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50章 第 50 章&.

时间:2020-11-18作者:禅猫

    !

    魏景和正坐在书案前奋笔疾书,听闻门响,有风吹进来,他写字的动作一顿,余光瞥见平安正往屋里探头探脑。

    他假装没看到,继续写字。

    平安见爹爹还没发现他,就悄悄推门进去,还知道把门关上挡住冷风。首发..@@@..

    他一点一点挪步到书案前,见爹爹还是没发现他,小手指扶上书案,又一点点,一点点挪到他爹爹身边。

    这般可爱小模样,魏景和终是装不下去,搁下笔,把他抱起来让他坐腿上。

    嗯,长肉了,似乎没长高。

    “平安在做什么?”他低头问。

    说来也怪,村里的孩子整个冬日里大多脸上都冻裂了,平安还是白嫩光滑,他奶说这等肤质也是像他娘。

    平安就开始抓手指了,一脸做错事了的小表情,用清澈明亮的眼睛看着他爹。

    “爹爹,画。”平安指着画篓子,“画掉了,平安的小脚不听话踢到的。”

    说着,他还打了下自己的脚,告诉他爹,就是小脚不听话踢到的,不是平安。

    魏景和低低笑出声。这小机灵,还能想到要赖给脚。

    “嗯,爹爹看到了。那踢到画的脚是不是平安的?”他点点平安的脚。

    平安看看自己的脚,抬起脸,奶声奶气,“爹爹,脚脚说它错了。”

    魏景和刚止住的笑又忍不住上扬,“知错就好。”

    “爹爹不骂平安了?”平安眼睛立马亮了。

    “不骂,平安知道认错就值得爹爹称赞了。”魏景和欣慰地摸摸头。

    “那平安可以看仙女姐姐吗?”平安的小手指指向画篓子。

    仙女姐姐?指的是画里的人?

    魏景和是如何也不会想到两个人是同一个这上面去的,他只当平安是见画上的人和脑子里的仙女姐姐长得一样好看,也称仙女。

    他想到画上画的女子披着衣裳,香肩半露,颇为香艳,委实不是小孩能看的。先前不小心碰倒打开也就罢了,断断不能再叫他看第二遍。

    当初他就是根据梦中这个仅有的正脸画面把人给画下来,就没想过平安有朝一日会看到,失策。

    “那幅画不适合平安看。”

    魏景和也不会认为平安已经认出上面的人长得像他,几岁的孩子能认清自己的样貌就不错了,何况平安还不怎么认得清。

    平安懵懂眨眼,小手抓抓小耳朵,“平安不能看仙女姐姐?”

    “嗯?平安的仙女姐姐不是在脑子里吗?”魏景和笑问。

    平安的思路就这么被带跑了,他往脑子里一看,没有仙女姐姐了。

    他摇摇小脑袋,“仙女姐姐不在。”说着,他又指向画篓子,“这个仙女姐姐在。”

    果真当仙女姐姐了。

    魏景和摇头轻笑,点点孩子的小脑袋,“是这个仙女姐姐好看,还是平安脑子里的仙女姐姐好看?”

    平安更糊涂了,“仙女姐姐是一样哒。画里的仙女姐姐没穿衣服,脑子里的仙女姐姐穿着白白的衣服,和平安一样扎着小揪揪,还会很温柔很温柔跟平安说话。”

    “……”

    魏景和光听见前面那句没穿衣服了,说得好似画的秘戏图。

    看来日后还是将这幅画收到平安看不到的地方比较好。他能庆幸的就是,平安没问他画里画的是谁,不然他该怎么跟他解释,那有可能是他娘。

    没穿衣服的娘……如何解释?

    “日后可别见谁长得好看就喊仙女姐姐了,仙女姐姐只有一个。”魏景和轻点他的小脑袋,“在这里。”

    “嗯!仙女姐姐住在平安脑子里,爹爹的仙女姐姐住在画里。”平安又指画篓子。

    魏景和也担心平安把画的事往外说,顺着点头,“说得没错,平安要保护脑子里的仙女姐姐,爹爹也要保护画上的仙女姐姐,皆不可往外说。”

    “平安不会往外说哒。”平安用小手捂住嘴。

    平安也要保护好爹爹的仙女姐姐,不告诉其他人,不然会被抢走。

    要是安觅在肯定又要赞一句,崽他爹真是会忽悠小孩。

    矿主此时正和妈妈在做美容。

    “妈妈已经跟医院的赵院长约好了,明天去做体检,觅觅你可别忘了。”安妈说。

    “嗯。”安觅趴在美容床上被美容师按得快要睡着了。

    安家有个规定,每三个月必须体检一次,谁也不能例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规定,反正是她懂事以来就这样了。

    “还是跟我闺女出门舒坦,自从你上热搜后,妈妈每次出门那些嘴闲的总问我什么时候把外孙带去给她们瞧瞧,我要是有外孙,用得着她们问,直接就带去了。”安妈感叹。

    安觅:……

    “妈妈,别以为我听不出你是在催生哦。别人家都是催婚,你倒好,先催生。”

    安妈:“这不是网上都这么传了嘛,咱干脆就坐实这个谣。”

    安觅才不会把安女士的话当真,要真来个私生子,家里估计跟发生十级地震差不多。

    “万家那个,前些天还跟我问起你,热情得很,这热搜一出,连问都不问了。”安妈哂笑,就算没有热搜这事,别说她闺女,她也看不上她儿子好吗。

    安觅:……

    突然好感谢这热搜。

    ……

    翌日,平安的小书案移到大房这边,还多了两个同伴,他大丫姐和二丫姐。

    魏景和觉得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姑娘家识几个字也有好处。

    他就曾教过小妹识字,后来随着他考中秀才,又中了举,小妹也因此嫁了名秀才,就凭她识些字都能让夫家高看几眼。况,他由此想到平安那学识过人的仙女姐姐,更加认为女子识些字总归是好的。

    “大丫,二丫,今后二叔教平安的时候你二人也可一起学,能识几个字也好。”魏景和对大丫二丫说。

    旱灾过后,有平安时不时拿出馒头来救助,地里又有了收成,不至于需要勒着裤腰带过,两丫头也养出了一点肉,至少没最开始那般面黄肌瘦了,大丫长得比较像她娘,二丫倒是更似她奶。

    两丫头自来尊重二叔,如果说是怵她们的爹,对二叔那就是敬畏,自然是二叔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丫以后的名字就叫魏璎,二丫就叫魏珞,家里若叫不惯还叫大丫二丫,跟平安一样。”魏景和想到既然平安都取名了,干脆也给两个侄女都取个名字。

    因为外边天冷,家里没什么事都聚在大房这边,这边有两张炕,也坐得开。

    原本担心两丫头不听话的魏老大听了,觉得这名字很好。他都没想过要给两个丫头取名,村里的丫头哪个不是打小叫什么名就是什么名。

    “还不快谢谢你们二叔。”魏老大说。

    “谢谢二叔。”两丫头齐声道。

    大丫默念自己的名字,觉得比大丫好听太多了,看向二叔的眼神充满感激。

    二丫就觉得没什么好高兴的,比起取名,她更喜欢吃。

    “大丫,二丫,你们二人好好跟二叔学,读书可不是随随便便能读得起的,尤其是姑娘家。”

    魏老大板着脸叮嘱了句就继续去做他的积木了,他这两日已经钻研出个大概,很容易就能做出来。

    在炕梢做针线的魏老太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俩丫头都不敢不认真。

    只是,两丫头明显没有读书的天分,二丫好像屁股下面扎了针似的,只觉得昔日暖暖的炕都不舒坦了,一听二叔念书就犯困。而大丫的眼睛总时不时撇向她学针线的笸箩。

    魏景和摇摇头,“二丫,你来念一遍。”

    二丫忽然被点名,有点懵了,斯斯艾艾地说,“二叔,我,我不会。可不可以教别的啊?”

    魏景和淡淡看过去,“你想学什么?”

    “我想学做饭,等我长大了做出好多好吃的饭。”二丫一脸憧憬。

    “喜欢做饭是吧?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学怎么做,用不着你二叔教。说不定你二叔做的饭还不如你大姐呢。”魏老太在旁边忍不住插话。

    被嫌弃的魏景和:……

    他打趣他娘,“娘,要不待会午饭我来做?”

    魏老太笑骂,“没得糟蹋我粮食。”

    说到做饭,魏老太就想起家里马上就要空了的盐罐子,县城的油盐原先还有得卖,如今路都不通,铺子没法进货,年前就已经彻底关铺子了。

    “老二,家里快没盐了,难不成年后得到京城买?”京城那么大,应该还有油盐卖吧。

    魏景和一怔,这倒是个问题。

    他想到战止戈已经率兵前去镇压灾民,相信大虞不久就能恢复正常通行,到时候各行营生也会慢慢恢复过来。

    “娘,咱家油盐还能吃多久?”

    “省着点能吃到年后,不光是咱家,其他家也应是差不多了。”

    “若是年后大虞再无天灾,城里铺子很快就会慢慢恢复的。”

    “行,若没那么快恢复,到时你若再去京城,把你大哥带去,让他去买。”魏老太说完,让他继续教书,她继续做针线。

    “奶,我想跟你学针线。”二丫忽然弱弱地说。

    魏老太气笑了,“前些日子教你姐俩,是你自个不学的。”

    这丫头性子就是个野的,叫她拿针线跟要她命似的,这会倒好,比起识字来发现针线更好。

    “奶,我也想学针线。”大丫也大着胆子开口,她听二叔念书就犯眼晕,学不来。

    魏老太见这俩丫头实在扶不上墙,就道,“这都是没福份的。老二,你就不用费心了,日后时不时教她们几个字,识得自个的名字就行。”

    魏景和只好点头,他原也是想看看俩侄女有没有读书的天分。

    他看向平安,就见平安定定地盯着前方不动,就知道平安又是在听脑子里的仙女姐姐说话。

    “平安,把爹爹方才教的念一遍。”魏景和道。

    安觅做完美容出来,一登上游戏,画面就放大崽他爹严肃的脸。rea3;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