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4章 第 44 章 //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平安,想要爹爹做什么?”魏景和自然不好就丢下石虎不管。

    平安探头看了眼外人石虎,让他爹弯下身来,悄声说,“爹爹,要滑雪板。”

    石虎差点忍不住笑,他可不能让小孩知道他听到了。

    魏景和听了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对石虎说,“石护卫,小儿不懂事。你先坐着,我去去就来。”

    石虎一路过来冻狠了不适宜马上烤火取暖,屋里相对比较暖,他只能带他进来缓一缓。

    石虎是行伍出身,这么会功夫也缓过来了,总不好独自待主人寝卧,摆手道,“我出去瞧瞧我家少爷。”

    方才平安进来前,两人也是没想出法子,在干瞪眼,他只能期望魏大人如他将军所说那般脑子好使,能想出法子。

    魏景和出了屋子就直接抱起平安往他爹娘屋里走。

    到了屋里,魏景和刚放下平安,地上就出现两块木板,和一对手杖。

    安觅以为没护具的,没想到拿出来后,有用皮毛做成的护膝护腕。

    “姑娘,这如何使?”魏景和轻声问,方才为了确认真实,有些唐突了对方,这姑娘没发怒怕是因为有人在场不好说。

    安觅见屋里没人,点开免提,“一左一右绑好脚,撑着手杖可以在雪地里滑行,最快可追上奔马。像平安这般,需得大人仔细护着,慢慢滑着玩就行了。”

    魏景和听说能在雪上行走,还能追上奔马,也忘了疑惑她的声音为何一如往常。

    他蹲下身看着地上简简单单的木板,拿起来仔细端详,除了打磨得很光滑,并无什么特别。

    “这外边的雪,人走在上面都陷进去有齐膝深,这滑雪板就不会?”

    “因为滑雪板比人的脚板大许多,增大了人与雪的接触,故滑行者对雪地的压强小得多,所以陷不下去。”

    魏景和听了就想,这个滑雪板能带人在雪上滑行,若是这般,那用来运送货物岂不是很容易?

    山上到山下是由高至低,如今下了整整五日的雪,山中的杂草早就被深雪覆盖,若是制作一块能在雪中滑行的板子,是不是就能从山上把石炭运下来。

    “姑娘,若是做大一些是否能用来运送货物?”魏景和虚心请教。

    “可以的,若是在冬日的大雪山上,穿上滑雪板,可以像小燕子般穿梭飞奔在山间,技术好的还可以追击各种野兽。在无法行走的林海雪原,就是用滑雪板来传递信息,或者运送货物。滑雪板也分双板、单板。”

    她也时不时去玩滑雪运动,特地了解过滑雪板在有利的条件下是可以运送货物的。

    其实雪地里运送货物最有名的就是雪橇,但在刚经过各种天灾的游戏背景里,别说雪橇犬了,连狗都没一只,这个就不必说了。

    魏景和听她张口就来,更加确信她是个学富五车的女子,忍不住去想是怎样的世界才能培养出这样有才识的她。

    他想到方才在外面她摸平安头的事,看着平安摆弄滑雪板,忍不住问,“姑娘不但声音能出现,如今也能摸到平安了,可是因为拯救天下苍生的原因。”

    若天下太平,她是否就能现身了。

    安觅没料到崽他爹脑洞这么大,轻笑,“到时自是功德圆满,羽化登仙了。”

    魏景和莞尔,“姑娘舍得平安?”

    还真舍不得,但游戏终有结束的时候,崽崽也会长大。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再说,还早呢。魏大人还是努把力快些给平安一个太平盛世吧。”

    “倒不想那么快了。”

    “嗯?”

    “太快了叫你功成身退,平安找我要仙女姐姐,我上哪变出来给他。”

    “仙女姐姐就在平安的脑子里,不用爹爹找。”平安听懂这句,奶声奶气地说。仙女姐姐就住在平安的脑子里,爹爹也找不到。

    魏景和笑笑,把他的脚放到滑雪板上,让他抱着自己,然后给他系上带子。

    “到时平安也长大了,知事了,自然不会时刻惦记找娘一样找我这个仙女姐姐了。”安觅用手指戳戳平安可爱的脸,可惜这次崽崽是感受不到的。

    “多大算大?”魏景和确定绑紧了,又换另一只脚。

    安觅想着古代十三四岁就能成亲生子了,十五应该差不多,不过还得看游戏设定,她可做不得主。

    “那就看魏大人努力的进展了。”安觅聪明地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若姑娘能现身,一同为平安建立太平盛世更好。”

    不不不,她拿的是金手指剧本,负责给崽崽开挂的那种。

    没有矿主当矿工的道理。

    “平安所在位面太低,本仙女去不得。”

    魏景和发现涉及她来历的时候,她会下意识用本仙女来自称。

    位面是指世界吧,与她所处的繁华比起来确实是低了。

    他嘴角轻轻上扬,让平安试着独自站好,“那倒可惜了,平安还想看看他的仙女姐姐长何样。”

    “仙女姐姐长得像仙女!奶说仙女最好看啦。”平安可记得奶骂坏大伯娘长的又不是什么天仙模样,他问奶什么是天仙,奶说天仙就是长得最好看的仙女。

    安觅被崽崽的小奶音夸得心花怒放,“对哒,平安想仙女姐姐是什么样,仙女姐姐就是什么样。”

    “仙女姐姐好看,爹爹说是吗?”平安一个人认为还不够,还要他爹认同才行。

    “对,仙女自是好看的。”魏景和轻笑出声,低低的,温煦悦耳,仿佛融化了整个冬日的冰凉。

    安觅:……

    别以为她没听出他声音里藏着揶揄。咋地,以为游戏外的人都貌不惊人吗?

    魏景和让平安试着抬脚动了动,确认绑紧了,又把用皮毛做的护膝护腕给他戴上。

    “姑娘,外边的雪下得足够厚了,我这就带平安去试试,还请姑娘从旁指点平安。”魏景和说着摸摸平安的脸,见没冰凉才道,“平安,爹爹带你出去试试。”

    “我会的。”安觅说完就取消声音外放。

    魏景和双手夹在平安腋下,就这般连人带滑板提着出门。

    回到院子,立马就收到所有人的目光。

    平安极少被他爹这么提着,脚上又踩着滑雪板,别提多兴奋了,手里拿着两根小木杖在空中轻轻挥舞。

    “平安弟弟,你为何踩着木板?是不是脚痛痛。”怀远哒哒跑上前,小脸满是担心,他可见过受伤的下人拄着拐杖行走。

    “平安要去滑雪,怀远哥哥一起。”平安伸出木杖给怀远牵。

    石虎原本还在和柳飞感叹自家少爷病好了,玩这么久的雪也不见犯病,将军知道了定会开心云云,就见魏大人提着他儿子从堂屋出来,孩子脚上还绑着木板,都不知道这是闹哪出了。

    为了不让雪堵住门,魏老大扫院里雪时也扫门口的,再往外的地方就没扫了。

    魏景和先将平安放在门口,让他站好不要动,走出去踩在松软的雪上,测到脚陷进去有小腿那么高,再底下应是冻实了。

    回到院里,他回屋拿来平安的小披风给他系上,才提着他到外面放在雪地里。

    刚放下,脚下就微微往前滑,平安小脸绷得紧紧的,害怕得抓住爹爹的衣服不放。

    魏景和就从后拎住孩子的衣领,让平安试着往前撑,若平安摔倒,他可以直接把人拎起来。

    大家都跑出来看,连屋里的魏家二老都惊动了,出来一看到乖孙双脚绑着两块木板踩在厚厚的雪地上行走,要不是知道老二是个有分寸的,也是最疼儿子的人,他们都要以为他是大冷天的故意折腾孩子了。

    魏景和让平安先试试抬脚适应滑板,然后才鼓励他,“平安别怕,把两根木杖撑在地上,使上一点点小力气往前撑。不用怕,爹爹在后面护着平安呢。”

    “嗯,平安不怕。”平安还是怕的,尤其是站在木板上动一下就往前移动,害怕会摔倒痛痛,他站在原地迟迟不敢做出动作。

    见魏景和放手了,魏家几个大人担心平安摔倒,默契地赶紧上前围住,柳飞和石虎见了自然也跟上。

    安觅就好像亲临现场一样,看着平安小小一个努力克服恐惧,她像每个妈妈一样,担心他摔倒,又只能狠心放手让他独立。

    在怀远看来平安两只脚都绑在木板上,这是在受罚。他眨眨眼,跑过去,然后噗通一声摔在松软的雪地里,赶紧爬起来呸出嘴里的雪末。

    “少爷,你怎么跑来了。”柳飞回去抱起他。

    怀远让柳飞把他抱到魏景和身边,他伸手扯扯魏景和的衣服,“魏叔叔,你不要罚平安弟弟好不好?平安弟弟很乖的。”

    魏景和怔了下,轻笑,“叔叔不是在罚平安,平安是在玩,等会怀远就也想玩了。”

    怀远看看站在木板上不敢动的平安弟弟,又看看魏景和,纯净的眼睛里满是不信。

    柳飞不知道魏景和要做什么,却也知道论宠平安在场的没人比得上他,便安慰道,“少爷,平安少爷可能是新得了一个玩具,咱们先看看。”

    怀远点点头,还是一脸怀疑盯着平安脚下两块木板。

    安觅见边上多了怀远小团子,便激励崽崽,“平安,加油!怀远哥哥也在看平安玩呢,等平安学会了就可以教怀远哥哥玩了。”

    平安听了,终于鼓起勇气小小撑了一下,没动,他又多用了一点点力气往前撑,滑板就一点点动了。

    见真的滑动出去一点点了,平安得了趣,小手又是一撑,这次滑出去的幅度就大了,导致翻倒,魏景和最快拎住平安才没摔倒在地,不过雪地那么软,摔倒倒也没那么痛。

    魏老太看得心头直跳,“要不别玩了,太容易摔了,这大冷天的玩什么不好,跑出来玩这个。”

    “奶,好玩!平安还要玩!”平安踢着脚让他爹把他放下。

    可能是因为摔过一次,没那么怕了,这次他胆子大了许多,都不用仙女姐姐再安慰,把小手杖往地上一撑,还能踩着木板抬起来走了,然后往前一使力,脚下滑板就带着他滑出去了。

    “爹爹,平安滑出去了!”

    小奶音刚落下又摔了,被前头护着的石虎一把拎起来。

    “给叔叔瞧瞧吓哭了没?”石虎把他拎得高高的。

    平安懵懵的,忘了这个叔叔叫什么名字了,就喊,“胡子叔叔,放平安下来,平安还要玩。”

    石虎:……好家伙,继黑叔叔后,又多了个胡子叔叔。

    石虎和他对视了一会,最后败在小孩天真无邪的眼神下,把他放下,“滑吧,胆子再大点,只管往前滑,别担心摔跤。”

    说完,他忍不住看了眼自家少爷,要是换做少爷,也不知道少爷有没有平安这么勇敢。将军一年到头都没在府里几日,听闻少爷被夫人教得文弱了。

    平安点头,一脸认认真真,看准前方,小手一撑,又滑出去了。

    平安又摔了几跤后,又有仙女姐姐柔声用小孩能理解的话教导小窍门,从开始只会直滑,都最后开始慢慢掌握技巧了,还会拐弯了。

    “爹爹,平安会滑了!”

    “平安不用走路也能跑了!”

    一时间,雪地上都是他清脆快乐的笑声。

    “平安弟弟好厉害!”怀远惊叹,眼神里流露出渴望,他也想和平安弟弟一起玩。

    “老二,你何时做的?我怎么不知道?”见平安不用寸步不离护着了,魏老大终于有功夫问出心中疑惑。

    “老二做什么都你知道的话,就该你当县令了。”魏老太怼他,心知这必须又是仙女拿出来给平安玩的,仙女对平安的心当真是没得说。

    这一下雪,又是衣服鞋袜,又是手套的,就怕平安冻着,比他们这些大人想得还周全。

    魏老大都习惯他娘的怼了,也不当真,“我这不是想说以后这种粗活我来干嘛,老二那是拿笔的手。”

    “那劳烦大哥照着这个打一副大人用的。”魏景和就笑着顺势说。

    魏老大终于有事做了,爽快应了,他刚才就看过了,挺简单,就是两块木板的事,把固定绳子的地方弄好,弄结实就行,两端的翘起用水泡软,再用火烘烤,压弯就行,很快就能做出来。

    “爹,也给我和大姐做一个。”继堆雪人后,二丫没那么怵她爹了,听他爹回去做滑板,赶紧追上去。

    “行,都做。”魏老大乐呵呵的,怪道老二总喜欢陪平安玩,原来这样能让小孩子更加亲近。

    家里就有松木,等魏老大做出来第一副大人用的,外面怀远也学会滑了,轮到二丫学,二丫比较虎,摔得也比较多,相对的学的也比较快。

    到大丫的时候,大丫不是很放得开,玩了会实在不会就不再玩了。

    小孩初次滑雪不宜时间过长,几个孩子轮流滑正好。

    魏景和把魏老大做好的大人滑板拿出来放地上,对石虎说,“试试。”

    石虎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这小孩玩的东西,我个大老爷们玩什么。”

    魏景和见他没懂,就亲自上身试玩。

    “哇!爹爹也要玩!”

    平安的欢呼让安觅来了兴味,掉转画面看向崽他爹,这般温润如玉的男人摔起跤来是不是和寻常人与众不同。

    魏景和听到平安在看这边,不免想到他那仙女姐姐,莫名压力倍增。

    他试了几下,大人的掌控力自然比小孩好,但第一次滑,再有天赋也少不了摔倒。魏景和可没大人在旁候着等扶,摔了个四脚朝天。

    噗!

    安觅看到平日里的端方公子摔得这么狼狈,忍不住笑了。

    “爹爹别怕,平安来扶你。”平安跑过去,结果脚陷进雪里摔了一跤,有护膝和手套,不痛。

    他直接爬到他爹身边,扑到他爹身上给他爹呼呼,“爹爹不痛,平安不笑话爹爹。”

    魏景和一听,就知道他脑子里的仙女姐姐肯定是在笑了,他清清嗓子,“也不知这东西是否有人第一次就能驾驭住。”

    安觅嘴角的笑容凝固了,这摆明是在质疑她初次滑的技术。

    行吧,的确摔了,还摔得不轻,她脾气又倔,干脆就摔个够,算起来也是摔着学会的滑雪。

    捂脸!

    她错了,越好看的男人越不能看笑话。

    平安就想起无所不能的仙女姐姐了,指指小脑袋,“仙……姐姐厉害?”

    魏景和就含笑期待平安的仙女姐姐回答。

    看人笑话果然是要还的。

    安觅才不会老实承认,柔声道,“平安,有些人的天赋不在这上面。”

    平安就转述给他爹了,还问,“爹爹,这是厉害,还是不厉害?”

    魏景和笑道,也点点他的小脑袋,“是说滑雪没平安厉害,但其他方面可厉害了。”

    喂喂,不带这样误导孩子的!生气气!

    平安听到自己居然比仙女姐姐厉害,瞪圆了眼,“哇!平安居然这么厉害!”

    安觅看平安这么高兴,就干脆承认了,“对啊,平安可厉害了,姐姐刚学的时候可没平安这么厉害。但是比你爹爹厉害。”

    平安歪头看他爹,指指小脑袋,“爹爹,比你厉害哦!”

    魏景和轻笑摇摇头,当真是个不服输的。

    他再点点平安脑袋,“不是一直都比爹爹厉害吗?”

    平安想了想,仙女姐姐能拿出好多好玩的,好吃的,还能让平安有个藏东西的宝箱,是比爹爹厉害。

    他认真点头,“对,比爹爹厉害。”

    魏景和:……

    他承认是一回事,儿子这么认真认同,有点扎心。

    ……

    接下来,反正已经被看笑话了,魏景和反而没了压力,又摔了几下才勉强会滑,等掌握了技巧,知道靠外八字减速,靠身体重心转弯等,靠自身体感越滑越顺畅。

    他滑回来在石虎面前停下问,“石护卫觉得用这个下山,或运送东西如何?”

    石虎这时才明白方才魏景和让他玩的意思,他猛一拍手,“可以啊,这个可以做大一点,把货物绑在上面,从山道上滑下来。”

    魏景和把滑雪板给他,“石护卫不如从这里一路试回去?”

    石虎眼睛一亮,欣然接过来。

    将军上山前说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找魏大人果然没错,读书人的脑子就是比较好使。

    *

    翌日,魏老大做出好几副滑雪板,就连魏家二老都被儿子扶上去体验了把。

    村民们也有出来扫雪看到这边的动静,都跑来围观,见魏家几个孩子,就连魏老大都踩两块木板滑行,大家好笑之余忍不住调侃。

    “魏老大,你这么大把岁数了,竟也玩起小孩的玩意。”

    魏老大滑到他面前,“这是大人小孩都能玩的东西,喏,我家老二待会就要滑着去县城了。”

    大家一看,果然看到县令大人从院子里走出来,穿着冬衣长袍,披着厚实披风,帽子一盖,手杖一撑,滑出去好远。

    所有人惊奇地看着县令大人的身影消失在白茫茫的雪地里。

    原以为是小孩玩的东西,没想到还能出行,大家冬日里也没什么做的,这东西看着又简单,于是纷纷回去做出来玩了。

    于是,接连几日,村里都是滑雪的人,每日都能看到有人摔得四脚朝天,给这冰冷刺骨的冬日带来了欢声笑语。

    寒冷的冬日,如今谁不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就连县城的城门都只有两个人在守着,还是在角门燃着石炭围炉守城门。

    当魏景和一溜烟滑进城门的时候,两个围炉取暖的衙役互相看了一眼。

    “你看到了没有?”

    “你说的是有东西飞过去了?”

    “你也看到了!那是什么?咱们快去看看,可别放了什么野兽进城。”

    等两个衙役追出来,魏景和已经到县衙了。

    他不想穿脱这么麻烦,就直接在外喊人。

    县衙只有几个衙役在值班,大多都在门子房里围炉取暖,猛一看到县令大人来,一个个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么大冷的天,县令大人不在家烤火还能跑到县衙来?外边雪那么厚,就算冻实了走着也打滑吧?

    县令大人是飞着来的不成?

    嗯?县令大人脚底下踩着的是什么东西?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