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2章 第 42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画面里大雪纷飞,天地一色。

    安觅点进屋里,屋里被外面雪白的雪反射出光亮,她看到炕上的崽崽小脑袋歪向一边,睡得香甜,两只小手放在脑袋两边,像小宝宝的睡姿。旁边的怀远就睡得很板正,露在被子外的脑袋半点也没歪。

    崽崽的手这般露在外面会受凉吧。

    屋里烧炕,很暖,一时半会是不会被冻醒的,要叫醒崽崽吗?睡这么香,她舍不得。

    安觅的画面转到崽他爹身上,崽他爹同样睡姿端正,就连放在被子外的手都笔直交叠放在腹上,这人连睡着都透露出他的修养。

    安觅点开免提,又怕吵醒崽崽或其他人,就压低声音,“魏大人,魏大人……”

    魏景和听到柔柔的嗓音在梦里一遍遍喊他,层层迷雾,他努力去看怎么也看不到发出声音的人在哪,只一声声勾着他去追,去追……

    “魏大人,下雪了。”安觅见崽他爹的眼皮微微动了动,不由得加大了点声音。

    雪,这明明是雾,哪来的雪。

    魏景和忽然睁开眼,看到屋里透着微光,他猛地坐起来,揉了揉额,单衣的衣领微微敞开,露出精致诱人的锁骨。

    安觅也不知道这游戏什么毛病,还给了个特写,从脸缓缓往下移,落在微敞的领口上,突出男人性感的喉结、锁骨,在这白雪光照的深夜里,给他的温润平添了几分欲感。

    的确很迷人,安觅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但她没忘记外面下着大雪,“魏大人,外面下雪了,你去看看平安会不会冷。”

    魏景和这次真真切切听到声音了,而不是在梦里。

    看了眼虚空,他抬手整了整衣领,将露出的锁骨遮了个严严实实,“多谢姑娘叫醒我。”

    声音带着刚睡醒的喑哑,让素来温煦的嗓音多了几分低沉,很勾耳。

    自打知晓平安那位仙女姐姐不定时出现后,魏景和就越发注意自身,免得出丑。这一次,好似半夜被枕边人喊醒,为的是共同的孩子,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老二,你说我是不是在做梦?怎么好像听到一个女人在喊你?那声音还怪好听。”

    睡在炕梢的魏老大睁开眼,掀开被子,因为身上火气大,炕又是热的,他就直接光着膀子睡觉,被子一掀,直接露出健硕的胸膛。

    魏景和直接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掀过去盖住他,“大哥的确是在做梦。外边下雪了,当心着凉。”

    安觅哪里留意到魏老大光着膀子,她取消声音外放,画面就回到崽崽身上了。至于被魏老大听到声音?半夜三更,除了知道她存在的,是个人都觉得是在做梦。

    “下雪了吗?怪不得我有点冷。”魏老大赶紧把衣服穿好。

    “我去看看爹娘醒了没有,先把二老接过来一块睡,明日再去烧你那屋的炕。”魏老大说着就披上衣服,趿上鞋往外走。

    门一拉开,冷风夹着雪花飘进来,地面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雪,整个夜色白茫茫一片,将黑夜映成白昼。

    魏景和庆幸自己前几日就交代下去,夜里留着人警醒些,别睡得太熟,省得夜里下雪了不知道。毕竟雪若是下得太大不及时清理屋顶的话,会很容易压塌房子。

    魏景和穿着里衣上前把灯点上,走到孩子这边,见平安两只手都露在外边,也难怪那姑娘要叫醒他了。

    他摸摸平安的手,还好是暖的。把手伸进被子里摸摸炕,尚有余温,见没冻着就放心了,又探了探旁边的怀远,一样没冻着。

    他来到大丫二丫这边,两丫头可能因为感觉到冷已经抱在一块取暖,炕下一样还有余温,就是身上的被子对这大雪天来说过与单薄了,由此就可看出棉被的保暖性有多厉害。

    非常时期,他叫醒大丫二丫,让她们都挤到平安这边盖同一张被子。这被子他娘是按他那屋子的床做的,小孩子身子短,可以横着盖,四个小孩挤一挤能盖住。

    等重新将二丫和大丫安排睡下,魏老大也把二老接过来了。

    魏老大抱着铺盖,魏老太提着油灯,搀扶着瘸腿的魏老头,一进来就赶紧把门关上。

    “外面下老大的雪,差点睁不开眼。”魏老太放下灯,赶紧拍去身上的雪花。

    “爹,娘,你们先坐着,我去厨房把炕烧热些。”魏老大又匆匆出门往厨房去。

    “老二,多亏你让大家做好防寒准备,不然就今夜这场雪怕是要冻死不少人。我和你娘被老大叫醒的时候都冻得直哆嗦。”魏老头把被褥铺上。

    “可不是。”魏老太确认自己身上不冷了这才上前挨个摸摸孩子,看看他们是否冻着。

    “也不知道柳护卫如何了?”魏老头想起住外边的柳飞。

    说曹操曹操到,魏老大把炕烧上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门外站了个瑟瑟发抖的雪人,正是裹着被子的柳飞。

    他赶紧将人带进来。

    魏景和就问柳飞经过村里时可有看到有人亮灯。

    柳飞点头,“几乎都亮了的,村长家还敲响了锣,还听到有人互相喊了。”

    魏景和放心了,不用担心到时若是雪太大把房子压塌没人知道。

    接下来的安排就是魏老太和孩子睡,魏家父子三,还有柳飞四人挤一炕。

    魏景和躺在床上却如何也睡不着了,脑海里都是那姑娘的声音,忍不住去想此时此刻,她是否还在,而且将一切尽收眼底。

    这姑娘是不用歇息的吗?为何能在平安睡着了的时候还能出声,还能看见这边的一切。

    只要一想到有个姑娘在看着自己,魏景和就怎么睡都不自在了。

    安觅若是知道他这么想肯定要笑,她没事看一炕子男人睡觉干嘛,平安睡觉,她就找事忙了。

    *

    与此同时,皇宫里的承光帝哪怕屋里点着炭火也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大雪给冷醒了,起来就再也睡不着。

    “建好的地暖明日能使用了吧?”承光帝问周善。

    “回皇上,应是能了。”

    “没想到还是被魏景和说中了,也不知这天灾何时是个头。”承光帝望着窗外的雪,发出长长的叹息。若老天不给面子,他有雄心壮志又如何。

    “有皇上如此一心为民,又有魏大人和镇国公在,相信咱大虞很快就拨云见日了。”周善道。

    “但愿吧。”若来年气候还不好,有红薯也枉然。

    “也不知镇国公挖石炭挖得如何了,若这雪一直不停,当真得靠石炭救灾。”承过帝说着让人关上窗,京城里多的是没把他的诏告当回事的人。

    突如其来的大雪再次让许多人见识到了顺义县县令的能耐,当初没当回事的人这下子悔得肠子都青了。

    而被承光帝惦记的镇国公也是在山洞里突然被冷醒的,赶紧往炉火里加大石炭。

    挖煤的军队和难民在矿洞里不知到外面下起了大雪,却能真切感受到骤然的冷。

    挖煤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除了军队的人马,还有魏景和想出的以工代赈之法,招难民帮忙挖煤,他们一样拿到的是凭证,到时可领粮或者抵赋税。

    这些人与其说是相信朝廷,不如说是相信魏景和,是魏景和让他们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也是魏景和安置了他们,给他们活路,日后还会给他们稳定的生活。

    要知道他们一路逃过来,每一座城的城门都是关得死死的,有粮的就给施一两碗掺着石子的粥,没粮就把你赶得远远的,不管死活,越是到后面越是艰难。

    他们这批人里都是想方设法来到京城这边的,在其他地方多的是更惨的难民,多的是集结起来抢了县城却发现没粮后的绝望。

    所以,在他们心中,若魏大人还不可信,那还能信谁。

    战止戈看着外边纷飞的大雪,一脸愁苦,他也没想到这雪来得这么突然,挖出来的石炭都还没怎么运下山,这么大的雪若是天亮都没停,不说把石炭运下山,连人下山都是难题。

    ……

    大雪下了一夜还未停,走出去积雪已经快没到膝盖,无法行走,国公府的马车自然没法来接人。

    怀远醒来得知这个好消息,开心得不行。他又可以留下来和平安弟弟一块玩了,虽然,虽然他是有一点点想奶嬷嬷,想……娘。但是他更喜欢和平安弟弟住一起。

    平安睁开眼,就躺在炕上一动不动,只眼珠子盯着屋顶转了转,红红的小嘴动了动,不一会儿,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揉揉眼睛,然后小身子整个缩进被窝里慢慢拱起一团。

    “奶的乖孙醒了?”魏老太轻轻掀起被子,温柔和蔼地笑问。

    平安从被子里露出一个小脑袋,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湿润润地看着你,让安觅心里直呼可爱,心口被萌化了。

    难怪那些短视频总能刷到谁家被子里还没个小可爱,她看了这一幕,被子里也想有这么个小可爱。

    “奶~”

    经过一夜不开嗓的小奶音拉长了更加奶了。

    “唉!来,奶给你穿衣,一会儿就精神了。”魏老太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

    平安趴在他奶肩上,看了眼空荡荡的炕,没看到他的怀远哥哥,“奶,怀远哥哥回家了?”

    “没走呢,他比你早醒一会儿,这会正在外头洗漱呢,马上就回来了。”魏老太把乖孙的衣服拿过来。

    这衣服是平安他爹前两日拿给她,让她缝上毛领的,她一摸就知道是仙女给平安的,时下哪有这么轻这么暖的衣服,听说里面填充的都是鸭绒,一只鸭子才多少绒毛,做这么套衣服也不知道要攒多久,可见仙女的日子当真是过得与常人不同。

    衣服是靛蓝色的,耐脏又好看,再加上一圈柔软的灰色兔毛,系上绣着花纹的腰带,穿上小靴子,可把魏老太稀罕得看来看去都看不够。

    “我乖孙是打哪家出来的小公子哟,真俊!”

    平安这会精神了,左看看右看看,小手轻轻摸上摸下,对仙女姐姐送的衣服喜欢得不得了,听他奶这么说,立马脆生生地说,“魏家的!”

    “哈哈!对,是魏家的!我魏家男儿也不错。”魏老太抱住他揉了揉。

    安觅终于能看到崽崽穿上羽绒服……袍,尤其是领口一圈毛茸茸的,算是小小满足了把她想给崽崽穿连体动物装的心,又帅又萌,赶紧截图三连。

    “平安真好看!”她忍不住夸赞。

    “呀!”平安低呼,原来仙女姐姐在看着平安呐。

    魏老太一看就知道是仙女在跟平安说话了,也不知道老二怎么说的,反正平安只在他面前提仙女姐姐,有其他人在,一点也不说漏嘴。

    “奶去厨房打水来给平安擦脸,你乖乖待在炕上,炕上暖和。”

    魏老太借口打水就出去了,把门只开出容得下自己身子出去的宽度,避免更多冷风灌进屋里。

    “仙女姐姐,没人啦。平安可以跟仙女姐姐说话了。”平安把炕尾的魔方拿过来,坐在炕边,小腿吊在外边一晃一晃的。

    “那平安想说什么?”安觅笑问。

    “就跟仙女姐姐说话啊,现在就是跟仙女姐姐说话。”平安没有想过想说什么,只要仙女姐姐回答他的话就是一块说话了。

    安觅笑了笑,“那平安今日想吃什么?”

    因为这些日子有怀远在,安觅除了糖和馒头基本都没投喂了,崽崽连奶粉都没喝。

    平安想到香香脆脆的动物小饼干,奶香酸甜的奶酪棒,馋得舔舔小嘴,“想吃奶酪棒。”

    “行,平安这么乖,就奖励平安吃奶酪棒。”安觅兑换了一包儿童奶酪,这奶酪的棒子自然也是木制的。

    奶酪可以说是有助于崽崽身体发育和成长的一款儿童零食,营养丰富,奶香味充裕,好消化易吸收,钙质丰富,给崽崽吃不错。

    她打开袋子,把两个奶酪棒投喂到宝箱里,让平安取。

    平安不是第一次看到奶酪,所以都不用看宝箱就直接取出来了,有两个,吃一个,一个放在他的宝箱里。

    仙女姐姐说这样就可以多取几次仙女姐姐放在宝箱里的东西了。

    这是安觅教的,崽崽的储物宝箱收取不限次数,好像还是静止的,她就把东西投喂给崽崽,崽崽没吃到的就让他转移到他的宝箱里,想吃的时候随时都能拿出来。

    平安刚放好一个奶酪,手上的那个正要吃,门就被打开了。

    “平安弟弟,你醒了!”怀远被柳飞用披风裹着抱进来,看到平安醒了立马开心地跑过去,也爬上炕跟平安弟弟排排坐。

    他还看到平安弟弟今日穿的新衣裳和他一样的,是绸缎小锦袍!等他回府了就让管家给平安弟弟多送一点布,这样平安弟弟天天就能穿这么好看的衣服了。

    平安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奶酪棒,又看了看怀远,咬了一口,就递给他,“怀远哥哥,吃。”

    怀远看着这白白的东西,他没吃过,但这些日子平安弟弟吃什么,他就吃什么,所以毫不犹豫地张嘴吃了,等吃到嘴里甜甜糯糯的,入口即化,小脸惊奇又有趣。

    好好吃!平安弟弟家有的东西镇国公府都没有呢。

    柳飞想到刚才是魏老太在屋里,就以为是魏老太给的。他知道魏老太年轻时在大户人家做过丫鬟,这奇怪的糕点许是那会学到的,所以也不是很稀奇。

    平安吃完还想吃,就在他纠结着要不要把宝箱里的另一个也拿出来的时候,怀远吃了一口,就把剩下的给回平安了,“平安弟弟吃吧。”

    平安立即不纠结了,接过来小口小口地吃完。

    柳飞就想要不要厚脸皮去找魏大人要方子呢,他家少爷看着很喜欢吃的样子。

    魏景和端热水进来的时候,平安已经把奶酪棒吃完了,要不是唇上还挂着丁点痕迹还不知道他吃过东西。

    因为大雪,外边的路无法行走,魏景和自然没法去县城,好在他早交代下去,若他因故没法到县衙,非县令必须决策的事就由县丞全权处理。

    而百姓在他的带领下也早就做好雪灾防寒准备,这大雪天,应不会有何大事,若是有,县衙的人会想法子来禀报。

    魏景和看到平安嘴上的痕迹就知道是他那仙女姐姐又抽空给他东西吃了,他拿来已经挤好牙膏的小牙刷给平安刷牙。

    饶是柳飞不是第一见了还是感到惊奇。

    你说这魏家吧,明明是逃难来的,一穷二白,哪怕家里老二当上了县令,在这样的灾年里别说有油水了可捞了,连朝廷俸禄都没领到,可他家在一些方面上过得比国公府还要精细,比如这牙刷。

    就算是国公府里的主子也才用柳支砸开修整好塞在玉管里沾上盐像小刷子一样的刷,这魏家就能想出用软硬适宜的毛做成小刷子,再配上那个叫牙膏的东西,可不比国公府的主子还讲究。

    来到魏家的第二日早上看到魏家小公子刷牙,可把他家少爷羡慕的,害得他赶紧找魏家老大学做了一个。

    魏景和给平安刷好牙,又拧了脸帕子给平安擦脸,擦手,见怀远巴巴看着,他也给擦了一把。

    柳飞:……

    他给少爷刷牙洗脸了的,少爷,咱的脸干净着呢,不用擦两遍。

    擦好脸,魏景和先将木盆子先放在面盆架上,“平安和怀远哥哥在屋里待着,爹爹把东西搬回咱屋里,等那边的炕烧暖了也可以住人了。”

    魏家二老顾虑到平安身边有个仙女在,宁愿费些柴火也要把那边的炕也给烧上,反正他们堆了一屋子的柴火,这冬日再冷应该尽够了。

    “那平安也去。”平安爬下炕,他知道这是大伯家的屋子,不是他和爹爹的。

    “我也去。”怀远紧跟着说。

    魏景和把俩孩子抱回炕上,“外边下大雪,先待屋里,等那边炕暖了再去。”

    “平安还没见过大雪呢!”平安惊奇地说。

    其实见过,在逃难的冬日里,只不过他还太小,不记得了。

    魏景和就笑了笑,裹紧身上的大氅,带上东西开门出去。

    怀远听平安没见过雪,比平安还要惊奇,“平安弟弟,你为什么没见过雪呀?雪不是每年都下吗?”

    “每年都下,为什么平安没见过?”平安懵懵地眨眼。

    两个小团子对这个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而柳飞非必要不会出声,就让两孩子该怎样就怎样。

    安觅边笑边说,“因为平安那时还小不记得了。”

    平安弄明白了,欢喜地说,“怀远哥哥,我知道了!因为平安还小,不记得了。”

    怀远想了想,好像是这样,他比平安弟弟大,所以记得。

    “那你以后也都记得了。下雪很好看的,外面到处飞着白白的雪花,地上也白白的。”

    “平安要去看。”

    平安说着就爬下炕想往外跑,结果又被柳飞拎回炕上。

    平安坐在炕上有点懵,呆呆看着柳飞。

    柳飞被这能化了人心的小眼神给看的,摸摸鼻子,“平安少爷,外边天冷,等天晴了再出去。”

    “我想去看雪。”平安可怜巴巴。

    “平安弟弟,我带你去看雪,柳飞不让我们去,我就骂他。”怀远奶凶奶凶地说。

    柳飞:……就算你骂,也出不了这道门。

    于是安觅就围观两个小团子如何‘千方百计’想突围柳飞的手冲出门去,热闹得完全跟屋外的冰天雪地不是同一个世界。

    见两个小团子快要气哭了,她才赶紧出声,“平安,外面下雪出去玩会生病哦,等雪停了咱们再出去堆雪人好不好?”

    听到仙女姐姐的话,平安立马乖了。

    他拉着怀远自认为小小声地说,“怀远哥哥,等雪停了咱们再出去玩,堆雪人,不带他玩。”

    怀远点点头,“对,不带他玩。”

    柳飞:……

    不管怎么说,他松了一口气,两个小团子再不放弃,他都担心再拦下去,他们会哭。只是不知道这魏家小公子怎么突然知道淋雪会生病,还知道雪停再出去,还想出了堆雪人。

    这些时日寸步不离跟在少爷身边,他发现这个比少爷小一岁的孩子,脑子比少爷灵活得多,嘴里时不时冒出一些叫人听不懂的话,当真是遗传了魏大人的那份聪颖。

    “平安弟弟,什么是堆雪人?”怀远好奇。

    平安就歪头,无声问仙女姐姐。

    这可爱的小模样,要是能rua,安觅都rua上去了,“就是像平安那日捏泥巴一样,用雪捏出一个小平安啊。”

    平安听完眼睛立马亮晶晶,恨不得马上出去堆着玩。

    “怀远哥哥,我知道了!堆雪人就是用雪捏一个小平安。等不下雪了,我要捏一个小平安,捏一个娘,捏一个仙……爹爹,捏一个奶。”

    平安掰手指数他要捏的雪人。

    安觅可没漏过他说的那个“仙”字,不容易啊,崽崽终于想起要捏她了。

    “平安是要捏仙女姐姐吗?”她明知故问。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