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28章 第 28 章 //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到了屋里,平安从他爹身前探头看了下门口,这谨慎的模样让魏景和更加认为平安又要拿出了不得的东西。

    他笑,“平安,咱屋没人会随意进来。”

    平安就站那里,对对手指,眼睛巴巴看着他爹,担心东西拿出来会不会挨揍。

    “平安,拿出来吧,爹爹看看又是什么。”魏景和以为是之前叮嘱得太严厉了,让他不敢拿出来。

    “嗯!”爹爹让拿出来,平安放心了。

    他笑出一排整齐的小牙齿,然后,小手一指,地上就多了一小堆红薯。

    已经准备好接受新事物的魏景和:……

    “爹爹,平安藏起来的,比奶藏的多,平安棒不棒?”平安昂头求夸。他可厉害了,还能给家里藏粮食。

    魏景和失笑,“嗯,没有叫人瞧见,很棒。”

    “那这么棒的平安可不可以骑车车啊?”平安没忘记他有辆小车车。

    魏景和心里一软,“平安可以先拿出来在屋里骑一会,等过些时日,爹爹就让平安骑到外面去玩。”

    他庆幸自己昨晚把图纸画下来在镇国公面前过了明路,等他再细细将图纸完善,过些时日带平安出去一趟就可以把车带回来了。

    安觅参加晚宴回来洗完澡瘫在床上,所以说,有钱不一定非得出名,光应付媒体就很累。

    她打开游戏就看到游戏里又过了两日,刚好听到崽崽想骑脚踏车,正征求他爹的同意。

    不行,得让车子光明正大,有车只能偷偷开哪能行,小孩都是爱炫耀的,没见她侄子每买一辆车就开着到处炫耀吗。

    她恣意惯了没法接受自个崽崽这么憋屈。

    安觅瞪向崽他爹,沾了崽崽那么多光,这事该他解决。

    “平安,让你爹爹赶紧想法子把车车骑到外面去。”

    平安刚拿出车子就听到仙女姐姐的声音,连车子都顾不上骑了,欢喜地喊,“仙女姐姐!”

    “诶!乖,想姐姐了没有?”安觅看崽崽这么高兴,心里也高兴。

    “想了!”

    “更想爹爹还是更想仙女姐姐啊?”安觅忍不住逗他。

    平安纠结了,看看爹爹,又看看车车,再想到仙女姐姐会温柔给他讲故事。爹爹不会不见,仙女姐姐会,那就……

    “更想仙女姐姐!”

    魏景和:……

    哪怕他没听到那仙女姐姐说什么,他也能猜到大概。他儿子在他和那仙女姐姐之间,终究还是选了他那仙女姐姐。

    扎心了!

    安觅开心得冒泡,这些天总算没白投喂,崽崽终于不再一心惦记他爹了。

    “平安,问你爹爹什么时候能把车子开到外面去。”安觅没忘记这事。

    平安拿出车子,熟练地拉开护栏,骑上车,“爹爹,仙女姐姐说什么时候能把车车开到外面去。”

    魏景和知道对方是见不得平安这般委屈了,赶忙道,“姑娘,我已画好了图,待过些时日带平安出去一趟,只说找人做好了便可将车子光明正大拿回来。”

    安觅满意了,那么忙的时候也没忽略崽崽,是个合格的爹。

    “那平安到时候就可以给狗蛋他们看车车了。”平安一脸迫不及待想让小伙伴们看到他骑车车的样子。

    “嗯,爹爹会尽快让平安把车骑出去。”魏景和也发现平安近来性子越来越活泼,说话也越发伶俐了,除了他当上县令,村里小孩捧着平安外,更多的是那位仙女姐姐的功劳。

    “爹爹好棒!”平安听惯了仙女姐姐夸他,也学会这么夸爹爹。

    魏景和忍不住笑了笑,这孩子的活泼也是学了他那仙女姐姐吧?

    安觅看到平安学她的口吻夸他爹,而他爹此时又穿着威严的官袍,怎么看怎么好笑。

    待平安使出吃奶的劲终于成功骑了一圈,魏景和也将红薯收拾起来,打算出去忙了。

    “平安,先收起来,下次再玩。”

    平安是个听话的崽,哪怕不舍,也乖乖下车,他把护栏关上,然后小手一碰车把,车子就收回宝箱里了。

    安觅看到平安没玩够的遗憾小表情,想到她没在线的时候,在崽崽那里已经快一天一夜不在了,赶紧打开商城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好吃的东西投喂崽崽。

    升到四级后,商城又解锁了不少商品,都是小孩能用得上的,果冻、冰棒、冰淇淋,这些也不是能轻易投喂的。啧,零食档次都不一样了。

    咦,这次还有奶粉钙片之类的了,这是营养全方位提供了吗?

    安觅又往下滑,终于在最后看到了一篮鲜红饱满的草莓,还是免洗的!

    终于可以投喂崽崽吃水果了!

    草莓按篮卖,一篮二十万积分,果然,水果这玩意不管在现实还是在游戏里都一样贵。

    不过,她现在不差积分!

    买!

    安觅眼也不眨地兑换了一篮,也幸好是按篮卖,不然像兑换馒头那样,一个算投喂一次,她每天光投喂崽崽吃四个草莓太划不来。

    篮子是竹制的,可以直接投喂进宝箱。

    “平安,看看宝箱里有什么?”

    平安眨眨眼,只要一想看宝箱,脑子里的宝箱就会打开,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哇!红红的果果!”平安惊叹,双手伸出来,然后宝箱里红红的果子就出现在他手里了。

    一个转身的功夫,魏景和就看到他儿子手里抱着一个精致的小篮子,篮子里装着红艳艳的果子,圆圆尖尖似心形,鲜美红嫩,映得平安好似画里捧仙果的仙童。

    “爹爹,吃草莓。”平安抱着草莓,咽口水,红红的,好好吃的样子,仙女姐姐说这个叫草莓。

    魏景和拿了一颗近看,上面有很多凹进去的点,摸起来却又很光滑,富有光泽感,还散发出淡淡的果香,瞧着倒有几分似树莓。

    他喂给平安,“吃吧。”

    平安咬了一口,鲜红的果汁飞溅到脸颊边,嘴里的果汁甜得他直眯眼,“爹爹,好甜呀!爹爹也吃!”

    魏景和接过来吃了剩下的,味道酸酸甜甜,有股特殊的浓郁果香,极为开胃。

    平安这位仙女姐姐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拿出的东西都好像不是来自此界。

    平安吃了两颗,小嘴周边都是红红的果汁,魏景和拿帕子给他擦好,“平安把剩下的收起来,想吃的时候一颗一颗往外拿。”推荐阅读s..s..

    “嗯。”平安乖巧点头,要收起来的时候忽然问,“仙女姐姐,平安可以拿给爷奶他们吃吗?”

    “问你爹爹。”安觅这里肯定是可以的。

    平安又问他爹。

    魏景和自是不想辜负平安的一片孝心,反正所有东西都被认为是他带回来的,不差这几个。

    “一人拿一个。”

    自从不让平安在人前提仙女姐姐开始,就真的一次也没提过,就算给出东西别人,别人不问他也不说,可聪明了。

    平安立马拿来他喝牛奶的小木碗,从篮子里拿草莓放进去,“爷一个,奶一个,大伯一个,大丫姐一个,二丫姐一个,平安一个……平安吃过了。”

    平安又把属于他的那个放回去,但是又觉得好像漏了谁。

    他又掰手指头一样数了一遍,不确定地昂头问,“爹爹,平安数对了吗?”

    魏景和叹息,“你把你爹给漏算了。”

    安觅笑得不行了,平安平时整天惦记他爹,分果子的时候却把他爹落下了,好好玩。

    “啊!还少一个爹爹!”平安特地挑了个又大又红的放进碗里。

    魏景和看到给自己的还是又大又红的那一个,受伤的心灵总算得到安慰了。

    平安把剩下没几个的草莓连同篮子收进宝箱里,端起满满的一碗草莓,看向他爹。

    “走吧。”魏景和让他走前头。

    魏老太刚将平安摔坏的那个大红薯给蒸了切条晒好,就见平安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碗红艳艳的果子过来,再看走在他身后的人,就知道这是老二从京城带回来的。

    “奶,给你吃,草莓。”平安避开那个又红又大的,捡了个递给他奶。

    魏老太稀罕地接过来,“这是果子?这么好看,瞧着都舍不得吃了。”

    魏老太瞧外面表皮上有些小粒子,就觉得这是种子,这么稀罕的果子可以扣下来种种看,也许真能种成了,以后她乖孙就有得吃了。

    这时候门外来了两个衙役,是给送粮来了,报上去的六十斤红薯换了十斤米,二十斤大豆,十斤小麦,村里其他种出红薯的人家也一人二十斤大豆。也不怪朝廷抠门,朝廷早就没粮了,这些怕也是从皇宫那份里扣出来的。

    衙役走后,魏老太看着粮食,满足得不得了。

    魏景和:“娘,这些是朝廷换咱们红薯的粮食,不多。”

    “够了够了,好过一粒都没有。”魏老太看她家老二怎么看怎么满意,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了自家人,像她。

    要知道哪怕老二当官,如今的朝廷也发不下几斤米,他们大人能天天吃蝗虫,小孩可不能,如今好了,没了红薯还有粮食。

    “那娘有空给村里其他收获了红薯的人家送去。”

    “行,娘办事,你放心。”魏老太只差没拍胸口保证给办得妥妥的。

    平安继续捧着小碗要去送草莓,魏老太赶忙拉住他,“你爷他们在忙,奶先收着,等他们得空了再吃。”

    平安想了想,不舍地把小碗给他奶,“那奶替平安送,一人一个哦。”

    还伸出一根手指来强调,可可爱爱,喜得魏老太差点又想亲他两口。

    “行,一人一个,奶会告诉他们是平安给的。”

    “嗯!平安给的。”平安点头,见他爹往外走,也赶紧迈着小短腿去追。

    魏老太看平安出去了,把草莓端回屋。

    等魏老头他们回来,吃到的就是一个被削了一层皮的草莓,只觉得魏老太贴心了。

    二丫领了自己的那个,三两口吃完,她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再三回味,愣是眼尖发现了她奶晒在笸箩上的皮。

    魏老太见那丫头跑去盯着眼馋了,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你别碰那些,不然我打断你的腿!”这丫头还是得吓唬吓唬,省得真能趁人不注意往嘴里塞。

    二丫咽咽口水,不看了,继续去看管晒在外边的蝗虫。

    大丫吃了一半,还剩下一半,犹豫着要不要拿去给二丫。

    “赶紧吃你的,那丫头吃的好东西可比你多得多。”魏老太没好气地说,论吃的没人比那丫头精。

    大丫也就放心地把剩下的一半也给吃了,她只吃过野果,还有二叔时不时买回来的桃子,这样的果子她都没吃过。

    ……

    红薯藤当初一棵变成好几棵,如今全收上来将能做秧苗的剪出来,再另行分派下去,谁也不知道这批红薯种下去会不会有收获,若是等这批苗长出来再种一茬必是来不及。

    魏景和没有集中起来种,是因为这些红薯本身就是村民们种出来的,若不让他们种也不会乐意,朝廷也拿不出相应的粮食同他们换,而且没人比村民更会种地,到时集思广益,自然就知道红薯如何种更好。

    一家有多少棵苗都登记在册,百姓也不敢随便糟践,也不舍得糟践,届时再由每一个村的村长负责看管,定时上报。

    自打下第一场雨后,又接连下了几场雨,大溪村原本干涸的溪流也逐渐恢复了流水潺潺。

    蝗虫解决了,红薯种下了,紧接着就是抓紧种一波秋大豆,还有适合冬天储藏的白菜萝卜。

    大溪村的田地几乎都在村口一大片,另一边是村里洗衣服的地方,所以平日这里也是村民们的聚集地。

    农忙的时候,大丫和二丫都要下地的,平安就同其他小孩在村口玩,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地里的大人一抬头就能瞧见。

    这日,平安和村里孩子在玩吹泡泡,就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带着一个小孩来到村口。

    虽然大溪村的小孩也瘦,可没那小孩那样瘦得快只剩下骨头,头大身子小,而且还脏。

    下过雨之后,大溪村的人都能洗澡洗衣服了,再没见过这么脏的人,一群小孩感到很惊奇。

    正在边设计基金会logo边走游戏剧情的安觅看到,以为是传说中的拐卖小孩戏码上线了。

    她赶紧放下画笔关注,“平安,别靠近,当心那是拍花子。”

    平安知道拍花子是什么意思,害怕地后退几步,还不忘把狗蛋也往后拉,“是坏人。”

    奶说了,拍花子会把他带走就再也见不到爹爹和奶了。

    “你们是谁?为何来我们村?”年龄最大的赵铁蛋神气开口。如今连小孩都知道他们村出了个县令,可神气了。

    “抓小孩的。”狗蛋说。

    “他们敢!我们村有县令大人,让县令大人把他抓起来!”

    “对,平安是县令大人的儿子,他们不敢抓我们!”

    安觅:……

    这要是冲着县令来的,平安这县令大人的儿子岂不是一抓一个准。

    “打他们,他们是坏人,专门抓小孩吃的。”

    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一群小孩拿起土疙瘩朝那爷孙俩砸去。

    这爷孙俩走了那么远的路,本来就饿得轻飘飘的,如今被这么一通砸,躲闪之下就跌倒在地。

    “别别,我们不是。老头子就是听说你们村有红薯苗,想来问问可不可以给一两棵,让我们能活命。”老头护住孙子,老眼含泪乞求。

    “你们别打我爷爷,不许打我爷爷!”小孩张开手也想护住爷爷。

    平安忽然想起爹爹也这样护住他,他上前用小手去拉赵铁蛋,奶声奶气,“不许打人。”

    稚嫩的声音淹没在一片小孩声中。

    平安见他们听不见,板起小脸,又一个个去拉,“不许打人。”

    这下所有人都停下来看他了。

    “平安,你不是说那是坏人吗?”赵铁蛋问。

    “他们没来抓我们,不是?”平安歪头,也不确定。

    其他小孩想了想,好像是,平安说不打,那他们就不打了吧。

    “爷,呜呜……”小孩趴在他爷爷身上哭。

    平安见那小孩哭了,觉得是自己做错了,犹豫了下,拿出一颗糖走过去。

    “平安,别过去。”赵铁蛋想拉住他,没拉住。

    其他小孩见了也赶紧围上去。

    “给你糖,你不要哭了。”平安站到小孩面前,张开掌心。

    小孩看到平安白嫩的掌心里有一颗用纸包着的东西,那是糖?

    小孩舔舔嘴,他从来没吃过糖,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只知道很甜。

    他艰难地将目光移开,看着平安,“我不要糖,你可以给我一棵红薯苗吗?”

    “你们要红薯苗干嘛?你们又没地种。我娘说了,你们是难民,没地方住,也没地种。”赵铁蛋说。

    “我们可以种在山上,山上能活的。”老头急切地说,听说一棵红薯苗能结好多个,能当主粮,有一棵苗等它长出来了还能剪下很多苗,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饿肚子了。

    “山上是种树的。”

    小孩大概见平安好说话,也知道他是县令儿子,小心翼翼地开口,“你可以让你爹帮帮我们吗?”

    “别胡说!”老人扯开孙子,对平安露出尴尬的笑,“小公子别听他的。”

    “爷爷,不是说县令大人是好官吗?为什么不管我们!”小孩哭了。

    平安觉得是他们把人弄哭的,也急了,“你别哭啊,那我,平安回去问问爹爹!我爹爹那么厉害一定会帮你的。”

    平安说着往家跑,忘了他爹没在家了。

    “平安。”

    下衙回来的魏景和,在平安伸手拉住其他孩子时就到了,见小孩都停手了,就没出声,想看平安如何处理。

    “爹爹!”平安听到他爹的声音,眼睛就亮了,小炮弹一样冲进他爹怀里。

    “爹爹,你是好官对不对?”平安容不得别人说爹爹不是好官,需要从爹爹这里得到答案。

    “爹爹在平安心里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不需要从别人嘴里认识爹爹,知道吗?”魏景和摸摸他的头,一脸欣慰。

    方才观孩子行事,先防备对方是坏人,后又不与他人一般欺负弱小,不错。

    “爹爹在平安心里是最好的!”爹爹在平安心里是最好的,那就是最好的,才不是什么坏官。

    “爹爹也会努力做平安心里最好的爹爹。”魏景和嘉奖地拍了拍孩子的脑袋,看向那对爷孙。

    老头也知道这是县令大人,抱着孙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生怕大人怪罪他吓到小公子。

    “爹爹,他没有家吗?”平安问,在他模糊的记忆里好像也有过没有家的日子。

    “有家,许是回不去了。”魏景和亲自上前将老头扶起。

    老头听了瞬间流下两行酸楚热泪,对魏景和磕头,“求县令大人也给我们指条活路吧!”

    他是从地动的地方逃出来的,开始也以为逃到安全的地方等朝廷赈灾,结果其他地方也有别的灾祸,逃了一路又一路,灾民越来越多,整个大虞朝好似都没有容身之处,就一路逃啊逃,想着许是到了京城这边就有了活路呢。他们就想尽办法通过一座座城池逃到这边来,谁想到啊,老天还是没给活路。

    如今听说这红薯是能活命的粮食,他就大着胆子带着孙子过来求了。

    魏景和也在头疼难民安置的问题,如今在城外十里,那些难民至少还有近五千人,这还是走了不少后剩下的人数。

    上次朝廷拨下粮食,因为他们没地,粮种就没发给他们,粮食却是隔日熬粥分派下去的,但这也只是杯水车薪,每日依然有死去的人。

    五千人,哪怕塞进每个村里也塞不下,何况这些村里往外逃的人谁也不知道还回不回来,就算不回来,在朝廷律法上,短时间内也无法处置其房屋田地,除非他们在其他地方落户了。

    再过几个月便入冬了,这些人如今还能在城外搭个草棚度日,等到了冬日,又如何过得下去,即便过了冬日,开春又哪来的地为生。

    但魏景和也知道不能再这般下去了,他看向那满脸沟壑的老头,“你且带着孙子回去,明日会有人去登记造册,回去也告诉其他人,看看选择留下还是离开。在开春前,本官也无法给你们提供口粮,若这批红薯能收上来,开春后,本官承诺红薯苗有你们的一份。”

    “大人,我们留下来就有地了吗?”小孩天真无邪地问。

    “大人,孩子胡说的,您当没听见。”老头吓得赶紧捂住他的嘴,生怕孙子惹得大人不快,把之前的决定收回去。

    没地他们也还能种山上,如今最重要的是县令大人愿意管他们这帮难民了。都说这县令大人是好官,还是个有本事的好官,只要他愿意管,总能活下去的。

    看到游戏里的这对爷孙,安觅突然觉得今天一时兴起成立的崽崽基金会成立对了。

    “你家没地吗?我家也没有,我爷跟村长伯伯买就有了。”平安奶糯糯地说。

    小孩拉开他爷的手,“我家没钱。”

    没钱平安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和小孩大眼瞪小眼。

    崽崽是个有爱心的崽,是否帮崽崽为难民解决困境

    安觅正想看平安接下来会说什么做什么呢,就来任务了。

    那必须啊,崽崽的太平盛世怎么可以允许有难民存在。

    安觅点是,然而等了等也没见有问答题出来。

    它是凭什么认为堂堂矿主会知道怎么解决种地这种问题的?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