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56章 第 56 章

时间:2020-11-22作者:禅猫

    平安不知道为何仙女姐姐脸色那么严肃,像爹爹教书时那样。

    他眨眨眼,乖乖说,“平安看到了的,仙女姐姐不要凶平安。”

    卧……

    安觅差点保持不住涵养。

    她还是不愿相信,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指,“那现在呢,平安看到姐姐的手有几根手指吗?”

    “仙女姐姐的手,一,二,三……五,五根手指,平安数对了!”

    安觅一把将手机屏幕朝下拍在床上,心里怒气翻涌。

    她之前一直以为平安说的看到她,是看到她当初上传上去合成的照片,没想到是视频!

    毕竟,她压根就没想过这游戏居然敢没经过她的允许,擅自获取了开放视频的权限!这跟住酒店发现房间里被偷摸装了隐形摄像头一样!首发l

    照片她可以忍,因为那是她当初同意上传上去的,但是这个相当于把她的私生活直播给别人看,她忍不了!

    这么**的事,安觅很确定自己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没点过任何授权。她又点开后台查看设置,确定没有这一项的授权。

    安觅也不磨蹭,直接打电话交代律师出面交涉。

    这事如果没有很好的解决,她可能不会再打开这个游戏。

    平安看到仙女姐姐突然又消失了,懵懵的,无措地求助他爹,“爹爹,仙女姐姐又不见了,是不是生平安的气了。”

    说着,他又数了下自己的手,是五根手指,没数错。

    魏景和何其敏锐,听那姑娘最后说的话,好似平安不应该看到那边的人和物?包括她自己?

    也不知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差错,想要知道,也只有等这位姑娘再出现。

    他先安抚平安,“仙女姐姐应是突然有急事忙去了,没来得及同平安说,平安不要怪仙女姐姐。”

    “平安还没给仙女姐姐背三字经呢。”

    “等下次仙女姐姐出现,平安再背给她听。”

    “嗯。平安还要数数给仙女姐姐听。”平安张开双手,掰手指头数,小课堂里有教三字经,也有教数数,平安已经学会数完十根手指头了。

    “仙女姐姐不是给了你一个心愿卡吗?”魏景和抱起他,摸摸他的头,转移他的注意力。

    那姑娘说是只要平安许了愿就能实现,若非听到有旁人和她说话,他又要怀疑这姑娘当真是神仙了。

    平安一听,把手藏进他爹怀里,然后就摸出一张卡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他爹怀里掏出来的。

    “爹爹,金亮亮的。”

    魏景和看着眼前这张巴掌大的金色卡,薄薄的,不知是何材料所制,摸着滑溜有砂粒感,上面刻着三个方方正正的字——心愿卡。

    见已经有人看过来了,他赶紧给平安,抬手,借着广袖遮挡一二,让平安在怀里把卡收起来。

    平安知道仙女姐姐给的东西都不能让别人瞧见,眼睛还骨碌碌张望一下四周,这才一下子收进宝箱里。

    “平安,仙女姐姐说这心愿卡是能叫你如愿的东西,等仙女姐姐在了再用,可知?”

    魏景和也深知平安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他娘,这薄薄的一张名为“卡”的东西,兴许能变出像那姑娘寻常给平安的那些东西,变出一个娘必然是不可能的事。他只好这般交代,省得到时平安日日对这心愿卡许愿,却一直没实现。

    “嗯,平安记住了。”平安点点萌萌的小脑袋。

    ……

    守城门的衙役看到县令大人今日牵着他家小公子来上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县令大人的小公子养得更好了,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的,衣服也不是当初刚和大人来县衙时的麻布小短褐,而是素雅的小锦袍,蹬着小筒靴,乖乖任由大人牵着走,看得叫人真想马上回去生一个。

    魏景和对行礼的衙役一一颔首而过,牵着平安入城。

    如今的顺义县,难民已经分村落户,一个个忙着建房开荒,而其他百姓家里有红薯的,早已经把窖藏好的红薯拿出来育苗。

    这是京城负责农事的司农官们钻研出用火炕给红薯育苗的法子。

    方法颁发到他手里,他亲自带人做的试验。

    特地在村里找间屋子做了个育苗炕,火炕选在避风向阳的地方,坐北朝南,无任何遮挡。然后再选择无损伤,无冻害,没有裂痕的红薯作为种薯。

    将细细筛过的沙子铺在火炕上面约一寸多厚,再在上边竖立摆放薯种,将采摘的一端向上,覆盖上细沙,为保湿保温,盖上一层稻草,再盖一层油纸,保证四周封闭,再给火炕适当加温,等红薯出苗即可。

    如今,百姓安定了,县城也开始渐渐恢复往日喧哗,只是吃的仍然比较少,连年天灾,谁家都没有余粮来做营生。

    放眼望去,一片欣欣向荣之相,沉寂许久的叫卖声有了,街上也有百姓赶集了,谁能想到这县城曾经差点因为天灾而撑不下去。

    大溪村的村民征得魏家的同意后,如今在县城光是卖牙刷的就有好几家。

    有县城富商找上家里要买牙刷的制作法子,这牙刷一瞧就会做,富商找上门无非是看他是县令,想卖个好,他也就点头让他爹卖了。

    虽说这牙刷一看就会做,但有脑子的商人找人做了卖到各地也不亏。

    一同卖的还有牙膏,牙刷卖了一千两,牙膏因为没有传出去,比牙刷多卖了五百两。

    有了天下报后,县城里一老童生专门买了份,摆个摊子为百姓讲上面各个版面刊登的事,觉得读报不算自降身份。朝廷时事、民间小故事、还是诗词歌赋,都被他讲得抑扬顿挫,有大方的会给赏钱,每日收摊竟也赚到几个钱。

    靠嘴谋生的除了给老童生外,还有说书人。

    “红薯一出,胡人见势不妙,挥军而下,定北候率领二十万兵马誓死守城,因粮草不足,食不果腹而连丢两座城池。”

    “后来呢!快说啊!”

    “后来,边关粮尽,我军陷入绝境之时,战将军率领十万精兵及时援助,将带来的粮草全给定北候,命其带兵前往其他边防要塞,防楚梁两国乘虚而入。”

    “战将军把自己军队的粮草给了定北候,他的兵怎么办?”

    “胡人想用同样方法耗死我大虞战神将军,可是你们猜怎么着?”

    “快说!快说怎么着了!”有人扔了两枚铜板上去。

    说书人继续说,“在大虞将士也以为自己会饿死,而非战死的时候,战将军的左右护卫,石虎和齐鸣带着一车车红薯抵达边关。无论是生啃还是就地烤,或煮,大虞将士硬是靠这红薯打赢这场战。”

    说书人的声音在身后跌宕起伏,魏景和牵着平安缓步走去县衙。

    十日前,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整个大虞都在沸腾,南边已经领到红薯苗种下的人恨不得日夜睡在地里看守。

    魏景和也是这时才知道,原来去年红薯收获的时候,皇上就让人将收上来的红薯藤运往南边气候最暖的地方试着种下,如此才正好有红薯作为粮草送往边关。

    不得不说,当今皇上敢想敢为,再次打了敌军一个措手不及。

    三日前,边关再度传来消息,战神将军受上天庇佑,在被困死地时,天雷劈开山道,大虞军士气高涨,势如破竹,反败为胜。

    魏景和听闻此事就知道他送出的□□帮上忙了,看来战止戈是想把这一切引到神明上去,至于皇上信不信就再说。

    ……

    魏景和到了县衙,刚换上官袍准备去升堂,衙役匆匆进来禀报。

    “大人,有圣旨到。”

    魏景和脸上并无意外,他寻思着也该来了。

    在外边玩的平安见爹爹要走,也赶紧迈着小短腿跟上去。

    魏景和只好带他一同去,边教他不得喧哗。

    刚出县衙大门,一辆正要从队伍离开的马车,忽然传出脆嫩的童音。

    “平安弟弟!”

    平安本来还在看有点眼熟前来宣读圣旨的人,听到他怀远哥哥的声音,飞快扭头朝声音方向看去。

    怀远让柳飞从车上把他抱下来,飞奔向平安。

    “咱家一出城就遇上镇国公家的小世子了,听闻今日是小公子生辰,小世子特地早早赶来的。”周善笑着说。

    他还记得魏大人家这个小公子,小小的一团,天真无邪,当初在农家小院里的表现可是叫他记忆犹新。

    “平安弟弟,今日是你生辰,我给你带了好多礼物,咱们快回家。”怀远迫不及待想给平安弟弟看他送的礼物。

    “爹爹,平安可以和怀远哥哥去玩吗?”

    平安如今也见到仙女姐姐了,知道仙女姐姐不是不要他,他又有兴致玩玩玩了。

    魏景和不大放心将平安交给其他人带走,但怀远又是特地来给平安庆贺生辰的。

    “魏大人就放心将小公子交给我们吧。”马车里忽然传出女子的声音。

    魏景和眉头微拧。无他,这马车里坐的除了镇国公夫人,不会是别人。

    他还记得上次这位镇国公夫人来接怀远把家人气到的事,后来镇国公亲自来赔礼道歉,还因此将人送去家庙。当然,他不会认为送去家庙全因魏家之故。

    周善也是听闻这镇国公夫人上次来魏家惹了魏家不快,回去后还被送去家庙自省。此次能这么快从家庙出来,也是镇国公带兵出征。

    这种时候,当家主母犯再大的错,只要没被休,都要回府里做为主心骨存在的,不能叫人知道一个将军上战场,结发夫人却还在家庙,传出去也不妥。

    “魏大人,镇国公夫人也是要去魏家,你可以放心将小公子交给她顺路带回去。”

    周善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说的话往往代表几分圣意。

    皇上这是也想让魏家和镇国公府走动起来?

    魏景和看向两个孩子都巴巴看着他,总不能因为这点成见就叫两个孩子不开心。

    “去吧。”他摸摸平安的头。

    两个小团子欢呼一声,手牵手往马车跑去。

    平安经过仪仗外的一个人时,忽然停下来,眼睛盯着那个人的腰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