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25章 第 25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看着地上奇形怪状的东西,魏景和扶额,陷入深深的沉默中。

    他就是觉得以平安平时黏他的样子,选择留下来有点不对劲,还真被他猜对了。

    平安没想过爹爹会回来,眨眨眼,无措地揪手指,一副做错事了的表情。

    安觅也没想到崽他爹会突然折回,她就是知道魏家人不会轻易进魏景和的屋子,所以才迫不及待想让崽崽过把骑车的瘾。

    结果……草率了!

    屏幕还特地放大崽他爹的脸给她看,那深深无奈的眼神让安觅有种教人家小孩做坏事被大人抓到的心虚感。

    “爹爹,平安的车车。”平安噔噔跑上前轻轻拉扯他爹的衣服,指着地上的车子给他看。

    车?

    魏景和近前打量这小车子,外表看起来都是用上等木头做的,上面雕着一些趣味图案,三个轮子瞧着跟马车的轮子差不多,车头有方向把,再是鞍座,车座周围又有一圈护栏,让小孩子坐上去也不怕摔下。前车轮两边有两个脚踏,可供小孩放脚用,车座后面还有一个车篓,可装一些小东西。

    这等物若非有三个轮子,还真叫人看不出是车子。论车,是马车最贵,再是牛车等,就没见过有属于小孩自己的车的。

    “平安,坐上去试试。”反正拿都拿出来了,试都没试就放回去是不可能的。

    “爹爹,平安可以坐车车吗?”平安跑到车子前,还不忘经过爹爹的同意。

    魏景和见他迫不及待的样子,点头,正要上前把他抱起来放进护栏的车座上,就见平安的小手按了某处开关点,紧扣在一起的护栏就被他拉开了。

    三轮车并不高,平安完全可以自己坐上去,他还知道坐好后又把护栏拉回来关上。

    安觅也不指导,让他自个探索,她就看着他笨手笨脚地坐上去,两只小手抓着方向把,开心得小嘴都没合起来。

    平安晃了晃小脚,无师自通地踮着脚尖踩在地上把车子往前撑,见车子真的动了,双眼越发的亮。

    “爹爹,车车动了!”平安惊奇地瞪大眼,小奶音激动得不行。

    魏景和开始以为这车就是得用推得才能动,可他注意到车子移动的时候,前轮那两个被他以为只是用来放脚的脚踏也跟着转了。

    他心中一动,上前拍拍那脚踏,“平安,把脚放上来,用力往前蹬试试。”

    安觅也发现了,崽他爹脑子转得快,对新奇的东西上手也快,要是在现代说不定就是个搞科研的。

    平安照做,鼓足了劲双腿往前蹬,车轮就如他所想,慢慢地往前动了。

    魏景和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自己,这看起来只是小儿玩具的小车子,居然只需要用脚蹬就能让车子往前走,这若是做得大一些,大人岂不是也能骑着出行了。

    屋里的地面是用泥土夯实的,很平整。平安踩了半圈,脚踏还往后溜,他又再接再力,开始还不会转向,在安觅温柔的教导下,很快就能骑着绕了小半圈,可把孩子高兴坏了。

    “爹爹,好好玩!平安可以骑着它出去玩吗!”平安坐在车上手舞足蹈,要是狗蛋他们看到他有车车一定很羡慕。

    魏景和摇头,“还不行,待日后爹爹寻到好的时机,平安再骑到外面去。现在还不能让人知道你有车子,不然不光车子没有,仙女姐姐也没有了。”

    一听车子和仙女姐姐都要没了,平安立即从车上下来,小手摸上车子,直接收回宝箱里。

    “爹爹,平安把车车收起来了,谁也抢不走。”平安小手背在后面,板着小脸势要捍卫车车和仙女姐姐。

    魏景和忍俊不住,“平安做得好,以后要拿出来还得问过爹爹,可知?”

    “嗯!平安知了。”平安奶糯糯地点头。

    魏景和这才笑着对安觅说,“姑娘对平安的这份心,景和感激不尽。”

    安觅:“咳,每个小孩子都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

    平安也学她那样咳了声,重复她的话。

    魏景和就知道她心虚了,唇角笑意加深,“我知姑娘对平安的心。”

    安觅总觉得他还是在怪她拿出车子的想法太草率。

    魏景和自然是不好怪罪这位仙女姐姐的,她也是为了让平安开心,而且,他越接触就越发现这位行事颇为姿意。

    唉!日后,他还是多看着点吧。

    *

    魏景和回到菜地,最早种下的那一小块地还没挖完,魏老头他们都是用棍子一点点挖开的,就差把红薯当人参来挖了。

    “爹,你看,我这个大不大!”魏老大把刚挖到的红薯高高举起,激动得黝黑的脸都能看出红来。

    “我方才挖到的比你那个还大,八两是有的。”魏老头瞧了眼,又低头轻轻擦去红薯上的土。

    这红薯收获的个头这么大,往后要是都种上这个,何愁再有饥荒?一个都能顶一天。

    “天爷哟,这怕是神仙果子吧!”魏老太坐在地上看着筐里满满的红薯,跟看稀世珍宝似的摸来摸去。

    旁边,大丫和二丫还在吭吭哧哧地挖,尤其是二丫,只要是吃的,她的劲比谁都足。

    “爹,娘,大哥,你们先缓缓,剩下的可以用锄头挖。”魏景和上前将他爹娘扶起来。

    “不行不行,不能用锄头挖,这东西皮薄,容易挖坏。”魏老太坚决拒绝用锄头。

    魏老头也点头,“也没多少,我和你大哥两个都能很快挖完,这么稀罕的东西不能挖坏了。”

    魏景和见劝不动,只好随他们去。

    “大丫,去让村长伯伯来一趟。”

    “我去!”

    魏景和的话音刚落,二丫已经一阵风似的跑出去了。

    大丫也不觉得有什么,比起去喊人,她更愿意挖红薯。这红薯跟山药一样长在地里,比山药还大个,肯定也比山药好吃。

    魏景和看了眼挖出来的红薯,因为挖得仔细,有不少能保留一整串的,最多的一根藤上挂了五个红薯,看着就喜人。

    红薯多是长的,个头大的都被特地挑出来放一边。没有一个比得上方才平安挖的那个大,可也不小,大多在三五两之间,光是瞧着就足够叫人震撼。

    不说这是连年天灾,让大虞已经濒临灭亡,就是大虞最好的时候,这样高产的粮食出现也能举世震惊。

    为何士农工商,农排第二?还不就是因为农耕每年种出的粮食交了赋税后,也仅仅够百姓温饱?若有了这般高产的粮食可种,天下百姓就不会饿肚子了。

    魏景和又去挖另一畦晚一个月种下的,他想看看晚一个月,有没有结果,结的果又有多大,从而判断这红薯的生长期。

    魏景和先抓住根给摇松土,再将其挖开,很快就挖到一个红薯,瘦瘦长长的,比多种了一个月的那些小很多,一看就是没长好。

    他心里有数了,将这根藤挖完也才得三个红薯,都是小小的。

    因为平安都在他爹身边打转,安觅也瞧见了这边红薯的不同。这游戏里给出的红薯品种大概是三个月初初成熟,像这边种晚了一个月的,应该正处于膨胀期。

    魏老太看到这些小了那么多的红薯,跟被割了肉似的,心疼得不行,又骂老天爷不长眼等等。

    有红薯了,谁还稀罕什么蝗虫当口粮,要是再长一个月,她收到的红薯就是翻倍的重量啊。

    “爹爹,吃。”平安手里拿了个瘦小的红薯,递给他爹,“甜的。”

    “二叔,是甜的。”回来的二丫一听说吃红薯,赶紧出声证明,她刚才挖到拇指大一个,偷偷吃过了,又脆又甜。

    魏老太一听哪里不知道这丫头偷吃过了,气得就想提棍子抽过去,“你怎么什么都往嘴里塞,有问过我们是否能吃了吗!”

    都是李氏那毒妇,总克扣丫头的口粮,造成了这丫头找吃的比谁都快,也比谁都敢吃,活像饿了她八百年似的。

    “奶,二丫没吃大的,就吃了那么小一个,是我不小心挖坏了的。”大丫赶紧维护妹妹。

    “娘,孩子就是瞧着新鲜嘴馋。”魏老大笑憨憨地帮着说话。

    魏老太那个气啊,“我是这意思吗?我是担心这丫头什么东西问都不问就吃,哪日把命都给吃没了。我可听说蝗虫就是她带头吃的!”

    魏老大听了脸色一沉,“娘,您别气,我这就教训她。”

    他上前将二丫拎出来,“以后还敢不敢乱吃东西了?”

    二丫自来怵她爹,尤其他爹还长得高大威猛,看起来更可怕。她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撅着嘴不说话。

    大丫也不敢求情了,只能待在二丫旁边,想着要是爹真的要打二丫,她就帮着挡一些。

    自李氏走后,平安许久没见人这么骂过了,有些怕怕地躲到他爹身后,还小小声说,“爹爹,平安乖的。”

    所以别像二伯那样骂平安。

    安觅忍不住笑了,那防患于未然的小眼神真是萌得不行。

    魏景和也差点笑出来,他轻咳一声,“二丫,你奶和你爹是担心你吃了会死人的东西,才这般骂你,你可知错了?”

    魏老太瞥他一眼,要是老二知道平安手里那串蝗虫就是二丫给他吃的,怕也想上手抽一顿。

    “二丫姐,快说你乖,你乖了就不打了。平安乖,就不打。”平安亲身力证,他可是最乖的小孩。

    二丫瞪他一眼,家里谁舍得打他!

    “还敢瞪平安,我看今日这顿打是免不了了。”魏老大说着就要去找棍子。

    “哇~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二丫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却是贼机灵地跑到她二叔身后寻求庇护。

    魏景和扶额,“行了,你们几个去挑一些小的出来洗干净。”

    大丫一听,立马拉着二丫跑了,怕她爹真拿棍子抽人。

    魏老大气笑了,“这两丫头都比较听你话,到底谁是她们爹。”

    魏老太横了他一眼,“谁有本事听谁的。”

    魏老大觉得心口被插了一箭。

    平安见他奶和大伯都不骂人了,也怪模怪样地松了口气,乐得几个大人忍不住大笑。

    “去同你大丫姐二丫姐挑红薯。”魏景和拍拍他的小脑袋。

    “嗯!我挑一个最甜的给爹爹!”平安欢快地跑去红薯堆那。

    魏老大羡慕,要是他有这么个贴心的儿子,他也给宠上天。

    魏老太心里有些酸,有他爹在,她家乖孙是看不到她的。

    看到几个孩子把一个个小的挑出来,有的是断半了的,露出浅黄色的肉,魏老太想起一件事。

    “老二,这个红薯结在地下是果实,方才二丫也生吃过了,说是甜的,该不会,这个都是用来当果子生吃的吧?”

    魏老大听了,挑了个小的,随便在衣服上擦一擦就咬了口,那个脆,叫旁边的人都能听得到。

    “真的是甜的,解渴。”魏老大说着又咬了一大口。

    魏景和一回来就被那么大个红薯给惊得都忘了问平安开始挖红薯是要做什么。

    他朝平安招手,“平安,来。”

    平安迈着小短腿扑到他爹跟前,小脸欢快,“爹爹,找平安何事?”

    魏景和有时候都要被他学话的样子逗乐,他平时在外头说话比较讲究,到家里一般都是说的大白话,平安偶尔就学去了。

    “爹爹是要问你,你刚刚挖红薯是要做什么?”

    平安歪头想了想,看向他奶,“奶不开心,挖给奶。”

    “哎哟!真是奶的乖宝!竟还知道奶不开心,你爷你大伯都没你这么贴心呢。”魏老太感动得上前把他抱起来叭叭亲了两口。

    冷不防被提到的魏老头和魏老大:……不都是大家一起愁吗?平安为何只看出他奶不开心了。

    “奶好。”平安挣扎落地,羞涩地跑回他爹怀里。

    魏景和只好明问,“平安知道这红薯怎么吃吗?”

    安觅一听就知道是在问她,她想了下红薯的各种吃法,“蒸、煮、烤……”

    “正,煮,烤,红薯饭……红薯干。”平安认认真真把仙女姐姐说的都说出来了,一脸求夸赞。

    魏家人看直了眼,平安这是把他见过的吃法都说了,还是真的就知道?

    魏景和也没料到有这么多种吃法,大意了。他看到家人都呆呆看着这边,笑道,“你倒是把你奶做过饭的法子都给说了。”

    这话倒也说得过去,蒸、煮、烤都是常见的做法,红薯饭是看多了魏老太总把各种能吃的草根等往粥里,窝窝头里放,可不就不他记上了。还有红薯干,红薯叶太多的时候,魏老太没少晒红薯叶当菜干。

    “这是平安随便说的,真能这么做来吃吗?”魏老太怀疑,主要还是怕糟蹋了。

    “无妨,让大丫捡些小的先煮一锅看看。”魏景和说。

    “不行,我亲自来。”魏老太不放心这事给大丫做,她得亲自盯着,别煮坏了。

    *

    村长听二丫说县令大人找他,心里还惴惴的,以为是蝗灾要来的事没处理好,他赶紧到了魏家。

    等到魏家,看到院子右边菜地忙得热火朝天的魏家人,连县令大人都不顾身份地蹲在地上刨土,村长松了口气。

    他走过去还没开口跟县令大人行礼就被县令家挖出来的东西给震住了。

    “这,这是什么?”村长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破音。

    “这是红薯,在地下结出的果实。想来红薯叶大家都已经扯回家了的,村里其他种下的红薯比我家晚一个月,你且随我去看看是否结出红薯了。”魏景和把手上的红薯放进筐里,抖抖身上泥土往外走。

    “爹爹,平安也要去!”平安哒哒追上去。

    平安是此次最大功臣,魏景和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牵上他一块走。

    村长晕乎乎地跟在后面,满脑子都是原来红薯叶能结出那么大的果实,还是在地底下,他是不是做梦呢?

    村长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很好,会痛,不是在做梦。

    最先去的自然是村长家,他家婆娘当初可是第一个想起来要问县令家拿红薯苗回来种。

    到村长家的时候,正好碰上不少人来问村长怎么处理蝗虫的事,见县令大人居然跟着村长回来了,还以为是为了解决蝗虫的事而来,一个个都堆在门口往里瞧。

    平民百姓自古都是畏官如虎,哪怕这个县令大人同他们住一个村里,他们也不敢随便凑上去。

    只是,村长为何把大人带到那光秃秃的菜地里了?

    村长都不用魏景和开口,一到地方就迫不及待上手挖了,他也想像魏家那样挖出那么大个红薯。

    只是村长这边的地比较实,需要锄头才能挖得动。

    村长家的红薯是魏家刚出的第一茬苗种下的,满打满算两个月多几天。一锄头下去,红薯有是有,但是挖出来的远没有魏家的大,但也不小,一个也有二三两重,也算是有收获。

    “那是什么?村长家菜地里居然挖出来东西了!”

    “村长,你挖的是什么啊?”

    平安一来就被狗蛋黏上了,两个小孩站一边看着,狗蛋看他爹挖出个泥蛋蛋,就跟平安得意,“平安,我爹挖出个泥蛋蛋。”

    “那是红薯,不是泥蛋蛋。”平安说。

    围在外边的人听到了,不相信,小孩子懂什么。可是也有种红薯菜的妇人眼尖,发现村长挖的正是种红薯的地!

    于是,她们就悄悄跑回去挖挖自家地看看。

    村长已经开心得连县令大人都忘了,挖得忘我。

    “村长,你别光顾着挖啊!你是咱们村的村长,有生路可不能藏着啊。”大家都看出那大约是能吃的东西。

    见实在吵得不像话,魏景和回过身去,轻咳了声,人群瞬间安静了。

    “这是前头种的红薯所结的果子,家里有种红薯的可回去挖挖看。”魏景和淡淡解释了句,回头对村长说,“赵村长,你带本官去别家看看。”

    村长才想起还要去其他家,吩咐自个媳妇小心对待,这才带着魏景和去别家,身后也跟了一大串人。

    红薯!

    不是红薯菜,是红薯!地下结出的果子,可以吃的!

    村民们都被这消息惊呆了,他们以为红薯菜真的只是红薯菜而已,毕竟一直都光长叶子,没想到这果子是结在地底下!

    这么说来,岂不是又有一种东西能饱肚了!

    村民们个个都激动得不行,有的已经等不及跑回去挖自家的红薯地,也有的没种有的,遗憾得不行。

    大家都笑,不听县令,吃亏在眼前。

    接下来,魏景和又和村长都去有红薯的家里挖开来看过,除了种下有两个月以上的,剩下的,要么是刚结果,要么是完全没有,对这红薯,魏景和心里也差不多都有数了。

    他还发现,偏沙地的红薯长得比较好。

    看完最后一家,魏景和赶着回去将对红薯的了解都记下来,只是刚走出院子,就被人拦住了。

    “大人,您让我们捕捉那么多蝗虫,至今还未说蝗虫要如何处理呢。”

    说话的是赵二狗。

    赵二狗是原来村长的堂侄,原来村长还在的时候他没少在村里霸道,村长举家逃难后,他自认是村里最有话语权的人,没想到后来魏景和当上了县令,还马上选出了新的村长,这可不是让他没好日子过嘛。

    所以,对魏家,对这个县令,赵二狗是憋着口气。当初大家都去找魏家要红薯苗,赵二狗媳妇也想种,赵二狗不让,如今知道这红薯不单单只是能当菜吃那么简单,而他家是村里唯一没种的那一家,被人看了笑话,他这口气可就憋不住了。

    魏景和抬头看过去,脸上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却无端给人一种威慑,叫村民们噤若寒蝉,都悄悄离赵二狗远些。

    魏景和自然也没忘了蝗虫的事,只事情都堆一起了,让他没腾出时间来。

    他看向众人,“城外难民是将蝗虫用竹枝穿成一串串晒起来,他们没有锅,没有油,只能这么做,你们也可以效仿一二。还有,煎炸炒等,大家也可以试试。”

    村民们听到吃法如此简单,心中的石头落下了,同时又觉得在这件事上,他们竟然连那些难民都不如,县令大人该不会嫌弃他们吧?

    赵二狗早就灰溜溜地跑了,他是向天借胆了,敢去挑衅县令大人。

    魏景和又交代种有红薯的人家,红薯藤和红薯都不要自作主张,等官府的消息,这才带着平安回家。

    他人一走,身后就议论开了,都跟村长打听这是怎么回事,等听村长一说县令家里的红薯一个有一斤重的时候,整个村都沸腾了!手机端s..

    之前看到的都是小小一个,或者是没有结果的,大家还没那么震撼,这会听说这红薯种好了最大也能结出一斤多重的果实,怎能不叫人沸腾,一窝峰往魏家去。

    魏景和带平安到家的时候,正好红薯出锅。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