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9章 第 49 章.

时间:2020-11-18作者:禅猫

    !

    魏景和眼疾手快上前一手扶一个,两小团子才没被撞倒在地,见俩孩子没事,他让他们站好就进了堂屋。

    “平安弟弟,你手里拿的什么。”怀远看到平安手里的纸张。

    “字。平安写的字,怀远哥哥,我爹爹说这个叫远字,是你的名字。”平安举得高高的,他也会写字了。

    “平安弟弟真棒,都会写我名字了,我才会写三字经。”怀远凑过去看,作为哥哥,像模像样地摸摸弟弟的头。

    这个字,他认得,是他的名字,也写过,但是没有平安弟弟写的好看。

    “三字经……这个,就是三字经。”平安歪着小脑袋,爹爹教的就是三字经。

    安觅看崽崽又把自己弄糊涂了,笑着提醒,“平安,这个是性相近,习相远里的远。”

    平安看了眼美美的仙女姐姐,点点小脑袋,“怀远哥哥,这个是性相近,习相远里的远,平安会背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苟不教,性乃迁……”怀远也跟着念起来。

    两个小孩稚嫩的读书声叫人听了心中愉悦。

    平安看到怀远哥哥晃小脑袋也不知不觉跟着晃起来,今日没戴帽子的他,一团小揪揪也跟着晃,屏幕外的安觅看了都想揪。

    平安念到教不严就不会了,爹爹每日教几遍,平安只记得这么多。见怀远还能继续往下念,他瞪大眼,怀远哥哥好厉害!

    怀远也就只背到一半就忘了,对上平安弟弟崇拜的目光,他觉得等回去了就找夫子多学学,下次再背给平安弟弟听。

    “怀远哥哥,我有两个名字,仙……爹爹给我取了大名。”平安伸出两根手指,又开始显摆他新得的名字。

    “魏平安不是大名吗?”怀远疑惑脸。

    “平安现在叫魏予安了,怀远哥哥,你要不要喊我名字?”

    “予安弟弟……我喜欢喊平安弟弟。”怀远喊惯了,他还是喜欢喊平安弟弟。

    “平安是一家人喊的。”平安纠结了下,“那,那怀远哥哥你继续喊我平安弟弟吧,你也和平安一家人。”

    “谢谢平安弟弟。”怀远像大人一样,抬手摸摸平安弟弟的头。

    “平安弟弟,我给你带了许多礼物,我们带上出去玩。”怀远拉起平安的手。

    平安看了看手里的纸张,平日里看爹爹对待笔墨很小心,所以他也知道笔墨很珍贵哒,“平安要把字放回屋。”

    怀远见了也赶紧跟上,何管家拦住他,告诉他,那是主人家的寝室,不能随便进。

    怀远想到他之前在魏家住一个多月都是住那里的,想不明白为何就不能进了。

    何管家就说那是魏叔叔请他进去的。

    怀远懂了,那他去给平安弟弟找礼物。

    何管家看了笑着点点头,终于知道国公爷为何非要登门赔不是了,世子在府里就没这么鲜活过,更别提来了一趟魏家回去病就全好了。

    今早送夫人去家庙,夫人抱着世子不放,把世子吓得一路都没什么精神,这还是到了魏家才好的,这魏家可真是个风水宝地。

    平安把纸张拿回屋就想放在外面比他高许多的书案上,纸太薄,踮脚也放不上去,他就绕到另一头爬上圈椅放,下来的时候小脚脚不小心碰倒画篓子。

    画篓子倾倒,从里面掉出一幅画来,画上面的绳子松开,落在地上徐徐展开。

    屏幕里放大崽崽闯了祸后不安无措的小表情,安觅看得都心疼了。

    “平安不是故意的,别怕,把画捡起来就好,爹爹不会怪平安的。”她赶紧出声安抚。

    平安看到那么温柔的仙女姐姐,就不怕了,听话地上前把不听话的画卷起来。

    安觅看到上面那个大大的伏笔两字就气笑了,要么是崽他娘,要么是崽他爹的心上人,她已经看透了好吗。

    平安一双小手往上卷啊卷,卷啊卷,卷到只剩头的时候,他忽然停下,盯着上面的脸,又看看脑子里的仙女姐姐,发出惊呼,“仙女姐姐!”

    安觅以为是在叫她,“嗯?”

    “爹爹画的仙女姐姐!”平安指着画奶声奶气地说。

    安觅差点以为自己在崽他爹面前掉马了,但是想到平安那么小,估计说的是画上的人跟仙女姐姐一样好看。古代的画再逼真也画不出和照片里的她一样吧?

    再说,这画在一开始就出现了,那时崽他爹还不知道她的存在呢。

    她笑,“是不是好看的都叫仙女姐姐啊?”

    “和仙女姐姐一样。”平安对比了下脑子里的仙女姐姐,肯定地点点头。

    安觅只当是说和她一样好看,也不逗他了,“平安乖,把画卷好放起来,怀远哥哥在外面等你哦。”

    平安一听,立马不去纠结仙女姐姐为何在画上了。他把画卷起来,小手握紧两边卷轴抱在怀里,站起来看了看高高的画篓子,再看看小小的自己,放不上去,急得团团转。

    安觅实在忍不住,笑了笑,“平安,可以放到炕上哦。”

    平安听了,赶紧抱着画过去,炕平安够得着哒。

    把画往炕上一放,平安小大人的松了口气,自认为这样就不会被爹爹骂了,赶紧往外跑,去找他的怀远哥哥。

    而被他放炕上的画因为动作过大徐徐打开了些。

    *

    另一边,魏景和进了堂屋,对战止戈行礼,“行止兄,明允有失远迎。”

    战止戈很满意他的称呼,上前拍拍他肩膀,“别跟为兄来这套。”

    “老二。你陪将军聊着,我再去沏一壶茶来。”

    魏景和来了,魏家二老就退下了。

    家里就是为防有人来拜年,所以沏茶了,用的茶叶还是上次大将军第一次拜访时送的。

    “娘,不用忙。行止兄若不介意,到我屋里炕上坐着手谈一局?”

    棋盘当然不是什么好棋盘,这是他从县里寻来的,当上县令总不能还什么都没有,若来客人也不好干坐着。

    如今他是真体会到了炕有多方便,他也不是那种迂腐不化之人,认为在炕上看书读书便是有辱斯文。

    有了石炭,他作为县令,又是发现石炭的人,自然也有幸享用百斤,这石炭放炉子里很经烧,用来烧水沏茶再好不过。

    所以,屋里从不断茶水,炉子特地摆在窗口位置通风,魏景和还特地打了个架子沏茶用。

    一进屋,魏景和就看到外边书案上放着的“远”字,就知道平安回来过了,再看旁边的画篓子已经倾斜,里边的几幅画将掉未掉,他又看到炕上放着一幅画,上面脏了些,很明显是掉在地上过了。

    见画已展开,他快步上前将其收起来。

    饶是如此,战止戈还是瞧见了的,画上露出半个头,显然是个女子。

    都说武人好收藏武器,文人好收藏美人画,莫不是魏景和也是如此?

    但是想想大虞这几年的模样,以魏景和的性子必然没这个心思,那就只有……

    “可需要我帮忙寻一寻平安的娘?”战止戈知道平安的娘在逃难途中走散了的。

    魏景和一怔,将画系好放到画篓里,回身笑道,“行止兄有心了,日后用得着的时候我定不客气。”

    战止戈点点头,看这屋子虽然简朴,但布置起来倒也颇有雅趣,书架上的书虽然不多,摆得很是整齐,看得出主人是极为爱书的。

    战止戈想到魏家是逃难来的,必然不可能带着这些书逃难,想必是魏景和到了这边后一本本淘换来的。

    “国公府里的书都快发霉了,改日我叫管家给你送些来。”战止戈脱鞋上炕,半点不嫌弃这简陋的炕席。

    “国公府是几百年大家,藏书定是书盈四壁,我有幸能一览也是幸事。”魏景和重新沏了一壶茶,倒好茶给他。

    “是啊,几百年,只独一支。”战止戈说完,昂头将茶一口喝尽,完全感觉不到烫似的。

    魏景和想到有关于战家的传,便转了话题,“行止兄实在无需特地上门一遭的。”

    “怀远也闹着要来,镇国公府能拜年的亲戚不多。”战止戈随意说,看到一旁的小炕桌书案,“平安开蒙了?”

    魏景和点头,摆上棋盘,“前几日的事,也该叫他读书明理了。怀远就不错。”

    “都是府里夫子教的。”战止戈执黑子,“皇上有意顿纲振纪,为兄接了差事,明日便动身一路南下,沿途撤换或补足地方官,镇压灾民,颁发政令。”

    魏景和早就料到皇上年后会有动作,没想到这么快。

    也是,皇上忍得够久了,百姓也快要彻底陷入绝境了。

    “但愿天下尽早安定。”他手指夹着白子轻轻落子。

    “按理怀远在府里也无忧,但为兄还是厚脸皮想将怀远托给你照顾。该如何还如何,有何事让柳飞回国公府说一声,管家都会办妥。”战止戈说罢,朝外喊,“何叔,进来见一下魏大人。”

    不愿进堂屋坐非要守在门外的何管家进门对魏景和行礼,“见过魏大人。”

    魏景和坐着拱手回一礼,“何管家。”

    战止戈摆手让何管家出去,“明允可得应了我,正好叫怀远同平安一块念书习字,待会就叫他拜你为师。”

    魏景和下棋的手一顿,“明允只是区区一介举人,可不敢耽搁小世子。”

    他方才听管家喊怀远世子,就知道战止戈已经向上请封世子了。

    战止戈瞪眼,“别跟我来这套,凭你的才识,若是科举还在,状元之名于你不过是探囊取物。”

    魏景和笑着摇摇头,“不如这样,京城与顺义县不远,怀远还是在府里由夫子教,三日来一趟便可,没得耽误了世子前程。”

    镇国公府能一脉单传至今,必然有自己的一套教学方式,不然出一个纨绔子弟,镇国公府早就不存在。

    战止戈也知道全让怀远住下来不妥,怀远如今身子骨慢慢养起来了,开春后便可开始习武。

    “那便这样,待会我让怀远来同你行拜师礼。”

    “无需,元宵后开衙,我也就是平日休沐能教一教平安。”

    “要不让平安到国公府和怀远……行行行,为兄就知不可能。”战止戈看到魏景和似笑非笑看过来,赶紧止住话。

    当日,魏景和可是明说了不会做任何委屈平安之事,也就是说不会拿平安来讨好他。

    入国公府,在别人看来就是镇国公世子的伴读。

    ……

    外面,平安和怀远已经跟村里边孩子打成一团。

    怀远上次在村里住一个多月,和村里的孩子早就熟了,大家也知道他爹是比县令大人还要厉害的人,对他也像对平安一样敬着。

    如今虽然没下雪,但每日的天还是阴的,冷得刺骨。村里的雪还没融化完,就连之前堆的雪人都没融化,如此就方便了小孩玩。

    怀远提议玩打仗,一群孩子分两队,谁当大将军,谁当小将军。平安这边就是怀远当大将军,平安当小将军,以雪人做敌人,谁拿小石子打中就赢了。

    小孩子的游戏就是这么简单,多么欢快的童年。

    安觅吸崽崽吸得美滋滋,尤其她崽崽是人群里最靓的崽。

    崽崽玩打仗怎么可以没有武器,是否给崽崽兑换武器

    安觅发现这游戏系统的任务也是跟着游戏发展来发布的,崽崽需要什么它就来什么。

    她点开商城,下拉到最底下看到又多了一格商品,是个……木制玩具弩?

    给小孩玩这个是不是有点危险?

    她侄子好像就有一堆玩具枪,甚至仿得很真的都有。

    游戏既然能发布任务就说明没问题,需要三十万积分,她瞄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增加了的积分,那应该是发现石炭还是什么增加的。

    安觅放心兑换,投到宝箱里,“平安,宝箱里多了个东西哦。”

    平安黑溜溜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他忽然跑回家,“怀远哥哥,平安回家拿东西。”

    平安说完就迈着小短腿跑回家。

    院子里的何管家看到魏家的小公子回来了,露出慈祥和蔼的笑,瞧他小脸跑得红扑扑的,看着就是个康健的,身上穿着的袍子缝得一格格的,与一般光滑的袍子锦缎完全不同,瞧着当真是钟灵毓秀。

    平安本能想去找爹爹,但是看到门口笑眯眯的爷爷,他就停住了。

    “小公子可是有事?”何管家和蔼可亲地问。

    平安看了看大伯的屋子,又看了看他和爹爹的屋子,摇摇头,转身就跑。

    何管家摸摸脸,是他笑得不够慈祥吗?怎么把那么可爱的孩子吓跑了。

    平安还记得上次爹爹就是带他到爷奶屋里取的东西,他跑到屋里,还知道回头看有没有人,才伸出小手,把宝箱里的玩具拿出来。

    他看向脑子里的仙女姐姐,仙女姐姐今日穿的白白的衣服,头发跟平安一样扎起小揪揪了。

    “仙女姐姐,平安拿出来啦。”平安举起新玩具。

    今天扎丸子头,穿了件白裙的安觅看到平安拿到的这个很迷你的玩具弩,极大降低了危险性,她想看看里面有没有发射物。

    她根据崽崽手里拿的玩具弩教他,“平安,拿起来……对,对准奶的箱……”

    安觅还没说完,平安的手已经扳动下面的悬刀,也就是扳机,玩具弩里射出指头长的木枝来。

    安觅看了,圆圆的一小截,射出去也没什么威力,只要注意不往人的脸上射,应该伤不了人。

    “平安可以捡起箭塞进上面的小洞洞里,就可以带出去玩了,不要往人身上射,会痛的。”安觅注意到那是装箭的地方,姑且就把木枝叫箭吧。

    “嗯!”平安认真点小脑袋,“平安只射雪人。”

    平安捡完木箭找到小洞洞,塞进去,拿着新玩具就往外跑。

    这时候魏家都在忙,知道家里有客人都少出现在院子里,所以除了何管家并不知道平安回来过。

    何管家看到平安从屋里出来,手里还拿了个……好像是小木匣子,小短腿跑得飞快。手机端s..

    平安回到战场,大家很快就注意到他了,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木头,都停止战斗,围上来。

    “平安,你这个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又是你爹给你做着玩的?”

    “平安,怎么玩啊?”

    “就是打雪人。”平安奶声奶气,拿起来靠近雪人一些,对准雪人发射。

    一群小孩齐齐惊呼,他们看到有东西从木头里飞出来打在雪人身上了!

    等魏景和送战止戈出来,外头的孩子还是惊呼不断。

    “打中了!”

    “轮到我捡了!”

    魏景和抬头看去,就见怀远手里拿着什么玩具,对准雪人打。

    战止戈起初注意力是在怀远身上,直到怀远手一扣,有什么从木头里射出去,打中雪人。

    那不是……

    他大步上前从怀远手里拿过那件东西,果然像弓,不,应该说更似弩。

    看到县令大人和比县令大人还大的官来了,村里的孩子瞬间做鸟兽散。

    安觅见崽他爹来了就不用自己看着了,她正想退出游戏出门做美容,就来任务了。

    崽崽想过安稳的生活,快来阻止战乱吧

    看到这个任务提示,她眉心一跳。

    这是要打仗了?

    按理,大虞已经到百姓连乱都没力气乱的地步,其他国家想攻入很容易,只是,一来,他们想等大虞将士饿得发软,再不费吹灰之力收割疆土。

    这也是被大虞打压多了,想借此狠狠折辱一番。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比起战死,饿得只能等敌军来杀更耻辱。

    二来,他们也怕被大虞的各种天灾连累到,便想等稳定些了再行攻打,他们认为如今的大虞除了能扩大疆土,真没什么攻打的价值。

    安觅想,这个问答题的东西她肯定是拿不到了的,她对武器知识完全没有涉猎。

    然而,她等了等,也没等来问答题。

    崽崽的玩具弩是个好东西,是否让崽崽贡献出去

    安觅:……

    我都做好答错的思想准备了,你给我来这个?

    安觅想起前面的鞭炮,再到现在的玩具弩,原来又是玩迂回,借此把这两样武器拿出来。

    她就说嘛,哪有给崽崽玩这个的。

    这应该也是造福百姓的一件事,事后所获积分不少,安觅点了是

    “平安,咱跟爹爹说悄悄话,那个弩是可以打坏人的东西。”

    平安听到仙女姐姐的声音,眼珠子溜溜转了转,绕到他爹身边,“爹爹,平安要跟你说悄悄话。”

    安觅被崽崽这话给逗乐了,要说悄悄话还这么大声。

    魏景和笑不出来,这新玩具必然又是平安的仙女姐姐给的,他想到先前的红薯土豆等,还有石炭的出现便是雪灾来临的预兆,如今出现了武器,是否意味着……

    “行,爹爹陪你说悄悄话。”魏景和当作陪孩子玩一样,抱起平安到一边去,蹲下身,凑上耳朵给他说。

    平安还用小手去拉开他爹的耳朵,小小声地说,“爹爹,仙女姐姐说这个弩弩可以打跑坏人。”

    果然。

    魏景和心里一叹,抬头看去,正看见战止戈轻轻扣下箭匣下的弩机,一截小木枝射出去,打在雪人身上。

    “父亲,还可以再打。”怀远在旁边说。

    战止戈一怔,连忙试了,发现竟然真的能连发!

    他又扣了一次,直到把里面的箭都射完了才停下,爱不释手地看着手里这把玩具,眼神灼热。

    如今大虞的弩是一种车弩,需要用绞车来张弦发射,好几人配合才能发出,通常是用来守营寨、城门,或者用车子移动使用。

    单兵用的弩也很简单,因为装填箭耗时比弓长得多,在作战中就极少使用。

    平安这个可以轻巧拿在手上,望山上还增加了刻度,以便更加瞄准发射出去,还是连发的,足有十发以上!而且,这个还可以装在臂上,作为单人使用的弩,哪怕是在马上也可以使用。

    他方才感受了下,这个当玩具使,看起来很小,但还是有一定的射程,做成作战用的话必然威力更甚。

    战止戈带着玩具弩走到魏景和面前,都不用说,魏景和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这也是我从那家富户家里搜来的,只以为是小孩玩具,没想到有此作用。”魏景和面不改色撒着谎。

    不得不说,他真要感谢这个富户逃到别国去了,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不过当今也不会蠢得把这功劳安在一个已经叛国的家族身上。

    战止戈看过那富户的资料,听闻族里有子弟热爱周游列国,带回不少新奇东西,有这个也不稀奇。

    至于为何别人从未发现的偏叫魏景和发现了,大约是因为了灯大师说他是有福运之人,于大虞有利的东西总能叫他发现?

    “平安,可否给战伯伯带回去玩一玩,待日后战伯伯再还给你,可好?”战止戈把小连弩还给平安,才征求小孩的同意。

    “战伯伯也喜欢玩小孩子玩的东西吗?”平安惊奇,拿着玩具弩,看了又看,最后还是把它递出去,“战伯伯拿去玩吧,下次战伯伯来平安带你去玩泥巴。”

    战伯伯喜欢玩小孩子玩的东西,那一定也喜欢玩泥巴。

    安觅再次被崽崽的童童语逗乐。

    她还以为得劝他把玩具弩交出去呢,毕竟小孩刚拿到新鲜的玩具总是舍不得的,果然是她最乖的崽崽。

    魏景和看到战止戈哑然的样子,忍俊不住。

    战止戈捏捏平安的小脸,“战伯伯只喜欢玩这个,不喜欢玩泥巴。”

    “哦。”平安看着他,替他一脸可惜。泥巴也很好玩的,可以捏好多东西。

    战止戈又摸摸他的头,让两个小孩子话别。

    魏景和与战止戈走到一边,“行止兄觉得边关如今可稳?”

    战止戈负手长叹,“粮草将尽,兵无一日饱腹,危矣。”

    “行止兄觉得大概还能撑多久?”

    “那便要看敌军还想等多久。”

    魏景和也不敢断定很快就有战事,“不知皇上对边关有何打算?”

    “皇上自是希望能撑到红薯收获。”战止戈看向他,“明允有话不妨直说。”

    魏景和就将自己的猜测说了。

    “皇上叫我一路带兵镇压灾民,便是想趁别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先安内。”战止戈拍拍他的肩膀,“放心,边关再撑三个月不成问题。了灯大师不也说明允你是大虞之福吗?都走到这一步了,总不能断在最后一步。”

    魏景和摇头苦笑,想到那已经研制得差不多了的东西,但愿用不上。

    两人又聊了会,战止戈才带怀远启程回京。

    怀远看到他爹把平安弟弟的新玩具拿走了,就承诺下次来再给平安弟弟带好玩的,走的时候是一步三回头。

    战止戈拿走小连弩回到京城连家门都没进,直接入宫呈给承光帝。马蹄铁他可以试着自个打造看效果,武器是万万不能的。

    承光帝看到这巴掌大的东西竟然能连发十次,冁然而笑,当即命令军器局全面打造。不说能一人一把,只要能造出个一支这样的弩兵,在两军对战上赢面就很大。尤其如今大虞正面临各方虎视眈眈,就等着不费吹灰之力侵吞大虞疆土。

    至于怎么来的,只要能快些拯救大虞于水火之中,承光帝可以不深究。

    ……

    送走小伙伴后,平安还记得弄掉画的事,听奶说爹爹在屋里,就到门口,悄悄打开门,探进小脑袋。rea3;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