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58章 第 58 章

时间:2020-11-22作者:禅猫

    平安眨眨眼,对着心愿卡,奶声奶气地说,“平安想见仙女姐姐,很想,很想。”

    说完他就盯着手里的卡片看,看它在手心里一点点化作金光,照亮出他惊叹的小脸。

    就在他眼睛越瞪越大的时候,他整个人忽然随着金光消失,原地只落下一块玉佩。

    “人呢?快出去找找,一个小孩跑不远!“山洞里爆发出黑衣人的怒吼。

    几个人跑出来四下找了找,没看到孩子,又察觉到有人正朝这边来,赶紧撤了。

    柳飞带着人先至,魏景和后到,几人直奔山洞。

    这地方离淮河很近,从这往东可达顺义县,往西可跨淮河,跨过淮河往北就能通往楚国境界,魏景和就猜那些人会逃往这边。

    不管抓平安的是什么人,从这里逃离抓捕是最佳路线。

    在靠近洞口,没听到里面有一点动静的时候,魏景和就知道来迟了,心里一点点往下沉。

    他不该让平安离开他的视线的,不该将平安交给别人的。当初逃难路上,正是因为发现李氏有可疑行为,他才将平安绑身上寸步不离带着,就怕一错眼,儿子‘一不小心’丢失了。

    他怎能因为觉得这路每日都走就会很太平,怎能因为觉得这段路很短不会出事。

    “迟了一步。魏大人先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我追去看看。”柳飞看了双目赤红的魏景和一眼,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只能带上人试着继续往前追追看。

    魏景和知道再往下走的是悬崖峭壁,他不会武功很难走得过去,只希望派到那处守着出口的人赶得及。

    虽然着急想从另一边下去,魏景和还是把山洞里都看了一遍。

    走出山洞,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若平安真出什么事,他会用火.药将其夷为平地,哪还管什么杀伤力太大。

    魏景和将山洞外也看了看,以为不会有线索,正要转身下山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没有落下的脚尖慢慢移开,露出掉落在草丛里的玉佩。

    是平安的玉佩!

    他连忙捡起来。

    这是平安身上戴着的玉佩,上面的绳子是他奶给编的,错不了。

    平安的玉佩落在这里,证明他在这里做过停留,还剧烈挣扎过玉佩才会掉落。

    早在追过来前,他就交代下去,各个出口都派人把守了,那些人若出不去到只怕会将平安当人质。

    魏景和玉佩收进袖袋,正要往另一边下山,忽然,袖子里发出淡淡的白光,他惊住,看了一会儿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当真是他袖子里在发光。

    魏景和想到什么,赶紧把两块玉佩拿出来,然而却只拿出来一块,上面的白光正在渐渐散去,拿出来的时候,正是两块玉佩彻底合二为一的时候。

    魏景和动心骇目,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中的玉佩,他又把袖袋里里外外找了找,才最终确认,两块玉佩当真合二为一了!

    还好,因为平安脑子里有个仙女姐姐之故,他对这神奇的事接受得很快。

    玉佩比原来的还要温润,仿佛凝了脂般,不知晓的还以为是一朝羊脂白玉。

    此刻也不是钻研它的时候,魏景和将玉佩收在掌心里,先去找平安比较重要。

    “欢迎来到追妻攻略系统。”

    魏景和忽然听到一个怪异的声音响起,他停下脚步,警惕四周,只瞧见四周斑驳的树影,何来的人说话?

    “何人在说话?”他冷声问。

    “我是系统,时空。”

    “出来!”

    “我在你拿着的玉佩里。”

    魏景和闻言,拿起玉佩来看,发现上面发着微微的光。

    系统:“是否接受系统存在你的脑海里?”

    魏景和皱眉,“为何?”

    “让系统存在你的脑海里,往后与你神识交流,你想知道的都会知道,你想见到的儿子也会见到。”

    魏景和听到这,眸光微闪,“平安不是被人掳走?”

    系统:“不是。”

    魏景和:“平安脑子里的那个仙女姐姐也是你幕后操纵?”

    “算……是吧。”系统有些没底气。

    魏景和转身四下寻找石头,系统不知道他要干嘛,还在口若悬河推销安利自己。

    “亲,你知道水泥路吗?你知道杂交水稻吗?你知道五个时辰就能从南到北的火车吗?只要你安装了本系统,这些都会有,系统在手,天下你有……唉唉唉!你要做什么?”

    魏景和将玉佩放在石头上,手里拿着一块,正举着要往下砸,“说!你把平安弄哪去了?”

    系统:……说好的你是个温和好脾气的男主呢?

    “不是说了,只要你安装了本系统,你想知道的事,想要看到的人都能实现。譬如,平安的娘。”

    魏景和一顿,随即面不改色往下砸。

    系统:“别别别,你要是砸了,可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你儿子了。”

    魏景和听到有人找过来了,他扔掉石头,将玉佩收起来。

    “平安许愿要见他的仙女姐姐,你猜他现在在哪?那边的世界四通八达,我可不敢保证他到了就一定是在仙女姐姐面前。”

    魏景和收起玉佩的动作顿住,面色一沉。

    “本系统已经在你手里,平安的脑子里不会再出现仙女姐姐关心他,安慰他,为他引路。一个小小的团子穿着怪模怪样的衣服走在陌生的世界里,好无助,好可怜。对了,那边人贩子,哦,拍花子很多,尤其专挑平安这么可可爱爱,白白嫩嫩的小孩子,有的故意打断手脚扔到街上乞讨。”

    “是不是我接受了就能如同平安的仙女姐姐一般存在?”魏景和沉着脸问。

    他本是不会接受任何不可控制的东西进入脑子的,可是听到平安会面临这般,哪怕知道这系统可能是在夸大其词,他也冒不起半点险。

    他已经因为大意弄丢平安了,不能叫他再出事。

    “是。是否接受系统进入脑海?”这语气开心得,玉佩都亮了几分。

    “是。”魏景和毫不犹豫地点头。

    很快,玉佩里飞出一个光点没入他的脑门,魏景和只觉得脑子胀痛。

    “大人!”

    后面追过来的衙役看到魏景和捂着脑袋蹲在地上,以为他受伤了。

    魏大人体力真好,居然能追上镇国公府的柳护卫。

    魏景和等脑子里的胀痛退去,他缓缓睁开眼,捡起掉在地上的玉佩,此时的玉佩已经恢复原样。

    “大人可是受伤了?”衙役问。

    “只是头痛病犯了,本官坐着歇一会就好。”魏景和就地坐在石头上,揉额角,“你们去那边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路下山。”

    他指的正是悬崖峭壁那边,如今知道平安不是被人掳去,而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他倒不用急着下山了,当务之急是要联系上平安。

    ……

    这边,安觅让律师出面交涉,开始对方态度强硬敷衍,知道她不好惹后才好声好气说可以见面协商处理,对于泄漏玩家**一事,游戏制作方始终是坚决否认的,如果不相信可以带人前去公司检验。

    也因此,安觅终于可以出院了!

    安妈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放安觅一个人,出去可以,她得跟着。

    安觅也是无奈了,带着妈妈、保镖、律师去游戏公司。

    “安小姐,本游戏绝对没有你所说的角色,我们的游戏属于单机游戏,没有和任何玩家互动的功能,就是一款类似于农场种菜收菜这样的模拟类游戏,区别在于里面的崽崽是用玩家的照片合成的。您所说的那些,可能需要演员根据玩家接词做出相对应的表演才能达到。

    如果涉及**部分,我们会弹出同意条款让玩家确认的,不会有您说的那种情况发生。安小姐若是不信,可以当场用另一个手机下载我们的游戏来对比看看。”

    安觅从一开始就认定她玩的就是同一款游戏,哪里会想到要用其他手机下载来对比,知道自己的**受了侵犯,自然是第一时间维权保护自己。

    她从vx群里翻找出当初下载游戏的那个链接,点进去,发现是正常的,还成功下载到手机上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两个一模一样的图标,她点开新下载的那个,开头注册昵称还有照片合成步骤是一样的,后面就截然不同了。

    那她玩的这个是怎么回事?被黑客入侵了?

    “不如您拿您在玩的游戏与我的来对比一下?”游戏老板拿出他的手机打开来推给安觅看。

    安觅看上面的画面,合成是合成了,但游戏人物更偏向于卡通,哪有她玩的那么逼真,跟真人一样。

    看到游戏能二次下载安装成功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和别人玩的不是同一款游戏,因为对方没必要撒谎,耗费那么大团队制作一款游戏只服务她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事,要真有,他们也不可能会为了推掉泄漏**这个责任,而否认这个游戏的存在。

    她将人家的手机双手奉还,大大方方道歉,“很抱歉,是我搞错了,与贵公司无关。”

    “没关系,泄漏**是极严重的一件事,安小姐慎谨慎些也是好的。”那人见安觅就这么坦然承认自己搞错了,没有仗着身份胡搅蛮缠,反倒叫人觉得大气。

    网上都说她发起的那家崽崽慈善基金会,就是一个任性千金小姐觉得好玩才弄的,最后靠的还是她爸她哥忙活,她也就是挂个名而已。

    如今见了人,短短几句交谈下来,他发现网上的人真的是凭键盘说话。这位看起来可不像是只会靠家里的豪门千金。

    他还听说这位是个喜欢投资的主,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大着胆子开口,“安小姐,关于你说的那些,我觉得可以以那为基础做一下尝试,不知道安小姐有没有兴趣参与?”

    安觅挑眉看了他一眼。她现在还不清楚这游戏是怎么回事,但如果真有类似这种玩法的游戏,她都这么沉迷了,别人应该也不会差。

    反正就是多个投资的事,今天这事也是她不对,幸好没闹开。

    她拿出一张名片,“若是设计好了,可以找我的投资顾问谈。”

    那人脸上抑制不住的兴奋,双手接过,“期待能与安小姐合作。”

    他可是听说,这位安小姐投资什么,什么都赚。

    安觅微笑点头,要拿拐杖起身,她妈就过来扶她了。

    “妈妈,我可以自己走的。”安觅看她妈紧张的样子,无奈叹息。

    “快点回家歇着,脚受伤了还出来蹦跶什么,都说有什么事交给你大哥去做就好了。等你大哥今晚回来训你,我可不帮你说话。”

    “大哥那么忙,就不用麻烦他啦。你也看到了,这事必须我出面才能解决。”她不来还不知道,她一直以来玩的是个假游戏。

    上了车,安觅用创可贴贴住前摄像头才重新点开游戏,又带上耳机,她倒要弄清楚这游戏是哪来的。

    昨天之后,她就没再登录游戏了,这会登录她还是遮住前摄像头才敢登录。

    一登录就来了任务提示。

    瞧,这游戏逼真得,连崽他爹都能直接跟她对话了。

    她目前怀疑的还是当初下载时进入了钓鱼网,下载了别有用心的游戏,目的可能是窃取她的私生活?

    光是想想,安觅就觉得恶寒,连萌哒哒的天使崽崽都不觉得可爱了。

    安觅点通过,她倒要看看这游戏背后想做什么。

    游戏画面里的环境是一片山林,只有崽他爹的身影出现在画面里,整个人愣愣的。

    这就少见了,温润如玉,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男人,居然也有呆若木鸡的时候。

    魏景和看到出现在脑子里的这张脸,猝不及防,整个人都怔住了。

    精致秀丽的脸,好似精雕细琢出来的瓷娃娃,肌肤莹白胜雪,只这般看着都能感觉得到如同凝脂暖玉般绵润细滑。

    看到她那双乌黑澄澈的双眸,梦里回眸的似嗔却笑仿佛重现在她脸上,那般真实,挑眉抬眼间皆是恣意潇洒。

    自来对美色不上心的魏景和,一颗心不期然怦怦直跳,这是那日做过那个梦都没有的事。

    看着这张脸,他忽然想起平安那日为何口口声声指着画像喊仙女姐姐。

    因为,真的就是仙女姐姐!平安的娘!

    他苦寻的答案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出现了,不是他以为的别人养的瘦马,也不是他以为的身不由己,而是,她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人?

    这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与另一个世界的女子共同生有一个孩子呢?

    “恭喜达成初相识成就,获得木簪子一支。”

    系统的声音让魏景和回神,也顾不上去追究为何见到的是这位姑娘,而不是平安。

    他赶紧说明着急见她的原因。

    “姑娘,平安被掳,半途凭空消失,系统说是平安使用了心愿卡去了你那边,你可见到他了?”

    安觅还想怎么逼对方现出原形,听他这么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系统?”

    是她以为的那个系统?

    “是,一直以来存在平安脑子里的是一个叫时空的系统,如今平安不在此间了,它就寄身在玉佩里。我因担忧平安只能配合它,让它存在脑子里。”

    魏景和通过前面时不时与她沟通,大概知道她是个容不得半点欺骗的性子,就选择直接告知,完全不管系统在一旁嗷嗷抗议。

    这次轮到安觅呆若木鸡。

    当小说系统照进现实怎么办?

    这只存在想像里的事怎么可能会变成真实?

    看安觅这同他先前见到她面容的时候一样,就知平安还没到她身边。

    魏景和想到小小的平安在人生地不熟的世界茫然无助,更加担心着急。

    “姑娘,我不知你是如何存在平安的脑子里的,如今平安到你那边去了,我实在是担心。劳烦姑娘留意一下,先照顾好他。”

    安觅终于回过神来,她眉头拧得紧紧的,“你在哪个城市?平安也可以是你让他扮作游戏里的样子送过来,让我信以为真。”

    她宁可相信是有人在耍她玩,也不愿意相信真的有系统和穿越这种离奇的事情存在。

    魏景和总算明白这姑娘为何总给他游刃有余的感觉,原来是将他们这边发生的一切当做游戏。

    “姑娘,我真的身在大虞,姑娘不觉得平安与你长得很像吗?”说到这,魏景和不得不先跟她说,“对不住,我如今亦能看到姑娘你,与先前平安看到你一般。”

    安觅本能反应把手机拍下,“现在呢?”

    魏景和看到画面里一片黑暗,摇头,“看不到了。”

    “觅觅,怎么了?是不是碰到脚了?”安妈看闺女脸色有些不对,急忙问。

    “妈妈,我没事。”安觅挤出笑容,心里却在想,是要让司机绕路去找二哥,把手机给二哥研究,还是回家等从天而降的崽崽?

    刚开始以为**泄漏时,她是迁怒崽崽的,那时她以为崽崽背后玩家知道这事还能若无其事玩下去,很low。

    如今,知道崽崽是真的,她脑子里都是从最初玩游戏开始时的一帧帧画面。

    瘦骨伶仃的崽崽,茫然无助的崽崽,乖萌治愈的崽崽……

    魏景和仿佛知道她此刻的纠结,担心她得知真相后不管平安,“姑娘可知平安与你长得一模一样。虽然我不知道这里面出了何事,若我猜的没错,你应该就是平安的娘。”

    安觅瞠目,拿起手机,“你说什么?!”

    所以,就连照片合成也是假的,实际上崽崽真的长得像她!

    安妈担心地看着她,这孩子玩个游戏怎么一惊一乍的。

    魏景和当然不能拿画下的那幅梦里画给她看,他就拿先前给云从文看的那张脸像,“这就是平安的娘,当年我醉酒在别处歇了一夜,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一张脸。”

    这,应当不算欺骗吧?毕竟做那样的梦才看到脸的事,不好说。

    安觅看着上面的黑白肖像,寥寥几笔,把神态抓得很好,一看就是她。

    “不可能!这太荒唐了,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生了一个共同的孩子,梦里繁衍吗?”

    “姑娘,且不说事情如何,当务之急是找到平安。”魏景和面露忧色。

    安觅一再震惊的心慢慢冷静下来,她点头,“你说得对,我这就去找平安。魏大人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平安,也会找到真相。”

    只要找到平安,要证明平安是不是她的孩子,还不是一纸dna鉴定的事。

    她敢肯定,平安不会是她的孩子,她一没穿越,二没失忆,最有利的证据就是,她还是处。

    她能设想到的就是,在那个世界可能有和她长得一样的人?

    魏景和放下心来,“劳烦姑娘了,待寻到平安,还请姑娘同我说一声。”

    “好。”安觅退出游戏,立即打电话回去问家里的阿姨留意门外有没有一个穿古装的小孩。

    魏景和确定安觅不在了,撤出视线,起身下山。

    “都说了不能说出我的存在,你这样是要受惩罚的,还有可能导致平安再回不来。”系统严肃警告。

    “我家平安如今在她那边,能依靠的也只有她。”所以,与其日后叫她知道恼他,还不如一开始就坦然告知。

    “她都知道我的存在了,你还怎么攻略她哦。”系统为魏景和发愁。

    魏景和微微一笑,攻不攻略的在其次,他一开始同意这个系统进入脑海是为了平安,如今知道平安的仙女姐姐极大可能就是平安的娘,他彻底放心了,能时不时看到他们也不错。

    安觅从电话里得知平安没出现在家里后,心里就急了。

    让一个四岁小孩穿越到陌生世界,还不是定点投放,是人干的事?

    她想到现在网络的威力,赶紧又翻出一个号码,“帮我买一条热搜,寻找崽崽基金会上的崽崽。”

    而后又把群里能通知的都通知了,让帮忙留意一下。

    她觉得就算穿越定位偏得再离谱也不至于偏到别的城市去。

    安妈妈被她这么一通操作给整懵了,“觅觅,你这是要做什么?”

    安觅放下手机,看向她妈,“妈妈,有个好消息。”

    安妈见她这样就笑,“游戏的事搞清楚了?搞清楚了就回家好好养伤,没搞清楚就让你哥去搞。”

    “妈妈,您想要的外孙已经发货。”安觅很认真地说。

    安妈看向她肚子,轻笑,“难不成你还能不声不响怀上了。”

    “妈妈,我是认真的。”

    安妈愣了愣,发现闺女好像是说真的。

    “你说的外孙是哪家小孩穿汉服来找你了?”现在汉服挺流行的,安妈觉得她猜得很有道理。

    安觅点点手机屏幕,“是我养的崽崽跑来找我了。”

    安妈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她,“我就说不能出院,八成是摔下马摔坏脑子了。”

    安觅:……首发l

    *

    某广场,儿童汉服秀刚散场,谁也没注意到穿着汉服的孩子堆里多了个孩子。后来被注意到,还是因为他的显眼。

    倒不是他的穿着有多突兀,和现场个个穿着现代最华丽布料所制的锦绣华服相比,他这锦袍比甲的打扮比较单调,惹眼的是他的半光头,顶上扎个小揪揪,与古代儿童发型一致。

    这是谁家孩子,这么拼。既然发型都这么能豁出去,衣服是不是得跟上?鞋沾着泥土,衣服上挂有草屑是怎么回事?

    平安突然出现在有那么多小孩的地方,满脸懵然,眼睛看来看去,完全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是怎么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