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0章 第 40 章作者有话说第40章 第 40 章 //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这诡异的,让魏景和不免想到回光返照。

    “远少爷可是好多了?”魏景和担心地问,后悔当时怎么没强硬拒绝战将军的托付。

    “多谢魏叔叔关心,我好多了。”怀远露出腼腆的笑,每次犯病的时候父亲都没这么温柔守在他身边过。

    “怀远哥哥,你是不是吃了平安的糖就好了?”平安生半身趴在床前双手托腮,小腿一下一下地踢着地面玩。

    怀远点头,嘴里还含着糖,“嗯!平安弟弟的糖好甜,吃了就好了。”

    平安纠结了下,又把手背到背后,拿出一颗糖来,“仙……爹爹说吃糖就能好,再给你一颗,你吃了病痛就飞了。”

    魏景和没漏掉平安说的那个‘仙’字,他略一寻思,将怀远的鞋脱了让他躺下,“远少爷先闭上眼睡一觉,醒来就有力气和平安一块玩了。”

    “好。”怀远知道自己身子不好,也不强撑,他现在好多了,等睡醒后就能和平安一起玩了。

    “我会让平安的奶奶来守着你,你别怕。”魏景和怕这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一个人睡在陌生的屋子里害怕,便说了句。

    听说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睡觉都有下人在屋里寸步不离地守着的。

    “我能睡着的。”怀远握紧手中的糖,这是平安弟弟睡的床,平安弟弟能睡,他也能的。

    魏景和看他这么乖,半点也没有娇气,忍不住摸摸他的头,“睡吧。”

    平安也学他爹一样,踮起脚伸出小胳膊去够着怀远的头,轻轻摸了摸,“睡吧。”

    安觅又达成了每日一笑,她养的就是个天使崽崽。

    魏景和带着平安到魏老太屋里,看到弹好的棉花又惊奇了把,知道这是那姑娘给出的法子后,心中已无半点意外。

    他同魏老太说了怀远的事,让魏老太到他屋里去守着镇国公府的小少爷。

    魏老太方才就一直在屋里弹棉花,没听到外面的声音,此刻听到魏景和说把镇国公府的金疙瘩抱回来了,瞪他一眼,他们这蓬门荜户哪能住得下这么尊贵的人。

    不过,老二带回来也有他带回来的道理,她赶紧收拾收拾,带上被套过去边缝边看着,还吩咐大丫去烧水备上。

    她在大户人家待过,知道高门大户的孩子伺候得有多精细,等孩子醒来,洗脸洗手是肯定要的。

    魏景和牵着平安来到山上,寻了个背风的地方。

    这几日刮起了北风,天都是阴阴的,放眼望去,山上光秃秃的。

    平安许久没上山玩了,尤其是和爹爹一块,撒欢得到处去揪这草揪那草。

    魏景和长身玉立,边看着他,边问,“姑娘,此处无人,可否同我说说国公府小少爷的事。”

    安觅一直在等救怀远的任务出现,可是等啊等,等得她都不忍心等下去了。

    她以为声音外放已经过二十四小时了,正想着怎么简化词汇让平安转述,忽然发现右上角那个外放小喇叭还没消失,她点开一看,嗯?剩余时间二十三小时?!

    敢情这时限不是一天,而是按使用时长来算。

    她上次就使用了两次,也一共才用掉一个小时。

    这么说,这奖品比想像中的划得来啊。

    不需要平安转述了,安觅点了免提,“我上次见怀远的时候就觉得他的病与我见过的一种病症很像。”

    魏景和都以为得不到回应了,忽而听到清柔似水的声音响起,只觉头顶的天都晴了,山间的风也柔了。

    “是何病症?”魏景和唇角轻扬。

    “人的体内有种叫血糖的成分,怀远应该是血糖过低,导致时常会觉得乏力,出汗、心慌、饥饿、颤抖、面色苍白等。这种病发作次数和时间不定,不严重的话只需要时常配糖在身上,发作的时候吃一两颗及时补充糖分就好,或吃含糖的东西。

    怀远看着吃糖是有效的,缓解过慢可能是因为他这些年药不对症。因为低血糖很容易被误诊为精……脑疾类病症,如癫疾。”

    魏景和越听越吃惊,每次他都以为这姑娘够厉害了,下一次又总能让他惊叹不已。

    怀远那病看着就不是一般的弱症,要不然宫中太医也不会治到如今也没见好。

    结果这姑娘告诉他,只需要吃糖就好了?!

    若非前面拿出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他当真觉得被当傻子耍着玩。

    他想起方才怀远躺在床上睁开眼,脸色都好了许多,也不冒汗了,还有力气说话了,那都是在吃了平安的糖之后。

    天底下竟有吃糖就能好的病,若这话拿到太医院去说,只怕太医院会群起而攻之。

    “若真是这般,国公府可得好好多谢姑娘了。”有这姑娘在,都不需要行万里路,只需姑娘的三两语就能令他长见识了。

    “不敢下定论,可以试着先停了药,多注意补充含糖份的东西,若还未好再请太医对症诊治。”现代低血糖有些因为身体机制都没法根治,古代更不可能了。

    “此事我会告知镇国公,由他来定夺。”魏景和说。

    安觅嗯了声,调转画面去看对山上什么都好奇的崽崽。

    崽崽嘴里一会两只老虎,一会三字经,如今被一日一碗奶粉给喂得肉嘟嘟的,比最开始的模样更乖萌了,这时候要是有台相机,随手一拍就是萌娃大片。

    魏景和瞧了眼平安,闲聊问,“姑娘所认为的太平盛世是何样的?”

    既然是认为的,安觅自然是按现代的标准说。

    “交通便利,百姓富足,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老有所养,幼有所教。国富民强便是最好的太平盛世。”末了,安觅还是追加一句,“女子能自主最好。”

    男女平等什么的就先不说了,那在古代背景下大概比造飞机还难实现。

    随着她说的每一句,魏景和脑海里就浮现出相应的场景,心中波澜壮阔。

    若一个王朝能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就足以证明这个王朝已经发展到百姓生活安定富足,夜里再无宵小需要防备。

    老有所养,幼有所教,代表一个国家的强盛。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太平盛世了,当真有这样的世界吗?

    或许,她所在的世界就是这般?甚至更好?

    魏景和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如此就说得通,为何她总能轻易拿出诸多利国利民的东西了。

    不知,他脚下踩的这片土地,将来是否也会变成她说的那样。

    魏景和想了想,又问,“姑娘是想让平安活在这样的盛世里?”

    安觅觉得这个游戏最后应该不会有太逆天的跨越,“自然是,至少做到让百姓有饭吃,有衣穿,有钱花,有学上,不受天灾战乱之苦。”

    对游戏里的背景来说,能做成这样也算是太平盛世了吧。

    魏景和听了越发敬佩这位姑娘的心胸宽广,百姓安定富足,天下安宁,如此怎不叫盛世。

    “有姑娘的帮助,我会努力让平安过上这样的日子。”魏景和心中的目标更加坚定了。

    “你是平安的爹,可以的。”负责实施的工具人到最后肯定会完成建设任务的。

    魏景和轻笑开来,“是,我这个做父亲的的确沾了平安的光。”

    画面突然给男人来了个特写,男人虚握拳头抵在嘴边轻笑,微微上扬的嘴角,向上弯起的眉眼,又是穿着深蓝竹纹衣袍,长身玉立在山间,可谓是再迷人不过。

    安觅突然理解网剧里为什么每次放男主的唯美画面时,满屏弹幕都在嗷嗷叫了。

    “爹爹,仙女姐姐,平安抓到兔子啦!”

    前面草丛后传来平安稚嫩的小奶音,安觅赶紧掉转画面,再帅的脸哪有她崽崽可爱。

    画面转到平安这里,安觅就看到平安蹲在一只灰兔子前,伸出小手指小心翼翼地戳了一下,又戳一下,在确认它还会不会动。

    “平安好厉害,怎么抓的啊?”安觅放柔声音。

    “平安就站这里,小兔子就撞树上啦。”平安指着旁边的树根,声音欢快。

    这不是福气包文里必备情节吗?

    崽崽果然除了她还有这样的金手指,不知道她的运气跟崽崽比的话,哪个更好。

    魏景和听了就想起了灯大师说的平安功德在身一事,这八成是平安那仙女姐姐出手了。

    “还不错。”他上前把兔子拎起来,“有三斤重了,平安觉得这兔子该如何处置?”

    安觅想到上次平安说老虎吃兔子的事,还把自己比成小小兔,担心平安有不忍心吃兔兔的心理。

    平安很认真地想了想,“和野猪一样,晒干了吃。”

    平安可记得上次追着他跑的野猪后来被奶晒干了能吃好久好久。

    这下,安觅不用绞尽脑汁怎么让平安理解弱肉强食了,事实证明,崽崽还是知道兔子是拿来吃的。

    “平安,带回去让奶做红烧,可香了。”安觅说。

    平安一向是仙女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昂头对他爹说,“爹爹,带回去给奶做红烧兔几。”

    “行,就让你奶给做红烧。不过,还请姑娘同我说一说这红烧如何做。家中母亲多半是清炒或炖。”魏景和拎着兔子,牵起平安的手下山。

    安觅赶紧拿来手边的ia搜出红烧兔肉的做法,考虑到古代调料不全,她搜了个简单的。

    “先将兔肉切好,用开水焯去血水,捞出来备用,再把蒜和姜切片放进锅里爆香,把兔肉倒入锅中翻炒至变色,加入黄酒、盐酱料炒匀,之后放入清水稍稍没过兔肉,盖上锅盖用大火烧开小火焖,煮到兔肉能用筷子戳软烂就可以收汁盛盘了。”

    魏景和暗暗记下,“姑娘吃过的兔肉是何样的?”

    “做得好的红烧兔肉色泽酱红,鲜香味浓,吃起来肥而不腻,瘦而不硬,咸甜酸辣各种味道都有。”

    安觅说完也馋了,决定中午就让厨房做红烧兔肉吃。

    魏景和听得出来,这姑娘所在的世界饮食也丰富许多。

    ……

    回到家,怀远刚好醒来,魏老太正打了温水给他擦脸,二丫扒在门口看稀奇。

    上次怀远来的时候二丫一直在地里挖红薯,都没见过,这次听说二叔带了贵人家的小公子回来,她就好奇跑来瞧长什么样了。

    看到长得跟平安一样小,一样白净,还没平安好看,二丫就不怎么感兴趣了,一看到魏景和提着兔子进门,立马跑去看。

    魏景和放下兔子,净手进屋,发现被认为去请大夫的柳飞还未回来,蹙了蹙眉,好在怀远看起来已经好很多了。

    “怀远哥哥,我和爹爹上山抓到兔子了,让奶给我们做红烧兔肉!”平安跑到床前,眉飞色舞地跟小伙伴分享去山上得到的收获。

    “兔子?”怀远从床上下来,“我知道兔子跑好快的。”

    “可是平安抓到的兔子不跑啊。平安就站在那里,兔子就跑过来撞树上了,兔子好笨。”平安觉得兔子好笨好笨哒,他不要当小小兔了,奶说平安可聪明了,一点也不笨。

    “啊?兔子会撞树上吗?”怀远一脸惊奇,同时,眼里露出向往之色。

    他从没上过山玩,也就跟曾祖母去过一次庄子,但都是在屋里待着,平安弟弟能去山上玩真好。

    “会的。等怀远哥哥病好了,平安带你上山看兔子撞树。”平安就想把自己做过的事也要带怀远哥哥做一遍,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安慰了怀远。

    “嗯,我会努力好起来,和平安弟弟上山抓兔子。”怀远握拳,觉得他现在就有力气和平安弟弟上山玩。

    安觅就看两个小团子在一起讨论兔子撞树的画面,呆呆萌萌,可可爱爱,图库又增加了几张。

    “奶的乖孙真厉害,还抓回了兔子。”魏老太将平安说的话都仔细听了,听到是兔子自己撞树上的,一样认为是仙女暗中发力。

    自干旱后,家里能吃到的肉除了那头野猪,还有后来村里分得的求雨的驴肉,再是干旱过后,老大上山偶尔能打回野鸡或兔子之类的,家里总算没彻底断了肉。

    村里已经有许多妇人打算来年开春想法子找鸡蛋孵小鸡来养了,等到明年县城该有的也会慢慢恢复。

    “奶,要做红烧兔肉,不晒。”平安拉着魏老太的手轻轻摇晃。

    魏老太一听就乐了,这孩子把她之前挂横梁上风干的肉当是晒呢。

    她哪里舍得拒绝,“好好,奶给你做。奶的乖孙想吃什么,奶都给你做。”

    说完,魏老太看向魏景和,平安一个小人儿哪里知道什么红不红烧的,要么是他爹说的,要么是仙女说的。

    “娘先去让大哥把兔子处理了,我待会再同您说如何个做法。”魏景和说。

    “行,我这就去让你大哥做,剥下来的皮可以给平安做个帽子,或者给衣服滚个边。”魏老太想到乖孙穿上滚边毛领的衣裳那个可爱样就恨不得立马给做出来。

    安觅觉得崽他奶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总能想得比别人多。这不,生活刚好一些就开始想打扮崽崽了。

    不错,深得矿主的心,正好她买的那身衣服没有滚边,搞得她也想看崽崽穿毛茸茸了。

    魏景和看向怀远,“远少爷可还好?”

    “魏叔叔,我好多了。您叫我怀远就好。”怀远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他知道少爷都是家中奴仆喊的,魏叔叔是平安弟弟的爹,不一样。

    “好,那叔叔便喊你怀远。”魏景和笑了笑,蹲下身看怀远的脸色,的确没有先前那种犯病时的苍白了,只是因为常年虚弱还带着病态的白。

    “平安给你的糖可吃完了?”他问。

    怀远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吃了糖舒服多了就给吃完了。”

    “真的是吃平安给的糖好的吗?那……平安再给你一块好了。”平安看了眼宝箱里还剩下三颗,很艰难地才决定再分出一颗。

    安觅看他不舍还要给的样子,乐了,倒也没再急着兑换给他。

    平安转过身去,再转回来,手里多了两颗糖,给怀远一颗,自己一颗。

    “谢谢平安弟弟。”怀远接过来。

    他现在还不想吃,就收起来先放着,等想吃了再吃,可是见到平安弟弟剥了糖纸,很珍惜地把糖放进嘴里,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他忍不住也把糖纸剥掉吃了。

    魏景和看他真的没事了,心里放心不少,也认为他得的就是那姑娘所说的低血糖,决定等战大将军来了就跟他说说这事。

    晚饭,平安吃上香喷喷的红烧兔肉,和怀远两个吃得一个比一个香。

    在镇国公府,怀远也就过年过节时才能和一大家子坐一块吃饭,曾祖母在时,他都是跟曾祖母吃,曾祖母和曾祖父被太上皇召去伴驾后,他就只有奶嬷嬷陪着了。

    他喜欢这样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和平安弟弟一起,看平安弟弟吃,他也觉得这些饭吃起来好香。

    二丫吃一口兔肉就看一下怀远,明明她可以多吃一口兔肉的,这个贵人家的少爷跑来她家吃肉,真讨厌。

    要换做平时,怀远一定能察觉到自己被讨厌了,但是有平安在,他的心思就没那么敏感了,平安吃一口他就吃一口,绝不落后。

    柳飞跑京城一个来回,进来就看到他家少爷捧着个小木碗喝着粥,啃着馒头,手里还拿着肉吃得津津有味。他差点怀疑自己走错了。

    这还是在府里吃饭当吃药一样的少爷吗?

    往日在府里,但凡少爷吃的东西都精细得很,也没见他多吃几口,如今喝了小半碗粥,吃了半个馒头,还啃了几块肉。难不成少爷适合穷养?

    游戏外,安觅也在吃红烧兔肉,香辣味的,两边大概就是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区别。

    “觅觅,你喜欢吃兔肉?以后让阿姨经常做。”安爸看到宝贝女儿一直只夹兔肉,又给她夹了一块。

    “谢谢爸爸,就是今天对兔肉特别有胃口。”安觅对她爸甜甜一笑。

    安爸知道女儿最近沉迷养崽游戏,“游戏里的崽崽今天正好吃兔肉?”

    安觅点头,“知我者,爸爸也。”

    安爸就看向安妈,在桌底下用脚踢了踢,使眼色你来说。

    安妈踢回去我才不说。

    安觅感觉到桌下的动静,在她爸妈身上扫了个来回,“爸爸,妈妈,你们踢到我了。”

    “啊?那谁踢的我。”安爸安妈异口同声。

    安觅就笑着看他们。

    安爸安妈瞬间知道上当了。

    “觅觅,游戏里的崽崽这么可爱,你要不要考虑找个对象生一个来玩玩?”安妈期待地看着闺女。

    “妈妈,我没记错的话,我才23,还没满。”她妈最近是去跟哪些七大姑八大姨待一块了吗?

    安爸“你妈是觉得你那么喜欢游戏里的崽崽,是因为长得像你,咱干脆生一个真的。”

    “游戏里又不用我负责任,我当然喜欢啊。”安觅直接说了句让安爸安妈哑口无的话。

    听到闺女这么说,安爸安妈不知道该放心还是该操心了。

    担心闺女因为沉迷游戏里的崽崽,哪天跑去找个人生个真的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操心的是,闺女这话摆明了将来可能不会要孩子的意思?

    算了,闺女高兴就好,不说安家都是她的,就她本身的资产都能叫她快活一辈子了,再说还有两个哥哥呢。

    吃完饭,天还没黑,平安还没忘记上次没带怀远吹泡泡,于是就缠着他爹给做泡泡水,两个小团子在院子里吹着玩。二丫最喜欢的就是把泡泡打破,几个孩子的声音充满整个院子。

    柳飞想借厨房给怀远熬煎药被魏景和阻止了,“怀远也许不用吃药。”

    柳飞看了眼他家少爷,完全没有先前的虚弱,又和上次一样能跑能跳了。难道少爷跟魏大人家的儿子一块玩就能好?

    “大人,这是宫中太医开的药,每日两副,用来治少爷的弱症的,若是不吃,明日都没力气下床。”

    “你家少爷每次喝完药可是要吃糖?”魏景和问。

    “是,药太苦,少爷还小,受不了那苦味。”

    “可是每次喝完药后就好多了?”

    柳飞点头,“难不成魏大人还懂得看病不成?”

    魏景和笑着摇摇头,“明日你家国公爷不是要来吗?在那之前就先不给怀远吃药了,若是犯病再说。”

    柳飞不敢拿主意,这可关乎到少爷的命。

    “我明日见了国公爷会禀明一切,你无需担心。”

    话说到这份上,柳飞又见自家少爷的确好很多,以为是魏家用了什么救治了少爷,便没再坚持。国公爷能将少爷托付给魏大人,可见是极为信任的。

    这一日,怀远吹了泡泡,还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用的是平安用的胰子,他觉得在平安弟弟家比在镇国公府还舒服。魏叔叔还亲自给他和平安弟弟洗澡。

    当晚临睡前,魏老太愣是把平安的那床棉被给做出来了,被套用的是魏景和当初捡便宜换回来的细布做的。今日国公府的小少爷来了,正好给用上。

    因为有怀远在,魏景和并没有给平安冲奶粉,就让俩孩子躺在床上自个玩。

    两个小团子盖着软乎乎的棉花被,平安还记得仙女姐姐给他讲的故事,奶声奶气,磕磕绊绊地要讲故事给小伙伴听。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巨人,他的名字叫夸父……”

    安觅没想到她给崽崽讲的睡前故事,有一天还能听到崽崽给别人讲。她就静静听着,崽崽讲不出来的地方就开口教他。

    当然,小孩子是不可能把一整个故事讲顺畅的。

    “夸父追啊追,追啊追,太阳跑啊跑,不让夸父追到,夸父没水喝就渴死了。”

    安觅听了居然觉得总结得还不错。

    “平安讲得真棒。”她赶紧捧场夸奖。

    平安听到仙女姐姐夸他,立即欢喜得不行,“平安已经记住了。”

    “太阳在天上,真的有人能追得上吗?”怀远发出疑问。

    平安眨眨眼,双手比划,“变好高好高,有太阳那么高的时候就能抓到啦。”

    怀远听了也点点小脑袋,“平安弟弟好聪明,有太阳那么高就可以抓到太阳了。”

    安觅听了居然觉得有道理,小孩子的想法果然很有趣。

    魏景和听了抬头一笑,在两个孩子的童童语中写下今日在山上同那姑娘聊过之后,所萌生的一些想法。

    柳飞见自家少爷直到睡着了也没犯病,就在村里随便找了间空房子住。

    翌日,魏家打算做的魏景和这间屋子的炕,大房那边再烧一日,今夜也勉强能睡了,两张炕,到时候让孩子睡一张,老二和老大睡一张,二老还睡里屋。

    柳飞一早就担心自家少爷睡不好,或又犯病,等到看少爷又喝了半碗粥,一个小红薯,他彻底相信了魏大人能治好少爷的病。

    大人们在打土坯,平安和怀远就在一边捏泥玩。

    柳飞看到穿着小锦袍的少爷坐在地上玩泥巴,暗暗运气。

    国公爷吩咐过,不管魏大人家的儿子带少爷玩什么都不能阻止。

    可是,国公爷,您知道魏大人家的儿子要带少爷玩泥巴吗?

    怀远看看自己捏得四四方方的东西,再看平安捏了一个大团子,又搓一个圆圆的小团子叠在大团子上,好奇问,“平安弟弟,你捏的是什么?”__100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