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36章 第 36 章 //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魏景和听到一个柔美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如涓涓泉水般清澈动听,叩人心弦。

    他有刹那的恍惚,似乎四周安静得只听得见这个美妙的声音。

    “爹爹,是仙女姐姐的声音!仙女姐姐,你不住平安的脑子里了吗?”平安从他爹腿上滑下,在屋里四处找仙女姐姐。

    仙女姐姐的声音不是在脑子里响起,他听到了!

    魏景和回神,赶紧端正坐姿,站起来挺拔如松立于书案前,也觉得平安这仙女姐姐真的有可能会现身。

    “平安,不用找了,姐姐还在,只是声音到了外面。”安觅见平安连床底都要找了,赶紧道。

    魏景和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松了口气,若真能现身就当真是仙女无疑了,失落是他又想当面跟她畅谈一翻。

    平安惊呆,伸出小短手戳戳小脑袋,“仙女姐姐还在?”

    “还在的,平安别怕。”

    魏景和听着这声音,就好似一个真人站在面前说话一样,完全没有那种空灵的不真实感,且这姑娘的声音听起来当真悦耳舒心,柔柔的,似清风拂过耳边。

    “平安,过来。”他坐下,朝平安招手,声音带着淡淡的愉悦,就如同神交已久的人终于得以会面。

    平安迈着小短腿爬回他爹腿上坐好,“爹爹听到仙女姐姐说话了吗?”

    “听到了。”魏景和点头,认真地说,“多谢姑娘赏脸与明允一叙。”

    安觅场面话还是会的,“重了,我就是来……家访的。”

    魏景和饶有兴致挑眉,“何为家访?”

    “自是考察平安的父母对他好不好,尽不尽职,是否堪当一个好父亲。”

    魏景和轻声笑了笑,“不知在姑娘眼中,我可是一个好父亲?”

    安觅以现代标准看,点头,“还行。”

    姑娘要求真高,只怕当今世上没有第二个男人如他这般当爹又当娘地宠孩子。

    “仙女姐姐,爹爹是好爹爹。”这句平安听懂了,抱着爹爹喊。

    安觅又要醋了,“仙女姐姐也没有说你爹爹不好呀。”

    “平安,仙女姐姐也好。”魏景和听出声音里的哀怨,忍住笑,摸摸平安的小脑袋。

    “嗯!爹爹第一好,仙女姐姐第二好。”平安掰手指给予第二地位。

    安觅:……

    还好是第二,不是第三。

    人家爹从小就当爹当娘把崽崽养大,第一就让给他吧。

    魏景和欣慰,总算地位没被这仙女姐姐越了去。

    “仙女姐姐,为什么平安看不见你呀?”平安伸出小手手对着空气乱抓一通,明明仙女姐姐就在屋里说话,怎么看不见仙女姐姐呢。

    安觅笑道,“因为姐姐上面的大老虎不让啊。”

    “仙女姐姐那里也有大老虎吗?那仙女姐姐要乖,不要做错事被大老虎打屁屁。”平安奶声奶气地训诫。

    安觅:……

    突然知道之前崽他爹为什么脸红了,当着个大男人的面提到被打pp是挺羞耻的一件事。

    魏景和就笑着不说话。

    以前都是听平安一个人说,如今听两人你来我往的话,魏景和觉得这姑娘当真会哄小孩。

    “爹爹,你要不要跟仙女姐姐说话?”平安拉拉他爹的衣服,爹爹能听见仙女姐姐说话了,再也不用平安说给爹爹听啦。

    “自然。”

    “那平安不打扰大人说话。”平安一脸你们大人聊,平安不打扰的表情,小手一张,上面多了个魔方,魔方是洗干净了收进宝箱里的。

    安觅被萌得,忍不住用手想去捏捏小脸,遗憾有爱的摸摸头怎么没有爱的捏捏脸。

    捏是不可能捏得到的,反倒捏成放大放小的画面了。

    魏景和帮平安调整了下姿势,回到之前问的话,“姑娘对于我方才说的可有何见解?”

    安觅一寻思,“你想问我是不是为救世而来?”

    “姑娘是吗?”

    “不是。我接了个任务,就是把平安养好,让平安所在的世界安稳太平。”游戏的结局必然是这个。

    原来只是任务吗?

    “为何是平安?”

    “因为他萌啊。”总不能说因为是她照片合成的吧。

    “何为萌?”魏景和看向平安,小小的人儿捧着魔方,小手在上面一个个转得无比认真,小嘴小小声也不知在嘟囔什么。

    “可爱,讨喜,让人见了想藏进口袋里偷回家的那种。”她现在就想把崽崽揣进口袋偷回家。

    魏景和轻笑,声音和煦清越,“姑娘说话倒是有趣。”

    安觅光听这声音就觉得是一大享受,不疾不徐,如沐春风,天生就带着安抚的力量。

    “这般说来,平安所在世界的好坏与姑娘息息相关。”难怪这姑娘一直拿出能造福天下的东西。

    “是。所以,你需得好好努力,若是能位极人臣最好。平安还小,只能靠拼爹取胜了。”照这发展,位极人臣是必然的,安觅可不想看崽崽日后谁都能踩一脚。

    魏景和又听到一个新鲜的词,唇角不停上扬,“我会努力叫平安拿得出手的。“

    安觅笑了,这男人很挺风趣,知道顺着她的话说笑。

    “姑娘又给平安拿御寒的衣物,还给平安拿棉花做被子,可是这天又有何不妥?”魏景和想起白日突然收到的东西,趁此机会便直接问了。

    “衣服是我想给的,棉花……大概是刚好到了拿出来的契机。那小袜子就是用棉花织成的。”安觅没想到这人这么居安思危,她哪里知道游戏往下的走向是什么样的。

    “哦?还请姑娘赐教。”魏景和想起那只小小的袜子,竟是用棉花织成的。

    他把平安放在一旁的圈椅上,铺纸磨墨,要把这位姑娘说的记下来。

    平安看到爹爹磨墨就知道爹爹要做正事了,他乖乖地玩魔方,没有打扰。

    安觅旁边的ipa页面上正好还是棉花的搜索页面,就照着上面挑重点的说了。

    “棉花花朵乳白色,开后不久转深红,凋谢后留下绿色的蒴果,称之为棉铃,内有棉籽,等棉籽里的茸毛长出,塞满整个棉铃,棉铃成熟时就会裂开,绽放出里面洁白松软的棉花,如此就可采收了。”

    安觅看到崽他爹写得一手叫人惊艳的毛笔字,忍不住欣赏起来,哪怕知道这只是游戏效果。要知道她也是认真练过毛笔字的,知道要写得一手好的毛笔字有多难。

    等崽他爹写完了,安觅想到取籽的问题,搜出手摇轧棉机也按照上面的说给他画。

    崽他爹领悟能力不错,毛笔在他手里好像有自主意识一样,画得没有一丝停顿,哪怕错了也先往下画看看原理通不通,这也代表这人的性格不是个瞻前顾后、拖泥带水的,搁现实中可能就是一个科研天才。

    既然说到棉花,那少不得将红薯土豆玉米更详细的都说了。

    等说完,画完,安觅发现崽崽已经窝在圈椅上睡着了,打着小呼噜,小肚子微微起伏,睡着的崽崽一样能萌化人。

    魏景和迟迟没听见安觅的声音,正要开口,就听一声,“嘘”。

    “平安睡着了。”安觅小声提醒。

    魏景和听到这压低的声音仿佛在耳边,耳朵一麻。

    他扭头看到平安抱着魔方窝在椅子里睡着了,暗怪自己疏忽了,起身轻轻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给他盖上被子。

    安觅看到那里面不知道塞了什么的破旧被子,皱眉,压低声音,“还是快些把棉花种出来吧。”

    魏景和知道她是在心疼平安受苦,轻声保证,“有了姑娘的指教,会的。”

    平安已经睡了,按理他是不好意思留人了,可他依然满腔的话想要同她交谈。这姑娘见多识广,之有物,同她交谈就恨不能引为知己。

    魏景和回到位子上,厚着脸皮说,“我还有些问题想请教姑娘,不知姑娘是否方便。”

    安觅见游戏任务还没完成,就应了,“请说。”

    魏景和就着如今的局面打开话题,安觅以现代思维和他谈从如何让百姓更快的安稳下来,再到若是皇上忌惮该如何等等,还谈到了海外还有许多国家存在,甚至说到历史上闭关锁国的政策所引发的后果。

    魏景和仿佛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一直奋笔疾书,直到安觅说完了,他还意犹未尽。

    魏景和揉揉发酸的手腕,起身对着空气深深一揖,“听姑娘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我……”

    “觅觅!”

    “诶,来了!”安觅回答的同时也松开了语音按钮。

    魏景和意外听到另外一个声音,约莫是个上了年岁的妇人。

    “姑娘?”

    他等了等,没再听见回话,便知道那姑娘又‘回家’了。

    屋子忽然沉寂下来,他突然觉得不习惯了。

    方才那道声音喊的是那姑娘?

    是哪个字?蜜?还是觅?或是宓?

    魏景和在脑海中浮现无数同音字,猜测那个字的可能。

    他看着自己写下的字,从这位姑娘的话里,他仿佛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

    她不是说了,海外也许还存在许多国家,那这世上也许还存在另一个世界。比起相信她来自天上,他更愿意相信她来自另一个世界。

    *

    安觅退出游戏,匆忙下楼。

    自从各种短视频崛起后,她妈闲着没事干也拍起了美食视频,因为做美食的那份精致,如今在网上还小有名气。而且她妈每次拍都不露脸,要是必须露脸就戴着面具,没人知道她是个豪门太太。

    安妈这次主要是直播,这次直播正好遇到安觅在家,安妈就让安觅帮忙拍摄。

    等安妈准备好了,确定开拍,安觅拿起拍摄设备慢慢将镜头拉近。

    “这次做的是一款很流行的蛋糕榴莲千层……”

    安觅的声音一出,直播平台上的评论炸了。

    哇!这是什么神仙声音,柔美醉人

    这声音爱了爱了

    想要这声音哄宝宝睡觉

    好治愈,好美的声音,就像柔柔的风拂过心间

    这不是主播的声音吧?就这声音当电台主播肯定大火

    这不是天使吻过的声音,这就是天使的声音

    安妈妈都没想到女儿的声音引起这么大的反响,笑着解释了句这是她女儿的声音,于是评论上一个个求她女儿露脸。

    露脸是不可能露脸的,画面专心切回到做蛋糕上,安觅知道她妈火的点在哪,就将这份精致拍得淋漓尽致。

    一个小时,榴莲千层蛋糕直播完,做好的蛋糕当然是自己人吃了。

    蛋糕拿到客厅,安与时小朋友从外面跑进来,冲到安觅身边,半趴在沙发上,双手托腮,“美姑,你看我萌吗?”

    安觅顺手喂给他一口榴莲千层,“你胖萌。”

    “那我能不能做你最爱的崽崽呢?”安与时使劲眨眼。

    听说美姑在游戏里养了个崽崽,那个崽崽还红了,他也想当美姑最喜欢的崽崽,只要成了美姑最爱的崽崽,他就不用再怕美姑了。

    这个家里,美姑是他又爱又恨的人,他敢闯祸,美姑就有法子治他,他爸和他妈还会站在一边摇旗呐喊。

    说好的他是安家的金孙孙小霸王呢,霸王明明是美姑好不好?

    可是他又爱美姑长得漂亮,等妈妈给他生一个像美姑这么漂亮的妹妹,他就不用爱美姑啦。

    安觅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不能。”

    安与时大受打击,按着胸口表示受伤了,小戏精上身,“为什么?是我不够可爱,还是我不够萌?”

    安觅知道这个侄子很经逗,笑道,“都不是,是因为你长得不像我。”

    “哇!”安与时小朋友哇的一声哭出来,哭得好大声,跑到他妈面前,“妈妈,你为什么不把我生得像姑姑一点。”

    安大嫂气定神闲,“这个问题要问你爸爸。”

    安大哥刚好在家,安与时就跑去问了,得到的回复是,“我都想把你回炉重造。”

    安与时顿时觉得这个家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他要离家出走,哼!

    安觅将一口蛋糕送进嘴里,慢悠悠地说,“安与时,这次你最好出走得远一点,好让姑姑能开车去找你,走着很累的。”

    安与时不敢相信他姑是这么无情的人,“哇!姑姑欺负人!”

    “怎么欺负了?听说过狼来了的故事没有?同一件事做得多了就没有人当真了,哪天你真的走远了,或者迷路了可就没有人去找你回来了。”

    安与时抹抹不存在的泪,吸吸小鼻子,扑过去抱住安觅的腿,“姑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离家出走了。你们别不相信我。”

    安大嫂笑着摇摇头,“也就你的话他能听得进去。”

    也是奇了怪了,她小姑并没有很顺着儿子,可儿子就是喜欢听他姑姑的,有时候太皮了他爸都不管用,也就他姑姑能治得住他。

    “知错了就好,明天姑姑送你去上学。”安觅拍拍他的小脑袋,又喂他一口蛋糕。

    “哦耶!我要告诉全班同学,世界上最美的姑姑送我去上学咯。”安与时手舞足蹈。

    安大嫂皮笑肉不笑,“安与时,你妈每天送你去上学给你丢脸了是吧?”

    “妈妈也是最美的,但是我跟同学说了,咱们家里有个大霸王,得让同学们瞧瞧。”

    安觅气笑了,“小霸王,明天还是让你妈送你去上学吧,我这大霸王送小霸王去上学去太掉档次。”

    安与时傻了。

    安大嫂笑着戳了下他的脑门,“该!让你胡说。”

    安妈也乐得不行,这个孙子很喜欢他姑,偏他姑不是个喜欢带孩子玩的,开始还熊得时不时撩他姑一下,后来被他姑治得死死的,每次这姑侄俩斗智斗勇家里就热闹不少。

    *

    安觅又了解了下基金会的状况就不理了,基金会设有理事会,其他事她都交给别人处理,用不着她天天盯着。

    她到花园的秋千吊篮里窝着继续沉迷养崽游戏。

    游戏里,平安已经起来了,魏景和正给他穿衣服,她还发现崽崽身上多加了衣服,帽子都戴上了。

    这是一觉醒来,外面的天已经开始转冷?

    这天气反常的,似乎不把所有的天灾轮一遍都不好意思说是末日前兆,难怪之前会有棉花任务。

    看到魏景和用食指抹了牙粉给崽崽擦牙,安觅想起商城里刚解锁的洗漱套装,既然能解锁就表示崽崽能用,古代可没有牙医,牙刷必须安排上。

    她花了三十万积分兑换了一套,牙刷一样是木制,大小正适合小孩子用,牙膏是绿色膏状,用一个小木罐子装着。

    魏景和正仔细给平安清洁牙齿,平安忽然扭开脸,无辜地眨眨眼,“爹爹,牙刷。”

    魏景和低头一看,就看到平安两只手里拿着东西,左手是个竹木做的小刷子,右边是个小木罐。

    魏景和拿着手里名为牙刷的小东西,牙刷用的不知是何种柔软的毛制成的,一小束一小束扎在孔里排成三排,牙刷头也就他小指头大。

    如今的人清洁牙齿,平民百姓多是将杨柳枝泡在水里,用的时候咬开杨柳枝,咬软了的杨柳枝可以达到刷牙效果,也有讲究些的用盐,富户、贵族多用盐、茶、酒,或者从药铺里买牙粉,从没见过这般的小刷子。

    继衣服鞋袜之后,连洗漱的东西都有了,姑娘是要把平安往精细里养了,突然显得他这个爹很无能是怎么回事?

    魏景和把小罐子拿过来,打开,小罐子里面装的是膏状东西。

    “平安,那个是牙膏,用牙刷沾上一点刷小牙齿,小牙齿才不会长虫哦。”安觅这次没有开声音外放。

    平安盯着他爹手里的牙刷,眼睛亮亮的,“爹爹,牙刷沾牙膏,刷这个不长虫,平安不要牙齿长虫。”

    他小手指点这个,又点那个,然后放到嘴边做刷的动作。

    魏景和就知道是那姑娘又用只平安能听到的声音教平安了,他想起昨夜畅谈了半宿的声音,若非今晨还能看到书案上昨夜写下的字,他差点以为那是梦一场。

    魏景和用竹片刮了点牙膏抹在小牙刷上,让平安张开嘴。

    “爹爹,草莓味的。”刚凑近,平安刚碰到牙膏就知道是草莓味的了。

    “这牙膏是如何做的?”魏景和就问,牙刷好说,看着就能做,牙膏就不行了。

    安觅就把百度来的古代能熬成牙膏的方子挨个让平安复述,当然效果不可能有平安用的这么好,估计泡泡都不会有。

    魏景和听完点点头,暗暗记下,让平安张嘴给他上下刷牙。等用上了才知道这的确比用手揩牙好太多了,甚至比他用泡发了的杨柳枝来刷更好用。

    “平安,不能吞下哦。”安觅担心崽崽觉得这是草莓味的想吞下,赶紧提醒他。

    平安就乖乖站着让他爹爹给刷牙,眼睛眨呀眨,不能说话。

    很快,平安嘴里冒出一嘴白沫。

    魏老太从厨房出来刚好看到这一幕,以为平安怎么了,吓得腿一软,“老二啊,平安这是怎么了!”

    平安听到他奶的声音,扭头看去,含着牙膏泡沫,含糊问,“奶怎么了?”

    魏老太看到更害怕了,想起以前在老家,有头耕牛就是口吐白沫死的,连过去看孙子的力气都没有,连忙喊,“老头子,快出来看看平安怎么了!”

    屋里正在剥棉花籽的魏老头和魏老大以为出了天大的事,箭步出来,就看到魏老太没事人一样拿着一个小刷子在看,丝毫看不出刚才那个声音惊慌的人是她。

    “老二,这小玩意叫牙刷?”魏老太拿着已经冲洗干净的小牙刷在指腹上刷了刷,这上面的毛很柔软,刷不疼人。

    “是叫牙刷,可以叫大哥照这个做几支大的给家里人用。”魏景和说。更新最快s..s..

    魏老大听到这话,从他娘手里接过那根小牙刷,一看就知道怎么做,“这个容易,我寻些猪毛试试能不能做。”

    “那这个牙膏呢?”魏老太拿着那精致的小罐子,打开来闻了闻,还怪香的。

    “这个我也不懂是如何做的,可用柳枝、槐树枝、桑枝煎水熬膏,入姜枝,芙蓉末试试。”魏景和就把方才记下的牙膏方子给说了,平安这个是抄家来的,他自然是不知道用什么做的。

    魏老大就没怀疑过,毕竟在他心里,老二就是个顶顶有本事的人,能拿回稀罕东西不奇怪。

    平安刷完觉得嘴里香香的,用手捂着哈气感受嘴里的清新,小孩子得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就想与人分享。

    他张嘴给二丫看他刷得又白又香的小牙齿,“二丫姐,你看平安牙齿白不白?平安用小牙刷刷的哦,不刷牙齿会长虫虫。”

    二丫猛地捂住嘴巴,她前天牙齿好像在痛,不会长虫子了吧?她也要牙刷。

    二丫已经顾不上怵她爹了,噔噔跑过去,拉着她爹的衣摆,“爹,我也要牙刷,我不要牙齿长虫!”

    这还是自家丫头主动第一次跟他要东西,魏老大当然是连声应下,“行,爹给你做,也给你大姐做。”

    “长虫了?是不是夜里偷吃东西了,张嘴给我看看。”魏老太板起脸上前。

    “奶,我没偷吃!”二丫吓得飞快摇头跑掉,她就是偷偷舔了几次糖,现在已经全都吃没了。

    大丫张了张嘴,没说二丫有段时间夜里的确偷吃了,还分给她,她没吃。以后她得盯着二丫,不让她夜里吃东西了。

    *

    东西该收的都收起来了,村里人也闲了下来,又开始上山囤积柴禾,今日天气忽然变冷了许多,老人说怕又是不下雪的一年,担心明年又大旱。

    有机灵的,就想起魏家种的那个长得像蜀黍的新作物,后来被皇上带人亲自砍回来了,就想起来问问那是什么。

    魏老太得了吩咐,不敢这么快就将玉米和土豆宣扬出去,毕竟这两样不像红薯那样一棵苗可以种出十棵来。她就说皇上有旨,不让说,村民们再想知道也不敢问了,然后就发现魏老大正在做的牙刷,一个个闲着没事干也决定回去做来用用。

    于是,牙刷就这么不经意地推广开了。

    外面天已经转冷,平安骑着他的小车车被一群孩子簇拥着玩,他玩了会就给大家轮着骑。

    一个黑瘦的小孩站在他面前,“平安,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吗?”

    平安已经不记得这个小孩,眨眨眼,不认识。

    “你是难民那边的,不能跟我们一块玩。”赵铁蛋站到平安面前。

    “等开春我们分配村子落了户就不是难民了。”小孩大声反驳。

    “可是你们就是难民,家里大人不让我们跟你们玩。”

    小孩不理赵铁蛋,看向平安,把一直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来,“平安,这个给你,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吗?”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