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5章 第 45 章第45章 第 45 章第45章 第 45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只见他们的县令大人内穿层层冬衣,外披青色披风,俊脸被掩在披风帽里,若是不看他脚下的话,还是很风度翩翩的。

    所以,县令大人脚底下踩着两块木板,手里撑着两根棍子,是怕雪打湿了鞋?

    如此雪天还坚持来县衙,县令大人这颗爱民如子的心当真是叫人可敬可叹!

    魏景和见人都出来了,便当着他们的面滑了一圈,让他们看清楚了才脱下滑板,上前把手杖给他们,指了指滑板,吩咐下去,“这个叫滑雪板,可在雪上滑行,遇坡上不去可脱下爬坡。立即让人照这个做几副出来,这一副你们就轮流着学,等新的做出来了便可用它来出行了。”

    几个衙役从县令大人方才潇洒飘逸的滑行中回过神来,听县令大人这么说,立即有人去办了,其他人也纷纷围上去,争着抢着第一个学。

    干旱开始后,他们这些衙役一开始图的是哪怕都没俸禄发了,这身份也能在这灾年有所震慑,后来前县令逃了他们自然也想不干,可新县令的到来让他们觉得还可以苟一苟,苟到现在没一个舍得说不干的。

    但凡有点脑子都知道,一旦大虞安稳下来,顺义县就是头一个立功的县城,到时候有的是他们风光的时候。县令大人可是多次入宫面圣了的,皇上还亲自来查看了红薯,就看天给不给面子了。

    很快,滑雪板的出现解决了出行的问题,等衙役们都学熟练后,魏景和派强壮有力气的人去村里统计伤亡人数,了解各村情况,叮嘱各村不可轻忽,留意雪崩。

    每个村的村民们见前来通知的衙役踩着木板就能跑好远,闲着没事干也做来试着玩,还因此衍生出很多版本的滑雪板,有的就单做一个大大的木板,爬到陡坡上,坐着从上面滑下来,有的直接把家里木盆拿出来把小孩放里边往下推,玩出了诸多新花样。

    难民比普通村民要艰难得多,但是比还没得到安置的那些就幸福太多了。至少他们不用担心被冻死,饿了可以煮贮存的干菜熬日子,秋日里种下的红薯虽然没得收红薯,可是收起来的红薯叶也足够他们熬下去,县令大人还给发了菜种子和大豆,虽然收获得不多还要和那么多人分,可是他们已经知足得不能再知足了。

    有温暖的屋子住,有东西可果腹,于他们来说,跟他们逃难的日子相比,这个雪灾都不算雪灾。

    雪还在陆陆续续的下,三日后的一天夜里,承光帝正在想怎么救被困在山上的镇国公,他派去的暗卫迟迟没有消息传来。

    战家一家,上一任镇国公不幸战死沙场,战止戈十五岁继承镇国公之位,领兵挂帅,打退胡人,替他爹报了仇,一战成名,成了战家新一代的战神。

    还活着的老国公和老夫人又因为太上皇担心战家趁机造反,而将两老招去伴驾。

    也许此举在外人看来是为他这个在位的儿子好,其实他那个父皇不过是想,哪怕是因为天灾亡国,也不愿意被战家改朝换代罢了。

    如今惟一能撑着战家的便是战止戈,若战止戈出了事,战家男丁只剩一个羸弱的小孩,几百年的战神世家便会从此没落。

    几百年的将军世家已经成了大虞心目中的战神,哪怕家族人丁单薄,哪怕从不恋兵权,在军中都是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在敌军里也是一种震慑。

    他想要稳住千疮百孔的大虞,就得有镇国公才行。

    “皇上,镇国公在外求见。”周善得了门外太监的传话,上前低声禀报。

    “你说什么?这么厚的积雪,他怎么可能回得来?”承光帝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真的,镇国公骑着木板回来的。”周善说。

    承光帝瞪向他,“周善,谁给你的胆子敢寻朕的开心?”

    骑木板,你怎么不说骑狼呢,这还靠谱些。

    “奴才不敢,镇国公就在外头,皇上传进来问问便知。”周善佯装一脸惶恐。

    承光帝脑海里闪过一个人,急忙把人宣进来。

    战止戈在山上待了快一个月,瘦了不少,脸上轮廓看起来更加冷硬了,唯独不变的是一双锐利的眼眸。

    承光帝见他安然无恙,便放心了。

    战止戈健步到御前行礼后,不等承光帝问,就交代了从下雪后发生的事,包括魏景和想出用滑板运送石炭下山,用滑板出行。

    下山走的陡坡没那么吃力,比较惊险,在平地上就全靠力气撑着滑行了,遇上坡滑不上去要么带着滑板小心爬坡,要么脱下雪板拖上去。

    承光帝听完,暗叹,果然是魏景和,不愧是被了灯大师说能叫大虞拨云见日的人。

    “可是带来了?朕也去瞧瞧。”承光帝想去看看这滑起来能追上奔马的东西。

    战止戈点头,“就放在外边。”

    ……

    特地找了没清雪的广场,战止戈穿上滑雪板给承光帝演练了一翻,他是从山上滑下来的,又是驭马高手,男人天生就对一些极限运动有征服欲,所以滑起来特凶猛,叫人看了热血沸腾。

    承光帝由周善和战止戈扶着小心往前滑,后宫妃嫔听到消息,连忙叫人去打听,必须紧跟上皇上的喜好。

    不多会,滑雪板就在宫里传开了,几个小皇子听闻能在雪上滑行也吵着闹着要玩。

    不出意外,今夜过后,京城又要刮起一股滑雪风。

    *

    雪停了几日还未化完又下。

    这次雪灾主要是淮河以北一带,除了顺义县,哪怕是京城都开始有灾民,房子塌了的,没柴取暖的,越来越多。

    当日,承光帝从魏景和口中得知可能会有雪灾时,就在城外择了个比较大的庄子,建上地暖,用来安置灾民,却也只是提供石炭取暖,干粮自备,如今的朝廷也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家听说朝廷有安置的地方,实在受不住的纷纷带上口粮往安置点那里涌,路上有军士看着,谁也甭抢谁。

    听闻有可以烧火取暖的石头,一些没备足柴火的大户人家就想方设法用钱或用粮来换取一些回去烧,得到的粮食就给实在没吃的灾民煮粥。

    其他地方的人就真的绝望了,这时候,远远滑行而来的人群就成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只见几个人浑身裹得严实,只露出眼睛,脚踩木板而来,身后拉着一板板绑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叫灾民们激动不已。

    这些石炭都是最早运送下山后按照雪灾可能发生的地方放置的,如今有了滑雪板就可就近运送来安置点救灾。

    等打开来是一块块黑黑的石头,灾民们差点以为被戏耍了,得知这是可以烧的石头后,一个个摆明不信。

    等到石炭真的烧起来,灾民们第一次庆幸他们有个好皇帝。

    这时候石炭耐烧的好处也显露出来了,持久缓慢地燃着,哪怕不能完全杜绝人冻死,但伤亡人数比起往年比这小许多的雪灾已经好太多了,死的人里多半是又冻又饿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场雪灾从十一月下到过年,积雪未化就又下,顺义县就有一个村发生了雪崩,因为听从县令大人的话时刻留意雪崩发生,才没有什么伤亡。

    有了滑雪板后,魏景和每几日就往返县城坐镇衙门,也因此,通往县城的路被村民们日日往两边清扫,如今路两边的雪堆起来快有一丈高。

    到年二十八这一日,天出奇地放晴了,还出现了久违的太阳,整个大溪村都笼罩在皑皑白雪中,宛如童话仙境。

    这一日,一辆马车缓缓走过被村民们合力清扫开的路,停在魏家门前。

    院里刚滑雪回来的怀远听说国公府来人接他了,以为是父亲亲自来接的他,欢喜跑出去。

    等到了门口,看到马车里出来的人,怀远更是欢喜,是母亲!母亲亲自来接他了!

    刘氏这段日子经过身边嬷嬷的劝也算是想通了,既然不能再有一个健壮的孩子,只能把怀远的心拢回来,给怀远好好养身子,等他长大了,到了足以要子嗣的年纪,再让他生个健康的孩子来继承国公府。

    这就是她今日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刘氏被嬷嬷扶着下了车,锦衣狐裘,通身华贵。

    她看着眼前这简陋得不行的农家小院,不敢想象玉叶金柯的国公府少爷居然在这待了一个多月!

    国公爷说孩子比在国公府里还好是骗她的吧?就为了不想让孩子和她接触。

    看到从门里飞快跑出来的孩子,刘氏更加觉得孩子在这过得不好了,所以才一见到国公府的马车来了就跑出来想逃离这里。

    可是刘氏忽略孩子惯了,哪怕知道今日来的目的,如今真见到了也不知该如何亲近,以至于也没注意到怀远与以往有何不同。

    “夫人。”贺嬷嬷出声提醒。

    刘氏挤出自认为和蔼的笑容,朝怀远伸手,“远儿,来,到母亲这儿来。”

    怀远打小就是在被嫌弃的环境中长大,心思很敏感,很容易就能看出母亲还是不喜欢他,虽然是笑着,但是并不开心。

    他上前低头小声喊,“母亲。”

    刘氏见他这般就皱眉,“你的礼仪呢?不过才待一个多月,都玩野了不成!”

    怀远恭敬地作揖行礼,“母亲。”

    平安追出来看到怀远哥哥对一个穿着毛茸茸的婶婶行礼,站在门口不敢上前了。

    刘氏的目光看向平安。

    这就是那个姓魏的县令的儿子?生得倒是不错,听说是个没娘的,国公爷怎能放任自己儿子同这样的孩子在一起玩!

    要知道国公府嫡出少爷跟皇家孩子玩也是使得的。

    平安对人的喜恶很敏感,一看到刘氏就知道怀远哥哥的娘不喜欢他。小嘴微噘,有些难过。

    平安这么乖,怀远哥哥的娘为何不喜欢平安呀!

    魏老太听说来客人了,自然也迎出来了。

    她当过丫鬟,怎么可能看不懂刘氏的眼神,她看了眼怀远,这倒是个讨喜的孩子,在魏家住了一个多月,和平安同吃同睡,也不娇气,可惜有这么个重门户之见的娘。

    “哎哟!这便是怀远的娘吧?这可是国公府的夫人!顶顶尊贵的人儿!”魏老太装出粗鄙老太的样子,大惊小怪一番,而后一脸抱歉道,“家中寒陋,就不请夫人进去污了夫人的尊贵了。”

    刘氏没听出这话里的讽刺,还觉得这是个有眼色的农家婆子,她身边的贺嬷嬷却听出来了的。

    看过去,确认过眼神,是同一类人。

    “夫人是特地来接少爷回府的,谁能料到这场雪一下就下这么久,劳魏家照顾少爷这么久。”贺嬷嬷上前一步,和魏老太打起了擂台。

    安觅处理完现实中的事,再登录游戏,游戏里已经要过年了。

    听到那贺嬷嬷这么说,好像住在魏家委屈了她家少爷一般,安觅就见不得自己的崽崽被人这样嫌弃,就教平安,“平安,你跟怀远哥哥说,回去后就没有小车车骑……”

    “怀远哥哥,你真的要回去了吗?回去后就没有积木玩,没有小棒棒吃,没有吹泡泡,没有魔方,没有小牙刷,没有滑雪板,没有小手套,没有暖暖的炕,没有暖暖的棉被盖,还有平安的羽绒袍,奶还没给你做……”

    平安照着仙女姐姐教的,一根一根手指数着说,眼睛期待地看着怀远。

    他有那么多好玩的东西呢,村里的小孩都羡慕他,怀远哥哥留下来吧。

    怀远还真被说得想继续留下来跟平安弟弟一起玩,就巴巴地看向他娘。

    刘氏听都没听过这些东西,不以为意,“哥哥是国公府的少爷,不玩这些。远儿,来,跟这位弟弟道别,咱们回家了。”

    柳飞:……

    国公爷是让夫人来魏家结仇的吗?他已经看到魏家人脸都黑了。

    魏老太牵着平安,似笑非笑地看向柳飞,“是呢,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国公府必然是看不上,也不会用的。”

    安觅爽了,魏老太配合得不错,有本事国公府以后都别用这些东西。

    柳飞想捂脸。老太太这么说,国公府别想出现任何魏家的新鲜玩意了,不然就是自打嘴巴。

    国公爷,您真的会后悔让夫人来这一趟的。

    贺嬷嬷自认和魏老太同级别,笑道,“那是自然,国公府里用的东西极为讲究,不能辱没了国公府的名声。”

    魏老太点头,“老婆子我记住了。”

    她看向怀远,和蔼道,“怀远啊,你就同你娘回去吧。有空再来找平安玩啊。”

    对怀远这孩子,魏老太是没什么怨气的,只是可惜他有这么个娘。就因为有这么个娘,以后再想和平安玩也难了,当然,她是不会主动让平安去找他玩的,没得送上门让人嫌弃。

    怀远能感觉出来母亲不喜欢他的平安弟弟,他后退一步,认认真真地说,“平安弟弟说的这些东西我很喜欢玩,国公府里都没有。我也喜欢和平安弟弟玩。”

    刘氏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孩子,听他这时候这么不给面子,再也保不住慈母表情,“远儿,过来!”

    怀远不动。

    “怀远哥哥,你娘太凶了。我不要你把娘分给我了。”平安看刘氏变脸,害怕地扑到他奶怀里。

    怀远失落地低下头,平安弟弟不喜欢他娘,证明他娘不够好。

    魏老太笑着拍拍他,“乖,咱可不敢高攀。”

    平安看到怀远哥哥很可怜的样子,想到怀远哥哥的娘还要生小弟弟,犹豫了下,还是说,“等平安有娘了,平安还会分给你哒,到时候你也有一个很好很好的娘了。”

    刘氏听到平安这么说,觉得他小小年纪就会挑拨离间了,不耐地朝怀远招手,“走吧,随母亲回去,家里新建了地暖和炕,可暖和了。”

    魏老太一听,哎哟一声,惊道,“夫人,您可能还不知道,这炕和地暖是我家那不争气的儿子想出来的,真是太上不得台面了!”

    刘氏:……

    刘氏既尴尬又气,这是明晃晃打她嘴巴啊。

    干得漂亮!

    安觅恨不得给魏老太点个赞,这要是还在做丫鬟,也是骨灰级别的嬷嬷了,战斗力杠杠的。

    “是嘛。这是宫里的皇上念着国公府,特地让人来建的,我也不知情。”刘氏强行给自己挽了尊,吩咐贺嬷嬷,“嬷嬷,将车上的礼拿下来让魏家人自行安排,我们就不进去了。”

    贺嬷嬷就让人把后面车子里的年礼拿下来放在魏家人面前,“这是几匹布料给孩子做几身衣裳穿,我们也不知道农家适合什么布就看着准备了。这狍子是国公爷领人在山上猎来的,这灾年刚过,又是雪灾,想吃顿肉可真不容易。”

    安觅听到这嬷嬷这么说就气笑了,搞得崽崽就指望她这点肉过年一样。

    不是说养崽游戏吗?崽崽受欺负了,赶紧给商城上架百十来斤肉,让崽崽打脸。

    崽崽被看轻了,是否花二十万积分帮崽崽打脸

    这积分必须得花啊。

    安觅点是,点开商城却没有变化。

    打脸进行中

    在安觅也搞不清楚怎么个打脸法的时候,贺嬷嬷的话音刚落,就听见靠山那边的墙角被撞得咣当响,还伴有羊的咩咩声。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头山羊撞死在墙角,咩咩叫的是两头小羊。

    安觅没料到这次游戏系统这么大方,二十万积分,既能让崽崽打脸又能让崽崽有肉吃,太值了!

    “哎呀!老天爷给我家乖孙送肉来了!这么看来,吃顿肉还是挺容易的。”魏老太一拍大腿,觉得这仙女就是上道,把国公府的脸打得啪啪响。

    国公府的人:……突然觉得脸有点疼。

    “老大,快把两头小羊拦住先关进院子,待会和你爹做个羊圈,那头撞死了的就收拾出来留着过年吃。”魏老头赶紧吩咐。

    国公府有这么个主母,还是跟老二说以后能少往来就少往来吧,没得委屈了自家孙子。

    “诶!”魏老大赶紧跟他爹过去赶羊。

    他是不知道这羊为何来,但来的真是时候。

    虽然逃难路上受憋屈的时候多了去了,但是不得已憋屈和人上门给憋屈受是不一样的,国公府夫人又如何,就能门缝里看人了?她儿子还在他们家住了一个多月呢。

    “夫人,这路难走,还是早点启程吧。”柳飞觉得自己再不开口,国公府和魏家这份情分可就要断了,只能斗胆劝上一句。

    刘氏知道柳飞是国公爷派在怀远身边的人,有什么事只向国公爷汇报。她想起方才的行为,脸色一僵,转身上了马车。

    国公爷应该不至于因为一个七品县令而怪她吧?一个七品县令能有何前程?也不知道国公爷如何想的,居然让儿子来陪一个农家野孩子玩。

    平安见怀远真要走了,突然迈着小短腿跑回屋,又匆匆跑出来,把手里的魔方塞给怀远,“怀远哥哥,这个给你带回家玩。”

    这是平安第二喜欢的,最喜欢的是车车,车车他舍不得给,就把魔方给怀远哥哥吧,怀远哥哥有个凶凶的坏娘,好可怜。

    想到怀远吃糖才能好的病,平安又从小荷包里掏出两块糖,“怀远哥哥,你要多多吃糖,身体棒棒,下次平安还带你玩更好玩的。”

    “谢谢平安弟弟。”怀远抱住魔方,接过糖,珍惜地握着,期待地问,“平安弟弟,你会来找我玩吗?“

    “怀远哥哥,你家远吗?平安要长大了才能去找你玩。”说到这里,平安又摇头,“平安长大了先去找娘,找到娘了再去找怀远哥哥玩。”

    “你可以让你家大人带着来找我玩,不用等长大。”

    平安看了看家里大人,摇摇头,“家里大人要干活哒,等平安长大了自己去。”

    怀远想说还有下人,但是想到他在魏家住的这段时间里都没见到下人就沮丧了。

    “那好吧,平安弟弟不要乱跑,不然会被坏人抓走,等我长大了我来找你玩。”他是哥哥,肯定比弟弟更快长大。

    “嗯!不乱跑。”平安乖巧点头。

    两个小孩依依惜别完,贺嬷嬷将怀远抱上马车,马车缓缓驶离平安的视线,驶离大溪村。

    一直同吃同睡一块玩的小伙伴走了,平安趴在他奶怀里有些恹恹的。

    “奶的乖孙舍不得怀远哥哥啊?”

    “奶,平安还有多久才能长大啊?”

    “等平安再过十个年就差不多了。”

    过年平安知道,爹爹在红纸上写字挂在门口,奶会做好吃的,平安能收到压岁钱。

    “十年,一二……”平安掰手指头数,数来数去都数不到十年,“奶,十年是几根手指?”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