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54章 第 54 章第54章 第 54 章第54章 第 54 章*?&.

时间:2020-11-18作者:禅猫

    !

    二老听了也不追问,要么老二真有办法,要么可能是求助仙女。

    “成,那这事就交给你了。”魏老太拍板,“以后还得对怀远再好点,就看在大将军将我家闺女找回来的份上。”

    “对,要对怀远哥哥好。”门口响起稚嫩的小奶音。

    几个大人往门口一瞧,一个小脑袋飞快缩回去。

    “平安,你怎能出声呢。”二丫捂着平安的嘴,懊恼道。

    平安眨眨眼,“爹爹说偷听不好。”

    二丫急得跺脚,“可是咱们就在偷听。”

    “平安没有,平安是在……”平安歪头,眼睛滴溜溜转了转,想到了,“平安是在看!”

    安觅大乐,是在看没错,崽崽真是越来越机灵了。

    嗯,她也是在看,没偷听。

    二丫觉得跟个小孩说不清,正要拉平安溜走,她二叔就从屋里出来了。

    “二,二叔。”二丫结结巴巴,无措地抓着衣服。

    “嗯。”魏景和应了声,看向平安,“平安,你和二丫姐在做什么?”

    二丫屏息看着平安,担心他说错话。

    “平安在看爹爹说话。”平安奶声奶气。

    魏景和方才在门里就听见他和二丫说的话了,“爹爹可是说过不能偷听大人讲话。”

    “二叔,是我带平安回来的。”二丫把平安拉到身后,勇于承担错误。

    二叔可严厉了,平安要是做错事了也一样骂。

    魏景和点点头,“不错,还知道把事情担下,没推给弟弟。”

    两个侄女并没有因为平安受宠,吃穿比她们好而心生不满,是他娘教导有方。

    “你个死丫头就知道带弟弟干坏事。”魏老太出来就骂。

    平安看到魏清婉,小步子移过去,昂起头,“姑姑,你不要打秋风,平安有好吃的就分给你吃。”

    几个大人一怔,看到他真诚认真的小眼神,忍不住笑起来。

    魏清婉真的喜欢极这个侄子,蹲下身,捏捏他的小脸,“谁跟你说姑姑是回来打秋风的?”

    魏老太就瞪二丫,“还不快说!”

    二丫怕她奶大手招呼过来,机灵地跑到平安身后,“是赵铁蛋说的,他家姑姑回来打秋风,他家快没吃的了。还有小花,小花的姑姑也回来打秋风,小花差点被她奶卖了。”

    “好你个死丫头,在你心里,我就是能把你们俩丫头卖了的恶人?”魏老太气笑,伸手作势去打她。

    二丫哪能让她奶打到,小短腿跑得飞快,绕着她姑就带她奶转起圈来。

    大家都知道魏老太是打着玩,就没阻止。

    等二丫带魏老太转了几圈,魏清婉才扶住她,“娘别气了,二丫还小,听到这样的话被吓到也正常。”

    “看在你姑替你说话的份上我就不打你了。你姑遭了老大难才家来,你怎能说她是回来打秋风的?这话以后可不许再说了知道不,不然我打得你没地哭。”魏老太板起脸,该训斥的还是得训斥。

    魏老大也沉着脸说,“这也是你姑的家,往后这种话再叫我听到,不用你奶动手,我都能打死你。”

    二丫吓得打了个哆嗦,魏清婉赶紧上前把她抱住,瞪她大哥,“大哥,你干嘛呢,别吓坏小孩。”

    二丫许久没被人这般温情地抱过了,脸埋在她姑怀里,轻轻蹭了蹭,小声说,“姑,我错了。”

    “乖,姑没怪你。”魏清婉拍拍她的小脑袋,“姑往后就住家里照顾二丫。”

    魏清婉记得她没出门子前,家里两个侄女也不是很受大嫂待见,逃难路上想必她那个大嫂也不会对她们照顾到哪去。

    她知道逃难的苦,更能感同身受。

    所以,她能理解二丫为何一听到别的小孩说姑姑回来打秋风就害怕。这还是个孩子呢,哪里会考虑那么多。

    “我又不是平安,才不需要人照顾。”二丫红着眼眶,倔强地说。

    “二丫姐,平安也不用人照顾哒。”平安挨着他爹的腿,奶声奶气反驳。

    平安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大家都笑了,魏老太把他抱过来揉了揉,“对,奶的乖孙聪明又懂事,小小年岁就会自己穿衣刷牙了。”

    “平安还会洗澡了。”平安已经会打泡泡了。手机端s..

    “是是是,再过两年都不用奶看着了。”魏老太笑出一脸褶子,叠声应他。实际上也就打泡泡玩,哪里就能放心让他自己洗了。

    这事说完,魏老太又将男人们都赶出去,和闺女在屋里说话,问闺女脸上的疤怎么来的。

    魏清婉说是自己划的。

    当初她烧得昏昏沉沉的时候被遗弃在破庙,任人宰割,可以说是肚子里的孩子救了她。那时她正小产,那些人再饥不择食也碰不了她。

    她记得娘说过,女子有得选择的时候名声才是大于天,没得选择的时候名声算不得什么,只有给自己挣出条活路才是真。

    她娘总跟她话当年,说当年因为当家主母觉得老爷多看了她一眼就想将她发卖,她当机立断嫁给她爹这个瘸子,因为只有让主母看到她嫁得不好才会放人。

    她想在这乱世中挣出条活路,就亲自用尖锐的石头划伤了自己的脸,小产后的身上也不清理,即使这样还是有人想打她主意,她就把自己弄得多臭就有多臭,如此,才顺利在灾民堆里活到如今。

    当时遇到大将军,听到大将军细数家人,她都以为必死无疑了,想着能死前见家人一眼也好。幸好,她遇上的是个好将军。

    魏老太得知闺女为了自保把脸给毁了,心疼又不得不赞她做得好,若没毁,她孤身一人,怕是只有任人糟蹋的份,还能不能活着见到他们都难说。

    “毁了就毁了,只要人好好的就好,亏得你还记得娘说过的话。”魏老太很欣慰,庆幸自己以前就教闺女性子强一些,不然心性弱一点都活不到如今。

    “嗯,毁了也无妨,我余生就陪着娘过了。”魏清婉挽着她娘的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

    “瞎说什么呢。你就安生待在家里,先把身子养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魏老太拍拍她的手,待老二升官了,还怕没人来求娶。

    ……

    年前国公府送的狍子,还有那头羊没吃完,日盼夜盼的闺女回来了,魏老太大方做一桌好吃的,腌制的红薯梗,地窖里不能做种薯的红薯粥,还有萝卜炖汤等,以及平安从宝箱里拿出来的积攒了几日的大白馒头。

    魏清婉看到这些差点以为又回到以前没出门子前的日子了。

    她看到平安拿着小木碗会自己吃饭,还吃得很好,和他爹坐在一块,看着长得不像,行为举止上倒是学了个十成十,吃得斯斯文文的,长大了必然也是个出息人。

    听说平安他娘是别人养的瘦马,她有些不愿相信。

    平安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会有个那样的娘呢,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吃完饭,魏景和回屋写折子。

    上次,皇上采纳了他的折子,并且取名“天下报”,交由朝廷印书处雕版刊印,并且成立了相关书肆,专收投稿,广纳民意,广集民智。

    既然小妹寻回来了,总得上折子取消寻人启事一事,因为天下报刚发行,自然也没有别的人要登寻人启事,可以说这个版面是特地给他留的。

    版面如金,断不能浪费了,他这个寻人启事应该还来得及撤下。

    写完,他看到骑着车在门口努力想要把车挪上来的平安,想到这天下报是他那仙女姐姐的主意,他让平安进来。

    平安正努力想让车车登上门槛,听了赶紧下车跑进屋,“爹爹。”

    魏景和把他抱起来,“仙女姐姐可在?”

    平安看了眼,仙女姐姐背后又有花了,点头,“在的。”

    安觅见这个大虞已经快要步上正轨,能强国的东西都拿出来了,想来后续也不会有什么任务了,估计往后就真的是养崽日常。

    她看了眼声音外放还剩余的时间,还有近十个小时,也就是她和崽他爹交谈时才累积计算时间,还是按照现实中的时间算的。要是rua崽崽的摸摸头也是按时长算多好。

    “姑娘,朝廷成立了天下报,我觉得这事是姑娘想出来的,姑娘要不要在上面留下个只片语?”魏景和温声问。

    崽崽是个治愈的崽崽,是否教崽崽一句激励天下的话

    安觅:……

    崽崽是治愈,但跟激励天下有什么关系?萌力发射吗?想想还挺带感。

    反正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安觅就接了,如今游戏的背景世界里最后一个难关就是打仗,她想起一句耳熟能详的话。

    “平安,跟爹爹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平安听了,就照着念,“爹爹,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魏景和一听,忍不住拊掌大赞,“妙!实在是妙!这句话大雅大俗,能叫文人欣赏,又能叫百姓听得懂,当真是振奋人心!姑娘大才!”

    “不不不,这话不是我说的,我不过是觉得适合用来激励人心便用了,你若要投稿可写佚名。”安觅赶紧点开外放小喇叭。

    她记得这句话最早出现的背景好像也是打仗,即将面临国破家亡时,倒不记得是谁写的,她也懒得去查了。

    魏景和相信她说的是真的,自古也有不少名诗名句流传下来。难得的是这姑娘从不据为己有,明明在这个世界不会有人知道,心性高洁,难能可贵。

    他的嘴角轻轻上扬,“那便应姑娘所。”

    ……

    魏清婉回来对魏家来说并没什么改变,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就是魏老太的活减少了,大丫也不用整日跟着她奶忙前忙后了,倒有些不习惯。

    如今也没到农忙,魏老太干脆就让魏清婉教俩丫头写她们各自的名字,教她们识几个字。

    魏清婉看到家里各有各的忙活,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心里也踏实了。

    三日后,镇国公率兵前往边关,皇上亲自到城外十里为大军送行,途经顺义县,带上镇守在顺义县的兵马。

    魏家人因为感激大将军,全家人特地前来送行。

    平安骑在他大伯的脖子上,看着长长的队伍缓缓走来,好多好多马,好多好多人,他如今已经知道这些是兵了,要打仗的兵。

    安觅看到这个画面也觉得好燃,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送军出征总是那么震撼人心。

    “怀远哥哥!”平安忽然指着军队喊。

    魏老太担心孩子吵到行军队伍,赶紧压下他的手,“乖,怀远哥哥今日没来。”

    “就是怀远哥哥。”平安坚持。

    魏家人往前看去,只见怀远坐在战大将军身前,昂首挺胸,板起小脸,与出征的将士们一样,目正前方,看着已然有了战大将军的影子。

    战止戈带怀远骑马,此举无疑是昭告天下,战家后继有人,也从这一刻起让怀远知道他身上所要担的责任。

    就像当年,他爹每次出征都会带他骑到城外十里。

    上战场,要么战胜归来,要么马革裹尸,他要告诉世人,战家倒下一个,还有下一个。

    当然,怀远这表情在看到平安后,还是破功了,小手差点抬起来跟他的平安弟弟挥手,好在他记得这是在行军中,不能儿戏。

    战止戈瞧见魏家一家,经过的时候对他们颔颔首,魏老太都觉得激动,这可是头一份。

    直到大军停下整合,魏景和去给战止戈送行,怀远就在柳飞的看护下跑过去找他的平安弟弟玩。

    怀远今日也一身小黑衣劲装,时刻记得父亲说的为将者要稳重,等绷着脸走出队伍,看到平安弟弟,他立即把稳重抛之脑后,提着袍子跑过去。

    “平安弟弟!”

    “怀远哥哥,你骑大马,好厉害!平安骑大伯的脖子也好厉害。”平安兴冲冲地拉着怀远。

    刚把平安放下来的魏老大:……

    她娘就笑骂过他,驴都比他厉害,往后他娘再这么骂他,他要不要说她家乖孙说他和马一样厉害?

    “我父亲让骑的。平安弟弟,父亲说等打仗回来就送我一匹小马驹,我也替你要了一匹,到时候我们一起把它们养大。”

    自认识平安后,怀远的性子越来越放得开,再加上不会再整日乏力晕眩,如今还能开始扎马步了,看起来总算有了将军世家的精神面貌。

    “平安也有吗?”平安听到有小马驹,都想马上去看了,小课堂里的小马驹好可爱的。

    怀远认真点头,“有的,等父亲回来就有了。”

    平安想到怀远哥哥这次来有小马驹,那他……有了!

    平安拉着怀远来到他姑面前,“怀远哥哥,你给平安小马驹,平安也给你姑姑。这是平安的姑姑,分你一半吧。”

    安觅噗嗤一声笑了,她家崽崽还知道礼尚往来,拿姑姑当礼,哈哈!

    说到小马驹,刚又看了那么热血的场面,她突然也想去马场跑两圈了。

    魏清婉一脸懵,看着眼前和平安在一起的孩子。

    她方才可看到了,这是战大将军抱在马上一起来的,战家世代忠烈,世袭镇国公爵位,这是百姓们都知道的事。

    大将军是镇国公,那这个不就是镇国公府的世子?

    她是听她娘说,平安和镇国公府的小世子玩得来的,没想到这么玩得来,到可以分一半她的地步。

    魏清婉没想别的,看到这么可爱的孩子,忍不住就心软了,但她不是平安,还是知道身份尊卑的。

    “平安,这么容易就将姑姑分出去啦?怎么不问问怀远哥哥有没有自己的姑姑呢。”她笑问。

    怀远摇头,“怀远没有姑姑,你是平安的姑姑,那也是怀远的姑姑。”

    说着,怀远抱拳行了一礼,“怀远见过姑姑。”

    魏清婉反而局促了,她就是嫁进过一个比地主家好那么一点的夫家,刚嫁过去也没轮她管家,更别提面对过这样的场面。

    “姑姑不喜欢怀远吗?”怀远没得到回应,就扭头问平安。

    “不不,不是,当不得小世子一声姑姑。”魏清婉赶紧摆手。

    “我家国公爷说将魏家当亲戚走动,所以,魏姑娘当得起。”柳飞见魏小公子的姑姑不知所措,忍不住出声。

    听闻这魏家姑娘是被他家将军寻回来的,此刻她蒙着脸,单看眉眼是挺像魏大人的。

    他家将军有一双比鹰还要锐利的眼,曾经敌国细作混在军中都能被他一眼揪出来,能从难民堆里找到魏大人的妹子也不稀奇。

    魏清婉见他不似在说表面话,便点点头,摸摸身上也没有什么可做见面礼的,只好作罢。

    她对怀远笑道,“下次你来寻平安玩,我再给你做个荷包。”

    “嗯,谢谢姑姑。”怀远得到平安姑姑的喜欢就开心了,又拉着平安到一边说悄悄话。

    他从荷包里倒出一堆金锞子。平安看到闪闪发光的,指头大的小金子,惊奇地瞪大眼。

    “这些是二皇子买积木的钱,我给平安弟弟带来了。”怀远捧着金子递给平安。

    安觅看了好笑,怀远崽崽不错啊,还知道帮平安做买卖了,保不齐这就是一个被将门背景耽误的商人。

    “二黄子是什么?”平安没听过。

    怀远自身子好后时不时被召进宫和几个皇子玩,小小的他经由耳提面命过后,已经知道些忌讳。

    他看看四周,小声说,“二皇子就是和我们一样大的小孩,是皇上的儿子,他看到我玩积木也想要,我看他给金锞子就给他了。”

    他可记得平安弟弟跟他炫耀几个铜板的压岁钱,觉得平安弟弟看到这么多金锞子一定开心。

    “这个二黄子好厉害,有那么多金亮亮的金子。”平安已经忘了皇上是谁了,伸出小手去,又收回来,歪着小脑袋确认,“这个是给平安的吗?”

    怀远点头,又把手往前递了递,“全都是平安弟弟的。”

    平安欢喜地抓了一颗,放进他奶给他系在腰间的小荷包里,也拿过怀远的荷包装一颗,两只小手忙活不了两个,他就放一个在地上,先装另外一个,装好这个,再装那个,有时候糊涂了就这边多一颗,那边少一颗。

    安觅看得笑出鹅叫,崽崽给自己和小伙伴分钱钱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就好像两只小团子合作做了笔生意,赚到钱了美滋滋分钱。

    你一颗,我一颗分好小金子,怀远想起一事,“平安弟弟,二皇子说也想和你一起玩。”

    “那怀远哥哥让他来大溪村吧,平安带他玩。”平安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那我下回来就问问他要不要一起来。”怀远说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看到平安弟弟这么喜欢金锞子,他就把这点不对抛之脑后了,决定下次来也给平安弟弟带金子。

    两个小团子丝毫不知道那么小的皇子是不可能轻易出宫的,更不可能离开京城跑来大溪村。

    另一边,魏景和给战止戈送上一个木箱子,打开来,里面是六个小坛子。

    “行止兄,多谢你替我寻回家妹,我也没什么能送的,便送你几坛家中母亲用红薯梗做的腌菜,祝愿您早日凯旋而归。”

    旁边的监军大臣听到他这么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听说这魏县令出身农家,可也不能这么寒酸吧?送腌菜给上战场的将军,他是怎么有勇气送出手的。

    “我想尝尝婶子的手艺很久了。”战止戈却半点也不嫌弃,双手接过来,也不假手于人。

    外边,大军开拔的号角响起。

    “明允祝大将军旗开得胜,凯旋而归!”魏景和拱手朗声道。

    战止戈一手夹着箱子,一手拍拍他的肩膀,“还请明允多照顾我家怀远些。”

    擦肩而过时,魏景和低语了句,战止戈脚步微顿,随即若无其事往外走,只是抱着箱子的手更紧了些。

    魏景和目送大军远去,他也不知道这一步走的是对还是错,国难当头,又有恩于魏家,他只能赌一把镇国公的为人了。

    那火.药从一开始他是想过上报,后来看到火.药威力后就决定非不得已,决不拿出来,毕竟这火.药杀伤力太大,万一被心术不正的人得了去,这天下随时都能生灵涂炭。

    就算在位的这个皇上是个明君,那往后的呢?谁又能保证往后每个在位的皇上都是好的。

    倒是可用来做退路的秘密武器,当然,他也希望这个退路没有用到的一日。

    ……

    送完将士出征,安觅就按捺不住要去骑马的心了。

    在崽崽和他爹独处时,赶紧对崽崽说,“平安,姐姐要先回家了,你乖乖听话哦。小课堂也要乖乖学。姐姐又给你兑换了今日份的东西,平安记得全取出来放到另一个宝箱里。”

    她从来没浪费每日的四次投喂,要么兑换四个馒头,要么是平安喝的牛奶、奶粉、奶酪棒等,谁知道她下次上线游戏进程会到哪里,得多给崽崽囤点。也就是现在是冬天,要不然看着上面的冰棒,她都蠢蠢欲动了。

    可惜商城里的东西都是以日常养崽为主,主食到现在还是只有馒头,水果也才有草莓,差评!

    “仙女姐姐,平安会很乖很乖,你要快点回来呀。”平安乖巧点头,要是给他个门,给他个小板凳,他都能坐着乖乖等。

    “乖~。”

    安觅说了声赶紧下线,再听崽崽的小奶音她都要改变行程了。

    “爹爹,仙女姐姐回家了。”平安闷闷地跟他爹说。

    “乖,仙女姐姐也有事忙,不能一直陪平安。”魏景和摸摸他的头。

    如今这姑娘离开久一些,平安都如此不舍了,若她没能陪平安长大,他真不知道上哪给孩子找个仙女姐姐。

    *

    很快,朝廷发行了第一期天下报,运往各地,在书肆里免费传阅。一张大纸折成四开,宽十寸,高六寸,打开来,上面分为各个版面,最吸人眼球的就是一打开来,最上头的一行大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八个字,狠狠叩击人心。

    再是红薯的故事,于是大家都知道了,有一顺义县县令发现了红薯,用红薯帮顺义县百姓度过连连天灾,甚至安置了足足五千难民。

    不管是最后熬不住撤走的人,或是从顺义县逃出的,听到这则消息,悔得哭天抢地。

    除此外,还有朝廷时事。百姓们也知道了,原来在天灾连年的时候,朝廷有那么多不管百姓死活的官员,杀得好!

    朝廷里的事都能特地登报叫百姓知晓了,百姓们对这个王朝也更看好了。

    又正逢当下边关在打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更加激起了天下百姓的归属心。

    他们觉得大虞也没那么坏,往前百年他们不知道,至少这百年来没有苛捐杂税的事发生,有也是当地贪官污吏所为。

    他们好不容易熬过重重天灾,眼看就能安定下来了,这时候战乱又起,这个哪能忍。要是自家争皇位他们干涉不了,但是别国要进犯可不行,到时候他们还有好日子活吗?从没听说过敌国会善待俘虏子民的。

    于是,越来越多男丁自发站出来要上战场,跟随战大将军保卫疆土。

    一时间,整个大虞全民士气大涨。

    皇宫里的承光帝听了,喜得在勤政殿来回踱步。

    早早得知各地已无天灾发生的他,又趁此宣布大虞的灾厄已过,大赦天下,重开科举,农户可免除今年徭役赋税。

    这大好消息由第二期天下报传开,学子欣喜若狂,百姓喜得跪地磕头。

    天下报如此成功,魏景和本想告诉平安的仙女姐姐一声的,哪知道父子俩等了又等,都没等到仙女姐姐出现。

    “爹爹,仙女姐姐是不是不要平安了?平安有乖乖听话,乖乖跟小课堂读书的。”平安趴在他爹肩膀上,鼓着小腮帮子,闷闷不乐,在他爹耳边含糊嘀咕。

    魏景和坐在牛车上,抱着平安,拍拍他的肩膀。

    因为仙女姐姐许久未出现了,平安又开始变得黏他,今日更是赖着要跟他去衙门,见今日是孩子生辰,他也没忍心拒绝。

    “仙女姐姐只是没忙完。”魏景和在他耳边低声说。

    “那何时忙完?”

    “许是不久了。”

    “平安都能背完三字经了。”

    前头车夫时不时回头看一下,见县令大人抱着小儿低声细语,偶尔能听清小孩的只字片语传出,心想,县令大人对儿子当真有耐心,是他见过的最和气的官,虽然他见的最多的官也就这一个。

    ……

    平安心心念的仙女姐姐此时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抓心挠肝。

    “妈妈,医生都说我没事了,可以把手机给我了吧?我伤的是脚,不是手啊。”安觅可怜兮兮地看向她妈。

    她已经两天没摸手机了,快要疯了都。不说惦记游戏里的崽崽,就是现在手机不离手的时代,会疯的好吗?

    也不知道崽崽怎么样了,可别因为她两天没登录就出什么意外没了,让她白养一场。

    天灾过了,战乱有了武器也会很快平息,崽崽应该一时没什么大难了吧?

    “养伤就该有养伤的样子,要什么手机。”安妈转过身,狠心无视闺女那能叫人心软的眼神。

    “妈妈,安女士,安美人,求求你了。”安觅双手合十,只差没拜一拜了。

    安妈把削好的苹果切块,去蒂,用叉子叉好给她,“觅觅,你以后可别去骑马了。都怪你爸,给你送什么马,我待会就让你哥去把马卖了。”

    她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昨天接到保镖的电话说闺女骑马过程中,不知为何马翻了,她闺女从马上摔下来。

    别说摔,觅觅从小到大连崴脚都没有过,去跑马场骑马也不是第一次了,怎么偏偏就这次莫名其妙地摔了,这免不了让安妈想起那句批语。

    她赶紧让安爸多捐钱做慈善,给著名的名寺古刹都捐了香钱,只求能让她闺女好好的度过这个劫。

    “我的妈妈哦,这只是意外,再说我真的只是崴了脚,你别担心。”安觅真的觉得家人太紧张了,到现在连院都不让她出,搞得朋友都以为她伤得很重。

    住院没关系,起码把手机给她吧?把手机给她,让她住一个月的院都行。

    想着,她做出一副哭模样,“妈妈,你最疼我了是不是?快点救救你最可爱的女儿吧。”

    “不救!我怀疑你就是因为沉迷游戏才晃神摔下马的。”安妈冷哼。

    “那可冤枉游戏了,游戏不背这个锅。”安觅垂下脑袋。

    安妈看了她一眼,从包里拿出手机到茶几上,吩咐孙子,“小时,看着你姑姑。”

    坐在地毯上玩玩具的安与时小朋友立马站起来,“保证完成任务!”

    安妈又看了眼闺女,这才往外走。

    安与时一看他奶出去了,立马把茶几上的手机给他姑拿去。

    “美姑,美姑,快看!”

    安觅看到突然闯入眼帘的手机,喜得把侄子搂过来狠亲了口,随后想起一个问题,“你翻奶奶包了?”

    帮姑姑是好的,可是翻长辈包就不对了。

    安与时赶紧摇头,指着茶几,“奶奶放那的。”

    安觅放心了,她妈就是嘴硬心软。

    她又亲了小侄子一口,“是姑姑错怪你了,小时是个好孩子,不会随便翻人包。”

    “那美姑,我可以看小崽崽吗?”安与时早就想见美姑养的崽崽了,可惜每次美姑玩的时候他都不在,他在的时候美姑也不玩。

    “什么小崽崽,你也就比他大两岁。”安觅赶紧登录游戏,得在她妈回来前看一下游戏进程,看一看崽崽。

    “那我也还是个小崽崽呢,美姑你怎么看不到我。”

    安与时在病床前伸长脖子去看,看不到,想爬上去,看到姑姑包着的脚,他就不敢了,怕挨揍,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揍的那种。

    安觅一登上游戏就先被一个惊喜砸中。

    恭喜玩家完成获得民心隐藏任务,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获得民心?什么时候的事?

    安觅回忆了下,大概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那句?

    这样也行?

    管它行不行,反正安觅是行了。

    因为赶时间,她赶紧点了抽奖按钮,恨不得眨眼就出结果,好关闭转盘,让她快点看到崽崽。

    指针最后停在锦鲤大礼包,安觅直接点开。

    恭喜玩家抽到剧情卡,当触发相关剧情时会点亮,获得剧情全线伏笔

    居然还有这个?!

    就是说只要这张卡点亮,她就能知道整个游戏剧情怎么发展,包括崽他爹那幅画!

    安觅满意地收下这张卡,赶紧关闭抽奖转盘,回到游戏页面。

    “仙女姐姐!”

    平安忽然看到仙女姐姐出现,忘了还有别人在了,惊喜地喊。

    魏景和眼里也闪过微光。他拍拍平安,温声说,“想听仙女姐姐,等回去让你奶给你讲。”

    说着,他对车夫说,“钱伯,我坐得腿有点麻了,你就在这放我下车就行,我走走顺顺腿。”

    钱伯是隔壁钱家村的,自从上次小妹回来,坐过钱伯的车后,知道他每日会在大溪村和县城往返,钱伯每日都提前在村口等他。他拒得了衙役接送,拒不了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心意,只能让他接送了,就当雇他当车夫。

    钱伯听说县令大人腿麻了,脸上很紧张,赶紧停下车,担心县令大人坐他车坐出个好歹。

    魏景和只想尽快知道平安的仙女姐姐出了什么事,下车不待钱伯问,就抱着平安快步走了。

    钱伯:……

    瞧着不像是腿麻的样子啊。

    再看,正好就在一个岔口,县令大人这是念着他,让他早些去搭客呢。

    魏景和余光见钱伯往另一条岔路走了,才对平安说,“可以说了。”

    平安立即放开捂着的嘴,神采飞扬。

    “仙女姐姐,你为何那么久没回来啊?平安都会背完三字经了。”

    “仙女姐姐,爹爹说今日是平安的生辰哦。”

    “仙女姐姐,平安好想你呀!”平安看了眼他爹,又赶紧加一句,“爹爹也想你。”

    魏景和脚步一晃,轻咳一声,“是平安整日念叨着姑娘你,我只好陪他一块念叨。”

    安觅看周围没别人,就点开外放声音,“平安,姐姐这边还没忙完。你乖,等姐姐不忙了就回来陪着你,好不好?”

    平安刚欢喜仙女姐姐回来了,一听又要走,小脸立即垮下,眼睛含泪。

    “仙女姐姐是不是不要平安了?”说完,他抱着他爹的脖子,难过得哇的一声哭出来。

    安觅还是第一次惹崽崽哭,好像崽崽有了她后就很少哭过了,真是罪过。

    “平安乖,不哭哈,姐姐是受伤了,要好好养伤呢,不是不要平安。”崽崽还是那个没什么安全感的崽崽啊。

    安与时小朋友羡慕极了,他美姑都没这么温柔跟他说过话,他听到那个崽崽的声音了,爱哭鬼。

    “真的吗?仙女姐姐受伤了?”平安收住泪,眼泪挂在长长的眼睫毛上,别提多惹人疼了。

    他还看到仙女姐姐穿着一条条的衣服,坐在白白的床上,一只脚被绑起来了。

    “是啊,姐姐受伤了。平安,姐姐要急着回家了哈,不然大老虎来抓姐姐了。”

    “美姑美姑,快点快点,奶奶回来了。”安与时小朋友跑门口看了眼,赶紧跑回来。

    这次,不光平安听到了,魏景和也听得很清楚。

    美姑……奶奶……

    看来那边世界的称呼与这边大同小异。

    “仙女姐姐?有个哥哥?”平安看到出现在脑子里的小哥哥,惊奇得瞪圆了眼。

    安觅来不及解释了,赶紧说,“平安,今日是你生辰,姐姐祝你生辰快乐,一世无忧。姐姐看看有什么礼物送给你。”

    安觅直接点开抽奖转盘,她记得抽奖转盘里有个心愿卡,送给崽崽当生日礼物再好不过。

    时间紧迫,她赶紧点抽奖。

    指针在她一边听着门外脚步越来越近的时候停在氪金那一格。

    安觅气,她的好运失效了吗?

    她又抽第二次,这次把手机按胸口默念心愿卡,等时间差不多,拿出来一看。

    “中了!”她忍不住欢呼出声。

    这次再不中,她都要从商城挑选东西送崽崽了。

    安觅看她妈已经推门进来了,赶紧把卡投放进宝箱,按下语音,“平安,有张闪亮亮的卡是姐姐送你的生辰礼物,你想要什么就可以对它许愿哦。只能许一次,要许你最想要的。”

    说完,在她妈进来前一秒,她把手机从被子下转给小侄子,“快帮姑姑藏起来。”

    安与时立马拿起来藏到背后,一点一点往门口挪,却不知他抓手机的手正好按到了语音按钮。rea3;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