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35章 第 35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安觅点开大礼包,一阵炫目的白光过后,她看着出现在屏幕上的东西,有点回不过神。

    很熟悉的东西,她前阵子刚帮她妈转过一次,然后就转出了个慈善基金会。

    抽奖转盘!

    五级的升级大礼包居然是抽奖转盘!

    安觅挨个查看上面的奖品,一共有六格。

    第一格,声音外放二十四小时?

    是指用了这个,她说的话可以让除了平安以外的人听到吗?

    安觅把手指长按那奖品,跳出来的说明果然和她想的一样,这个二十四小时既然用的是现代用法,应该是指她现实中的二十四小时。

    那似乎还行,她玩一天,游戏里可能都过几天半月了,挺划得来,下次再有什么就不用崽崽磕磕绊绊转述了。

    第二格,爱的摸摸头?

    安觅看到这个,立马喜欢上了,赶紧点开说明。

    可让崽崽真实感受到来自玩家爱的摸摸头

    真是她想的那样,以后崽崽再萌,她也可以摸崽崽了,虽然她感受不到,但崽崽感受得到啊。可惜抽中一次只能摸一次头。

    下一个,安觅以为自己眼花了。

    氪金通道?!

    她现在不差积分了才给她来这个!

    好吧,应急还是可以的,至少花积分她不用再精打细算了。

    一天可充值一次,每次上限额度为一百,兑换比例1:100

    安觅:……

    一百,这是瞧不起谁呢!兑换成积分也才一万!

    行叭,至少够买小零食投喂崽崽了,一天充一次,顶多她天天充,这个天应该指的是游戏里的天吧?

    往下是锦鲤大礼包,就是抽到了打开礼物是随机的那种,也有可能里面会是个旺旺大礼包。

    再下一个,心愿卡片。

    这个就逆天了,一旦抽到,只要许上想要的就能有,前提是这个是崽崽使用有效。

    问崽崽最想要什么,毫无疑问是要娘,万一真抽到了,她挺想看看游戏怎么给崽崽变出个娘的。

    最后一个是10个积分,相当于谢谢参与。

    温馨提示:每抽一次奖,20万积分

    安觅:!!!!

    安觅想掀桌的心都有了。

    20万一次,她现在的全部积分加起来也就够抽五十几次的!

    真拿来抽奖还要不要养崽了?三样最高产量强国作物都拿出来了,也不知道往下还有没有机会赚大笔积分。推荐阅读s..s..

    升级大概是不可能升级了,再升得一亿积分。

    作为升级礼包,此次抽奖免费

    安觅觉得自己的心啊,真是从没有过如此跌宕起伏的时候。

    饶是知道自己运气好,这时也忍不住双手合十拜一拜,拜完小手指轻轻一点,安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待结果。

    爱的摸摸头……爱的摸摸头……

    她现在最想要的是爱的摸摸头,超级想rua崽崽!

    安觅在心里默念,然后眼睁睁看着指针一点点一点点路过爱的摸摸头,停在声音外放上。

    行吧,至少不是10个积分。

    抽到这个,安觅也不是很失望。

    退出抽奖环节,她又打开商城,上面解锁的商品更多了,连环画、积木、洗漱套装、衣服鞋袜、小黑板等,凡是这个年龄段小孩能用上的东西几乎都有了。

    可以的,又让她忍不住想要相信这只是一个单纯的养崽游戏了。

    *

    与此同时,了灯大师看着浑然不知的平安,对魏景和道,“施主无需担心,小施主是上天眷顾之人,身负巨大功德,不会有任何损害。”

    就算没有这份功德,小施主原本的功德也抵消不完,哪怕抵消完了,不过是运道可能会差些,如今有人给他积功德,这一点忧虑倒是不存在了。哪怕没有,等到他拿出的那几样东西惠及天下百姓,所获得的功德也不会少。

    魏景和闻,心里悬着的石头彻底放下。

    魏老太迟疑地上前,“大师,老婆子可能请您算一算,我那闺女如今在何处,可还好?”

    了灯大师摇摇头,“施主一家命数已变,老衲算不出来。”

    魏老太有些失望,她还以为至少能从大师口中得到一个盼头,盼着有朝一日和闺女团聚。

    “娘,待明年世道好些了我便想法子寻一寻小妹,您且放宽心。”魏景和连忙安抚。

    魏老太叹息,“也只能这样了。”

    如今到处都乱着,各府各城都无法顺利通行,更别提能书信往来了,也只有地方官员还能互通信件,上报折子。

    “阿弥陀佛,老衲此行疑惑已解,便不打扰了。”了灯大师说着就要告辞。

    “大师且稍等。”魏景和回屋又取了三个红薯,还有一个水囊,外加几个窝窝头放到布袋里给了灯大师,“大师苦行修德为天下祈福,本官佩服,只能拿出丁点干粮给大师,请大师见谅。”

    了灯大师这次倒没有拒绝,“多谢施主。”

    平安知道他有个小姑姑,他奶平日会时不时跟他念叨,他就记住了。奶说小姑姑也和他娘一样走丢了,奶问大师爷爷小姑姑在哪,平安是不是也可以问大师爷爷,平安的娘在哪呀?

    平安想到这里,见大师爷爷要走了,上前轻轻拉扯了灯大师的僧衣,昂头问,“大师爷爷,你知道我娘在哪吗?”

    了灯大师看着他笑了笑,“缘分到了,小施主的娘自会出现。”

    安觅怀疑这和尚压根不知道崽崽的娘在哪,所以才这么说,缘分可是个万能的说法。

    “小施主只需要保持这份赤子之心便好。”了灯忍不住摸摸他的头,蹭了把功德金光,这才转身离开。

    “那好吧,等平安长大了就去找娘。”平安自我安慰,已经忘了上次要他爹画好多画像找娘的事,但又总能时刻想起要找娘。

    魏老太心疼了,瞪她儿子:赶紧给我乖孙找个娘!

    魏景和无奈,平安对找他娘这个想法已经深深烙在脑海里,一触碰到相关话题就立马想起来。

    魏老太不管他,想到了灯大师之前说的,家有功德庇护,灾厄已过,否极泰来,这会信了个十成十,激动得把平安抱到怀里。

    “奶的乖孙果然是仙童转世来的,有大功德呢。”

    “平安是仙童,仙女姐姐家的仙童。”平安立马把找娘的事抛之脑后,从他奶怀里退出来,奶声奶气地说。

    仙女姐姐有个仙,仙童也有个仙。

    安觅乐了,“对!平安就是仙女姐姐家最可爱,最好看的仙童。”

    “爹爹,平安说对了!平安真的是仙女姐姐家的仙童!”平安扑向他爹,指指脑子。

    仙女姐姐说的,平安和仙女姐姐是一家的。

    魏景和就知道他仙女姐姐那般应他了,抱起他回屋。

    魏老太知道儿子要和平安那仙女姐姐谈话,搬了杌子坐在院子里盯着不让外人进来。除了乖孙,也就老二能跟仙女说上话了。

    进了屋,魏景和放下平安,蹲下身和平安对视,诚恳道,“姑娘,在下冒认了平安的功劳情非得已,还请姑娘莫要见怪。”

    了灯大师能一语道破平安拿出来的东西非此间所有,也不知是否看出她的存在。

    “平安只需要快快乐乐的成长就好。”安觅就没在乎这个,有什么事当爹的顶在前头是应该的。

    “平安只需要快快乐乐成长就好。仙女姐姐,平安说得好不好?”爹爹说,有外人在的时候不能和仙女姐姐说话,平安一天没跟仙女姐姐说话了,格外欢喜。

    魏景和听了心下松了一口气,“如此,于姑娘可有碍?”

    安觅没想到崽他爹还会担心自己,她只好说,“平安好,本仙女就好。”

    可不是,要是崽崽没了,她这养崽游戏就结束了。

    魏景和这次倒是真的信了她当初说的要把平安养胖,养大的话,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图什么。

    “平安今日没有喊仙女姐姐,做得很棒!这么棒的平安,当然要有奖励了。平安看一下宝箱里多了什么哦。”安觅没忘记夸奖崽崽,兑换了套衣服鞋袜放进宝箱里,很是遗憾游戏没有一键换装功能。

    天冷了,该给崽崽添衣了。

    “哇!衣服!”

    平安看到宝箱里的新衣服和新小鞋鞋,惊叹出声。然后伸出双手,手上就多了一套折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上面放着鞋袜。

    魏景和:……

    魏景和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强大了,哪日平安拿出一套房子他可能都不会惊讶了。

    他接过平安手里的衣服,这一碰才发现这衣服并不像外表看的那般简单,轻飘飘的,仿佛没有重量一般。

    魏景和放到书案上,先看的是鞋子,应该说是靴,用羊皮制作而成,鞋底坚实,摸上去内里还有一层柔软的绒毛,既保暖又防风,看着比较像胡人穿的毡靴。就连袜子都与众不同,只有平安巴掌大,小小的一只,但伸缩性极强,上面纹路细密,也不知用何布料织成的。

    再是衣服,衣服用的是靛蓝色的细密绸缎缝制的,外表看着就是幼童小袍,拿在手上轻飘飘的,掌心触及片刻却是暖暖的发热,裤子也是如此。

    “姑娘,这衣裳为何如此轻却能保暖?”魏景和忍不住问。

    安觅:“里面是鸭子的绒毛,也可以是鹅绒。”

    “鸭鸭和鹅鹅的毛毛。”平安说。

    魏景和没想到平日里被视为腌臜物的东西竟然能起到如此保暖的作用,却也知道这要大力推广是不可能的,且不说如今百姓吃都吃不饱,哪怕是最国泰民安的时候也不是家家户户时常吃得上肉的,即便是养,百姓养的也多是母鸡,好能吃鸡蛋,养鸭养鹅的倒是少见。

    不过,知道里面是何物便可以了,百姓们用不起,不代表大户人家用不起,平安穿出去能有说法就行。

    “如今天还未冷,爹爹先给平安放起来,等天冷了再穿。”魏景和拿去放柜子里。

    崽崽想过暖暖的冬天,快来帮崽崽准备一张棉被吧

    安觅看到这任务提示,眉心就是一跳。

    请问棉花在我国古代曾被称为什么?a木棉花,b白叠子,c棉花,倒计时十秒

    还好,还好,这个她写小说用到过,还特地去查了。

    《梁书·高昌传》记载:其地有草,实如茧,茧中丝如细纩,名为白叠子。

    棉花在古代最早是被当作“花”来观赏的。

    安觅毫不迟疑选了b。

    她记得历史上棉花出现得挺早,只是没被推广开来。

    恭喜回答正确,获得棉花一包

    安觅点开个人面板所获得的物品,看到那一包还以为看错了,说好的一包真的是好大的一包,足足有十斤的那种。

    于是,等魏景和放好衣服转过身来就看到床上出现一堆白花花的东西,平安正在上面扑腾。

    魏景和近前,拿起一团来看,竟是柔软雪白的棉絮团!握在手里松软暖和,他几乎已经知道这东西的作用了!

    御寒!

    冬日里,有钱人家锦帽貂裘,手炉足炉等,普通百姓冬日御寒,一般靠烤火取暖,身上穿的也是一些用柳絮、杨絮或芦花缝制成的冬衣,冬被如是。去年他们来到北方遇上干旱不下雪,并没有比南方冷多少,今冬不知又是何情况。

    平安这仙女姐姐这时候给平安衣服鞋袜,又拿出这么多棉絮来,是否在暗示着什么?

    魏景和捏着手里的棉絮,发现棉絮团里藏有硬硬的东西,他仔细剥开一瞧,是一颗黑色的种子。

    这棉絮里竟然有种子!

    魏景和心里一喜,看到平安已经玩得乐不思蜀,把他从棉花堆里抱出来,“姑娘,这棉团是何物?”

    安觅也看到崽他爹剥出来的棉花籽了,她觉得游戏系统是借做棉被任务拿出棉花种子呢。

    “棉花,能御寒,做棉衣,棉被,能织制成布料做衣服。”其他的等种出来了自然会有人发现更多用途,她可不敢小看古人的智慧。

    安觅逐个说,让平安逐个转述,魏景和就听得明明白白了。

    “我替天下百姓多谢姑娘。”魏景和再次郑重道谢。有了这棉花,天下百姓就真的可以吃饱穿暖了!

    大师说平安身负巨大功德,可是平安的功德何来?他觉得应是来自那姑娘身上。

    “这是给平安做棉被的。”安觅表示这个功劳她不接。

    “爹爹,仙女姐姐说给平安做棉被。”平安又扑向床上白软软的棉花,欢喜得不行,好软,好暖。

    魏景和笑了笑,“姑娘无需谦虚,我明白。”

    安觅:……她真的只是在养崽而已。

    魏景和用麻袋将棉花仔细装好拿去给魏老太,让她将棉花里的籽取出来,再给平安做一床被子。

    魏老太看着这一袋洁白松软的棉花,听说是能保暖的东西,喜不自禁,摸了好半天才抱着平安虔诚地说,“您放心,我保管用这个给平安做一床足足的被子,让他冻不着。”

    安觅就知道是在跟她说,每次看到这老太太这般虔诚,她觉得挺有趣的。

    ……

    魏景和还要去处理收红薯事宜,刚走没多久就有人来打听今日来的是什么官了,大家都看到县令大人对那人毕恭毕敬的,肯定是比县令大人还大的官,是不是要来收红薯的,红薯收上去又是什么个章程。

    魏老太并没有刻意隐瞒,她家老二也说可以说,于是就真真假假地说了。说那是当今皇上,来体察民情的,还赞大家的红薯种得不错。

    今日被承光帝去看过红薯的人家就激动了,他们居然那么近距离的看到皇上了!皇上好像还赞了一声他们种红薯种得好!

    不光是那几家,大溪村的村民也激动,这话传出去,大溪村就是十里八村人人羡慕的事。大溪村不光有个县令大人,当今圣上还来他们大溪村体察民情了,可不就是天大的殊荣。

    很快,收获的红薯统计上来了,果然如魏景和当初所想的那般,偏沙地的土地种植出来的红薯产量更好,最后胜出的那家比其他家足足多出了二十斤。

    除了给每家留出二十斤红薯育苗用,还有小个没法做种的可以留着吃,其他的全都被朝廷收上来用做来年育苗,朝廷没有粮食给,那便先欠着,给每家每户都发了凭据,到时有粮给粮,也可抵双倍赋税。如此,百姓们自是没有不答应的。

    至此,红薯一事暂告一段落。

    *

    天刚入夜,村里已经陷入一片宁静。

    魏景和沐浴好回来,身上依然穿着长袍,乌黑墨发随意用发带松松绑在背后,整个人放松下来的他,看起来越发温润无双,丝毫看不出白日穿着官服时的威严,倒像个清雅澹泊的谦谦君子。

    魏景和从他娘那接回平安,把他放在圈椅上,然后坐在旁边开始同他讲一讲尊卑礼仪的事。

    “平安,爹爹今日要教你何为长幼尊卑。”

    平安一听,就以为是要教三字经一样,小小的他就已经知道读书不是儿戏,原本还晃动着的小脚脚立马停下来,努力板起小脸做出很认真听讲的样子。

    魏景和有时候也觉得自己严肃不起来的原因是因为孩子表现得过于可爱了,比如此时,洗过澡的孩子白里透红,因为用的是她那仙女姐姐给的胰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一张肉嘟嘟的精致小脸,灵动明亮的眼睛懵懵懂懂盯着你,怎么瞧怎么好看。

    “爹爹,平安认真听了。”见爹爹迟迟不讲,平安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魏景和轻咳一声,声音徐徐地响起,“所以官序贵贱各得其宜也,所以示后世有尊卑长幼之序也。这话指的是地位高低,辈份大小。”

    “爹爹,何意?”平安这会是小大人的口吻。读书,他是认真的!

    “平安可还记得今日那个皇上?”

    “记得。”

    “可知道他是比爹爹更大的官?”

    “比战伯伯还厉害。”

    “所以,这就是地位高低的分别。因为皇上和战伯伯的官都比爹爹的大,在他们面前,爹爹需得恭敬。”

    平安听不大懂,努力用他的小脑袋去理解,比爹爹还要大的官就是厉害的人。

    魏景和见他似懂非懂,干脆换个说法,“就像老虎和小兔子,平安觉得哪个更厉害?”

    “老虎厉害!”

    “那小兔子是不是见了老虎就害怕?”

    “小兔子怕被老虎吃掉。”

    “所以,皇上就是老虎,爹爹如今就是小兔子,小兔子是不是不能对皇上不敬?”

    “皇上会吃掉爹爹吗?”平安惊恐地瞪圆了眼。

    “只要爹爹不做错事就不会,平安也是小小兔,以后见到皇上也要当大老虎一样敬着。”

    平安忽然滑下椅子扑进他爹怀里,“平安不要爹爹被大老虎吃掉,不要爹爹被皇上吃掉。皇上是坏皇上,会吃掉爹爹。”

    魏景和:……

    魏景和抱住软乎乎的小团子,无奈又懊悔,比喻不恰当,吓到孩子了。

    安觅看到崽他爹无奈的表情,暗乐。

    该!这么小就教她崽崽这样,等崽崽懂得了尊卑,就意味着崽崽长大了,还怎么萌得起来。

    可是,她也知道,古代背景,不分尊卑是最要命的事,尤其崽他爹在朝为官,如果只是乡下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民百姓,那倒不用很在意,说不定一辈子都见不到官。

    “平安乖,别怕。只要不惹皇上不高兴,皇上就不会吃你爹爹。”安觅赶紧安抚小崽崽。

    仙女姐姐温柔的声音响起,平安瞬间被安抚下来,眨巴着闪着泪光的眼睛,奶糯糯地问,“真的吗?”

    “对!皇上就像家里的爷爷,你看爷爷是不是家里最大的?爷爷管着家里人,你爹爹做错事了是不是要被爷打屁屁?”

    平安吃惊地张大嘴巴,“爹爹,爷会打你屁屁吗?”

    魏景和脸色微红,这姑娘又教平安什么了。

    他轻咳,“咳,爹爹没做错事,你爷不打爹爹。”

    安觅噗嗤一笑,古人就是容易害羞。

    她继续说,“你看,爹爹不做错事,爷就不打你爹。爷爷管着一大家子人,皇上管的是像你爹爹这些当官的人,你爹爹不做错事,皇上就不会罚你爹爹。”

    平安这次听懂了,家里爷爷最大,吃饭也是爷爷先吃,外面皇上最大,吃饭也是皇上先吃。

    魏景和干脆把平安抱腿上,谆谆教导,“就是在比咱们厉害的人面前,平安要懂得心存敬畏,行有所止,不能随便乱说话。”

    安觅就更简单些,“平安现在不懂没关系,等长大了自然就懂了。等再见到皇上,听爹爹的就行,姐姐在也会教平安的。”

    平安点点头,“平安是小小兔,不能惹皇上大老虎生气。等见到皇上,平安就听爹的,听仙女姐姐的。”

    安觅竟然被他这比喻给萌到,看向小小兔他爹。

    烛光下的男子,墨发半披,慵懒靠在圈椅上,修长白皙的手一下一下轻拍着平安,单手支着脑袋,眉目温和,身上那股温润的气质好像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看过各种帅哥也从来无动于衷的她,此刻真的被这股温雅撩了一下心弦。

    难不成,她好的是教授那种款?可她也不是没见过帅得嗷嗷叫的教授,总不能是喜欢有古韵的教授吧?

    不知道现在大学里教历史的有没有年轻的教授,她真的蛮想验证一下的。

    魏景和这会也想起来了,轻笑摇头。

    他真是糊涂了,有这个仙女姐姐在身边提醒平安,他压根不用担心平安会冒犯到皇上。

    看来,今日她是和他想到一块去了,平凡的农家四岁幼童怎可能与大户人家打小就教规矩会看眼色的相比,自然是不懂行礼那一套,让平安懵懵懂懂更合乎常理。

    “今日了灯大师在的时候,姑娘可有何不妥?”魏景和想了想,还是问上一问。

    嗯?这是还当她是鬼,担心她被佛光伤到?

    安觅笑了,“本仙女与那位大师,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不可比,不可比。”

    “本仙女与那位大师,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不可比,不可比。”平安奶声奶气地转述出来,后面还摇头晃脑,可可爱爱。

    魏景和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大师说这个天下原是灭顶之灾,末日之兆,敢问仙女大人对这话何解?”

    还真是末日前兆的设定啊,所以,崽崽是救世主,她是金手指,崽他爹是个负责实施的工具人。

    与崽崽家长交流加强双方友好发展,是否使用声音外放

    安觅:……

    这是她抽奖抽到的吧?为嘛是用来做任务?

    她就养个崽崽,还得跟崽他爹友好发展,要不要这么真实?

    好吧,谁让她养的是人家的崽崽呢。

    安觅觉得这奖品后面也没什么用,干脆点是,打开个人面板找到那个喇叭按钮,点使用,右上角就多了个免提的小喇叭。

    她点了下,果然跟打电话一样,免提打开了。

    安觅再按下语音按钮,试着喊了声,“平安。”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