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26章 第 26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刚一进院子就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勾得人止不住地馋。

    魏老太挑的都是个头小的红薯,最大的也才平安巴掌大,蒸熟得也快,魏景和回来的时候已经放凉了,拿着吃正好。

    魏景和洗了手,上前就看到一个个红薯装在笸箩里,熟了的红薯,表皮已经没有最开始的红艳,有的皮已经裂开一条缝。

    “我原想像山药那般削皮的,但是洗了后发现这皮极薄,能轻易刮没了,所以就这般上锅蒸了,等熟了我一看这皮就是很容易剥开的。”魏老太挑了个不大不小的,剥好皮给平安。

    大家都盯着魏老太手里的红薯,只见皮剥开后露出里面鲜艳的黄色瓜瓢,熟的红薯比生的时候颜色鲜黄浓厚许多,叫人看了更期待它的味道是怎样的。

    魏老太发现这红薯有两层皮,饶是她再小心也会连皮带肉给剥下来了。

    一旁的二丫看到那带皮的果肉,要不是那是她奶剥的,她能去捡过来吃了。

    魏老太把红薯剥到只剩下可以让平安拿的地方,递给平安,“红薯是奶的乖孙发现的,奶的乖孙第一个吃。”

    “奶最好。”平安用小手接过来,不忘夸一句,可把魏老太乐得,要不怎么说她宠他呢。

    平安拿到温热的红薯,想吃又忍住了。

    他还记得每次吃饭,都是奶分粮,爷吃了才能吃。所以,平安看他爷还没有,就把红薯拿去给他。

    嗯,爷吃了,他就能吃了。

    “爷,给你吃。”

    魏老头一怔,这还是平安在他爹他奶都在的情况下,把吃的头一个给他。

    魏老头立即乐得大笑,当下把孙子抱起来让他坐腿上,接过红薯喂他,“平安吃,爷喜欢看着平安吃。”

    平安眨巴眼,不懂了,“吃饭都是爷先吃。”

    魏老头噎住。

    魏老太笑了,让你老头子得瑟,平安压根不是因为亲近他才给他红薯。

    “平安记得不错,是个好孩子。不过,现在不是吃饭,平安可以先吃。”魏老太把红薯塞回乖孙手里。

    她乖孙就是懂礼,以前她在大户人家见到的少爷小姐这般大的时候可还需要人哄着吃饭的。

    也是,有这么出色的一个爹传身教,想不知礼都难。

    平安得到他爹点头后,从魏老头腿上下来,拿着红薯小小咬上一口,先试试味,等尝到红薯甜丝丝的,眼睛立马亮晶晶。

    “爹爹,甜的!”平安举起红薯跟他爹分享。

    魏景和都能看到他爹吹胡子瞪眼了,他笑,“甜就慢慢吃。”

    “平安,红薯放久了会更甜哦。”安觅看崽崽吃得那么满足,心里也跟着满足,万里长征总算踏出第一步。

    还会更甜?和糖一样甜吗?

    平安看着手里才吃了一口的红薯,然后不舍地还给他奶,“奶,放起来,放久了会更甜。”

    安觅没料到平安会这么理解,把她逗乐了。

    “诶,奶的乖孙哟!这都熟了,放久了也不会更甜的。”魏老太也被孙子弄得哭笑不得。

    “会哒。”仙女姐姐说会就会。平安还用力点了点头,表示他说的是真的。

    魏景和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笑着招手让平安过来,并且从他娘手里接过红薯喂他,“应该是生的红薯放久了会更甜。”

    “平安,你爹说的是对的。乖,把红薯吃了。”安觅赶紧补救,瞧把她崽不舍的。

    “爹爹是对的。”平安就着他爹的手,啊呜吃了一口,有的都糊在小嘴上。

    “奶~”

    二丫早就馋得不行了,看平安小口小口地吃,她咽口水,眼巴巴地等她奶分。

    魏老太好悬没笑出来,从蒸的时候散发出香甜味开始,这丫头就一次次往厨房跑,明明怕她得很,为了口吃的硬是扒着门口不走。若不是瞧这丫头平时做事还利索,她都觉得老魏家要出个好吃懒做的货。

    魏老太将个头较大的分给几个男人,剩下的让两个丫头自己拿。

    魏老大心急地拿起红薯,发现入手软软的,他迅速剥皮,够吃一口了就迫不及待吃进嘴里。

    红薯在嘴里热乎乎的,软糯糯的口感,有丝丝的甜,最重要的是才几口下肚就有饱的感觉了。

    这是可以当主粮吃的粮食!!

    魏老大刚想慷慨陈词一番,抬头就被老二吃红薯的画面给镇住了。

    魏景和修长白皙的手托着一个红薯,自红薯顶端轻轻揭开红薯薄薄的皮,一圈一圈绕着,直到剥了一半才断,而且红薯还光滑得很。

    魏老大看看自己剥开还带瓤的皮,又捡起来吃了。老二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比的,他还是这样糙点好。

    魏景和要将红薯往上报,自然是能了解的都了解到,譬如这皮,小心剥开外面的薄皮后,还有一层稍厚些的肉皮,这是可以吃的。

    他把红薯掰开两半,露出里面黄橙橙的瓤,香甜随着热气扑鼻而来。他低头吃了一口,入口绵密软糯,口感细腻,富有水分,甜倒是没那么甜。可是,比起山药来更糯,更香甜,最叫人满意的是很有饱腹感。

    “种,要多多的种。”魏老头连皮都没舍得怎么剥就吃了,一吃就知道是好东西。

    “老二,你说放久了会更甜可是真的?”魏老太觉得的确不是很甜,如果能更甜自然更好。

    魏景和点头,“娘不防挑出几个放起来看看,不过,咱们种出来的这些怕是留不住。”

    他要将红薯上报,这些必然是要留做种的。

    “无妨,这个一根苗能源源不断地种,三个多月就能收了,到时想吃多少有多少。不能做种的就留给孩子们吃。”魏老太大方摆手,如果老二没当上官,她肯定不愿交出去的。

    魏景和起身郑重行了一礼,“多谢爹、娘、大哥体谅。”

    “哈哈,大哥还要多谢你发现了这样的粮食呢,有了它,大哥就不愁养你两个侄女了。”魏老大爽朗大笑。

    “都是一家人,不用这般客气。你好,我们才好。”魏老头道。

    魏景和点头,正要再说什么,门外就传来村长的声音。

    “大人,村民们想要看一看您家的红薯,不知道可不可以?”

    要换作以前,村民们直接就进去了,可如今这是县令大人家,再破也算是‘官宅’不是,他们可不敢随便乱闯。

    二丫听到声音就把没剩下的红薯往嘴里一塞,将笸箩端起来就往屋里跑。

    其他人哭笑不得,论护食真的没人比得上二丫。

    “二丫,回来。”魏景和拿出帕子来擦手。

    二丫只好不情不愿地把笸箩端回来放桌上,眼睛却直勾勾盯着里面的红薯。

    魏老太看笸箩里都是指头大的红薯了,戳了下她的脑门,给她两个,“拿去拿去,别整日一幅饿死鬼投胎的样子。”

    说着又给大丫两个,“带好平安,别出去叫人冲撞了。”

    她乖孙生得好看,白白嫩嫩,最近又长肉了,小脸嘟嘟的,别人看了老想捏他脸,她可不乐意,没得把她乖孙的福气给捏走了。

    “谢谢奶。”大丫秀气一笑,接过红薯,牵上平安到屋里玩。

    魏老太叹息,这丫头自她娘离开后就更懂事了,太老实了也不好,要是跟二丫那性子中和一下就好了。

    剩下的,也没多少了,魏老太就拿出去给村里人尝尝,好叫他们知道红薯是可以当主粮吃的。

    魏老头更是一听到声音就出去将人迎进来了,魏老大负责看好自家的红薯,别被人摸了去。

    进来的人看到魏老头手里拿着一样他们见过的吃食,上面黄橙橙的瓤很吸人眼球。

    “魏叔,您手上吃的什么呢?”村长有所猜测,又不敢确定。

    “红薯。我家老婆子挑了些小的蒸来吃,蒸出来的就是这样,不但好吃,还很有饱腹感,趁热吃下肚,热乎乎的,又香甜。老头子我年轻时也算走南闯北,就没见过这般神仙食物。”魏老头神色激动地大赞一番。

    他也知道老二要将这红薯推广出去,那自然要让人知道红薯如何吃,多好吃。

    “当真是红薯!这红薯挖出来的时候那么硬实,果肉颜色也浅,没想到煮熟了不但软,连颜色都变好看了许多。”

    “县令大人竟能发现这般神仙粮食,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咱们老百姓的!”

    “说得对!没有县令大人,我们没饿死也渴死了,现在又发现如此高产量的粮食,就是上天派来的活菩萨!”

    魏景和负手走出来,温声训斥,“不可胡!本官亦是在有幸身为一方父母官后,才发现红薯的存在,这都是托了皇上的福。”

    如今大虞朝正处于将乱未乱的时候,民心不稳,这红薯正是皇上可以收服民心的时候,他可不敢领了这功劳。

    “你们说我老二有福我是认的。”魏老太端着笸箩出来,“你们是不知道啊,我家老二种下红薯当晚就做了个梦,梦见一条金龙在红薯地上空飞过。大家都知道,龙代表的是天子,而我家老二又恰好效忠天子,可不就是天子让我家老二种的这红薯。”

    魏景和:……

    娘,过了啊。

    “原来是这样!所以县令大人那日去县城就当上官了也是天子早早就看好了的。这是皇上梦里派金龙来托梦,要大人将红薯种出来造福百姓。”

    “皇上是个好皇帝,过去我还怨皇上不管我们死活了。”

    魏景和可不能让他娘再继续胡扯下去了,“娘,我这就回屋写折子将此事禀明皇上。”

    “诶!快去快去,娘带乡亲们去看一看红薯就走,不打扰你。”魏老太赶紧说。

    “对对对,我们看一眼就走,不敢打扰大人。”村民们也诚惶诚恐。

    魏景和微微颔首就走了,他是真的着急写折子,红薯一事经他娘这么说,不出半天就能传遍整个顺义县,他得在那之前将这事禀报上去。

    *

    村民们到菜地那边,看到一串串红薯,看到一个个那么大的个头,一个个都激动疯了。

    那么大个,要是能收获了,岂不是堆得满满的,说不定还需要挖地窖储存,到时他们也是有粮仓的人了。

    有的妇人就当场坐下喜极而泣。

    在他们要断粮的时候送来蝗虫,这会又发现一种能当口粮的高产粮食,老天不亡他们啊!县令大人是活神仙啊!

    魏老太赶紧又拿笸箩里的红薯堵他们的嘴,什么活神仙,知道什么叫功高震主吗?可别害她家老二。想当年她就是被那大户人家的老爷多瞧了一眼,那当家夫人就想将她配给傻子,要是传出去她儿子是活神仙,那皇帝是什么。

    这么小的红薯自然是有点柴的,还有塞牙的丝,但起码能尝出味到了。

    吃到香甜绵软的红薯后,不用魏老太催,大家都急着赶回去好好收拾那红薯藤,还有菜地里的,不管结没结果的,都挖出来好好放着。

    还有蝗虫也要处理好,光是想想都觉得未来的美好生活在对他们招手。

    魏老头和魏老大继续挖红薯,魏老太拿笸箩回去放,就看到几个孩子拿着红薯不吃,而是切来玩。

    “二丫,谁让你这么祸祸粮食的,不饿了是吧?不饿了就还给我。”

    拿竹片切红薯的正是二丫。

    二丫听见她奶要把红薯收回去,赶紧扔了竹片,把切得稀烂的红薯塞嘴里,“奶,没了。”

    魏老太:……

    说到吃的,她还真就服这丫头。

    “奶,晒干了吃。”平安把手里没吃完的红薯给他奶,他已经吃饱了。

    魏老太给他的红薯本来就挺大,红薯又是顶饿的,吃不完也正常,但她没想到平安还能想到要晒起来。

    这个,似乎可行?菜干可不是用水焯过晒干了才成的菜干吗。

    “行,奶给你晒起来,多晒几个,切成条,留给平安日后当零嘴吃。”魏老太无师自通学会做红薯干。

    “嗯,也给大丫姐,二丫姐吃。”平安乖巧偎进他奶的怀里。

    魏老太听得欣慰,虎起脸敲打两丫头,“瞧见没,平安可是事事都想着你俩,你们日后可得好好对平安。”

    “知道了奶。”两丫头齐声应道,她们也没想过要对平安不好,平安可是她们的弟弟,还那么乖,那么可爱。

    红薯干任务完成,安觅又得了个积分,蚊子再小也是肉,哪怕她现在已经有五百万积分了。

    “行了,吃饱了就去把蝗虫给我洗了,你爹砍回来的竹子应该有竹枝,用竹枝把蝗虫穿起来,别以为有红薯就不会饿肚子了。”

    魏老太可不会因为有了红薯就瞧不上蝗虫了。

    “我马上去。”说到弄吃的,二丫比谁都勤快。

    安觅想到捕捉回来的那些蝗虫。蝗虫的种类有超过上千种,有的是能吃的,有的有毒。

    近年来,有专家发现蝗虫型变机制,就是在散居型和群居型之间会转变的一种,此类蝗虫含有毒性,不可食用。游戏既然能给出任务就代表这里面的蝗虫是能吃的。

    蝗虫靠吃各种粮食绿色植物为生,古代没有农药,蝗虫吃了体内也不会因此形成毒性。其营养丰富,肉质鲜嫩,做得好了,味美如虾,现实中还有些国家和地区将其做成罐头,饼干等。

    饶是安觅想让崽崽吃到更美味的蝗虫也没法,古代不管是油还是盐,都很贵,尤其是在大.饥.荒背景下,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哪里还能追求味蕾上的享受。

    既然不能让平安吃到美味的蝗虫,那就投喂他别的美味吧,商城应该又解锁了不少商品。

    安觅正想打开商城来看,她妈就过来了。

    “觅觅,你待会可要替妈好好打那些人的脸。”安妈战意满满。

    安觅觉得好笑,连连点头,“妈妈,我尽力。”

    自打流行锦鲤运开始,豪门阔太们可会玩,组成了一个锦鲤圈,每个人拿出一样东西,价值不能低于百万,玩转盘抽奖,玩的就是运气,谁要是抽到落空的那一个,下次就得出压轴品,不低于一千万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本来是私人的活动,但是由于最后所抽得的奖品都拿来做公益,几场下来也就炒火了,如今也成了各大媒体关注的锦鲤盛宴。

    安妈上次被邀请加入后玩了一回,输成最后一名,这次就得拿出价值一千万的压轴品。一千万,安家倒是玩得起,但是安妈不服气,就把打小运气好的女儿给拉来了。

    这会转盘抽奖环节开始,轮到安妈了。

    安妈把安觅拉上去,因为安觅不爱出名,所以鲜少出现在媒体的镜头里,如今一站出来,精致的五官,优美的身段,穿着一件修身的宝石蓝礼服,袖子和抹胸处以薄纱镂空点缀设计,加上盘了个复古发髻,看起来很有国风感,瞬间艳压全场。

    “觅觅,抽个第二就行。”安妈说。

    旁人笑了,还抽个第二就行,真当想抽哪个就能抽到哪个呢。

    然而,随着安觅白皙玉指轻轻一转,指针停在第一名,所有人都瞪直了眼。

    “妈妈,失手了,转了个第一。”安觅抱歉地说,她怎么觉得她的运气好像更好了。

    众人:……

    这样的失手他们也想要啊!

    到最后,安妈不但把面子加倍挣回来了,还成功炫了一波女儿。

    活动的最后是要公布这笔奖项要捐给哪个慈善基金的,安妈就直接推给女儿处理了,毕竟是女儿抽到的。

    安觅本来想说随便捐给慈善基金会,忽然脑海里闪过她灾荒时期的小崽崽,就改了口,“我会拿这笔钱成立一个崽崽慈善基金会,专门用来帮助灾难地区、贫困地区,或者有困难的孩子。”

    这话叫安妈和安大嫂侧目,觅觅怎么突然想要揽事做了?以前都是捐出去完事。

    现场所有人都惊住了,要知道成立基金会和捐献一笔钱是不同的,成立基金会你就需要一直管理,若没人向这个基金会捐钱,你就得往里扔钱。

    安家这位小公主倒是有魄力,果然是被宠上天的。

    安觅可不管自己的话造成怎样的轰动,她这会已经在心里想好这个基金会的logo如何设计了,她手机里可是有很多崽崽的萌图呢。

    就这样,崽崽慈善基金会在安家矿主一时兴起之下成立了,未来也将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大火。

    *

    这边,魏景和挑上最大、品相最好的一个红薯,和特地让魏老太蒸好的那个,放进箱子里,带着进城。

    魏老头不放心,让魏老大跟上。嗯,这次不放心的不是人,是红薯。老二打小也跟他练过些拳脚,逃难这几年也练出来了,对付几个流民是没问题的。再说,老二当了县令后,顺义县又有战将军镇守,没人敢随便动老二。

    只是,兄弟俩刚出村子,不远处就传来马蹄声。

    两人停住,魏景和一想,心里有数了。

    等马越来越近,能看清马上的人,果然是战将军,八成是因为蝗虫的事。

    “魏大人这是要去何处?”战止戈从马上下来,目光看向魏老大怀里抱着的箱子。

    “正想去寻将军,正好将军来了,也省了下官跑一趟。”魏景和拱手行了一礼。

    “哦?本将军想来问问魏大人可有处理蝗虫的其他吃法。”他也命将士捕捉了不少蝗虫,现在都还堆在坑里用东西盖着,尤为壮观。底下将士倒是生了一堆堆火烤来吃,整得军营都是香味。

    他来是想问魏景和是否还有其他的吃法,这事既然禀报上去了,总要将成果献上去给皇上过目。

    “蝗虫的事先不急,下官给将军看一物。”魏景和把红薯从箱子里拿出来。

    战止戈就看到魏景和抱出一个用布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等布一揭开,战止戈也惊住了。

    “这是何物?怎差不多与番瓜一般大?”

    “回将军,这个是红薯,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可做主粮,下官……”

    “上马。”战止戈没等魏景和说完就翻身上马,朝魏景和伸出手。

    魏景和怔了下,将红薯用布包好,放回箱子里,翻身上马坐在后面,从魏老大手里接过箱子,只来得及同魏老大交代了声,前面的人已经策马前行。

    到了县城,两人一人一骑,从顺义县到京城快马也就需要一个时辰。

    战止戈拿出令牌,城门守卫自是不敢拦。

    两人入了城,直奔皇宫。

    城门守卫见此,都纷纷猜测,莫不是边关告急?或是顺义县难民压不住了?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