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33章 第 33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更震惊的是战止戈,那是他儿子吗?原本还算整齐的衣裳如今乱糟糟的,头发也是。

    相反,平安穿着小短褐,又还没留发,看起来整齐多了。

    两小团子拖着两棵作物朝他们走来,后面跟着柳飞,两棵作物是柳飞帮忙砍的无疑。

    柳飞做好了受罚的心理准备跟在后头,面对两个可可爱爱的小团子,尤其是他家少爷难得有精神玩一次,他当然要配合啊。

    承光帝就猜那是不是蜀黍,蜀黍似乎也长那么高,等两小孩带到眼前才知道不是。这比蜀黍矮,叶子还比较宽。

    魏景和一怔,这东西一直让它长着,后来慢慢开花,每棵结出一至两个棒子,有的甚至结三个,他们也不知道如何种这新作物,看长得有几分像蜀黍,就按照蜀黍来照料了,后来棒子越长越大,谁也没敢去打开来瞧里面。

    这作物长起来后,是整片地里最鹤立鸡群的那一块,自然有村民好奇种的是什么,但因为是县令家的,又被魏老头警告过这是县令大人种的东西,谁也不敢乱碰。

    如今大豆,红薯什么的都能收了,这东西还在地里留到最后收,因为上面的叶子从底下开始黄了,便以为要全部枯黄了才能收获。真能收了,平安那仙女姐姐也会同他说,像上次红薯那般。

    “爹爹,甜杆。”平安把玉米杆拖到他爹跟前。

    魏景和:……

    甜杆,以往种蜀黍的时候也能吃到甜杆,但平安自出生起就没见过家里种过蜀黍,他没吃过,这还是上次碰到一棵没结棒子的玉米,平安那仙女姐姐告诉他可以当甜杆吃,没想到今日他又惦记上了,还带着镇国公的小少爷一起去摘。

    魏景和看到上面还带有棒子,想来是他那仙女姐姐告诉他的,许是这新作物也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这上面竟结有棒子一样的果实,是何物?”承光帝拿起怀远拖回来的那棵,端详上面的棒子。

    这棒子顶端还有黑黑的须,外面叶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摸上去很硬实,他就没见过有农作物的果实长这样的。

    魏景和看向平安。

    崽崽种下的玉米成熟了,是否帮崽崽收获

    安觅看着上面自己已经接下的任务提示,她之前一直没提醒平安收玉米等的就是这个任务。

    这还是平安想起要带小伙伴吃甜杆才触发的,正好连杆带棒带过来。

    现在见魏景和看平安,就道,“平安,告诉爹爹,玉米可以收了哦。”

    平安看到那么多人在,想到不能让人发现仙女姐姐,眼珠子转了转,鬼机灵地朝他爹招手。

    魏景和配合地蹲下身,平安就在他耳边悄悄说,“爹爹,玉米熟了,可以收了。”

    他以为自己说得很小声,实则大家都听见了,只以为他是怕擅自摘了庄稼被骂才这般说。

    魏景和就心里有数了,摸摸平安的头,“好,爹爹待会就去收。平安可是想吃了。”

    安觅就知道是在问吃法呢,“炒,蒸,烤,玉米面,玉米粥,玉米窝窝头。”

    还有更多的,安觅就不多说了,这么说相信他们也知道怎么弄。

    平安奶声奶气地复述了,目光盯着他爹手里的玉米棒子,吸溜口水,好好吃的玉米呀!

    承光帝几人听了,只以为是平安平日见惯了家里做吃的,把知道能吃的做法都加上玉米来说。

    听到这个叫玉米的还可以有这么多吃法,而且这个棒子怎么也跟米搭不上边,于是剥开一层层外衣,终于瞧见里面金黄色的米粒,整整齐齐地长在棒子上!

    承光帝震惊了,他以为剥开后里面是一整个果实,没想到是这样一粒粒的米粒。

    魏景和早前就悄悄打开顶端看了一眼,那时候还没结粒,还是白白的一个,他只以为是那样了,后来生怕毁了它的生长就没再打开看过,原来里面竟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难怪叫玉米,金黄色的米粒整整齐齐,晶莹剔透,可不正贴切得很。

    魏景和在心里打了腹稿,拱手回禀,“回禀皇上,此物是臣带人查抄县里那明姓富户的家意外获得的,当时只知是种子,并不知种出来的是什么样子。微臣就想着地里头空着也是空着,就让家中父母随意种下看看,倒没想会有如此意外收获。本想等收获了确定是何物再禀明皇上的。”

    承光帝锐利的目光盯着魏景和看了好久,旋即朗声大笑,“哈哈!朕就说魏卿是朕的福星,是大虞朝的福星!若不然怎能频频发现如此好物!”

    魏景和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全都是托皇上洪福,若非得皇上给出的证据,微臣也不会带人查抄明家。”

    “无需谦虚,换个人未必把这东西当回事。”承光帝这会是真的认为魏景和就是上天派来拯救大虞的了,心里对魏景和的看重又增加了几分。

    “方才你家小儿说这个叫玉米的可炒蒸烤,还能做玉米面、粥、窝窝头,魏卿觉得如何?”承光帝看着手里已经剥到底的玉米,层层外衣绽开,衬得玉米如同众星捧月。

    “回皇上,这个叫玉米的东西微臣也未曾食用过,小儿许是将所平日里见过的一些吃法都说了,并不知是否能做。微臣见其外表晶莹似玉,便称其为玉米。是微臣之错,此等物该由皇上赐名才对。”

    “似金似玉,叫玉米再适合不过。”承光帝不在意这个。

    他抠了一颗下来查看,发现里面竟有那么大个芯,虽然有些失望不全是粮食,但也很满足了。

    “这个一棵能结两个玉米,一个也不轻,若能做粥喝,又是一个能当主粮的高产作物!”承光帝越说越激动,“朕要去亲自瞧瞧。”

    战止戈也将怀远那棵上面的棒子掰下来,杆子就扔在一边。

    怀远捡起来,看向平安,不是说吃甜杆吗?

    平安看着自己的那棵还在金亮亮叔叔手上,就挪过去,昂头巴巴看着。

    承光帝低头瞧见小孩睁着清澈明亮的眼睛看他……手里的玉米,又逢这会龙心大悦,就想逗他,“怎么?朕还拿不了你一个玉米了?”

    平安眨眨眼,“皇上叔叔,你可以把甜杆还给平安吗?平安要吃甜杆。”

    战伯伯喊他皇上,爹爹也喊他皇上,那平安喊他皇上叔叔没错吧?

    魏景和正要告罪,就被承光帝摆手。他被平安奶声奶气的一声‘皇上叔叔’给喊得心都软了大半,还从没人这般喊过他,还怪有趣。

    承光帝将棒子掰下来交给周善拿着,又看着手里这根木头一样硬的玉米杆,笑了,“你要吃这个?不怕把小牙齿崩坏了?”

    “才不会,平安吃过,甜着呢!”平安说着还张开嘴给他看牙齿,平安的牙齿好着呢。

    承光帝以为小孩说着玩,看向魏景和。

    魏景和就拿过怀远手里那根,去除叶子,借战止戈随身携带的匕首,挑了一节,削去坚硬的外皮,露出里面青白色的芯,掰断给平安。

    平安接过来,迫不及待一口咬下,甜甜的汁水充满整个口腔,旁人都能瞧见汁水飞溅出来,也就知道水分有多足。

    魏景和又削了一节给怀远,然后才看向承光帝,“皇上可要尝尝?”

    承光帝见两小孩吃得津津有味,轻咳了声,“那就尝尝,朕倒不知这看似无用的杆子竟也能吃。”

    都不用魏景和动手,周善就接过承光帝手里那根,削好递上,只恨不得有个盘子把削好的切成一口口的。

    承光帝咬了一口,咀嚼的那一刻,甜汁被牙齿挤压出来,既能解渴又尝到了甜味,怪道叫甜杆。

    怀远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得极为珍惜,他感觉吃了这甜甜的更有力气了。

    “甜不甜?平安是不是没骗你?”平安挨过去问。

    “甜,平安弟弟没骗我。”怀远用力点头,他觉得今日是他出生以来过得最快活的一日,能骑到好完的小车子,还能吃到从未吃到过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跟平安弟弟一起玩,他就有力气了。

    战止戈看到自家儿子竟能啃完一节甜杆,自来苍白的脸好像也有了红润之色,心思没那么细的他只当自己的决定做对了,让孩子多跟平安上下跑跑可不就健康了。

    尝过甜杆,承光帝没忘记去看玉米地,摸了好几个,见没多少,干脆几个人就将三十几棵玉米连根带棒给收了,带回魏家。

    挑出一个最嫩的,分成几段,一段用来烤,一段用来炒,一段用来蒸,这些自然是早先回来的魏老太做的。烤的那段直接用树枝叉上,在院里生火,炒的那个剥下一颗颗玉米粒在大锅里翻炒,蒸的那个直接上锅蒸就可。

    魏老太见连战将军和自家儿子对那位客人如此尊敬,大约已经猜到是谁,心里扑通扑通直跳,没想到有朝一日她老婆子还能和皇上如此近,皇上还要吃她做的东西。

    “魏卿为何不同家人搬到县城县衙去住?”承光帝看着这看起来简朴却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农家小院,在他看来,哪怕是灾年,住县城也比住乡下好。

    “回皇上,微臣父母过惯了乡下日子,猛一住到县城不习惯。”魏景和道。

    “县城都不习惯了,那到京城岂不是更不习惯。”

    魏景和当没听出皇上这话是说他下一步便是往京官位置上走的意思,他面不改色,“倒也无妨,京城到顺义县也不远。”

    承光帝点点头,绕到菜地那边,就看到两个小孩在吭哧吭哧地挖着什么。

    他忍不住笑着跟战止戈说,“还真玩起泥巴了。”

    魏景和却是心中一跳,快步上前,果然看到俩孩子齐力拽起来的植株底下挂了一个个黄色的果实。

    承光帝几人:!!!

    “真的有!平安弟弟还厉害!”怀远捧着自己挖出来的土豆,兴奋得红了脸。

    “爹爹!”平安看到他爹,用力把那棵沉甸甸的土豆抬起来给他看,“爹爹,你看!平安挖的土豆!”

    仙女姐姐说这个叫土豆,可以吃了哒。

    魏景和看着那上面一个个扁圆的果实,最大的有拳头那般大,黄灿灿的,虽然比不上红薯,但看着也很震撼。

    怀远是第一次如此玩闹,担心父亲会骂,自打他父亲出现后就低着头,揪着衣角不敢说话了。

    承光帝大步上前,瞧了眼那棵土豆,干脆上手拔了棵。

    魏老太种的这菜地正好是沙土,轻轻松松就拔起来了,亲眼看着一个个果实被自己挖出来,心里那种满足感只有自己知道。

    承光帝抖了抖上面的泥土,用尊贵的手去量过每一个土豆大小,越摸,嘴角的弧度就不停上扬。

    “哈哈!魏卿,朕今日当真是来对了!”承光帝忍不住放声大笑,都不用问魏景和这种子从哪来了,看着就和红薯一样。

    若是只有红薯,他还只敢说能保大虞朝不亡,如今又多了两样高产作物当主粮,他有信心能让大虞更胜以往!

    皇上不问,魏景和却不能不说,他再次在心里打了腹稿,上前禀明,“回皇上,这也是在明家发现的,发现的时候也已经发芽了,微臣瞧着像红薯就带回来种下了,原想等挖完红薯再挖出来看看,到时再一同上报皇上的。”

    承光帝不在意这些,哪怕魏景和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他都不想去追究,他只看得见这几样东西的出现拯救了大虞朝。

    “那你也不知这土豆是何个吃法了?”承光地问。

    “微臣猜应是与红薯吃法差不多,更多的还需要慢慢尝试。”魏景和谨慎地回答。

    “让奶做。”平安用力扯下最大的一个,抱起来看向他爹,“爹爹,奶会做。”

    魏景和心中一动,笑着点头,“那就带回去让奶试着做做。”

    承光帝见平安抱了那么大一个,再看地里就几棵,想开口还是作罢,好歹是人家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吃一个也是该的。

    同时,他也见识到了魏景和宠儿的程度,就未曾见过他有对他儿子说半个不字,难怪能养出这般胆大的孩子。

    “皇上不如先回去坐着,看看家母将土豆做出个什么样来?”魏景和提议。

    承光帝却摇头,“先将这几株土豆也给挖了,叶子都黄了,应该都能挖了。”

    魏景和和战止戈还能如何,当然是撸起袖子上前挖了。

    平安抱着大大的土豆跑进厨房,魏老太刚将那小段玉米粒一粒粒剥下来,正打算下锅炒,就见她家乖孙抱着那么大个东西进来。

    没见过,还以为是乖孙又往外拿仙女姐姐给的东西了,吓得赶紧上前接过来,瞧了眼门口,悄声问,“平安,这是哪来的呀?”

    “菜地!平安挖的,爹爹说拿来给奶做吃的。”平安骄傲地扬起小下巴。

    菜地挖的?老二也知道?

    魏老太放心了,想来应该是菜地那十棵酷似红薯的作物成熟了。一看就是和红薯那般皮薄的,看着那么大一个,魏老太不由得轻拿轻放。

    “奶,做清炒土豆丝。”平安按照仙女姐姐说的告诉他奶。

    魏老太一听就知道是那仙女在教平安了,喜得连声应下,“那平安来告诉奶如何做好不好?”

    安觅就知道这是在跟她说呢,她看着新接的任务。

    帮崽崽完成一道菜有利于提升玩家与崽崽之间的亲密,是否要用土豆帮崽崽做一道菜

    亲密?她和崽崽有没亲密过吗?

    安觅心中吐槽归吐槽,还是把任务接了,但是安家矿主只知道菜名不知道菜谱啊,于是赶紧一边百度一边教。

    结合厨房里的调料,以及难度,她选的是最简单的清炒土豆丝。

    好在魏老太做菜手艺不错,光听菜名就知道这个土豆得切丝,这个不用安觅教,她就能把土豆洗干净,小心再小心地削去一层薄薄的皮,先将土豆切成片,然后切成丝,切出来的还粗细均匀。

    “放到水里洗……还洗……再洗……”

    魏老太看着洗得发白的水,这真的还有味道?该不会是平安记错了吧?

    安觅就看出魏老太的迟疑了,教平安说,“这样炒出来脆。”

    魏老太一寻思,小心翼翼地问,“就是不洗也可以对吧?”

    平安:“可以的,不洗不脆,不好吃。”

    魏老太心里有数了,要是她自己要炒,她可舍不得浪费,如今自然是仙女说怎么炒就怎么炒。

    “奶,多一点油……土豆下锅,翻炒……”

    魏景和带着几个洗好的小土豆进来,就看到平安踩在凳子上教他奶炒菜,小手跟着翻炒来翻炒去,小脸很认真,瞧起来滑稽好笑。

    魏景和上前看了眼,锅里是细丝一样的土豆,他诧异,“这土豆竟是用来做菜的?”

    安觅就趁机说了,“做菜多样,也可当主食……”

    平安:“做菜多样,可以当主食……发芽,霉变,发青发绿,都不能吃。”

    魏景和听到后面,脸色凝重起来,可了眼门口,再问一遍确认,“可是发芽、霉变、发青发绿均不能吃?”

    “是哒!”平安萌萌点头。

    “好,爹爹知道了。”魏景和摸摸平安的头,想起红薯,“红薯可是也一样?”

    安觅飞快扫了眼搜索出来的页面,总结,“烂的不能吃。”

    魏景和听了平安的转述,点点头,将那几个小土豆放到正蒸着玉米的蒸笼里一块蒸。

    这时候,魏老太的土豆丝也出锅了,后面都不用平安再教她都知道放盐翻炒出锅。

    魏景和让魏老太分两个盘盛。

    “快尝尝味道。”魏老太拿出筷子给魏景和。

    魏景和接过来夹了一两根放进嘴里,轻轻嚼了嚼,土豆丝在嘴里断开,清香,脆爽,半点也不软。他还以为吃起来会像山药、红薯那般绵糯的。

    魏老太在旁边都能听到儿子咀嚼的脆响,她也拿筷子夹了几根尝,终于明白平安说的不洗不脆的意思了。

    “爹爹,奶,平安的呢?”平安站在两个大人中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不见有人投喂他,就忍不住出声了。

    “哎哟!差点忘了奶的乖孙!来,奶夹给你尝一尝。”魏老太赶紧夹了几根喂平安,还小小声地嘀咕,“您别见怪哈,忘谁也不能忘了咱平安的。”

    噗!

    安觅忍不住笑了,她怀疑要是她真能出现,老太太真的会烧香拜她。

    魏景和:……

    他娘真的把人家当仙女供着了。

    “嗯!奶好。”平安将几根土豆丝全都吃进嘴里,像是又吃到了世上最美味的东西,眼睛亮亮的,“爹爹,脆脆的。”

    “好吃就多吃一些,还有一大盘呢。”魏老太又夹一口喂他,那么大个土豆切成丝炒出来那么多,有点心疼,早知道换个小点的了。更新最快s..s..

    魏景和拿了干净的筷子,将另外一盘端出去。

    承光帝此时已经在院子里围着刚挖出来的那筐土豆计重,以十棵土豆和十棵红薯对比,种出来的土豆所得的产量竟然比红薯多!

    “当真是天赐奇粮,待这几样粮食都推广开来,就再也不用担心百姓们饿肚子了!”承光帝激动得在这农家小院里拊掌踱步。

    看到魏景和端出一盘白丝一样的菜,承光帝凝了眉,“魏卿,你莫要告诉朕,土豆这般高产量的东西只能用来做菜。”

    他刚高兴着呢,如同被浇了盆冷水。

    “回皇上,土豆并非只能用来做菜。这是家母切开土豆后见上面粉质较多,便过了几遍水,切成丝炒出来就成了这个样子。皇上可要尝尝?”

    承光帝听闻不是只能用来做菜,瞬间放心了,也有心情尝一尝了。

    周善照常上前拿筷子试吃了一筷子,过了会,才拿出一副银筷给承光帝。

    承光帝接过来夹了几根,放进嘴里轻轻嚼了嚼,虽然炒得不太好,但胜在口感清脆爽口,越吃越好吃。

    怀远在没看到平安出来时就偷溜去厨房找平安了,看到平安在他奶怀里被他奶投喂着,小鼻子一酸,他也想曾祖母了,平日里曾祖母最疼他了。

    “小少爷,您怎跑这来了?厨房腌臜,可不是您能待的地方。”魏老太看到穿着小锦袍的怀远出现在门口,吓了一跳,连忙放下平安去招呼他。

    “魏奶奶好,我来找平安弟弟玩。”怀远小大人的拱手行了一礼。

    “使不得,使不得。”魏老太赶紧摆手,好在她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丫鬟,知道这是人家的礼数。

    “怀远哥哥,你快来,奶做的土豆丝可好吃了!”平安上前把怀远拉过来。

    魏老太瞧瞧门口,这么尊贵的小少爷,就没人看着吗?

    对上对方同样期盼的眼,得了,喂吧,外面没人来找就是放任着的意思。

    等土豆和玉米都做好了,承光帝尝过,尤其是蒸土豆,虽然没有红薯那般香甜,但确实能饱腹,这就足够了。

    他吩咐魏景和一定要将这两样东西保存好,留着开春做种,然后才动身回宫。

    临走前还问魏景和要了三轮脚踏车的图纸。

    就在几人要离开时,门口响起一声佛号。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