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34章 第 34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阿弥陀佛。”

    门外站着一个老和尚,脚踏芒鞋,僧衣褴褛,污手垢面,看起来像是长途跋涉过的。

    魏景和见到和尚登门,心里一紧,尤其看到那和尚谁也不看就看到平安了,他借着挪步的动作不动声色将平安挡在身后。

    “不知大师所为何来?”魏景和问。

    老和尚仿佛没察觉到魏景和的动作般,露出和蔼的笑容,“不知小施主可否施舍口饭吃?”

    魏景和心里更沉了,这和尚怕不是为平安而来?

    当初刚得知平安那仙女姐姐真存在的时候,他是想过找大师看看的,如今却是担心被看出来了。

    安觅看到这个老和尚,就知道有事了。小说里但凡有福星就少不了一个能看出福祸的大师,游戏里想必没差。

    所以,她这个金手指要被看穿了吗?

    安觅打算先不出声了,看这老和尚打算玩什么花招,是福还是祸。

    平安从他爹身后探出头,看了看对他笑得很慈祥的和尚,眼睛一亮,这是和平安一样剃了头发的!

    “爹爹,这位爷爷是来咱家要吃的吗?”

    魏景和知道平安懂得家里粮食珍贵,想让平安拒绝,便点头,“他是这么说的。”

    平安牢记自家粮食还不是很多,他对家人不护食,对外人可护食得很。

    他看了看还拿在手里的小土豆,迈着小短腿跑到老和尚面前,昂起头,把小土豆给出去,“平安家只有那么一点点粮食了,这个土豆给你。”

    平安还用指头比划有多么“一点点”,看得身后的承光帝都不好意思了。

    他们好像也是吃了平安那“一点点”粮食的人?

    战止戈觉得自己只带一盒糕点来,礼有点轻了,应该换成几斤粮食的。虽说刚秋收上来,但也比之前好一些,勉强能够吃饱。

    安觅被崽崽这护食的小模样给萌得直乐,看这和尚怎么接招。

    “多谢小施主,不知老衲可否讨杯水喝?”老和尚笑着接过小土豆,这次却是看向魏景和。

    魏景和对上那双平静祥和的眼,只觉得被看穿了。

    他点头,“平安,领大师去喝水。”

    水!平安家现在不缺了!

    “有水,平安家有水!”平安应得响亮,心里因为不能给更多粮食这位爷爷的不开心瞬间没了,率先跑到水缸那去。

    老和尚又念了声佛号这才进门。

    魏景和心里着急,面容镇定地送承光帝离开。

    怀远被他爹牵着走,还频频回头看平安。他好喜欢和平安弟弟一起玩,和平安弟弟玩不会累,也没有那么多规矩。

    战止戈总算心细了一回,摸摸他的头,“下次父亲再带你来,或者等平安进京了,你们就可以一起玩。”

    怀远眼睛瞬间有了光彩,开始期待下次和平安一起玩。他要回去把好玩的东西都收拾出来,等平安弟弟来了就给他玩。

    等承光帝一走,魏老太立即从厨房里出来,接过平安颤颤巍巍想要给和尚舀水的水瓢,“大师,我给你舀,小孩子不懂事。”

    和尚始终一脸慈眉善目地看着平安,“小施主很好,就是拥有赤子之心才能压得住福气。”

    魏老太心里咯噔一跳,笑道,“大师说笑了,小孩子家家哪来的福气。”

    老和尚看着平安笑道,“施主一家得功德庇护,灾厄已过,否极泰来。”

    魏老太上下打量老和尚,跟乞儿差不多了,实在没法让人相信这是高人。

    她嘴角抽了抽,回头捡了两个红薯给他,“大师,我儿子虽是县令,家里也是没有富余的粮食的。”

    所以,拿了两个红薯就走吧。

    不是她舍不得布施,实在是收上来的粮食也刚够全家吃饱,红薯土豆这些还都得留着作种,再说谁知道明年开春又是什么气候。

    看这天,都快入冬了,也才渐凉,听闻往年这个时候这边都快要下雪了。他们现在不知道该庆幸这天给晚种的作物好收成,还是该担忧明年的活路了。

    老和尚差点保持不住祥和面孔,“阿弥陀佛,施主多虑了。”

    魏老太就定眼看他,是她多虑吗,哪个和尚登门化缘不说吉祥话?

    *

    在村口送走承光帝,魏景和转过身,面色凝重,快步往家赶。

    承光帝是在半路的时候下马车走过来的,这会回宫了自是坐马车。

    战止戈也担心怀远今日玩得太厉害了,再吹不得风,早让人把停在军营的马车赶过来。

    承光帝要上马车时,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身影,他顿时止住上车的脚步。

    他看向战止戈,“行止,你可见过了灯大师?”

    战止戈一怔。

    了灯大师,那是护国寺的得道高僧,别说他,就连已故的父亲都没见过,只有祖父随太上皇有幸见过一次。

    “父皇召见了灯大师当夜,朕远远瞧见过一眼,当日穿的便是一身单薄僧衣。”承光帝回忆着说。

    那夜实在太深刻了,了灯大师离开后,父皇召见了他,告诉他明日即将禅位给他的事,这时候父皇倒是没想过要把皇位给他最喜爱的儿子了。

    而往日恨不得他被废的兄弟,得到消息后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为了让他顺顺利利登基,连朝堂上的异议都帮忙压下去了,谁也不想当这亡国君。

    护国寺之所以封为护国,是因为护国寺每一个算得天机的高僧只会见当今皇帝,大师只有在国祚有变的时候才会出现。

    “皇上是觉得方才那和尚……”战止戈回想了下方才那和尚遭了大难的样子,觉得不像。

    “朕登基后召见过了灯大师,得到的消息是了灯大师为天下祈福当苦行僧去了。”他想他都当了皇帝,总能把人召来问问是怎么回事了吧,结果就得到这么个回复。

    “若当苦行僧,这点,倒是与方才那和尚符合上了。”

    “折回去问问不就知道了。”承光帝微微一笑,转身折回。

    ……

    魏景和回到家,老和尚果然没走,还和他娘聊上了,好在他娘聪明,只字不聊有关平安半个字,还让平安进屋去数土豆,不让他在跟前。

    魏老太见过的事多了,知道这世上有些和尚道士有点本事,她可担心平安身上的仙女姐姐被看出来,将平安这份福气夺走。

    说妖魔鬼怪,她是想都没想过,哪个妖魔鬼怪会拿出那么多利国利民的种子,会拿出各种哄小孩的东西。

    “大师可是化缘途经此地?娘,给大师装上两个红薯。”魏景和只想赶紧将这和尚送走。

    和尚转过身来将目光看向他,又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老衲非途经此地,而是观此处乃改变天下运势之地。”

    魏景和瞳孔骤缩,冷下脸,“大师慎!”

    “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家这三样东西就是拯救天下万民于水火之中,免他们无处可依。大虞朝有施主方能拨云见日,施主功德无量。”

    “大师说得不错。”承光帝从外进来,“魏卿的确是大虞朝的福星。”

    说着,他来到老和尚面前,双手合十,“朕有一疑惑,大师可能替朕解开?”

    了灯大师平和看过去,“施主请讲。”

    承光帝就问:“大师可是护国寺的了灯大师?”

    “阿弥陀佛,老衲法号了灯。”了灯大师坦然承认。

    承光帝暗自松了口气,双手合十,毕恭毕敬道,“了灯大师为天下祈福辛苦了。”

    魏景和心里一震,没想到这和尚竟是传说中非当今不见的了灯大师,看来是不能随意糊弄了。

    “阿弥陀佛,老衲要恭喜皇上觅得良臣。”了灯大师道。

    承光帝听了,心里对魏景和又看重了几分。能得了灯大师亲口称一句‘良臣’可不单单是臣这么简单。

    他猜得果然没错,魏景和于大虞是有福的。

    “战伯伯,怀远哥哥呢?”平安看到战止戈去而复返,没看到他的怀远哥哥,就跑来问了。

    魏景和的心再次提起。

    他今日就是有意不拘着平安的,哪怕可能会有那么一些无礼的地方他也没纠正,只有表现得越平凡普通才不会入皇上的眼,皇上或许会觉得平安可爱,但也只是一时,过了就忘了。

    可别因为这大师的出现又让平安入了皇上的眼。

    “怀远哥哥先回去了,下次伯伯再带他来同你一起玩。”战止戈道。

    “那好吧,战伯伯要记得下次带怀远哥哥来哦。平安还可以带怀远哥哥种红薯,种玉米,对了!还有吹泡泡!”平安掰着手指头,有些遗憾今日都没同新结交的小伙伴玩吹泡泡。

    战止戈点头,不用平安说他也会再带来。瞧今日怀远同平安玩就玩得动了,虽然玩一会也需要休息,那是因为身子弱,等身子强壮起来了,只怕平安都跑不过他。

    安觅听平安念叨他那小伙伴,想起之前的猜测,却是不会随便让平安开口的,万一不是呢。顶多以后会让平安多提醒怀远那小崽崽多吃糖,何况,若真的需要她救,她相信游戏会给出相应任务的。

    “战施主家的孩子可以多和这位小施主一块玩。”了灯大师瞧着平安身上笼罩的淡淡金光,笑得更慈悲了。

    战止戈讶然,这句话出自一个高僧之口,就不是单指让一起玩这么简单了,这是说怀远跟平安一起玩会有好处?

    魏景和这福气连他儿子都受益了?想到今日怀远没怎么犯病的样子,莫非是沾染了平安的福气?

    魏景和真担心这了灯大师再说出什么来,忙对平安道,“平安,大人要谈话,你先同奶在院子里玩可好?”

    平安知道大人们要谈正事,不能打扰,乖巧点头,迈着小短腿跑到院子里的小车上坐下,从后面车篓里拿起魔方来玩。

    魏景和便请人进了堂屋,门外由周善盯着不让人靠近。

    等大人们都走了,平安时不时扭头看一下堂屋,看到门口的周善看过来,他回以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半点也没有被抓包到的害怕。

    周善见了也对他露出一个和蔼的笑。魏大人家这小孩太好看了点,唇红齿白,笑起来乖软得很,再冷硬的心都能给他化了。

    “平安,来,帮奶给玉米脱衣服。”魏老太见了担心平安会妨碍人做事,赶紧把他叫过来。

    魏老太将从玉米杆上掰下来的玉米剥开外衣,好挂起来晒干做种,一边看着平安,若不是担心里面可能会问起平安,她都想把平安带出去了。

    皇上去而复返,听那话,那老和尚还是个了不得的大师。幸好她刚才还舍得给了两个红薯,而不是直接骂他是骗子。

    平安一听,立马将魔方放车篓里,兴奋地跑过去帮奶的忙。

    “奶,平安会的。”平安对着一个玉米,用小手抓住外面薄薄的一层玉米衣,往外剥开。

    这会的玉米苞衣已经干枯变白,比较容易剥下来,平安见他奶还扯掉了,也想扯掉,结果一个用力就坐了个屁股墩。

    突然坐在地上,平安拿着扯断的玉米衣还没反应过来,一脸懵的样子又成了安觅的快乐源泉。

    她崽崽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魏老太也不禁乐了,赶紧给他垫了一些不要的玉米衣,让他坐地上,“摔痛了没?摔痛了奶就帮你打它两下。”

    “平安不痛,没哭。”平安动了动小屁股,扁扁嘴,把那个玉米抱起来继续剥,小脸别提多认真了。

    从周善这个角度看去,就觉得一个精致小孩子抱着个玉米棒,认认真真,可可爱爱,光看着就觉得好玩。

    *

    堂屋里

    承光帝也不避讳战止戈和魏景和,坐在上首毕恭毕敬地问,“朕可否请教大师,当初父皇召见时,大师同父皇说了什么?”

    他想亲口听听他父皇当初听到了什么,竟让他直接退位并且撤出京城去避世。更新最快s..s..

    “阿弥陀佛,皇上已是天子,自然可以。”了灯大师又念了声佛,“当初太上皇召见老衲,老衲只给出八个字——灭顶之灾,末日之兆。”

    承光帝猛地站起,逼近了灯大师,“末日之兆?也就是说,不只是大虞,整个天下都是?”

    了灯大师点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皇上,如大虞无法正常耕作,百姓彻底没有活路,最终,该如何?”

    该如何?会不惜一切往让他们能活的地方走,哪怕楚梁两国攻下大虞,可无法安置百姓,百姓无以为生,众志成城往能活的地方去,可不是乱象四起。

    若是没有这红薯土豆玉米的出现,明年再想不出可以安抚百姓的法子,再没力气反抗也会为了最后一丝生的希望绝地反击。

    到时候本就摇摇欲坠的大虞朝将彻底陷入混乱,朝纲不在,国不再是国。

    越是这么想,承光帝越是知道魏景和存在的可贵。

    承光帝看向魏景和,展眉道,“原来魏卿不只是大虞的福星,还是整个天下的福星!朕可得把你留住了。”

    “皇上说笑了,微臣不过是碰巧,担不起如此大的名头。”魏景和见皇上目光灼灼看过来,从容地行了一礼。

    是皇上自己顺着了灯大师的话这般认定的,与其让皇上盯上平安,不如就让他以为那个福星就是自己。

    了灯大师看了他一眼,“阿弥陀佛,施主的确是天下之福。没有施主,何来的福。”

    魏景和的心猛地提了起来,担心大师不配合,好在大师说完这句就没再说了。

    的确,没有他哪来的平安,没有平安,哪来的福。大师这般回答也算不打诳语。

    承光帝并没有听出这话里的玄机,点点头,彻底相信魏景和是大虞朝的福星。

    “那了灯大师觉得这天下如今如何了?”

    承光帝这话一出,魏景和和战止戈都紧张地盯着了灯大师。

    了灯大师露出祥和的笑,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老衲一路苦行,瞧见饿殍遍地,也以为天下将亡,直到看到京城这边运势冉冉升起,这才回来一探究竟。皇上若要问老衲大虞朝将来如何,老衲只能说,国运正在复苏,天下将稳。”

    承光帝瞬间龙心大悦,“好!有劳大师为天下百姓苦行,朕这便回宫与朝臣商议如何安抚百姓之事。”

    承光帝迫不及待想要回去大展宏图一番,只要将这一段时日熬过去,他不但不是亡国君,还是撑起整个大虞的天子!

    “阿弥陀佛。皇上若能不忘初心,必能得偿所愿。”了灯大师道。

    承光帝脸上的笑意更盛,他双手合十,“多谢大师指点。大师可要同朕一道回宫?”

    “劳皇上挂念,老衲还要继续苦修为天下祈福,直至天下太平那日。”

    “如此,朕代天下百姓多谢大师。”承光帝郑重地微微躬身才转身离开。

    走出院子前,承光帝看到乖乖站在那的平安,随手扯下腰间玉佩给他,打趣道,“这是朕的饭钱。”

    平安看了眼,也从领口里扯出一块玉佩来,“平安也有。”

    这是当初在门外捡到他时,手里紧攥着的那块玉佩,魏景和用绳子给他挂上的。

    承光帝看着那块两指宽大小的青白玉,轻笑,“你那块可比不上朕这块。”

    “这是爹爹给平安的,爹爹给的就是最好的。”平安握着玉佩,奶声奶气地说,又瞅了眼皇上的玉佩,是比平安的大,但是平安还是更喜欢爹爹给的。

    承光帝被他的小眼神逗乐,把玉佩塞他手里,“那就当朕看你可爱,赏你的。”

    魏景和撩袍跪下,“微臣代小儿谢皇上赏赐。”

    平安看到他爹跪下了,又看看手里的玉佩,跑上去,“玉佩还你,我爹爹可以不跪吗?”

    承光帝佯装虎起脸,“朕赐的东西不要就是抗旨不尊,要被砍头的。”

    平安半点也没被吓到,还懵懂地问,“砍头是什么?比打板子,下大牢还厉害吗?”

    别人最怕的就是被爹爹抓起来打板子,下大牢。

    “哈哈……等你再长大些就知道了。”承光帝摸摸他的头,心情愉悦地离去。

    “恭送皇上!”魏景和这次没有再往外送。

    平安在门口往外探,看到那个皇上真的走了,赶紧回到他爹身边,“爹爹快起来,皇上叔叔走了。”

    魏景和起身,从他手里接过那块御赐之物,摸摸平安的头,“不能喊皇上叔叔,只能喊皇上,记住了。”

    是时候教平安更深地认识尊卑了。

    “为何呀?”平安眨眼。

    魏景和:“因为他是天底下最大的官,所有人都叫他皇上,平安也不例外。”

    这么说平安就懂了,“像好多人都喊爹爹大人一样。可是皇上也是大人啊。不小,平安才小。”

    噗!

    安觅听到平安这么理解,忍不住笑出声。

    敢情他以为别人喊他爹做大人,是因为他爹是大人的缘故。

    魏景和万没想到他儿子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理解别人称他为‘大人’的意思,轻咳一声,“晚些爹爹再教你,现在我们先送送大师。”

    了灯大师从头到尾一直笑着看平安,见他好奇地看过来,便把手上的佛珠给他,“多谢小施主赠的水,这佛珠便赠予你玩。”

    平安现在也知道这个和他一样没头发的爷爷为什么没头发了,看了眼爹爹,得到爹爹允许后才双手接过来,也学他一样,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谢谢大师爷爷。”

    “嘿!奶的乖孙真懂事。”魏老太上前把他抱过来,“这佛珠太珍贵了,先给奶收着。”

    也不知道高僧的佛珠会不会冲撞到平安的仙女姐姐,在高僧和仙女之间,魏老太毫无疑问是选择仙女的。

    “嗯,给奶收起来,给大丫姐和二丫姐攒嫁妆。”平安一听到珍贵就想到前些日子他奶跟大丫姐她们念叨的攒嫁妆的事了,赶紧把佛珠塞给他奶。

    魏老太这次是真的笑得不行,这孩子脑子就是好使,不过是随口念叨大丫二丫几句,就被他记住了。

    魏景和引了灯大师到一边,低声问,“大师,小儿这般,于他可有何损害?”

    了灯大师又看了一遍他的面相,明明该是二十三才有子的命格,竟提前了这么早,而平安又的的确确与他有亲缘关系。

    奇了怪了。

    “小施主拿出不属于此间的东西,扭转这个世界的命运是要以功德抵消的……”了灯大师看向平安,忽然不说话了。

    只见平安身上的金光比之前看到的更盛,快要把他闪瞎了。

    没想到这位小施主身上的功德抵消后又增加了。看来,是有人以他的名义在行善事,积功德。

    这边,安觅正吸崽崽吸得起劲,忽然有电话拨进来,是崽崽慈善基金会的。

    “觅姐,咱们基金会上热搜了,今天光收善款就收到手软。”

    安觅皱眉,“怎么回事?”

    “咱们前些天不是给贫困山区的孩子拨了善款吗,正好遇上有个近期大火的明星在录公益节目,听到咱们是慈善基金会的,也给捐了一笔钱。如今这节目一播出,那明星就带火了咱们基金会。”

    安觅:……

    安觅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是她的好运发力还是只是巧合。

    “觅姐,你一定想不到,更火的是咱们的logo,网上都在问logo上的崽崽是不是真人,有什么故事。”

    “除了官方感谢一下那个明星,不用做任何回应,省得被认为是有意炒作,有诱人捐赠嫌疑。”

    利用基金会做任何炒作出名是违规的,对这个,安觅无比清醒,何况她也不是要出名。

    挂了电话,安觅就发现群里也已经炸开了。

    朕已阅:我只以为矿主在投资一道比较顺风顺水,没想到随便成立个慈善基金会也这么火

    卖良心,有要的吗:这辈子就抱紧矿主大腿了

    风少今天不疯:跟在矿主后面喝喝汤也不错

    安家矿主:安排!下次聚会,我会记得只给你留汤

    众人大笑。

    风少今天不疯:能不能申请加块排骨

    追夫火葬场:那你这就不只是喝汤了

    ……

    退出群聊,安觅重新放回游戏画面,被突然绽放出的满屏烟花给吓一跳。

    恭喜玩家升至五级,赠送大礼包一份

    升级了!

    她记得升级是乘以十倍积分,上次升四级要一百万,再往上升需要一千万!

    也就是说,她现在获得的积分有一千万了!

    安觅打开个人面板,看到上面一大长串数字,明明现实中数不完的数字,如今却像个没见过世面一样。

    上次红薯是五百万积分,这次玉米和土豆也各获得五百万。

    最紧张刺激的时刻又来了,安觅开始摩拳擦掌,想知道这一次的升级大礼包能开出什么来。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