貌阻止。

    那女孩不好意思地道歉,连忙对安觅说,“那个小孩刚被接到就近的派出所去了,你可以去看看。”

    “好,谢谢。”

    安觅得到崽崽确切的消息,暗暗松了口气。虽然和崽崽擦肩而过,但崽崽被送到派出所,总好过一个人孤零零走在大街上被人围观,或被不怀好意的人拐走的好。

    安觅和安妈又回到车上,让司机去最近的派出所。

    车子刚启动,她大哥就来电话了。

    “觅觅,你这热搜是怎么回事?你是要找出游戏里那个崽崽的幕后玩家吗?”

    安大哥昨天听说安觅被她沉迷玩着的游戏侵犯了**,他当时就气得要替她处理,安觅却说她可以,这会就以为她是要把崽崽这个角色的玩家揪出来。

    “大哥,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我先去派出所,等回家你就知道了。对了,大哥,你帮我把热搜撤了。”

    安大哥听了还是不放心,交代人把热搜撤下,急急忙忙去派出所。

    ……

    魏景和这边带着人下山,骑马直奔贼匪可能出现的出口,谁都能看出他自来温和的脸此刻阴沉似水,而他先前在山上称头痛病犯了,也被人认为他忧子过度。

    魏景和问过系统,系统说平安消失的时候没有人看见,即使是这样,他也必须得给出一个合理失踪的理由。另外,不是平安没事了,这事就能过了的。

    魏景和到的时候,柳飞正带人往淮河里射箭,在上下流搜寻。

    干旱过后所下的雨以及冰雪融化后都足以让淮河恢复以往水流,那些人从怂恿灾民开始就是策划好的,自然连逃离路线都想好了。

    “柳护卫,我家平安呢?”魏景和翻身下马,身子晃了晃,箭步上前,满脸焦急。

    “魏大人,可是寻到小公子了?”柳飞同时问。

    魏景和愕然,“什么寻到平安?平安不是被他们掳走了?”

    “魏大人,是我无能,只抓住一个,还叫他服毒自尽了。”柳飞指着一具尸首说,“这人临终前说小公子趁他们不注意时跑出山洞了。小公子那么小一个人定是跑不远,我便以为大人寻到了。”

    如果平安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是他喊的黑衣叔叔,因为是他抓的人,也是他抓错人,理所当然就被其他两个拿来挡箭了。

    “这是我从这人身上摸出来的户籍文书。”柳飞从怀里拿出一份户籍文书。

    魏景和没当上县令前就是在县衙当书吏,对住的大溪村人口自然要有所了解,当了县令后,对大溪村的人口户籍更是了若指掌,很轻易就能看出这是一份大溪村的户籍,属于逃难出去的那部分。

    他当时带人追出城的时候,混在其中的匪徒已经被国公府的护卫杀的杀,伤的伤,剩下的他全让人拿下了。

    毫无疑问,这些人是冒充了逃难出去的村民,混进返回原籍的队伍中激起民愤,这才有一看到自以为是他的马车就冲着喊着要他还个公道的事。

    魏景和接过来,什么也没说,慌忙转身回去翻身上马,扬鞭快马折回找人。

    如此正好,只要做足了平安是在山上失踪的戏,到时候平安回来了也有理由说。

    大家都看到魏大人上马时趔趄了下,想来也是累得狠了,一个文弱书生又是上山,又是策马狂奔,没倒下已经足够叫人叹服了。

    柳飞叹息,撤回搜寻的人,带着人跟上。

    今日本该是魏大人的大好日子,魏小公子的生辰,偏偏发生这种事。

    不用说,能值得这些人冒险来抓人的只能是因为他们国公爷。魏大人在当官之前就只是个农家子,顶多也就是才学好了些,在顺义县当了个县令,恰巧发现红薯将大虞力挽狂澜,仅此,还没有被人盯上的价值。

    经此一事,哪怕魏小公子成功找回来,国公府和魏家也会有嫌隙了,何况,魏小公子找不找得回来还另说。那么小的人,跑又没跑远,没理由魏大人带人在那附近都没发现。

    *

    派出所里,平安乖乖坐在椅子上,小手捧着一盒牛奶吸得稀奇,吸上来又松开,盒子发出咕咕的声音,他觉得很好玩。

    他旁边坐着一个温柔的警察姐姐。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魏予安,四……五岁了。”平安张开五根手指,爹爹说过完年就五岁了。

    女警记下,“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啊?”

    平安没听懂,眨巴眨巴眼,“爸爸是什么?”

    “爸爸就是……爹?”女警不清楚小孩怎么喊他爸妈的,好像有些地方还叫爹,阿爸之类的。

    “平安的爹爹叫魏景和,平安叫魏予安,是一家人。”平安松开吸管,小奶音吐字清晰。

    女警记录下相关信息,“那你是从哪来啊?”

    “从……”平安也不知道他怎么到这里来的,但是他记得来之前是在山上,“从山上,坏人要抓平安。”

    女警一听,不得了,这还是刚从人贩子手里跑出来的。

    “那你是怎么跑到这里的?”

    “平安不知道。“平安摇头,小揪揪跟着晃动,可可爱爱。

    女警也不觉得意外,这么小的孩子还记得爸爸的姓名,说话吐字清晰已经不错了。

    “那你娘呢?”

    “平安的娘走丢了,没找到回家的路。”平安学大人叹息,仙女姐姐说他娘会回来和平安在一起的。

    女警就自动代入了这孩子被抛弃或者他妈妈出了什么意外的情节。

    “那平安除了爹爹外,还有其他家人吗?”她摸摸平安的头。

    “有哦。”平安开始掰手指头数,“爷,奶,大伯,大丫姐,二丫姐,姑姑……还有怀远哥哥!“

    还有仙女姐姐,可是仙女姐姐不在了,平安明明许愿想要见仙女姐姐的,为什么没见到呢?心愿卡也不见了。

    女警听他奶声奶气的数出每一个人,听他的称呼越发肯定是来自偏远落后的地方,不然当今社会还有哪个女孩喊大丫二丫的。

    可是,这又与他这身古装打扮不符了。

    “那还记得爹爹的手机号码是多少吗?”女警抱着一丝希望问。

    手鸡!

    平安又听到听过的东西,眼睛亮晶晶的。

    这里也有手鸡吗?他记得与时哥哥说用手鸡可以看到仙女姐姐。

    “平安想要手鸡。”平安看着女警姐姐,又从荷包里找到之前拿出来买奶酪棒的金锞子,“平安跟你买。”

    女警看到他这萌哒哒的操作,虽然不知道他的金子是打哪来的,只笑得更加温柔了。

    她以为他是要自己给爸爸打电话,就拿出手机给他。

    现在有些小孩玩手机比大人还溜,他会打电话不奇怪。

    平安看着这个黑黑的小板子,不知道是什么,又把金子往前递了递,小奶音很严肃,“平安不要这个,要手鸡,会喔喔叫。”

    女警懵了,她和他理解的手机不是同一个?

    要小鸡仔吗?

    还是手捏着会叫的小鸡玩具?

    “姐姐这里没有会喔喔叫的手鸡,要不你先告诉姐姐,记不记得爹爹的号码。”

    平安又听不懂了,“号码是什么?”

    女警确认他是压根不知道手机是什么,摸摸他的脑袋,“那你先坐在这吃点东西,姐姐去帮你联系你的家人过来接你。”

    “爹爹吗?”平安眼睛发亮,真的能找到爹爹来接平安吗?

    “对,爹爹。”女警说。

    “那平安乖。”听到爹爹会来找平安,平安就不怕了。

    平安说乖就当真乖乖坐在椅子上,看看腿上的奶酪棒,还是舍不得吃。这是要给仙女姐姐看的,平安自己买到的。

    他晃着小短腿,看看这里,看看那里,乌溜溜的眼睛里是大大的惊奇,惹得派出所的民警都时不时看他。

    民警迅速查了魏景和这个人,取这个名字的人全国有二十几个,排除上了年纪的,女的,没成年的等等,只剩下三个符合能有平安这么大孩子的,但都不是偏远地区。

    “这孩子说是从山上来的,是不是和家人上山后走丢了?看这穿着也不像是被人贩子拐过的样子。”

    “查过商业广场的所有监控视频,小孩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和参加汉服秀的小孩在一起。他既然汉服打扮,应该是有人送他来参加汉服秀才对,可是监控里没有拍到。”

    “我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你不会觉得他像哪个通缉犯吧?”有人调笑。

    这时,又一民警从科室里走出来。

    “我刚接到我朋友消息,让我留意有没有一个穿着汉服的小孩因为走丢而被送来派出所,麻烦大家也帮忙留意一下哈。”

    大家听到他的话都整齐划一地指向乖乖坐在椅子那喝奶奶的小孩,“是不是那个?”

    那民警看过去,简直不敢相信有这么凑巧的事。

    他快步上前,拿出照片来对比了下平安,确认了,是他没错。

    “小朋友乖,叔叔给你拍个视频,很快就有人来接你回家了啊。”那民警对平安露出温柔的笑容,拿手机录了个十秒的视频给朋友发过去,告诉他孩子已经找到了。

    “爹爹要来接平安了吗?”平安欣喜,这里的一切他都不认识,他想要爹爹,想要仙女姐姐。

    “对,很快就有人来接你回家了。”那民警看他渴望的眼神,忍不住抱抱他。

    安觅到派出所的时候,就收到群里@她的消息。

    卖良心,有要的吗:矿主,你要的小孩找到了

    追夫火葬场:为什么这么像你啊?叔叔阿姨什么时候又偷偷给你生了个弟弟

    安家矿主:谢了。我现在就在派出所门口

    安觅没时间多做解释,收起手机下车,连拐杖都忘了拿,脚踩到地上感觉不到痛似的,一瘸一拐走进派出所。

    “你等等妈妈!”后面下车的安妈急得追上去扶她,“脚不想要了?什么样的孩子值得……”

    安妈话还没说完,看到坐在派出所大厅里的小孩,刹那间,仿佛穿越回到二十年前,看到那个粉雕玉琢的闺女。

    平安听到门口响起骂声,扭头看去,就看到他心心念的仙女姐姐站在那里。

    他眨眨眼,又揉了揉,确定是真的仙女姐姐后,惊喜地瞪大眼。

    “仙女姐姐!”

    他随手把牛奶一放,从椅子上滑下来,满脸欢喜朝他的仙女姐姐飞奔而去。

    “仙女姐姐!”

    安觅看着朝自己飞奔而来的小团子,真的一模一样!和游戏里的一模一样,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在游戏里,她最喜欢看崽崽迈着小短腿奔跑,头上小揪揪晃动的画面,如今看着小崽崽真在现实中朝自己跑来,都忘了做反应了。(m)

    “仙女姐姐!”

    平安像小炮弹一样冲向安觅,冲得安觅愣是用受伤的脚撑住地面没往后退。

    平安抱住仙女姐姐的腿,昂头,眼睛亮如星辰,“仙女姐姐,平安真的看到你了!不是在这里。”

    他用小手指点点小脑袋,笑出两排整齐的小牙齿,欢喜得埋脸蹭蹭,“平安还抱到仙女姐姐了。”

    “平安?”安觅抱到肉乎乎的小团子还有些不真实。

    她缓缓蹲下身,受伤的脚跪在地上支撑,捧着崽崽的脸看了又看,忽地笑了,在他白嫩的脸上叭叭亲了两口,又ruarua他的半光头,揪揪他的小揪揪。

    这都是她精心投喂出来的,终于抱到了,也rua到了,她觉得圆满了!

    “嘻嘻,仙女姐姐。”平安被仙女姐姐一通又亲又摸,小小的团子也知道害羞了,扑进仙女姐姐怀里。

    安妈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到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亲亲热热抱在一起,她赶紧把孩子拉开。

    “觅觅,小心你的脚。”

    平安被安妈拉着手,昂头看向她,忽然说,“大老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