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3章 第 43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嗯!捏一个最大最好看的。”平安用手比划。

    安觅的嘴角就没停止过上扬,“那姐姐就等着平安给姐姐捏的雪人了。”

    “嗯!平安会好好捏哒。”平安欢喜应下,眼神期待地盯着门口,开始期盼雪停。

    “我和平安弟弟一起捏,我也要捏一个父亲,一个曾祖母,一个曾祖父。”怀远也掰着手指头数,想了想,又小小声地加一个,“还有一个娘。”

    虽然娘说不要他了,但是他还是想要娘。

    然而,两个小团子的堆雪人大计直到五日后才能实现。

    这五日里,大雪纷飞,偶尔还会雨夹雪,顺义县的百姓每日除了在烧炕取暖,就是忙着扫雪,不让积雪压塌房子。

    一直生活在这边的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也没有这么冷的天,没有囤积多少柴火的人都绝望了,原本以为今年不会下雪,连屋顶都没有修的人也绝望了,只能想尽办法取暖。

    顺义县的百姓自打多了个一心为民的父母官后,县令大人说什么都听,让做防寒准备就做防寒准备,所以除了个别个,大多都挨得过去,包括那些安置的难民,哪怕他们如今还吃不饱,穿不暖,他们始终坚信熬过这个冬日,开春就好了。

    平安已经搬回和爹爹的屋子,两个小团子脱了鞋坐在暖乎的炕上玩积木。

    这是安觅用积分兑换出来,如今积分到达千万,她也不如何在意增减了,除非能到达一亿足够升级的地步才能叫她激动,不然积分的增减也都是用来兑换给崽崽的东西,还有抽奖。

    “平安弟弟,我们建一个大屋子,你家和我家都住在一起。”

    “好啊,平安要和怀远哥哥住一起,一起玩。”

    “那我建这边,平安弟弟你建那边。”

    两个小团子在炕上将木制积木拼在一块,魏景和坐在书案前,手里捧着一本县志,偶尔听到孩子好笑的童童语会抬头看一眼。

    谁能想到普普通通的木头竟然能做出这般精巧的东西,一块块木块之间可以拼在一起,搭建出房子、动物等形状。

    平安每次拿出的东西都叫他好奇那姑娘所处的是怎样一个奇妙世界。

    就这个炕,冬日里烧着,哪怕不是在炕上,单是在屋里也能感受到温暖,哪怕外面大雪纷飞,寒风刺骨,屋里也能待得很惬意,是他自懂事以来过得最暖,最惬意的一个冬日。

    不知那姑娘的世界,冬日是如何过的,比这惬意是肯定。

    “平安,雪停了,快出来玩!雪好白好软呀!”

    外面响起二丫欢快的声音,像关久了的小鸟,一出笼声音清脆得不得了。

    魏景和听到天晴了,放下书,起身微微打开窗户往外看去,窗外的景色正对着村里方向,外面的确不下雪了,一眼望去,整个天地都是白色的,到处都覆盖了厚厚的雪。

    天晴了是好事,可魏景和却更担心了,要知道天晴化雪只会更冷,这雪又还会不会再下。若路上能行走,他需得到县衙一趟。

    平安一听,立马扔下积木,爬到炕边,但是小靴子他不会穿,看向他爹,见他爹看过来就张开手,“爹爹,帮平安穿鞋,平安要出去玩。”

    魏景和放下窗户,不疾不徐走过去,蹲下身把鞋子给他穿好,也给怀远的鞋子穿上。

    幸好战止戈上次来的时候把孩子冬日的衣服都带来的了,不然魏家也没有厚的衣服给他御寒。

    穿好鞋后,怀远下炕,对魏景和有模有样地拱手行礼,“多谢魏叔叔。”

    魏景和摸摸他的头,也没说在他家不需要多礼什么的。

    有些东西是打小就刻在骨子里的,比如怀远这个国公府小少爷,因为自懂事起就有专门的人教礼仪了,哪怕平时和平安玩得再幼稚,该需要礼仪的时候都没忘。

    平安眨眨眼,也学着拱手,“多谢爹爹。”

    魏景和被逗笑,给他戴上风帽还有手套。

    这手套还是平安那仙女姐姐让平安说给他奶,让他奶用旧布做的,里面缝上一层薄薄的皮毛,五指分明,戴起来也方便抓握。

    不光是几个小孩都有,魏老太还用在干旱时就不能穿了的旧衣做了几副大人也能戴的的手套,出门拿个东西都不用担心会冻到手了。

    这又叫柳飞感叹了,瞧,这小小的农家又多出一样连高门大户都没见过的东西,高门大户有的挺多是手筒,哪能想到还能这样护手保暖。

    平安等雪停许久了,每日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雪停了没有,可见有多想玩雪。魏景和索性也没什么事,就陪孩子一块玩,他也想知道让平安一直念叨的堆雪人是如何个玩法。

    自古以来也有玩雪的,堆的不是雪人,而是雪狮,做雪灯,赏雪等,更甚者踏雪寻梅,那都是大户人家闲情逸致才会玩,在农家恨不得一整个冬日都缩在屋里不出门,更穷苦些的连出门的厚衣裳都没有,哪怕是有也是谁出门谁穿。

    院子里的雪都被魏老大每日铲到一边,堆得高高的,平安心心念的堆雪人终于可以玩了。

    几个小孩子,包括大丫也在其中,围着雪堆滚雪球玩,仿佛感受不到这寒冷刺骨。

    平安小小的一个穿着羽绒袍,踩着小靴,戴着风帽蹲在雪堆前,用小小的手捏一个雪团子,戴着手套不好捏,他好想把手套摘掉,但是爹爹不让。

    堆雪人是最佳的亲子互动游戏,是否指导崽崽和崽崽爹堆一个漂亮的雪人

    安觅也来了兴致,刚要指点崽崽,任务提示就来了。

    崽崽和他爹关系那么好还需要亲子互动吗,安觅点了是。

    她现在也就兑换商品的时候会看一眼积分余额,任务是来者不拒,除非能到一亿让她升级,否则现在这些积分足够她给崽崽买东西投喂了,前提是她不抽奖,抽奖分分钟归零。

    “捏一个仙女姐姐的头……”平安捏好小雪团,小小声嘀咕。

    “平安,让爹爹滚一个大大的雪团当仙女姐姐的身子,平安就滚一个比较小的当仙女姐姐的头。”

    平安听了,立即抬手轻轻拉扯他爹的衣摆,奶声奶气,“爹爹,帮平安堆一个大大的雪团当身子。要这么大,这么大的。”

    魏景和见他把手比划到最大了,轻笑,跟着蹲下身,“那平安教爹爹如何堆。”

    平安歪头,指指小脑袋,“教爹爹。”

    这个安觅会,她还造过雪屋呢。

    “先捏一个雪球,然后在雪上滚成一个大雪团,身子就滚成长圆的。”

    平安就拿自己刚才那个捏好的雪球在雪堆上滚,“爹爹,像平安这样滚啊滚,滚成一个大雪团。”

    魏景和没戴手套,抓了一把雪捏成团,极有耐心地听从儿子的指挥一点点把雪团滚大,骨节分明的手被雪映得越发白皙泛红。

    屋里听到动静的其他人出来瞧见这画面,魏家人早就见怪不怪,柳飞却是再一次刷新了对魏景和宠儿的认识。

    这世上的父子大多是子听父,少有父听子的,何况还是听一个四岁小儿的。

    瞧,他家少爷又要羡慕了,且不说国公爷不在这里,在的话愿不愿意陪少爷一起玩还两说,毕竟这么儿戏的东西有损国公爷威名。

    “平安弟弟,我也要和你一块堆。”怀远把手上的雪球扔了,也想和平安弟弟一起堆雪人。

    平安看看爹爹堆的,又看看自己堆的,“爹爹堆身子,平安堆头,还差手,怀远哥哥,你堆手吧。”

    安觅赶忙说,“平安,雪人不像泥巴能粘住,所以手要用树枝或者其他东西做。”

    平安诧异地看了看雪堆,“那,怀远哥哥,雪人的手要用树枝做。”

    “那我去拿树枝。”怀远立马提着小袍子往厨房跑。

    柳飞感叹,他家少爷在魏家的日子当真是一日好过一日,顿顿馒头窝窝头也能吃得喷香,犯病无力的时候吃一两颗糖就又生龙活虎了,要不是确认那糖是国公府派人送来的,他都要怀疑这是魏大人给少爷做的药糖。

    等回到国公府,夫人见到这样的少爷不知道会不会欢喜。

    很快,怀远找来两根长短不一的树枝,平安的雪团也滚得够大了,魏景和自然不用一步一句的教,已经早把雪球滚成又圆又大的,竖起来变成圆胖的身躯。

    安觅见平安也滚得差不多了,“让爹爹把平安堆好的头放上去就成啦。”

    平安赶紧把雪球滚到他爹脚边,“爹爹,放上去。”

    魏景和把雪团抱起来放到身子上,下面是圆胖的身躯,上面是圆圆的脑袋,还别说,瞧着挺有童趣,有平安那魔方上面那些动物的影子,都是白胖富有趣味的。

    “平安弟弟,树枝放哪里?”怀远拿着树枝问。

    安觅:“让爹爹抱着平安把树枝插上,一边一根,就是雪人的手啦。”

    平安就拿过一根树枝朝他张手,“爹爹,抱。”

    魏景和知道树枝是用来做手的,就将两根树枝都折成一样长短,这才抱起两个孩子,一人插一边。

    大丫和二丫见了也跟着学,魏老大本来想进屋的,想了想,也上前对俩丫头说,“爹来帮你们,保管堆得比你们二叔和平安堆的都大。”

    大丫和二丫听了,眼里流露出一丝欣喜。

    “好呀好呀,我和大姐堆头,爹你堆身子。”二丫高兴得一口答应下来,她也有样东西可以超过平安的了。

    平安可不知道他二丫姐要超过他,他看看比他还要高的雪人,摸了摸耳朵,“啊,还有耳朵!”

    平安又蹲下身去捏雪人的耳朵。

    安觅笑了,“平安,耳朵也放不上去哦,想想有什么东西可以做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呀?”

    “眼睛是黑黑的,平安知道!”平安就跑去找了两颗黑石头过来踮起脚尖,在他爹的帮助下给雪人安上。

    “平安真聪明,还有鼻子和嘴巴呢?”安觅确信崽崽是个爱动脑的崽崽。

    平安求助他爹,“爹爹,鼻子,嘴巴呢?”

    “鼻子也用石头。”怀远把找来的石头也给安上去。

    嘴巴,平安实在想不出来,魏景和就折了一小段树枝当嘴巴。

    安觅遗憾古代没有红围巾,就算有只怕也不舍得拿来玩,她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平安,可以去拿爷爷的斗笠给雪人戴上哦。”

    平安就哒哒哒地跑去找他爷要斗笠,魏老头也惯着,乐颠颠去给他取来,怕他拿不动还给亲自送出来。

    看到院子里大的小的,把雪堆得怪模怪样的,其乐融融,魏老头忍不住期待来年了。

    平安踮起脚尖由他爹扶着给雪人戴上斗笠,大大的斗笠快要把整个雪人遮住了。

    “平安弟弟,还有脚。”怀远看到下面光秃秃的,就捧了一把雪放到前面堆成脚的样子。

    平安听了也帮忙。

    就在崽崽给雪人做最后完善的时候,安觅看着跳出来的提示,有种被大奖砸中的感觉。

    恭喜玩家完成拯救崽崽小伙伴的隐藏任务,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原来救怀远还是个隐藏任务,考验玩家有没有慈悲心肠吗?这也证明,怀远是真的低血糖了。

    要是她当初只看任务行事岂不是错过这个抽奖机会了,一次抽奖二十万积分,等于要错过二十万积分。

    安觅懒得去想为什么完成的提示是这时候跳出来,她活动了下五指,放到心口吸取自身运气,深呼吸,小手指在抽奖转盘上轻轻一点,心里默念爱的摸摸头,爱的摸摸头。

    她现在就想rua堆雪人的崽崽。

    明明时间不长,可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

    等到转动的指针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安觅眼睁睁看着指针一点点一点点停在氪金通道和爱的摸摸头两格中间的线,最后又往前了一点,静止不动。

    “yes!”

    不愧是她,心想事成。

    安觅想到可以rua崽崽了,心里小激动。不知道这游戏是怎么让崽崽获得真实感受的。

    她退出抽奖转盘,回到游戏画面。

    游戏里,平安看着戴帽子的雪人,挨着他爹小小声的问,“爹爹,这就是仙女姐姐啊?”

    魏景和笑了,敢情这堆的是仙女姐姐,连他心心念的娘都靠后了。

    安觅听到崽崽这么问,心都要化了,“对哒,这就是仙女姐姐,平安堆得真好看。”

    说着,她点了刚抽到的爱的摸摸头,屏幕上出现一只卡通手印,让安觅把手覆上去,然后那只手就出现在平安的头顶。

    这样也可以,长见识了。

    安觅在屏幕上收放五指,那只手就放在平安的头上,摸了摸,她当然是没有感觉,但是看到平安忽然把脑袋主动蹭上来,她就知道崽崽真的感受到了。

    “呀!爹爹,……摸平安了!”平安发出低呼,指着脑袋,还轻轻蹭了蹭,一脸依恋。

    魏景和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平安让他摸头,便覆手上去,却不成想摸到的是一只温暖柔软的手。

    他瞳孔一紧,面色只是微微变了一瞬就不动声色地抬起手。

    魏景和怀疑自己方才出现幻觉了,又把手放上去,果真覆盖住一只柔软的小手,他还微微抓了抓,骨节分明,十指纤细,温暖细嫩。

    安觅对这一切自然是没感觉的,只以为这真实感受只针对崽崽才有效,也只以为崽他爹也摸了摸平安的头。

    魏景和连忙把手收回来背到身后,心中剧烈跳动。

    他摩挲着指腹,上面仿佛还有触碰后的余温,那是真人的手,而不是虚幻的。

    先是声音,再是手,是不是有朝一日,这位姑娘就会真真实实出现在平安面前。

    “爹爹,是真的摸了平安!”平安指了指小脑袋,昂头欣喜地跟他爹分享。

    仙女姐姐摸平安的头了,跟爹爹摸平安一样,很喜欢很喜欢平安的那种摸头。

    手印消失,意味着这奖品失效了。

    安觅遗憾地收回手,要是这爱的摸摸头也是按时长来记多好,或者用积分兑换也行,没见崽崽多欢喜吗,可惜崽崽戴着帽子,等下次再抽到,她一定要摸摸崽崽的小揪揪。

    魏景和回神,抬起手,顿了下,还是摸上去。这次真摸到平安的头了,可见那姑娘也只是摸了一下平安的头。

    怀远见平安这么欢喜,以为他喜欢被摸头,踮起脚尖也摸摸平安的头,“平安弟弟乖。”

    安觅噗嗤而笑。

    “平安乖的。”平安点点小脑袋,眼睛期待地说,“平安乖了,下次还能再摸头吗?”

    虽然不知道还能不能抽到,安觅还是告诉他,“能哦,平安乖乖的,姐姐下次再摸头。”

    怀远不知道平安问的是脑子里的仙女姐姐,只以为他问自己,又摸了摸他的头,以哥哥的口吻说,“平安弟弟最乖了。”

    “怀远哥哥也乖乖的。”平安也抬手给摸摸头。

    在一旁的柳飞看得想笑,两个小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就发展到互相摸头夸对方乖了。

    “平安弟弟,你不是还要堆很多很多人吗?我们一起堆吧?”怀远拉着平安继续投入堆雪人大计。

    魏景和还在想方才发生的事,门外忽然被人急急敲响。

    魏景和去开门,外面是裹着一身皮毛的石虎。

    石虎全身上下还挂着雪花,可见是雪还在下的时候就在路上了,此时外面的积雪已经有三尺厚,不知道他是经过怎样的艰辛才到的这里,至少平安就没认出这是他见过几面,还抱过他的黑叔叔。

    魏景和直接带他进屋谈话。

    石虎进门拍掉身上的雪花,整个人都跟冰棍似的,连走路都是僵硬的。

    “魏大人,皇上派人传来口谕,但凡下大雪的地方已有百姓冻死了,皇上让把石炭派发下去救灾。可我家将军自下雪后就一直被困在山上,如今外面的路都被大雪封了,我派人清扫山下的路也扫不及,我担心将军他们在山上没吃的了。”

    魏景和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大雪封山,上上不得,下下不来,他们能在安置的石洞里燃石炭取暖,渴了可以煮雪,唯独吃的没法解决。如今皇上还要石炭救灾,需得想法子将石炭运下来才行。

    只是,连人都没法下山,石炭如何运下来?运下来后又如何运到目的地救灾?

    魏景和从门口往外看,看到外面认认真真堆雪人的平安,想起他收取自如的宝箱,不过,念头刚起便被他立马掐断。

    不论何时,平安这个神异是不能示人的,哪怕推到他身上也不可以。他可以代平安成为大虞朝,甚至整个天下的福星,但不能有如此神异之物,引人觊觎。

    崽崽第一次玩雪,怎么可以没有滑雪呢,是否给崽崽购买滑雪板

    安觅正兴致昂扬地指导平安堆雪人,忽然又看到任务提示。

    滑雪板,来的可真是时候。

    滑雪运动,能跑能跳,甚至能站的小孩都可以尝试,在古代没有现代安全措施那么齐全的情况下,自然要有大人在旁护着才能玩。

    安觅点开商城,看到上面多了个滑雪板,这滑雪板很简单,两块木板,两头微微翘起,是按照小孩的尺寸做的,一左一右,可系在两脚上,还配有手仗,需要三十万积分。

    安觅眼也不眨点了兑换,让平安去喊他爹爹取。

    平安听到又有好玩的,立马扔下雪球,迈着小短腿跑进屋,然后看到他爹在和一个长胡子的大人谈话,他就没再上前。

    平安牢记,爹爹和大人谈话时,平安不能打扰。

    石虎见平安进来了,沉重的心情都轻了些。忍不住想上前抱他,但想到自己身上冷冰冰的,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孩子几个月不见,都长得白嫩胖乎了,长肉了的小脸更加精致可爱,身上也穿了小袍子,瞧着跟京城那些世家里的小少爷也差不了多少。

    “不认识我了?”石虎笑问。

    平安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长胡子的人,虽然没感觉到他是坏人,但还是吓得跑到他爹腿边,“平安不认识你。”

    石虎摸摸脸,“让我想想,你好像是喊我黑叔叔?”

    黑叔叔?

    平安用他装不下多少记忆的小脑袋想了想,大声说,“是抢红薯的黑叔叔!”

    石虎:……

    这小孩不是改不掉叫他黑叔叔,就是只记得他是来抢红薯的。

    行吧,谁叫他可爱呢。

    魏景和笑着拍拍他肩膀,“是石虎叔叔。”

    平安听了,好奇地看着长胡子的石虎,乖巧改口,“石虎叔叔。”

    “乖。”石虎一个大老粗都被这小奶音给喊得心软了。

    魏景和看了眼外面还玩得欢的几个孩子,“平安不玩雪了?”

    平安这才想起进来找爹爹的目的,拉上爹爹的衣袖往外走。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