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31章 第 31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于是守城的衙役就看到他们县令大人一手牵娃,一手拎着一件奇形怪状的东西,有的就暗暗猜测,莫不是县令大人又要有什么大动作了?

    等出了城,到了无人的地方,魏景和才让平安上车。

    平安没多大力气,路上又不太平坦,也还不大会骑,一开始骑得歪歪扭扭,十分吃力,到不平处,魏景和就给他推过去,就这般断断续续骑着,平安也会了。

    “爹爹,平安会骑了!”

    脚踏车跑起来后,平安一双小腿踩得飞快,路上都是他欢快稚嫩的笑声。

    魏景和见这车子顺利骑起来后就没那么吃力了,还跑得挺快,他忍不住想,若是做大一点,适合大人用的,岂不是来去县城很方便?

    不过,他也知道这车看似简单,内里精细着,而且小孩子坐的那叫玩具,大人用的话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将来也许有可能,如今大虞朝的温饱都还是问题,哪有人有闲工夫钻研这个。

    等平安骑累了,魏景和就扯了根结实的草藤绑住车头,拉着平安走。

    安觅看到古代版的遛娃又乐了,修长挺拔的男人牵着草藤走在前头,后面,小孩坐在车上,把着车头,晃着小短腿,小嘴还念着三字经当儿歌,萌得不行。

    崽崽正需要启蒙的时候,是否教崽崽唱儿歌

    唱儿歌?

    安觅看了眼前面司机,那就唱吧。

    安觅先清了清嗓子,才开始教平安唱儿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前面的司机被突如其来的儿歌差点方向盘打滑,他从车内后视镜看了眼。嗯,的确是大小姐在唱歌没错。

    大小姐最近似乎有点童心泛滥啊。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平安握着车把,摇头晃脑,一句一句地跟着唱,偶尔颠簸的路让他的小奶音听起来一颤一颤的,更萌了。

    魏景和听见平安唱这简单易懂的童谣就知道是他那仙女姐姐教的,跟着默念了下,朗朗上口,倒是有趣。

    “爹爹,为何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还跑得快呀?”平安好奇,没有眼睛也能跑得快吗?

    魏景和想到他那仙女姐姐平时乐得看他笑话的时候,难得起了促狭心,“这个大概只有仙女姐姐才知道了。”

    安觅:……

    不,她不知道。

    嗯?她小时候好像也问过这个问题,她爸怎么说来着?

    因为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所以互相帮助才跑得快。

    不管真正的解释是什么,她还是按照她爸解释的,解释给崽崽听。

    平安听了就讲给他爹听了,“爹爹,因为两只老虎,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它们互相帮助才跑得快。”

    魏景和思索了下,觉得不通,没有尾巴那只不需要帮助也跑得快。

    自然,这是对小孩最好的解释。瞧得出来,这姑娘是用了心的,随便一两句童谣都能教孩子如此道理。

    “人也一样,一个人力气不够的时候,是不是两个人加起来才更有力气。”魏景和顺势教儿。

    平安用他的小脑袋想了想,“平安做不到的事,找二丫姐帮忙就做得到了。”

    魏景和欣慰点头,平安的脑子转得很快,说什么他都有自己的思考方法,可以说相当敏捷。

    安觅也露出老母亲的欣慰笑容,这样聪明可爱的崽,也就在游戏里有了。

    ……

    父子俩刚一进村就引起巨大的轰动,尤其看到平安坐在一辆奇奇怪怪的小车子上被他爹拉着回来,一个个都跑来看热闹。

    “车车!这是平安的车车!”平安骑在脚踏车上,大声跟大家显摆,小奶音别提多高兴了。

    “平安,这是会动的车子啊,是你爹买给你的吗?”

    “嗯,爹爹给的。”平安牢记别人问起的时候都要说是爹爹给的。

    魏景和看平安兴奋得脸都红了,而村里小孩见他在,想靠近又不敢靠近,他便解了草藤让出地方给一群小孩一起玩。

    小孩们见县令大人走了,都围上去,你一我一语,问能不能碰一碰车子,又问能不能推一推。

    二丫早远远瞧见她二叔带着平安回来了,以为有吃的,立马拔腿飞奔过去,看到平安被围着,赶紧挤进去。

    “不许碰我家平安!”

    二丫挤到里面,看到平安坐在一辆有轮子,会跑的车上,都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这车跟推车牛车马车一样有轮子,可是平安的车不用人推,也不用牛马拉就能动。

    “二丫姐,车车。”平安开心地跟二丫挥手。

    二丫看到那么多小孩去摸,上前张开手,“也不许碰我家车!”

    小孩子里谁都知道不能惹二丫,二丫凶起来连最大的赵铁蛋都怕。

    于是就有小孩去烦自家大人了。

    “我也想要!娘,我也想要平安那样的车车。”

    “要什么要!把你娘卖了都买不起这精贵玩意。”

    一个个都闹自家大人也想要一辆这样的车车,换来的当然是跟上次要吹泡泡和魔方一样的结果。

    他们更加羡慕平安了,好想跟平安换个爹啊。

    最后,只能一个个抢着在后面给平安推车,想抢过来玩是万万不敢的,别说二丫就在边上护着,平安可是县令大人的儿子,欺负平安会被下大牢的。

    魏景和见平安玩得好,二丫也在,就放心地家去了。

    刚走到一半,就见魏老头神色凝重地从地里走来,他停下脚步,“爹,出了何事?”

    魏老头看到自家老二,瞬间像看到了救兵,快步上前,“老二,你看这像不像草?”

    原来,魏老头去查看地里大豆出芽情况,发现一窝里好像长草了,担心抢了肥力,原本打算拔掉,再一看,每一畦的地头都长有,而且还只有地头前面六窝左右。

    魏老头怎么也摸不着头脑,草还能长得这般均匀的,哪怕是和别的种子混了也不能这般均匀吧?

    他便拔了一棵带回去问问家里人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魏景和听了后,微微蹙眉,接过那棵苗查看,这苗已经长出两片小叶子,根部笔直,他忽然想起那日平安嚷着要种地的事。

    “爹,您带我去瞧瞧。”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可能。

    魏老头应了,哪怕瘸了一条腿也走得飞快。

    到了地里,不用魏老头特地指明,魏景和就看出来长在大豆苗里不一样的那棵了,而且还都是从地头延伸出去大约六窝左右有。

    魏景和查看了每一窝长出的苗后,问,“爹,当日平安可是在这玩?”

    魏老头就想起当日平安学二丫点种的事了,不敢置信,“你是说这是平安点的种?那日他的确是在学二丫点种,我们都当他在玩。”

    魏景和点头,“应是没错。”

    魏老头皱眉,“平安哪来的种子?”

    魏景和沉默,寻思着该如何说。

    “老二,你老实说,平安是不是有什么奇遇?”魏老头年轻时到处走镖听的奇闻异事多了去了,再想到红薯的事,还有老二总能拿出稀奇古怪的东西,让他不得不做多想。

    别说如今码头的船都停了,货物不通,老二拿回来的东西哪怕是以前繁华的时候都未必有得卖。

    魏景和也知道迟早瞒不过二老的,他点头,“平安说的仙女姐姐是真的,红薯就是他那仙女姐姐让种的,山药、收集露水、捕捉蝗虫为食也是。”

    魏老头震惊到失语。

    他想到最大的可能是平安得了仙人指点发现新的种子,没想到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还真的是神仙种子啊!

    魏老头防备地四处查看了眼,确定没人能听得见,才悄声问,“你带回来的东西也都是平安那仙女姐姐给的?”

    魏景和点头。

    “这是上苍派来拯救大虞的啊!”魏老头感叹,“你娘说得没错,咱平安就是福星,天大的福气。”

    “爹,这事只能您和娘知道,以后您多帮我看着点平安,也不用刻意让平安知道你们已经知道了。”魏景和严肃地嘱咐。

    魏老头郑重地点头,“你放心,这个秘密我和你娘会带到棺材里去。”

    魏景和这次不说什么了,这事是不能让除了平安外的第四个人知道。

    魏老头忽然盯着他儿子的脸看。

    魏景和被他爹看得有些不解,“爹,您做什么?”

    魏老头轻咳了下,“老二啊,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平安压根就不是你的儿子,而是上天派来拯救苍生的仙童,只是刚好落在咱家了。”

    魏景和:……

    他要怎么跟他爹说,在捡到平安的那日清晨,他正好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梦?梦里的女子就是平安的模样?若不曾发生过,他怎么可能梦见那女子长什么样子。

    “那爹是想要仙童还是想要孙子?”魏景和笑问。

    魏老头瞪眼,“爹当然是想要孙子!说破天去,平安也是老子的孙子。”

    “那您把方才那话回去同我娘说。”

    魏老头气结,“你怕是想让你娘抽我。”

    “儿子不敢。”魏景和笑着拱手。

    魏老头冷哼,目光又放回地里,“这新出的苗怎么办?要问平安吗?”

    “既然平安回来也没有说,就不用提醒他这事了,省得他又惦记上。”魏景和怀疑那位姑娘只能让平安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种下,结果如何,听天由命。

    “对,不能声张。免得折了平安的福气。”魏老头点头,看着地里这些苗,有了决定,“把豆苗移植到别的地种,这些就别碰。仙女拿出来的东西必须得种好了。”

    “我也是这般打算的。”魏景和看着这些苗,想到红薯,心里不免有些激动。这也许又是一种能拯救大虞百姓的粮食。

    “先回去,这事等歇响后我和你大哥来做。”魏老头将之前拔了的那棵小心地种回去,这可是神仙种子,一棵也不能浪费。

    “行,回去就说是我带人抄了县里那富户家发现的新种子。”魏景和立即想好了说法。

    他看过那富户的相关记载,有家中子弟喜好收集他国奇异物件。

    魏老头点头,要不说他家老二脑子好呢,别人走一步,他已经看三步了。

    父子俩回到家,又迎来心事重重的魏老太。

    “老二,你过来瞧,你带回来让娘种下的红薯和之前那些不一样。”

    魏景和神色一怔,快步往菜地去,魏老太后头都追不上。

    刚知道秘密的魏老头也激动了,他可是知道那日平安有让他奶带长了苗的红薯块回来种的。

    如今菜地又都种上了红薯,魏景和很快就在后面那一小块找到不一样的‘红薯苗’。

    “娘,您为何认为这是红薯?”这苗根部长得笔直,有的接连几棵一窝,每棵上面已经长出两三片翠绿叶子,一看就知道与红薯不一样。

    “不是红薯?那它下面就跟红薯一样是从果实里长出的苗,除了颜色不一样,看着挺像红薯的。”魏老太震惊了。

    当初他们也是挖到一个长出芽的红薯,才知道原来红薯的果实就是红薯的种子。

    魏景和一听,心里昂扬。与红薯相似的东西,兴许又是一高产作物。

    “娘,我暂且也不知这是何物,得劳您仔细照看了,兴许又是和红薯一样,是一种新粮食。”

    “当真!那娘必须得看好了!”魏老太也激动了,若又发现一种新粮食,不说老二得到天大的功劳,就说百姓们以后几乎就不可能饿肚子了。

    魏景和又问了种下这东西的全过程,“行,有什么问题您问爹,我先回屋把事记下。”

    魏老太等魏景和走远了,才递给魏老头一个杀伤力十足的眼神,“你父子俩有什么事瞒着我呢?”

    “我说了老婆子你可别激动啊。”魏老头先给她提个醒。

    魏老太瞥他一眼,“我可是从大户人家的后宅里杀出来的,见过的事多了。”

    “是是是,老婆子你见多识广,但你绝对没想到咱平安身边真有个仙女姐姐。”

    魏老太:!!!

    魏老太震惊到呆滞,怀疑自己听错了。

    魏老头暗笑,扶着老婆子回屋,把事情给说了,包括他笑平安是仙童而不是老二儿子的事。

    魏老太听完脑子嗡嗡的,她家乖孙不只是有运道,还是个仙童?

    等反应过来后,魏老太就虎着脸驳斥,“什么仙童,那是我乖孙!这么大把年纪了净瞎说!”

    魏老头:……

    他不就是想当个笑话说给她听嘛。

    *

    平安让出车子给每人骑了一下下,就跟着二丫骑回家了。

    二丫也骑了一会,新鲜劲早过了,她觉得踩得费劲,想让车子走还不如她用脚撑着更快,在她看来这车子还不如一个馒头。

    回家的路上,忽然从桥那头跑出来一个瘦弱的小孩。

    二丫看到有点怕,想拔腿就跑,但她还记得平安在,要保护平安。

    “你要做什么?我二叔是县令,敢欺负我们,我让他把你抓起来!”她张开双手护在平安面前,明明自己也瘦弱得很,害怕得很,却坚定不移。

    小孩看向平安,弱弱开口,“你要不要我帮你推车?”

    小孩就是那天跟他爷爷来要红薯苗的那个,他爷爷在那些大人来登记的时候说了句县令家的小公子给他糖了,那些人就把他们安排到大溪村了。

    爷爷说能来大溪村是托了小公子的福,他想报答小公子。

    平安已经不记得这个小孩了,摇头,“不用哒,平安可以自己骑。”

    二丫见小孩没什么事了,赶紧推着平安走。奶说不要靠近村里来的那些难民,尤其不能带平安靠近,不然要打断她的腿。

    小孩有些失落没能帮上小公子的忙。

    “这路不好骑,平安,你下来吧,咱们推着回去。”

    前面,二丫见平安骑得吃力,就让平安下来。

    小孩听到二丫这么说,眼里暗淡的光瞬间被点亮,他又看了眼平安他们,飞快跑回家。

    平安和二丫一起拖着车子到家的时候,又被魏家人围观了把。

    魏老太摸了把仙家的东西后,一把将平安抱到怀里狠狠亲了两口,“奶的乖孙!奶的金孙孙!咱魏家祖上积了大德才得了你落到咱家来。”

    魏老大一脸懵逼,发生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了?他娘过去再宠平安也没这么夸张吧?

    “老婆子,吓到平安了。”魏老头挤眉弄眼提醒,别把仙女吓跑了。

    魏老太看到老头子的眼神瞬间想起来平安身边跟着个小仙女,她小小声地说,“老婆子就是太高兴了,您别怪啊。”

    安觅:……

    发生平安以外的人物和她对话时,游戏画面就会放大那个人给她看,所以安觅知道她这个金手指又被第二个人知道了,不,应该还有魏老头。

    这老太太还挺有意思的,一脸虔诚,只差没烧香拜一拜了。

    平安不知道他奶已经知道仙女姐姐的事了,以为奶跟他说话,从他奶热情的怀抱里挣扎出来,又伸出小手抱抱他奶,“不怪奶,平安也高兴。”

    小孩奶声奶气哄人的样子让魏老太乐得不行,越看她家乖孙越像仙童,就问谁家小孩像她乖孙这般好看,这般聪明。

    她和老头子说好了,不叫平安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仙女姐姐的事,就悄悄盯着,不让他在人前拿出东西便好。

    很快,魏老大就发现他娘对平安的宠又上升到了一个高度,以前还能放平安一个人去玩,如今是恨不得系在裤腰带上,不让平安离了她的视线。

    翌日,魏景和去上衙的时候,忽然发现从他家到村口这段路平坦了许多,等到村口的时候还能看到好几个难民正在收拾东西回家,显然这路是他们修的。

    “爷爷,这样小公子就能骑得动车了。”小孩看着平坦的路,激动地说。

    魏景和走上前,“你们是为小儿能骑车子而修的路?”

    冷不丁看到县令大人出现,大家有些惶恐不安。

    “大人,是我们自作主张了,求大人恕罪。”有人已经吓得跪地。手机端s..

    “快起来,本官没有要怪罪你们的意思,相反还要多谢你们为小儿做的。”魏景和诚心诚意地对大家拱手。这些人平日连多动一下都觉得费力气,却愿意为平安修一段路,可见是感恩的。

    “是大人给了我们活路,我们不过是为小公子修一修路,担不得大人的谢。”老头道。

    魏景和也发现了,来大溪村的这些人里隐隐以老人为主,光凭他有毅力有魄力带着孙子来讨要红薯苗就知道是个有成算的,要不然那么多难民,来大溪村的人里也轮不上他们。

    “你们做的,本官记下了。好好活着,等到开春就好了。”魏景和勉励他们。

    “是,大人。我们会的。”所有人跟打了鸡血一样,高声应了。

    他们已经打算好了,等红薯长出来可以剪苗了,他们就种一些当菜吃,不需要结红薯。

    ……

    接下来,百姓们将新的一年的希望全都投注在地里的农作物上,没有肥就去山上扒一些腐烂叶子沤肥,最后整得几个山头地面都干干净净的。

    之后,又陆陆续续下了几场小雨,像是要把干旱时所缺的给补齐了。

    大家一日盼一日,时不时去挖一挖地里的红薯,瞧瞧有没有结果子,又结多大了,越往后越盯着天气变化,因为必须要赶在下雪前挖。

    转眼时至十一月,许是老天垂怜,今年不光干旱,连雪都来得比往年晚,甚至已经有老人猜测这怕又是不下雪的一年。

    大家赶着收完大豆还有白菜萝卜等,最后才轮到红薯。

    整日盯着红薯长大的人都知道能挖到红薯,一个个早就摩拳擦掌等县令大人一声令下开挖,心里都在暗暗较劲,觉得自家种的红薯一定是最大最好的那一个。

    魏景和看完各村送上来的红薯生长情况,终于在老农预测可能不日就要变天的时候,一声令下,开挖!

    所有衙役,每个村都派两个去负责记录挖上来的红薯有多少,到时谁家产量最高,就是第一。如此,哪怕村民们想偷摸藏起几个红薯也不舍得,说不定就差这几个能赢呢。

    暂住在村里的那些难民是后来种的红薯,也就刚种下一个来月,没结红薯,但是他们能把红薯藤放起来做干菜当粮食。

    这一日,每个村都沉浸在喜气洋洋的丰收喜悦中,就连村里的小孩都去挖红薯了。

    魏老头当初买的地刚好就在村口这里,这是村里看在是县令大人家买地的份上特地让出来的。

    所以,不被允许下地的平安就骑着他的脚踏车在村口玩,家里大人一抬头就能看到,一起的还有同样因为小干不了活的狗蛋。

    平安骑车,狗蛋玩魔方,俩小孩还唱起了儿歌。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平安学会唱两只老虎后,时不时就唱,村里的小孩听平安唱,如今也都会唱了。

    “为何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啊?”

    平安正唱着,忽然听到后面有人问话,他把脚踏车掉转过去,就看到一个金亮亮的叔叔在看着他。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