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8章 第 48 章第48章 第 48 章 //

时间:2020-11-18作者:禅猫

    !

    魏景和找出想要的书,回头就看到平安手里多了串什么,用纸包的东西。

    他上前拿起来,“这是何物?”

    “爆竹,噼!啪!”平安指向外面,小奶音学得爆竹爆破的声音。

    魏景和知道外面大哥正在按往年惯例放爆竹驱除邪祟,期盼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可是,这与爆竹有何干系?

    魏景和拿近了看,上面一个个编成串,也不知晓红纸里头包的是何物,竟能浪费纸来包。

    “爹爹,用火点,嘭!”平安指着上面的引线,比划了个大大的嘭,把他爹往外拉。

    魏景和看着那灰色的引线,心中一跳。

    平安说这是用火点了就能当爆竹?

    弄懂了,都不用平安拉,他抱起平安往外走。

    外面,魏老大刚放完炮竹,院子里只有爱看热闹的二丫,看到平安穿着红红的新衣裳出来了,就凑过去,轻轻捏一把小脸,摸一把新衣裳。

    她家平安最好看,比村里任何小孩都好看,像白馒头,又软又白。

    “二丫姐,放爆竹。”平安指着他爹说。

    “我爹放完啦,外边又有响的了,我带你去别家看。”二丫说着拉起平安就走。

    “平安不走,平安要看爹爹放。”平安挥开二丫的手,噔噔跑到他爹跟前。

    二丫不明白,她爹不是放过了吗?怎么二叔还要放?

    魏景和寻思着这上面是一个个串起来的,若是一个就响一声,为了安全,他拿起一根竹竿将那串鞭炮绑在一头。

    魏老大见了也是不解,“老二,你做什么?”

    “大哥待会便知。”魏景和回了句,让平安和二丫离远点,在火盆里取烧着了的竹枝,上前去点引线。

    只见两息左右的功夫,引线被点燃,飞快往上串。

    魏景和回身迅速抱起平安快走出几步,身后就响起噼里啪啦,密密集集的爆裂声,把屋里的人都惊出来了。

    “哇!”平安震得张大嘴,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串飞快炸开的鞭炮。

    鞭炮很短,很快就响完了,这可跟用爆竹不同。声音传到村里去,村里人一听就知道是魏家的,都觉得魏家今年的爆竹点得不错。

    “老二,你这是?”魏老头上前扇扇烟雾,烟雾中还有一股刺鼻的味道。

    “爹,这是我从县衙带回来的新东西,就放着试一试。”魏景和说。

    魏老头瞬间懂了,这是平安的仙女姐姐拿出来的。

    他点点头,“这可真方便,比爆竹好,就是有点废纸。”

    魏老太很认同魏老头的话,她拿着扫帚上前把鞭炮纸扫起来,这个可以留着点火。扫着扫着,就扫到一个没点着的。

    “老二,你看看这个是否没着。”魏老太捡出来扔到魏景和跟前。

    魏景和捡起来,上面还有单独的引线,也就是说再点肯定能爆的。他想到方才那爆开的威力,便决定留下来钻研钻研,若做好了,可不单单能代替爆竹。

    方才点燃的时候,若他再慢一些,那爆竹就能炸伤人。

    若是做得大一些呢,是否就能用来开山破路,甚至用来平息战乱。

    魏景和想到这个,心里不免火热起来,一直在苦思的后路也隐隐有了方向。

    魏景和拿出帕子将那个爆竹包起来,对他娘说,“娘不如就拿到外边烧了吧,就怕纸上残留的东西再炸。”

    魏老太想了想,觉得有理,也不用到院外,就在院子里的旁边空旷处拿来火苗给点了。

    等看到上面偶尔串出老高的火苗,魏老太庆幸自己听老二的。

    直到一堆粉碎红纸烧完,大家才放心了。

    魏老太又叮嘱家里人一番,这是外头没有的东西别往外瞎嚷嚷。其实不用魏老太提醒,家里从上到下都不会把家里的事往外说。

    魏景和带着那个鞭炮,抱起平安回屋。

    到了屋里,他放下平安,打开帕子里的鞭炮,还是厚颜请教,“姑娘,这个爆竹若是做大了威力是否会加大?能开山破路的那种。”

    安觅就知道崽他爹这人设是一点就透的,能这么快从鞭炮中想到火.药也不奇怪。

    这时候是不是应该来任务了?

    安觅按照以往经验等了等,没等来任务提示。

    她点开声音外放,试着说说看是否会被闭麦。

    “是。做成大的炸.药包应该可以。”

    安觅说完发现居然没被闭麦,这是默许火.药出现的意思?

    她又试着说,“只需要有木炭、硝石、硫磺这三种按照一定配比混合在一起就能发生爆炸。”

    安觅把做火.药成分都说完又看了眼屏幕,还是没提示。

    魏景和怎么也没想到竟是如此简单,他还以为这纸筒里定是装着了不得的东西,还担心这世上没有。

    硝石和硫磺做医药存在,更多的是一些道人用来炼丹用,这个在药铺就能买到,木炭更是不缺。

    想到这里,魏景和心中火热,恨不得立即寻来这三样东西尝试一番。

    “这个威力极大,比例很难抓准,真要做的话一定要小心。”炸.药可不是闹着玩的,崽他爹可别炸没了。

    魏景和记得当初拿出红薯等物都是后来靠自己摸索的,他也不往下问更详细的,笑道,“多谢姑娘关心。”

    “不,我只关心平安没爹的话会怎么活。”矿主表示别自作多情。

    魏景和:……

    确定了,这姑娘是真的只在意平安,一切以平安为先。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

    安觅关了小喇叭,跟平安说可以出去玩了。

    平安迈着小短腿跑去开门,看到门外的是大伯,奶声奶气喊了声,“大伯。”

    “诶。”魏老大从怀里拿出三枚铜板给他,“大伯给你的压岁钱,去玩吧。”

    “多谢大伯。”平安伸出小手接过来,又朝他爹爹说了声,得到爹爹同意就往外跑了。

    他要跟二丫姐去拜年。

    “老二,这是平安昨日放在那边的积木,我给拿过来。”魏老大把用布包好的积木放到炕上。

    魏景和坐在书案前,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开始为家里打算,“大哥,不如你拿去钻研一下是否能做出来,等年景一好,兴许能为家里添个进项。”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可是咱家独一份的东西。”魏老大猛一拍手。

    若是做出来了,多做几套,到时候也能卖出价钱,到时不拘是卖方子,还是卖积木,都能叫家里有进项。

    “那我先拿去试试看,平安要玩的话来找我要。”魏老大又拎起那包木块,兴冲冲往外走。

    起初他以为老二从外头带回来的东西,不是从县里寻来的,就是镇国公府有的,可随着怀远的出现,且对家里的东西都没见过,他就知道并不是。

    这些东西老二从哪弄来的,他也不问,反正在他心中,老二一直都很有本事。

    魏老大还特地去知会了魏老头,魏老头听说后也点点头。

    老二就是能把事情想在前头,不然,眼前他们只想着过好当下,等年景好了再打算就迟了。

    “那我再做些牙刷,到时也能卖几个钱。”

    “我做几副手套?”魏老太也说,一家子觉得将来的日子很有奔头。

    魏景和知道火.药的做法后,当下去了趟县城,在连药材都稀缺的药铺里买到硫磺和硝石,打算趁着休沐研制看看。

    于是,大家就看到魏景和时不时神神秘秘地上山,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谁也没有去问。

    魏景和倒没忘了一早就打算好的事。

    年初六这日,屋里的炕上,多了一张小书案,这也是怕平安冷着才做了炕上用的小书案。

    平安五岁了,也到了开蒙的时候,如今外头到处萧条,就算有私塾还开着也没什么好夫子,魏景和就干脆亲自给平安开蒙。

    自家开蒙,自然没有那么多仪式,书生衣冠就没备有。

    安觅刚用ipa处理确认成立慈善基金会救济团队的事,一看游戏就被崽崽萌得不行。

    崽崽穿着蓝色小羽绒袍盘坐在炕上的小书案前,小小一个,一本正经,严肃认真,偏偏小脸嘟嘟的,萌得叫人想偷回家。

    “平安,仙女姐姐可在?”魏景和忽然问。

    平安往脑子里一看,看到仙女姐姐好像爹爹一样在看书,今日的仙女姐姐后面没花花了。

    他抬头跟爹爹说,“仙女姐姐读书。”

    安觅匆匆回复完对方最后一句,就放下ipa,专心养崽崽,“平安要读书了吗?”

    看到书案上的笔墨纸砚,又看到氛围这么严肃,安觅总算知道魏景和那日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为什么了。

    崽崽要开蒙了,好比现代侄子去幼儿园的那种。

    想到她那去了三天幼儿园就满地打滚不愿意去的侄子,但愿崽崽不是个厌学的。

    “平安和仙女姐姐一起读书。”平安以为仙女姐姐拿的是书。

    安觅压根没察觉当下自己做什么被平安看到,以为平安要她陪读,正好她也没什么事。

    “好,姐姐和平安一块读书。”

    魏景和确认安觅在后,他长身玉立在小书案前,对平安微微作揖,当然,这礼是给平安的仙女姐姐的。首发..@@@..

    “姑娘为平安尽心尽力,当平安的老师也使得,如今平安已到了开蒙进学的时候,还请姑娘为平安取个大名。”

    这是魏景和能想出的可以回报这位姑娘的方法。

    她待平安这般好,天地君亲师,总要占一个。

    安觅怔住,没想到崽他爹突然给这么个任务,系统并没任务提示。

    难不成又是隐藏任务?

    想到上次救怀远的隐藏任务就有一次抽奖机会,安觅觉得她可以。

    崽崽姓魏,小名平安,她又正好姓安,想到家里的侄子,不如随侄子与字辈?

    与,雨,予……

    魏予安,予安,予安,予尔心安,予吾心安。

    安觅越默念越觉得不错,那就这个了,好歹也是她养的崽崽呢,名字里有她的姓是多美好的事。

    安觅打开声音外放,“那我就厚颜为平安取名了。魏予安,魏大人觉得如何?”

    “予安,予你太平盛世之安。姑娘待平安果真是拳拳之忱。”魏景和一听就明白其中深意,也觉得这名字取得再妥当不过。

    他对平安道,“平安,向仙女姐姐行个礼,多谢她为你取名。”

    平安如今已经学会行礼,起身,左右手又纠结了会,才做对,拱手,看着脑子里的仙女姐姐,微微躬身,奶声奶气,“多谢仙女姐姐为平安取名。”

    “快快起来,姐姐很高兴能给平安取名。”安觅用自己的姓给崽崽取了名,感觉养的崽崽更值了。

    “平安喜欢仙女姐姐取的名字。”平安露出奶萌奶萌的笑容。

    魏景和:“魏予安便是仙女姐姐给你取的名。今后,你小名唤平安,大名魏予安,可知?”

    “平安有两个名字?怀远哥哥只有一个。”平安下意识掰手指头。

    魏景和:“平安有了大名,往后别人再问起便可说你叫魏予安。小名便是亲近的人唤,像爹爹,像爷奶这般。”

    “还有仙女姐姐。”仙女姐姐也是一家哒,不能落下。

    “对,还有仙女姐姐。”魏景和轻笑,可见在平安心里,这个仙女姐姐同亲人一般重要。

    之后,魏景和又给平安点上朱砂启智,叫他眼明心明,好读书,读好书。

    魏景和又手把手教平安在纸上开笔破蒙,写下一个“人”字,寓意堂堂正正立身,顶天立地做人。

    安觅看着崽崽小手拿毛笔,认认真真写字,心中有些感慨,她养的崽崽要开始读书明理了。

    小孩蒙学课最先学的便是三百千,魏景和先教平安念三字经,以往也只是闲着没事了随口教的平安,如今是正式蒙学了,自是认认真真,从头开始教起。

    安觅就听平安坐在小书案前,摇头晃脑地跟他爹爹念三字经,小奶音稚嫩又清亮。

    “平安,为何要摇头晃脑?”安觅记得好像不是非必要的,这么摇下去头不晕吗?

    仙女姐姐一出声,平安就跟不上爹爹的节奏了,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看他爹。

    爹爹说读书要认真,不能分心。

    “姑娘,平安此时在上课,莫要打扰平安。”

    魏景和一看就知道是平安那仙女姐姐在说话了,做夫子他是认真的,不能叫平安刚开蒙就认为往后在课堂上也可嬉戏。

    安觅见崽他爹那张温润如玉的俊脸板板正正的,有种小时候上课偷摸传纸条被老师抓到的感觉。

    “爹爹,仙女姐姐没说话呀。”平安天真无邪的眼睛眨啊眨,小手指在小书案底下抓得紧紧的。爹爹读书时最严肃,平安要保护仙女姐姐。

    安觅可别提心里多暖了,崽崽也会护着她了。但是这在课堂上捣蛋反而让别人背锅的事她可做不来,尤其要帮她撒谎的是崽崽。

    她点开声音外放,“魏大人,是我。是我问平安为何读书要摇头晃脑。”

    “爹爹,别骂仙女姐姐。”平安抓着手指头,眼巴巴地为仙女姐姐求情。

    原来读书摇头晃脑在姑娘那里那么奇怪吗?

    魏景和回想自己方才摇了没有,他轻咳一声,“读书讲究的是韵律,在读书的过程中跟随韵律会情不自禁摇头晃脑,如此更加投入,领悟圣贤之道。”

    “韵律?跟随断句念不就可以自然而然有韵律了。”安觅说完想起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我忘了,古……你们那里应该是没有断句的。”

    所以,读书断句全靠摇头晃脑来找韵律感?

    魏景和来了兴致,“姑娘那里是如何断句的?”

    嗯?这是发明标点符号的节奏。

    任务提示呢?是不是偷懒了。

    等不到任务提示,安觅又不好不回答,就当是隐藏任务来说,“用标点符号。这是用于书面上标明句读和语气的符号,在读书的过程中可起到表示停顿、语气以及词语的性质等作用。”

    魏景和闻,心思一动,提笔在炕桌,也是书案上的纸刷刷写下她说的话,上面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姑娘不防说说这句话如何用上标点符号。”他把平安抱过来,让平安坐在身前。

    “在第一个号字后画一个小圆圈这就是句号……”

    安觅把标点符号都跟他说明标在哪里,又是如何运用。

    魏景和本来脑子就好,领悟力强,知道怎么个用法后很快就融会贯通,看着这一段加了标点符号的话,他按照标点符号来默念几遍,果真不一样了,句子的意境都不一样,通俗易懂。

    魏景和又提笔写了一段三字经,在上面加了标准符号给安觅看,“姑娘觉得如何?”

    “都对了,魏大人果真聪明。”安觅由衷地夸,至少在游戏里这个聪明的设定是表演得淋漓尽致的。

    “比不上姑娘博学多才。”魏景和笑道。

    “不不不,我不过是拾人牙慧。魏大人才是真才实学。”这个安觅就不敢认了。

    魏景和就当她谦虚了,也不让平安回去坐了,就抱着平安继续教他念三字经。

    “爹爹,还要摇小脑袋吗?”平安还摇了摇小脑袋,奶声奶气。

    安觅噗嗤一声笑了,赶紧关了免提喇叭。

    魏景和学了标点符号后,想起平日摇头晃脑的自己也是有点滑稽。不过自古读书人皆如此,根据摇头晃脑寻找韵律也是一种法子。

    他清清嗓子,“平安且跟爹爹念,看看是否有韵律,没有就摇小脑袋。”

    屋里很快又响起父子俩一清润一稚嫩的读书声。

    平安就记得读书要摇小脑袋,一读就下意识想摇,后来看到爹爹都不摇了,他也不摇,干巴巴念了几句,也学他爹念出韵律来。

    由此,平安每日要读三遍三字经,再开始习字,虽然写出来的都是墨团团。

    安觅可喜欢看崽崽念书写字了,认认真真,可可爱爱,偶尔一不小心,小脸还弄成小花猫。

    初七这日,镇国公府的马车再次停在魏家门口。

    “平安弟弟!平安弟弟!”

    平安正在屋里让爹爹手把手教习字,听到熟悉的声音,眼睛一亮。

    是怀远哥哥!

    “静心写完。”魏景和低声训斥。

    平安立马乖乖跟爹爹写完一个‘远’字。

    “这个远字便是你怀远哥哥名字里的远字了。”魏景和慢条斯理地搁下笔。

    平安起身刚要跑出去迎接怀远哥哥,听到这话,又回头看着书案上刚写完的字,眼巴巴看向他爹,“爹爹,平安可能拿去给怀远哥哥看?”

    魏景和从脸盆架上拧了脸帕给他擦去手上的墨渍,弄好,书案上的字也干了。

    他点头,“拿去吧。”

    平安立即上前小心地把那张大字拿起来,拿出去给怀远哥哥看。

    魏景和整了整衣裳也缓步跟在身后。

    堂屋,魏老头将人迎了进来,门外国公府的管家和柳飞还在往里搬东西。

    “国公爷来就来了,怎还带这么多礼。”魏老头干巴巴地说。

    虽然这位来过魏家几次了,但每次都是老二接待的,他还是头一次接待。

    “这是拜年礼以及赔礼,上次是内子不对,在来之前我已经派人将她送去家庙反思了。我在此跟魏叔和婶子赔不是。”战止戈对魏家二老深深做了一揖。

    “唉!这可是折杀我二老了。”魏老太赶紧扶着魏老头避过,堂堂大虞朝的战神将军给他们作揖哪能行。

    战止戈直起身,“在我心里,我是将魏家当亲戚走的,可不能因此坏了两家的情分。”

    说着,他叫来怀远,“替你母亲给你魏爷爷魏奶奶赔不是。”

    怀远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被教过了,知道他娘上次来魏家惹魏奶奶和魏爷爷不高兴了。

    他上前规规矩矩地拱手作揖,“怀远代母亲跟魏爷爷魏奶奶赔不是。”

    小小的人儿,一脸真诚,看得魏老太两人心里软乎乎的。

    “快起来,快起来,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魏老太上前扶起怀远。

    怀远顺势偎着魏老太,昂起小脸,“那魏奶奶还喜欢我吗?”

    魏老太被他这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给看得,若不是顾虑到这是镇国公府家的小公子,都要抱起来哄了。

    她拍拍他的小脑袋,“自然喜欢。”

    “那我可以去找平安弟弟玩了吗?”怀远迫不及待地问。

    魏老太笑了,“去吧,平安在屋里跟他爹习字呢。”

    “嗯!”怀远开心点头,转身就往外跑,刚走出几步,又折回来,对大家拱手,“怀远告退。”

    大家忍不住乐了。

    “国公爷教导有方,小公子小小年岁就这么知礼。”魏老头想半天想出这么一句恭维话。

    “喊什么小公子,魏叔喊他怀远便是。”战止戈道,他明显能感觉出来这次来魏家没有上次来的亲近。

    平安捧着他写的字来到堂屋,怀远也正从堂屋往外跑,两个小团子撞成一团。rea3;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