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52章 第 52 章♂♂ //

时间:2020-11-18作者:禅猫

    !

    安家人看完体检报告的各项指标,都是健康得不能再健康的,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当年那大师说二十出头,咱觅觅已经二十三了,这个劫应该已经算过了吧?”安爸说。

    “我就说不可信,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还有批命这一说法。”安二哥笑着推推眼镜框。一家子这么迷信,让他这个搞科研的和背景很不符的。

    “不信,你还陪着演了这么多年。”安大哥忍不住笑他。

    当年觅觅举办满月宴时,也是安家打了个漂亮翻身仗的时候,当时办得很隆重,老牌豪门,新贵豪门都来了,其中就有一个世交带来一位白眉大师,那人看到觅觅就当场写了句批语放进觅觅的包被里。

    安家是不信这个的,但因为是大喜的日子,只以为那是人家应景给写的吉祥话,等宴散后,他们整理觅觅的包被时看到这红纸批语才想起来这事。

    打开来,红纸上写的也不是他们以为的吉祥话,而是一句让他们恨不得把那神棍找出来狠揍一顿的话。

    批语上大概是说安家可借福气二十年,安家女将在二十出头离开这个世界。

    任哪个父母听到这样诅咒的话都会生气,他们找上当天带那个大师来的人,那人却说那是隐世玄门的大师,还劝他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安爸和安妈想到自安觅出生后,安家起死回生,就将信将疑。他们派人到处找那个大师想要问清楚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此后,安家可以说是有钱人里做公益慈善最多的一个。他们怕啊,怕那批语应验,怕安家真借了闺女的福,导致她后来的劫,于是拼命撒钱攒功德,并且定下每三个月体检一次。

    家里人想叫安觅活得自在,就从没透露过这件事,每三个月体检一次一家人都陪着,让她以为这是安家的规矩。

    除此外,安觅十八岁前都是以她未成年为名让保镖随行的,也就过了十八岁后,在她的要求下才没跟得这么紧。

    “二十出头应该是指二十到二十五岁,再看两年。”安妈说。

    大家点头同意,要不是觅觅的出生让安家起死回生,运气又好得过分,他们也不至于这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们可承受不了失去那么可爱的女儿妹妹。

    安觅可不知道最疼爱她的家人们瞒着她这么大个秘密,等家人看完体检结果,确认都没什么毛病后,一家人又一块去吃了午饭,然后各自忙去,和以往没什么区别。

    安觅回到家,钻进浴室洗去医院沾染上的的消毒水味,穿着睡裙坐在阳台秋千椅上,边吃阿姨送上来的水果,边打开游戏看崽崽。

    不就一天一夜没上线,游戏里的崽崽已经在过元霄了。

    画面里,崽崽正奶萌奶萌的打拳,小奶音嘿哈嘿哈的喊着,旁边还有怀远崽崽跟着学。

    安觅表示刚上线就被崽崽萌化了。

    她越看崽崽挥拳踢脚越觉得熟悉,虽然看起来就好像是在踢着玩,但她看过家里侄子打,很轻易就认出来这是跆拳道。

    崽崽怎么会的?

    安觅想到她上次抽中的小课堂,该不会小课堂还包含跆拳道吧。

    “平安,这是谁教你的啊?”安觅柔声问。

    平安听到声音,都忘了动作了,看着脑子里突然出现的仙女姐姐和爹爹一样披着长头发,差点喊出来。

    “平安弟弟,为何不打了?”怀远见平安不动了,也停下来问。

    “打的。”平安又挥动小拳头,踢踢小脚,边说,“是爹爹教的。”

    爹爹说脑子里的东西都要说是爹爹教的。

    安觅就知道是小课堂了,这小课堂还包括武学方面?厉害了。

    “魏叔叔真厉害,要是魏叔叔是我爹就好了。”怀远以为是跟他说话,看平安挥一拳,他就挥一拳,看平安踢脚,他也抬脚踢了下。

    一旁的柳飞:……

    国公爷听了会哭的。这个连五禽戏都算不上,挺多是魏大人教小孩玩的,居然让世子想认别人当爹了。

    要说两个小团子为何突然在院子里打拳呢,那是因为怀远跟平安说他要开始扎马步准备习武了,平安就说他会,要教怀远哥哥,于是就有了两个小孩在院子里嘿嘿哈哈挥小拳头,抬小脚脚的画面。

    总之,柳飞一开始是看得频频扭过脸去偷笑。

    安觅被两个奶团子萌得不行,要是换上跆拳道服一定更萌。

    可爱的崽崽果然是世界上最治愈的生物。

    有外人在,她也不好问崽崽关于小课堂的事,就先吸一波崽崽。

    魏景和提着扎好的灯从屋里出来,平安立即不打了,哒哒跑过去,盯着他爹手里的兔子灯看。

    “魏叔叔,没有我的吗?”怀远看到魏叔叔只有一个兔子灯,想哭。

    虽然他拿来的比较好看,但是他想要和平安弟弟一样的。

    魏景和就笑着说,“只有一个,谁背三字经背得多就给谁。”

    “平安会背很多了。”平安说。

    “我也会。”怀远表示不能输给弟弟。

    “那就随我进来。”魏景和带两个孩子进了屋子,坐在书案前,让怀远先背。

    柳飞就站在门外听着屋里自家小世子的读书声。想到世子每回来一趟魏家,回去总会更加努力,看这架势,以后要是不走武路,走文路也使得。

    嗯?再这般下去,世子以后该不会只喜欢读书,不喜欢习武吧?

    为了战家辉煌能继续延续,他要不要提醒一下国公爷?

    怀远到底没能背到最后,越往后念越磕磕绊绊,最后被魏景和摆手叫停。

    怀远看向平安,“平安弟弟,到你了。”

    平安弟弟背不了那么多没关系,他赢了灯就给弟弟玩。

    平安就拱手一礼,把安觅惊得,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当崽崽背得比上次还多一半的三字经后,她更是惊讶,难不成是小课堂的功劳?

    魏景和听完点点头,“不错,背得比上次多了。”

    魏景和万万不敢承认这全是他的功劳的。

    继脑子里多了两只小老虎后,平安翌日又告诉他,脑子里又多了两个小孩和一个夫子在教三字经。

    虽然他听不到,看不到,但从平安的描述和比划中,他知道,那里面的教学更好。似乎是每读一句就用行举止来比划释义。

    平安这脑子里奇特的存在当真是越往下,越叫人无法用语来形容其震撼。

    “比怀远哥哥厉害?”平安歪头问。

    “都一样厉害,所以,一人一个。”魏景和又从书案下拿出一个同样的兔子灯来。

    两孩子立即欢喜得上前拿过来。

    “平安弟弟,我们去点兔子灯。”怀远用兔子灯去碰平安的。

    平安看看脑子里的仙女姐姐,又看看兔子灯,好纠结。

    安觅笑,“姐姐也想看平安去放兔子灯哦。”

    崽他爹不愧是全才人设,还会扎灯。

    “那平安就去玩兔子灯了。”平安说完就提着兔子灯往外跑。

    魏景和以为是告知他,没等他回应,孩子已经跑出门。

    看来,是他那仙女姐姐回来了。

    天还没黑,平安和怀远就已经点上灯提出去玩,身后还有负责看平安的二丫。

    她手里提的是怀远送来的灯,比起平安他们的兔子灯来好看很多,她不懂那么丑的灯,两个弟弟干嘛那么欢喜。

    到了村里,自然又引起村里孩子的羡慕。

    年景好的时候,村里过元宵想看花灯的,就会去县里看,买是少有舍得买的。如今连年灾害刚过,更是没心情作乐了。

    二丫也成了村里姑娘羡慕的对象,哪怕嘴上嘲笑她没娘,心里却想成为她。

    想当初,二丫刚来到村里的时候还跟个难民小乞儿一样,现如今都能穿上新衣裳,填饱肚子了,还有那么好看的灯玩。

    二丫高高抬起下巴,奶说了出门要抬头挺胸。

    ……

    怀远在魏家用过晚饭才启程回京,他知道自己三日后还能来,已经可以欢快挥手道下次见了。

    魏老太每次收拾国公府带来的礼都很为难,光上等兽皮就收了好几张了,魏家家太薄,都没什么好回礼,只好给怀远打包了套老大打出来的那个叫积木的东西,还有拿国公府送来的布料给怀远做两套衣服,几幅手套,穿不穿的是心意,其他的实在拿不出手。

    她就想着等天暖了,让老大出去寻一寻鸭绒鹅绒什么的,给怀远缝一套羽绒袍,还有棉花种出来了也给做一床被子。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了。

    天刚擦黑,平安躺在炕上终于可以和他的仙女姐姐好好说话,一叠声喊仙女姐姐表示他有多想仙女姐姐。

    魏景和拿来早前写下的开衙后要做的事,坐在炕上看。

    如今雪化了,没有先前那般刺骨的冷,但炕还是得烧,这若是在老家,可能盖棉被就足够。

    魏景和看书思索,平安跟仙女姐姐聊天,父子俩谁也不打扰谁,瞧着很是温馨。

    “平安脑子里是不是多了个夫子教平安读书习字啊?”安觅说起小课堂。

    “有两只小老虎唱两只老虎,有两个和平安一样大的小娃娃听夫子教三字经,还有一个小娃娃跟大人习武,嘿嘿哈哈……”

    平安说着小手在空中挥打,小奶音清脆有力。

    安觅几乎可以肯定崽崽看到的是卡通动画版本的,她原来还以为是有个卡通小人指着黑板教呢,这样更好,更有趣,不会让崽崽厌学。

    魏景和看了眼,既然说到这了,少不得问上一句,“姑娘,平安说的这些,于他,于你,可有害?”

    安觅点开声音外放小喇叭,“魏大人不用担心,能给平安的都是无害的。”

    魏景和颔首,“是我多虑了,姑娘莫怪。”

    “你是平安的爹,有所担心也是正常。”

    魏景和点头,继续看书,让她和平安继续说话。

    安觅看他要看书,取消小喇叭,只让崽崽听到。

    “平安,那个是小课堂,里面出现的一切,都等于是平安的夫子,每日一堂课,平安要好好听讲哦。”

    安觅庆幸这小课堂没有惩罚,不然崽崽学习就成必须了,这么小哪能吸取那么多,挺多背背三字经,认认数字。

    “平安有好好听话,平安跟两只小老虎唱,跟夫子学,还教怀远哥哥习武了。”平安骄傲地掰着手指头,他会很多很多的。

    安觅估计儿歌和跆拳道都是给平安看着玩的。

    “平安真乖。”安觅手指头戳戳屏幕里的小脸,很遗憾崽崽感受不到。

    平安看到仙女姐姐在戳着什么,手手白白的。

    他看看自己小胳膊,有衣服,再看仙女姐姐,得出结论,“仙女姐姐的衣服破了,让奶给缝。”

    仙女姐姐都穿的破衣服,平安记住了的。

    魏景和一顿,平安又看到什么样的仙女姐姐了?

    安觅差点没反应过来,后面才想起平安能看到她照片,是说照片里的她。

    “姐姐的衣服哪里破了呀?”

    “没有袖子,平安有。”平安指指小胳膊。

    安觅噗哧而笑,她上传的那张照片可不就是穿着裸肩裙。

    “姐姐这边的衣服不需要袖子。”

    “仙女姐姐是没钱买新衣服吗?平安有。”平安小手一张,掌心里多了串压岁钱。

    安觅乐了,这么懂事的乖崽崽也只有游戏里有。

    “谢谢平安,平安留着买糖,姐姐这里的衣服就是这样子的。”

    平安听明白了,仙女姐姐喜欢穿破衣服。他把铜钱收起来,忽然看到他爹,就说,“爹爹画里的仙女姐姐也不穿衣服。”

    魏景和:……

    魏景和有一瞬间尴尬得心慌,他竭力端住脸,轻咳一声,“平安看错了。”

    安觅有点好奇那画上画的是什么了,能让平安看成不穿衣服。

    总不能真是那啥少儿不宜的图,不然游戏打马赛克,不会还特地注明“伏笔”俩字。

    难得看到崽他爹羞窘的一面,安觅勾唇,点开声音外放,“魏大人还是得注意着点,平安还小呢。”

    魏景和点头,“谨尊姑娘教诲。”

    安觅轻笑,画面适时地放大出他的脸,露出红红的耳朵。

    “姑娘,平安睡着了。”魏景和看到平安因为受不住困缓缓闭上眼睛,还微微颤动着,就压低声音说。

    “嗯,那我也……”

    “姑娘可是急着要走?”魏景和打断她的话。

    安觅挑眉,“魏大人有何指教?”

    “姑娘说笑了,我是有事想请教姑娘。”

    魏景和从不认为向一个女子请教有何不妥,达者为先。

    “魏大人请说。”

    魏景和担心吵醒平安,就去外边书案,“我若想让一则消息迅速在天下间流传开来,譬如红薯一事。红薯是因为红薯藤插条就能种活才叫顺义县百姓这么快注意到。若是其他事,譬如政令呢,姑娘可有何妙计?”

    可以啊,若真是纯古人,能想到消息传播的重要性已经很了不得了。这玩家若没带半点现代的潜意识扮演角色,她可不信。

    报纸这东西玩家可以知道,但是游戏里崽他爹这个纯古人角色是不能知道的,所以还得她来点亮。

    “可以由朝廷出面,用一张纸分为多个版面,上面可以写话本,写朝廷政令,朝廷想让百姓知晓的朝事,当下时事,还可写寻人启事。到时定期发行,刊印出来,放在天下各地书铺卖,叫人在告示处念想让百姓们知道的事,再加上口耳相传,应能达到魏大人想要的效果。”

    魏景和听了如醍醐灌顶,迅速执笔在纸上按照理解的写写又画画,让安觅看看是否符合。

    ……

    承光二年,开年第一次上朝,皇上就以铁血手腕将一干占着位子不干事的臣子撤下去,该往上升的往上升,再从等待授官的人里挑出合适的替补上,抓的抓,砍的砍,一时震慑朝野。

    那些臣子到这时才明白过来,那场除夕宴的目的原来是等在这里,没了牙的老虎始终还是老虎,只要在位的皇上没放弃大虞一日,就有权利处置他们。

    稀奇的是,这次,皇上没敢动左相,反而派人跟左相说让他好好养病。

    大家就猜了,左相是太上皇在位时的宠臣,太上皇还在呢,皇上这是给太上皇面子。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不是说着玩的,虽然远达不到百万,但是行刑的菜市口天天都是红的。

    与此同时,开始有各地消息传入京,原来镇国公早在年初八就已经率兵一路南下镇压各地灾民,撤换当地官员,颁发让灾民暂时就地安置的政令。

    当地官员将荒置的田地统计上来按户分配,种满一年,可选择返回原籍,或落户。

    又代天子向天下百姓收集于有助于恢复大虞的良策,募捐粮食物品等。接着宣布大虞朝有一亩产十石的红薯作物,是上天赐予大虞朝度过重重天灾的。更新最快s..s..

    百姓们看到来的军队挂的是战家旗,知道亲自来颁发政令的人人心中敬仰的战神将军,尤其还看到将军手里拿着一大串红薯,一根藤下长着一个又一个,每个都有成年人拳头大,忍不住想要去相信,相信这个叫红薯的当真就是能带他们走出绝路的东西。

    战止戈那日就特地向魏景和指教过,魏景和想到难民和村民争着表现的事,就提议可以用红薯苗试试,于是战止戈就说了,这红薯苗是一茬茬长的,哪个地方表现更好就能最先领到红薯苗。

    这么一说,被高产红薯吊着的灾民就相互监督,你敢闹事连累大家得不到红薯苗,不等官府出手就能先将你收拾了。

    当然,也有不相信,煽动百姓闹事的人,声称这只是朝廷安抚百姓的话,这些就是战止戈需要镇压的对象。

    为了防止民变,战止戈还利用了魏景和用过的以工代赈法,给百姓找事做,有了事情做,再没人有心思闹事了。

    等那些对大虞虎视眈眈的国家反应过来,大虞各地百姓基本已经被镇压住了,他们苦等的百姓内乱并没有发生。

    大虞这一任的皇帝反应太快,还有,能拯救一个大国的红薯是何物?

    亩产千斤怎么可能?

    他们一致认为大虞皇帝这是在欺骗百姓,以达到让大虞暂时保持安稳的目的。

    京城这边,魏景和正在头疼。雪是融化了,百姓们囤的油盐也吃完了。

    没有盐是万万不能的,可不光是顺义县,京城也要断盐了。

    就在这时,有一盐商站出来。

    盐商在灾前恰好囤了上万斤盐,还没卖出去,听闻粮能换得商户后代科举名额,只恨自己当初没囤粮。转而想到自己的盐,如今天下缺粮不缺盐,等到吃完了盐,又暂时无人采盐,那便是他的机会来了。

    盐商本身就跟当地官员有门道,自是第一时间得知京城断盐了,立马站出来表示愿意献出盐,希望能换取一个科举名额。

    消息传到承光帝这里,二话不说就准了,还准许日后该盐商的商号会刻在功德碑上,如此一来,大大提升了富商们的捐赠热情。

    有布捐布,有粮捐粮,但凡手里积了大批货物的都要往外捐,就想混个名头,他日天下人提起的时候走路都带风。

    如此,大虞朝的货物也开始慢慢流通起来,大虞在当今皇帝的雷霆手段中开始一点点恢复生机。

    魏景和除了第一次上折子问粮种的事,之后的折子要么是镇国公帮忙呈到御前,要么是自己呈上去。这次因为不是什么利国利民之大事,他就按规矩递折子。

    通政使司,负责掌内外章奏和臣民密封申诉之件。换是以前,通政使司的人定然是将一个七品县令的折子先放到一边吃灰的,可如今这县令之名如雷贯耳,是在皇上跟前挂了名的人,他们哪敢怠慢。

    这不,刚犹豫着要不要打开来看看是何事,值不值得呈到御前,皇上就派人来了,只说往后只要是顺义县县令递上来的折子都直接送到御前。

    通政使庆幸没有轻忽,恭恭敬敬把魏景和的折子呈上。

    于是魏景和很快得到回复,是承光帝亲自派周善来送的消息,还让他挑一个版面写,到时大虞出来的第一份天下报就有他的笔墨。

    魏景和想了想,选了寻人启事,顾及小妹名声,就以两三行字点出兄妹三记忆里最深刻的事,留了大溪村地址。

    就在大家期盼春暖花开的时候,边关传来消息,胡人来犯。

    ……

    南边某座城外破庙.

    “将军,京城来信,边关不稳,让您火速回京。”

    战止戈刚杀了一群在乱世里烧杀抢掠的流匪,浑身都带着杀气。

    他收起剑,大步走出破庙,接过信,翻身上马,要走时扫了眼破庙里的灾民,“将这些人送往最近的城安置。”

    “是。”

    战止戈打马而去,与破庙里正被领着走出来的一女子擦肩而过,马的劲风带起她额前的头发,露出一张脏兮兮的脸。

    吁!

    战止戈忽然勒住马,折回到那女子面前。rea3;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