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7章 第 47 章*?*.

时间:2020-11-18作者:禅猫

    !

    安觅有时候真觉得这游戏贴心得不行,有时候又觉得死抠,你压根摸不懂它的套路。

    她之前就想过年崽崽有什么福利呢。要是没有,她就斥巨资抽一次奖,看看能不能抽出点什么大惊喜给崽崽。

    安觅看着崽崽萌嘟嘟的脸,点是

    她以为红包是真的红包,可以让她投到宝箱里让崽崽拿,没想到画面里的上空出现三个红包,背面朝她。

    这是啥意思?

    请崽崽选一个

    还能这样玩?

    安觅想到平安能看到两个宝箱,那应该是能看到红包。

    再看一屋子都在炕上守岁的人,她生怕等会平安开出什么大惊喜,就对平安说,“平安,跟爹爹说回屋睡觉觉了。”

    平安小脑袋一歪,立马倒下一副要睡觉的样子,“爹爹,平安要回屋睡觉觉了。”

    大家本来就都看着平安和他爹玩积木,自然是亲眼看到平安冷不丁趴下说要睡觉。明明前一刻还精神振奋的,下一刻就说要睡觉了,这可爱模样当真是叫人想把他抱怀里好好揉一顿。

    “平安,你哪有睡那么早。”二丫不舍得平安和二叔这么早回屋,她喜欢一大家子坐炕上热热闹闹的感觉。

    “有哒。”平安埋着脸点点小脑袋。

    魏景和见平安这样,便猜到可能是他那仙女姐姐的意思。他放下手上积木,整整衣裳下炕。

    “爹,娘,大哥,我就先抱平安回屋了。”魏景和抱起平安。

    “回吧,回吧,那边炕我已经烧暖了,不用陪我们守着。”魏老太起身给开门,她大概也猜到平安这么做的原因了。

    “娘,您别送了,外头天冷。”魏景和腾出手来接油灯。

    “娘送到门口,几步路的事。”

    魏老太提着灯送到门口,等屋里亮上灯才回去。

    魏景和把平安放炕上,看他偷偷睁开眼,忍俊不住。

    安觅也被崽崽的小机灵萌得不行,“平安,快起来……”

    “呀!爹爹,有石头。”

    安觅没说完,平安就爬起来指着小脑袋枕着的地方。

    魏景和知道是什么,笑道,“平安把石头找出来看看。”

    平安摸到不平的地方,掀起炕席,看到上面有一小串铜钱用红线绳串着。

    安觅瞧了就知道这是家中长辈给平安备的。古时压岁钱又称压祟钱,寓意镇恶驱邪,保佑平安,觉得小孩最容易受鬼祟侵害,就用压岁钱来压祟驱邪。

    “爹爹,钱钱。”平安拿起两串铜板给他爹看,一串八枚,上面用红线编织如意结,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这是爷奶给平安的压岁钱,平安明日起来记得要多谢爷奶。”魏景和笑着说。

    平安记得过年有压岁钱拿,但不记得是怎么拿到的了,他坐在炕上,白嫩的小手上握着两串铜钱,要多萌有多萌。

    “可要爹爹帮你收起来?”魏景和伸出手。

    平安想也没想就给出去,等到快放到他爹手上的时候,忽然想起他的宝箱,心念一动,两串铜板没了。

    魏景和:……

    无论看多少次都有被震撼到。

    平安露出乖巧软萌的笑容,“爹爹,平安收进宝箱里了。”

    “平安真棒,这么小就知道铜钱给了大人就再拿不回来了。”安觅打趣,她小时候收的压岁钱都是自己拿着,自然没有过什么爸妈先帮你收着的事。

    魏景和见平安这般,忍不住好笑,收回手,坐到炕上,语气里带着笑意,“姑娘,我没有要收起来不给的打算。”

    安觅以为自己打开了免提,一看,还没有嘛。

    反正现在回了这边屋,省得平安转述,她就点了免提小喇叭。

    “魏大人可冤枉我了,那是平安早早就已经知道人心险恶。”

    魏景和知道她这是打趣,嘴角轻扬,“原是如此,全赖姑娘教导有方。”

    “仙女姐姐,平安有钱钱买馒头,买糖了。”平安听到仙女姐姐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又拿出一串压岁钱来给她看。

    安觅被它这得意的小模样萌化了,“那平安好好收着,姐姐也有红包送给平安哦。快看看脑子里是不是多了什么呀?”

    红包……

    魏景和又听到一个新鲜词汇,大约就是压岁钱的意思?

    平安听说有红包,赶紧收起铜板,就想着看,然后就看到了,“两个宝箱,还多了一二三,三个红红的纸,比爹爹写字的纸还红红。”

    魏景和挑眉。

    他背靠炕墙,长腿一条伸直,一条曲起,手指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只静静听着。

    安觅想到崽崽要开红包,有些小激动,“这就是红包。平安,挑一个,看看想要哪个就打开哪个。”

    “都一样吖。”平安眨眨眼,想着打开第一个。

    然后他就看到好多好多颜色的花花点点爆开来,好美呀。

    “花花!好美的花花!”

    也就魏景和习惯了,不然见平安睁着大大的眼睛,对空中又跳又叫,铁定以为中了邪。

    也不知那姑娘又给平安看了什么,叫他如此兴奋。

    “爹爹,好美好好看的花花。”平安扑到他爹身上,小奶音欢快得不行。

    “平安,这是烟花。”清清柔柔的嗓音纠正。

    “爹爹,是烟花,嘭!散开好大好好看的烟花。”平安用手比划。

    “那平安替爹爹多看几眼。”魏景和摸摸他的头,又得知对方那有一个叫‘烟花’的东西。

    平安点头,再看,有点傻眼,“没了。”

    安觅这边也是崽崽选定后,红包消失,崽崽选的什么,她没看到,这大概只对崽崽单方面开放。

    见崽崽一脸懵逼,安觅轻笑,“平安,快看选中了什么。”更新最快s..s..

    平安又看,看到脑子里出现的脸孔,眨眨眼,小手下意识抬起来去戳,“仙女姐姐?”

    当然戳到的是空气。

    “嗯?姐姐一直在呀。”安觅以为他看到什么吓住了,她点了用来投喂崽崽的宝箱,还是没看到崽崽的红包开出了什么。

    “真的是仙女姐姐!平安看到仙女姐姐了!平安看到仙女姐姐了!”平安忽然拍手雀跃不已。

    安觅一怔,看到?

    是说平安选的红包开出来的是她的脸?

    安觅没想到系统来这么个操作,她猜平安看到的应该是她当初上传上去的照片。

    不是,这是不是违反规定了?侵犯**权了?

    游戏里的崽崽能看到她的脸,那游戏外这个玩家岂不是知道她是谁了?

    算了,从她用崽崽当logo开始就已经掉马了,还有最近因为慈善基金会的事也上了热搜,真想在现实中知道她是谁,一点也不难。

    反正,她只认游戏里。

    不对,游戏里平安像他娘,如今又让平安看到她这个金手指长什么样,那最后该不会是她来客串崽崽的娘吧?

    魏景和不由得坐直了,将平安拉过来,“平安当真看到仙女姐姐了?”

    “嗯,仙女姐姐好好看,奶没骗人,比狗蛋他娘好看,比怀远哥哥的娘好看。”说着,他犹豫了下,又用指头比划了那么一点点,小羞涩地说,“比平安还好看那么一点点。”

    平安只照过奶的铜镜,铜镜模模糊糊,自然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只知道奶说平安长得好看,也不知道仙女姐姐和自己长得像。

    安觅噗嗤而笑,嗯,还是个对自己的颜值有自信的崽。

    可能是崽崽把狗蛋当成最初的羡慕目标,所以总下意识什么都要跟狗蛋比?

    她笑,“平安长得最可爱,最好看,姐姐最喜欢平安了。”

    被仙女姐姐夸了,平安笑得比花儿还灿烂。

    魏景和不知道这姑娘是如何做到的,竟真叫平安看到了她的模样。

    他想想自她能摸平安之后,他所做的利国利民的事,提前上报了雪灾,避免更多伤亡,石炭投入使用,炕、地暖都是叫百姓度过这雪灾的重大原因,还有滑雪板的出现,可在无法通行的时候将石炭送到安置灾民的地方。

    这些莫不是能叫平安看得见她的原因?

    “仙女姐姐头发长长,嘴巴红红,眼睛亮亮,鼻子高高……”平安每说一个就点一下自己脸上有的,最后欢喜道,“和平安一样白白的!”

    魏景和就问他,“仙女姐姐在做什么?”

    “在看平安。”平安看到仙女姐姐对他笑,好温柔好温柔的样子,就是在看平安。

    安觅不知道平安看到的压根不是她的照片,而是她当下的画面,她一脸姨母笑,手指点点他白嫩嫩的小脸,“姐姐一直都在看着平安。”

    “那平安可以一直看到仙女姐姐吗?”仙女姐姐后面好多花花啊,而且仙女姐姐坐在一个大篮子里。

    这可问倒安觅了,这是平安开出来的红包,应该就跟宝箱一样,概不退还了吧?

    背对花墙的安觅活动了下身子,“这是平安自己开出来的红包,应该能一直看到哦。”

    “那平安以后每日都能见到仙女姐姐了!”平安欢喜得扑进他爹怀里,“爹爹,平安以后都能看到仙女姐姐了!”

    以前都只是听到声音,他现在知道仙女姐姐长什么样啦,以后只要看到仙女姐姐,他就什么都不用害怕啦。

    魏景和抱他坐到腿上,摸摸他的小脑袋,“那平安可要把仙女姐姐藏好了。”

    “嗯!仙女姐姐是平安的,不告诉别人。”平安小脸很认真地点头。

    安觅嘴角始终上扬着,她想说没人夺得走,但想到设定是不能暴露,小孩有个他有的而别人没有的秘密也好玩,也就不说了。

    被崽崽用心藏着也挺好玩的。

    “爹爹,你想看仙女姐姐吗?”平安忽然奶声奶气地问,他也想让爹爹看到这么好看的仙女姐姐。

    魏景和莞尔一笑,“平安的仙女姐姐自然只有平安看得到。”

    平安皱眉,小苦恼,“平安也想让爹爹知道仙女姐姐长什么样。”

    “仙女姐姐那么厉害,当然不能随便叫人看到。”

    平安听懂了,点点小脑袋,“那我把仙女姐姐藏好了,不叫人看到。”

    “魏大人哄娃哄得不错。”安觅忍不住夸了一句。

    魏景和勾唇,“莫非不是?”

    安觅挑眉,赶忙说,“魏大人说得不错,仙女只是平安一个人的仙女。”

    魏景和点头,“是平安之幸,也是魏家之幸。”

    “仙女姐姐,你那里为何没天黑黑呀?”平安忽然问。

    “姐姐这里天……”安觅忽然怔住,随即以为他说的是照片里的背景,笑道,“姐姐这里的天和平安那里的天不一样啊。”

    魏景和闻就明白为何上次夜里她能在下雪的时候喊醒他了,原来是两个世界的天色不一样。

    平安点点头,“平安这里天黑黑了,要睡觉觉了。”

    “那平安睡吧,姐姐给你讲故事。”

    平安一听讲故事,立即乖乖到他平日睡着的位置躺好,“仙女姐姐,平安躺好了。”

    他最喜欢仙女姐姐讲故事了,怀远哥哥在的时候,仙女姐姐给他讲故事,他就讲给怀远哥哥听。

    想着,他看向起身抱来棉被的爹爹,小手拍拍身边位置,“爹爹睡,平安给你讲故事。”

    安觅噗嗤笑出声来,听在魏景和耳里,轻轻的,拂过心间。

    “仙女姐姐的声音爹爹听得到。”

    魏景和摸摸平安的头,把褥子铺上,再让他躺下,给他盖上被子,方拿了本书过来,坐在炕桌前打算看书继续守岁。

    “魏大人提醒我了,我的声音让平安以外的人听到也是需要法力的,虽然对平安没什么用,但还是省着点用比较好。”

    安觅说完果真无情地关了免提。

    魏景和:……

    “爹爹听不到仙女姐姐的声音了,平安讲给爹爹听。”平安拍起小手,觉得能给爹爹讲故事是件了不起的事。

    魏景和看着儿子兴致勃勃的样子,只能合起书,含笑点头,“嗯,爹爹听着。”

    安觅为给崽崽讲故事可费心了,特地搜来哪些故事比较适合小崽崽听,对侄子都没这么费心过,想想突然觉得还挺对不起侄子的,要不待会去接他放学好了。

    “爹爹,我们现在讲的是小熊不刷牙的故事。”平安躺在炕上,看着他爹,边跟着仙女姐姐念。

    魏景和耐心极好地点头回应,这姑娘当真是细心,注意到平安近来不是很喜欢刷牙了,特地讲了这么个故事。

    “小熊不喜欢刷牙,小熊娘让小熊去刷牙的时候,小熊都骗小熊娘刷了……”

    “有一天小熊醒来,所有的牙齿都不见了,小熊以为没了牙齿以后就再也不用刷牙了……等到看到那么多好吃的东西,小熊没有牙齿咬不动,吃不了的时候就哇的哭了。”

    魏景和认认真真听完平安给他讲的故事,虽然说的很跳跃,但他也能拼凑出个大概。倒是个很有深意的小儿故事,如此既能叫孩子听得进去,又能从中知晓其道理。

    “仙女姐姐,平安会乖乖刷牙哒,平安不要没有牙齿。”

    平安睡衣朦胧地咕哝了句,上下眼皮已经在打架,然后缓缓合上,睡了,完全忘了在听他讲故事的爹爹。

    魏景和等平安睡熟了,上前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低声道,“姑娘对平安如此用心,我这个做爹的深感惭愧。”

    “作为助养者,应该的。你只管向前冲,让平安能早日拼爹。”安觅说完就退出游戏,去接侄子放学。

    她觉得她最近沉迷养崽游戏,心都软多了,看侄子也觉得怪软萌的。

    rua不到游戏里的崽崽,rua一rua侄子也不错。

    魏景和却因为她一句“你只管向前冲”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

    与此同时,镇国公小公子的话也传到前头来了。

    奉和殿里烧着地暖,两边席位上空着不少位子,大家原都担心皇上会大发雷霆。

    宝座上的承光帝却是似笑非笑,扫了一圈席位上的空位,心里的小本本记下一个又一个名字。

    “镇国公,听闻你儿子身子大好了?”承光帝问。

    他想起上次了灯大师说的,让怀远多和平安在一块玩有好处,莫非当真有奇效?

    战止戈从席位上起身,“回皇上,这都是托顺义县县令的福。魏大人博览群书,曾在古书上见过像怀远这般病症。说人的体内有一种血糖的东西,一但低了就会犯病,浑身乏力,冒汗,眩晕,严重的还会晕厥。怀远就是体内血糖低了,不严重的,犯病时只需及时吃有糖的东西就能缓解。臣听闻后便试着断了怀远的药,如今已大好了,只需时常配糖在身上即可。”

    大家听了觉得天方夜谭,一个病得连门都出不了的人只需要吃糖就好了?镇国公何时也会讲笑话了。

    还有,怎么什么事都有这顺义县县令掺和。

    听说是魏景和发现的,承光帝是信的,“改日叫太医院的太医到府上好好给怀远瞧瞧,记下此病症。”

    “是。”战止戈拱手,又道,“臣有份礼物要献给皇上。”

    众臣:那么刚正不阿的镇国公也要走溜须拍马路线了吗?

    皇上不是说了今年宫宴不收礼,收礼只收于当下有益于大虞的礼。

    “哦?”承光帝立即来了兴致,能让镇国公送的礼可不是什么简单的礼,尤其他还说了只收有益于当下大虞的礼。

    “还请皇上移步殿外。”战止戈说。

    承光帝自是答应,带着一干臣子到了殿外。

    战止戈看向殿前禁军统领,见对方点点头,方曲指放到嘴边吹了一声长哨。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很快一匹红鬃烈马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身姿矫健,毛发光亮,一看就是匹骏马。

    “这不是……”

    “回皇上,这正是家父当年的战马后代,后来随臣征战时伤了马蹄。”战止戈上前摸着马头,这是他父亲在世时送给他的小马驹。

    “可朕如今瞧着并不像是伤到了。”承光帝说。

    战止戈拍拍马儿,上前抬起马的前蹄给承光帝看,也就因为他是马的主人,才能让马不动。

    承光帝看到马蹄上多了层铁环,凑近了看,竟是钉在马蹄上的,还不止一个钉子。

    “这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这是臣同顺义县的魏大人想出来的法子,起因是两个小儿在谈论给马穿鞋一事。马蹄坚硬的表层可以承受住钉子,逐风还是臣亲自磨掉了坏掉的表层再给钉上马蹄铁的,跑了两圈就完全能适应了。臣确信若都给战马钉上马蹄铁,跑起来不会比胡人的马差。”

    又是魏景和,承光帝想到‘病’还没好的左相,笑了。

    他看向这匹战马,“镇国公骑上跑两圈给朕瞧瞧。”

    “是!”战止戈利落地翻身上马,当场骑着逐风绕场一周。

    逐风许久没跟主人驰骋沙场了,跑起来也兴奋得不行,哪怕在这清扫过积雪的广场上也跑得快如疾风,看得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好!镇国公和顺义县的县令又为我大虞立了一功。”

    身后的臣子听皇上这么说,就知道顺义县那县令赫赫之功,恐怕离升官不远了。

    不出意外的话,大虞正在冉冉升起,今日这场宫宴兴许就是皇上下的一盘棋。

    但是,镇国公还没完。

    他从马上下来,忽然撩袍跪地,拿出一封折子,“皇上,难得今日是个好日子,臣特向皇上请封怀远为镇国公府的世子。”

    在场的又被镇国公这一出给惊呆了。

    镇国公来真的,这么小就请封世子?哪怕吃糖有成效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就不怕半路夭折?

    承光帝是知道镇国公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儿子的,说起这个,他就觉得是笔烂账,点头,让周善将折子接过来,“朕准了,战怀远从这一刻起便是镇国公府的世子。”

    前头的话传到后宫,刘氏收到大家艳羡得不行的目光,以及那一声声恭喜,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想不到这个自来被她不喜的儿子头一次入宫就给她这个做娘的长了脸,让背地里一直笑话她没法为镇国公府生一个健壮孩子的人生生打了脸。

    她看向殿外玩的怀远,眼神里多了几分真心的慈爱。

    ……

    翌日,平安一早醒来,穿上仙女姐姐给的新衣裳,就在院里看他大伯放爆竹。

    安觅就看到魏老大将一根一节节的竹竿放到火盆上逐节燃烧,竹节经由高温炙烤发出爆破的响声。

    明显这个背景里还没有火.药,更不可能有火.药制成的炮仗,所以过年时,他们还用的是火烧竹子,爆裂出的声音以达到驱逐瘟神,辟邪除恶的效果。

    崽崽过年怎么可以没有烟花爆竹,是否给崽崽兑换鞭炮

    看吧,这游戏系统有时候真的贴心得过分。

    安觅点是,再点开商城,果然看到上面有一串鞭炮,只需要十万积分。对如今动辄就二十万积分起来说,这个当真算便宜了。

    “平安,回屋把宝箱里多出来的东西拿给爹爹放。”

    平安听了,看了眼脑子里今日美美的仙女姐姐,迈着小短腿跑回屋,看到他爹正在整理书架,小手一伸,手上多了一串鞭炮,“爹爹。”rea3;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