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24章 第 24 章 //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崽崽家要断粮了,是否捕捉蝗虫为食

    安觅想起来了,是蝗虫!

    蚂蚱这东西还有个骇人听闻的名字叫蝗虫!

    这游戏背景该不会设定的是末世来临前吧?不然怎么灾难不断,干旱刚过又来蝗灾,不过对如今已经快要彻底断粮的百姓来说,这蝗灾来的可能正是时候。

    是

    安觅接受任务,如今也不用再那么费劲让崽崽一个人辛苦了。她决定让崽崽去找他爹。

    平安看着眼前烤得黑乎乎的虫子,小嘴巴张得圆圆的,想用手去摸又不敢,“二丫姐,这个能吃?”

    “能的,你看我都吃了,里面有肉。”二丫用力点头,为证明能吃还咧开吃得黑乎乎的牙齿给平安看。

    她知道平安身上总有好吃的零嘴。上次求雨过后,她和大姐得分一块糖,可甜了。

    安觅看这为了口吃的变成小花猫的二丫,这绝对有吃货的潜力,找吃的她最快,为口吃的她总能想到法子,如今连蝗虫都敢烤来吃了。

    平安闻到烤串上散发出的香味,舔舔唇,背过身小手一握,拿出一个旺旺小小酥。

    爹爹说拿东西的时候不能被人看到,不然仙女姐姐就不是他的了。

    二丫把“肉串”给平安,拿着那圆圆的一个零嘴就跑了,这东西她没见平安吃过,但她闻到肉香了。

    其他小孩听说这虫子能吃,有一个算一个都追上去,他们也想吃肉。

    平安就没挑过嘴,或者是一路跟着逃难长大,认为只要是吃的,都要被珍惜。

    他揪了一只蝗虫放进嘴里,脆脆的,香香的,二丫姐没骗人,是肉。

    听说有人吃了蝗虫会过敏,安觅担心平安会是那种,再加上还要走任务。

    她哄道,“平安,你爹爹还没吃过,是不是该把它带回去给爹爹尝尝?”

    平安听了觉得仙女姐姐说得对,好吃的要给爹爹吃,于是带着竹枝串着的蚂蚱往家里跑。

    如今刚过未时,魏景和还在县城上衙,平安自是不可能回家就见到爹爹的,但他有一个最疼爱他的奶啊。

    回到家,魏老太正在整菜地,菜地里陆陆续续已经快种满红薯,红薯藤爬满地都无法下脚。有的已经开花,可如今除了能当菜,没发现还有何作用,大家都只当是蔬菜的一种,见枝茎长得太过旺盛就剪掉一些做菜干贮存起来。

    “奶,我想爹爹了!”

    平安一进院门就跑到他奶跟前,奶声奶气地要求。

    安觅看到那爬得满地都是的红薯叶,瞬间想起来她之前忘记什么了,可不就忘了说可以试试继续种红薯嘛。

    她也不知道这游戏里的红薯啥品种,是不是什么时候种都可以,不过要实在没粮种可种,也只能种种看。

    不过,眼下还是蝗虫最重要,已经有蝗虫先锋出现了,大军估计也不远了。

    魏老太见只有平安一个人跑回来,以为他在外受委屈了,心里暗骂二丫只顾疯玩。

    她上前抱住平安,“奶的乖孙怎么了?可是受欺负了?”

    “奶,平安没有受欺负。是平安突然跑家来了。”

    后面发现平安跑回家的二丫又赶紧追上来。要是被奶发现她没看好平安要挨打。

    “奶,平安想爹爹了,奶带我去见爹爹好不好?”平安抱着魏老太的腿摇晃撒娇。

    “平安乖哈,等到日头下山,你爹就回来了。”

    “可是,平安就要现在见爹爹,平安要把香香的肉肉给爹爹吃。”平安举着手里串着的蝗虫。

    魏老太看到串在竹枝上黑乎乎的看不出什么的东西,气得瞪了二丫一眼,“作死的,又给弟弟乱吃什么东西!”

    “这是赵铁蛋他们抓的虫子烤来吃的,奶,香着咧。”二丫聪明地甩锅给别人。

    “什么东西都敢嘴往里塞!也不怕把自个吃没了!”魏老太骂完又纳闷,“干旱这么久了,怎还会有如此大的虫子?”

    “什么虫子?”魏老头和魏老大扛着锄头进门。

    “二丫说村里孩子在抓这种虫子烤来吃,如今除了山上树顶还有些绿,怎会还有这么大的虫子?”魏老太把平安手里的烤串给魏老头看。

    魏老头看到串在竹枝上的蚂蚱,脸色都变了。他一把接过来,仔细查看,越看脸色越难看。

    “这是蝗虫啊!我年轻走镖时遇到过,蝗虫遮天蔽日,所过之处,庄稼毁于一旦,寸草不留。”

    魏老太身子一晃,望着这蓝天,忍不住嚎开了,“老天这是不给咱活路啊!”

    他们一家好不容易经过一座座城才来到这里,又遭遇干旱,如今干旱也熬过去了,就等粮食种下去,日子就会渐渐好起来,谁知道蝗灾又来了!

    魏老太想到这些年来的不容易,心里就忍不住要绝望,尤其想到被迫匆匆离开老家,连闺女都没来得及见上一面,心里更加悲凉。

    家里粮食也见底了,当初那七十斤粮,给李氏七斤,剩下六十几斤,加上老二当官后分得的两斤,她每日和着草根等,变着法子省着吃,后来又有吃都吃不完的红薯菜,再有老二时不时带回几个馒头,硬是将那点粮食熬到如今。她还寻思着再熬一熬,等种下粮食就好了,可天杀的!蝗虫又来!不是不给人活路是什么!

    “老婆子,气大伤身,你悠着点。大丫,扶着点你奶。”魏老头吩咐大丫,而后招呼上魏老大,“老大,你随我去山里瞧瞧是否还有。”

    “爷,平安的!”平安见爷爷把他的‘烤肉’给拿走了,急得跑上去。

    “瞧爷都忘了。”魏老头停下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把蝗虫还给平安,顺带摸摸他的头,“的确是个有福气的。”

    这话魏老太再认同不过,先是山药,又是让他爹当上官,再是红薯菜,连雨都给求来了,如今还发现了蝗虫,那可得有天大的福气才能做到。

    很快,魏老头带着魏老大回来了,两人脸色都很凝重。

    “老大,你赶紧跑一趟县城,把这事告诉老二。我去一趟村长家。”魏老头吩咐。

    “平安也去。”平安改去抱他大伯的腿,用清澈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大伯,“大伯,带平安一起去好不好?”

    平安少有这么亲近的时候,魏老大心里已经答应了,嘴上却是不能的,“大伯这是要去办正经事,改日大伯再带平安上街玩好不好?”

    平安见大伯不答应,又跑回到魏老太身边,抱腿,昂头,眼神跟上,“奶,平安想爹爹了。”

    魏老太:……

    就是吃准了我会心软是吧?惯的你!可这小眼神可怜巴巴的,当真是叫人狠不下心拒绝。

    魏老太想到上次就是平安非要赖着跟去县城才让他爹捡了个官位回来,她大手一挥,“带平安去,娘和你一起去。”

    魏老大:……

    继老二之后,他娘对平安也宠得没边了。

    *

    魏老大抱着平安,和魏老太母子俩紧赶慢赶地赶到县城。

    干旱虽然过去了,县城还是萧条得很,如今谁家都缺粮,有银子也买不到吃的,又怎会有心思做生意,即便做了也不会有人买。

    到达县衙,听闻是县令的老娘来了,衙役赶紧把人带进去,另一个则跑去禀报。

    魏景和正在和战止戈商议如何安置城外难民一事,只要难民安置好了,这里就不用派兵镇守了。

    听闻老娘和大哥都来了,魏景和皱眉,第一直觉就是平安出了事,他与战止戈告了声罪,赶紧迎出去。

    等见到被魏老大抱在怀里好好的平安,魏景和方松了口气。

    魏老太除了那日吏部来颁发委任状时见过自家老二穿官服去上任,这还是第二次见。

    瞧她儿子一身青色官服,气宇轩昂,像那挺拔俊秀的松竹,怎么看怎么俊。得亏这样的好相貌遗传了自个,要是遗传老头子那粗犷脸,老二再会读书也读不出气质来。

    “娘,你们怎么来了?”魏景和上前把平安抱过来放下。

    “爹爹,给,好吃的虫虫!”平安没忘记他来县城的目的,把一直小心护在怀里的蝗虫拿出来给他爹。

    魏景和看着这黑乎乎的东西,接过来,不解地看向他娘。

    魏老太想到刚得到的糟心消息,长叹一声,“这是孩子们抓来烤着吃的,你爹看过了,是蝗虫,所以让你大哥来跟你说一声,平安吵着要来,我就带他一块来了。”

    魏景和脸色微变,仔细去看串在竹枝上的虫子,越看脸色越沉。

    “当真是蝗虫?”

    战止戈听说平安也来了,便想出来看看,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

    “将军且看看。”魏景和把蝗虫给战止戈。

    魏老太听到自家儿子喊人将军,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战神将军了。哎呀,她居然看到活的战神将军了。

    不愧是当将军的,明明块头都没老大壮,却威猛得很,瞧着怪俊的,就是过于威严了点。

    战止戈被魏老太打量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他微微颔首,接过蝗虫,仔细端详片刻,确认这是蝗虫。

    他还给平安,问魏景和,“魏大人打算如何做?”

    大虞朝好不容易才看到希望,若是又发生蝗灾,只怕好不容易对朝廷有了希望的百姓们又要绝望了。

    “史书有,旱极而蝗,没想到是真的。”

    这对大虞朝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连魏景和都有些怀疑天要亡大虞朝了,不然怎会各种天灾层出不穷。

    “爹爹,能吃的,二丫姐都吃了,平安也吃了!”平安见爹爹不吃,又把蝗虫往前递了递,这可是他特地给爹爹留的呢。

    吃?

    魏景和想到平安脑子里的那位姑娘,再联想到发现蝗虫的过程,还有平安非要赖着跟来,他心里一动,接过平安手上的蝗虫。

    蝗虫已经被烤得只剩小小一只,脆脆的,魏景和轻轻一捏,就对半断开。他放进嘴里,入口酥脆焦香。

    “老二!”

    魏老太和魏老大齐声阻止。

    战止戈也跟着捏了一只放进嘴里,虽然烤得焦黑,但却有一股子香味,至少比啃树皮好。

    魏景和用眼神安慰魏老太,问战止戈,“战将军觉得如何?”

    “可食。”战止戈点头。

    魏景和拱手,“那就有劳将军给皇上上道折子将此事上报,如今百姓正赶着播种,唯恐粮食的芽刚冒出来就遭遇蝗灾,这事需得快。”

    若是由他来上报,折子不知何时才能到御前。

    战止戈想到史上有把蝗虫当神虫,轻易捕捉不得,否则必遭天谴的例子,这事若真让魏景和这个七品县令牵头就太难为他了。

    他点头,“我这就入京面圣,魏大人好好想想如何叫百姓信服,如何说服他们捕捉蝗虫当口粮。”

    战止戈说完就要走,看到平安站在他奶身边张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比上次见到的胖了,也更加白嫩了。

    他上前将小孩抱起,“不识得我了?”

    “大官叔叔!”对于救过自己两次的人,平安还是记得的,小手环上他的脖子,奶声奶气地喊。

    战止戈沉重的心都觉得轻了几分,忍不住嘴角上扬,“我比你爹大,喊伯伯。”

    “使不得,使不得。”魏老太诚惶诚恐地摆手,这可是百姓心中的战神将军,世代忠烈,平安可不能这么不分尊卑。

    “无妨,我看这孩子挺好。家中有一小儿,改日可以让他们玩一道。”战止戈放下平安,摸摸他的头,才大步离开。

    “老二,战将军说的不是真的吧?”魏老太腿脚有点软,她居然和战将军说上话了。

    魏景和也觉得那是客气话,“应是客气话。”

    魏老太放心之余又有些失落,她家乖孙这么有福气,不一起玩是他的损失。

    平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有一个小伙伴了,有爹在的情况下,他绝对是选择他爹挨着的。

    魏景和摸摸他的头,对魏老太说,“娘,大哥,你二人回去告诉村里人先不要下种,待蝗灾过去再说。”

    “诶,我和你大哥这就回去,你先忙着。”魏老太来把重要的事说了也就不留下来耽搁儿子做事了,她伸手去牵平安,“平安,咱们该回了,你爹还要做事。”

    “平安可以等爹爹一起回去吗?平安乖的。”平安还点点头,表示他的话很可信。

    “不行,你爹忙着呢,可没空照看你。若是被拍花子拐跑了就再也见不到奶和爹爹了。”魏老太吓唬他。

    “平安不乱跑。”平安躲到他爹身后。

    “娘,就让他留下来吧,在县衙内无妨。”若是在县衙都能出事,他这个县令也不用当了。

    魏老太和儿子眼神对抗了会,摆手妥协了,“行了行了,留下就留下吧。就可劲宠吧,宠坏了我看你怎么办。”

    魏老大嘴角一抽,您宠平安的心可不比老二少多少。

    “奶好,平安喜欢奶!”平安咧开一排整齐的小米牙,嘴甜得不行。

    魏老太坏心问,“那你更喜欢你爹还是更喜欢奶啊!”

    “最喜欢爹爹!”平安回答得不假思索。

    魏老太:……她就是个傻的。

    魏老大不厚道地偷笑,似乎只有平安才能让他娘吃瘪。

    ……

    战止戈带来的消息如同一盆冰水浇得皇帝透心凉。

    “行止,你说,天是不是真要亡我大虞?”连皇帝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天要亡大虞了,不然怎会天灾不断呢。若真是这样,他的苦苦支撑毫无意义。

    “不过是凑巧,皇上不会不知久旱必有蝗灾。”战止戈不信天命,若一味信天,在战场上早不知死多少回了。

    皇帝看着战止戈,想到战家世代忠烈镇守大虞朝,他一拍龙案,“确是如此,朕就不信天真要亡我大虞!”

    且不说皇帝召见朝臣后如何就食蝗虫会遭天谴一事扯皮。

    大溪村这边,魏老头把自己的猜测跟村长说了,村长一时拿不定主意,听闻魏老太和魏老大已经去县城里把这事告诉县令大人,立即拍板决定让村民们暂停播种。

    村民们听说即将有蝗灾,大多不信,如今干旱得到处荒凉,蝗虫跑来吃什么?若是再不播种就迟了,到时候他们吃什么?还不如早早种下去,说不定蝗虫压根就不会来。

    抱着这样的心思,有人依旧我行我素。

    魏老太和魏老大回来的时候听说村民们不信,魏老太冷笑一声,到打算照样播种的人地头跟人唠嗑。

    唠什么呢,唠的是她到县衙如何碰见战神将军,战神将军听闻即将有蝗灾,又是如何着急要入宫把这事禀报皇上的事。

    那些村民就琢磨开了,连战神将军都要把这事上报了,那看来是马虎不得,而且他们县令大人从上任开始就一直为民谋生路,也不得不信。

    魏老太又说,这是举大虞朝之力收集来的种子,若被蝗虫祸祸了,可就再没了。

    于是再没人敢冒险,生怕到时候刚种下的粮食被蝗虫吃没了。留着哪怕到时候再没法播种,也还能留到来年春天,再不济还能入嘴挨挨日子。

    魏老头和魏老大没想到这事就这么解决了,不由得对魏老太竖起大拇指。

    “这有什么,比大户人家里的勾心斗角容易多了。”魏老太半点不谦虚。

    她当初能在洞察当家夫人想将她配给傻子的时候,就当机立断嫁给腿瘸的魏老头,挣了个全身而退,如今说服几个村妇算什么。

    “咱老二的聪明劲就是像你。”魏老头十年如一日地夸。

    “那是肯定的,若是像你,咱家早投胎几百回了。”

    “是是是,幸好像你,若是跟老大这般像我,真是没活路。”

    魏老大:……

    你们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

    *

    魏景和让人挨个村子去敲锣通知蝗灾可能到来的消息,让暂停一切农耕。然后召来县丞主薄,有一个算一个,商讨如何捕捉蝗虫。

    平安说乖就真的乖乖坐在圈椅上不吵不闹,进来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没想到大人家的儿子长得如此玉雪可爱,听说长得像他娘,可惜那女子在逃难路上走失了。

    也是个没福分的,就算日后寻来,没了名声,大人也不会再接纳她,可惜了。

    堂上,大人们你一我一语,就是没商量出个可行的法子来,更多的是怕捕捉蝗虫真的会遭天谴。

    “爹爹,挖坑,大大的坑,把虫虫都埋掉!”平安坐在圈椅上,稚声稚气,还用小短手做比划,这是仙女姐姐教他说的。

    其余人都忍不住对他露出和善的笑容,县令大人的儿子怎么就透着股与别家孩子不同的钟灵毓秀呢。

    平安不可能无缘无故想到这个,魏景和上前将平安抱过来,“平安说说,除了挖坑可还有别的法子?”

    如今事情紧急,可没时间容他好好想法子了,只好请教这位仙女。

    其余人:……

    大人莫不是病急乱投医?可问一个四岁小儿有何用?他能说出什么来。

    平安看到其他大人都盯着他看,缩缩小脖子,背过身不让那些人看,然后小小声在他爹耳边说悄悄话,“爹爹,仙女姐姐说还可以用纱,虫虫的脚脚踩到纱里就出不来了,还有……还有用火。”

    “爹爹知道了。”魏景和摸摸平安的头,又郑重道了句,“多谢。”替百姓。

    其余人:……

    这真的是一个父亲和四岁儿子说的话?他们平日跟着大人身边忙前忙后,都还没得到县令大人如此郑重的一声谢呢。

    “都是为了平安。”安觅也是写的小说里有写到蝗灾,在这方面下过苦功才能这么快给出法子。

    她崽崽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安稳富裕的日子可都得靠他了。

    平安挺起小胸脯,“都是为了平安!”

    魏景和嘴角微微上扬,揉揉平安的头,“我这个做爹的也会努力的。”

    其余人:???

    他们怎么就听不懂了呢?

    *

    魏景和这边刚得到法子,战止戈就带着皇上的口谕回来了,准许捕捉蝗虫。

    魏景和立即派人将捕捉蝗虫的法子传出去,特地明,朝廷已无粮可救济,接下来是否能活全靠这蝗虫。

    有了这话,知道蝗虫能吃,还知道这是今后在粮食能得到收获前唯一能饱肚的东西,百姓们对蝗虫的畏惧也没有了,只恨不得多生出一只手来捕捉蝗虫。

    尤其如今县令大人在顺义县的百姓眼里就跟菩萨没两样,拜菩萨菩萨可管不了他们死活,县令大人就能管。

    也有人嗤之以鼻,觉得县令大人是在危耸听,不当回事。

    然而,这蝗虫来得比想象中的还要快,几乎魏景和的话刚传到每个村里,天边就有铺天盖地的蝗虫袭来。

    可是这一次,没人看到蝗虫就跑回家里躲起来,除了孩子,大人都用布裹着头,只露出眼睛,撑纱网的撑纱网,还有的用篝火诱杀,而负责填坑的人等蝗虫一被坑里的红薯菜给诱入就迅速用土填埋。

    整个顺义县的人,还有难民,包括镇守的将士都分道捕蝗,毕竟饿怕了,连树皮都吃,吃蝗虫又算什么。

    至于吃蝗虫遭天谴?都要活不下去了,还怕什么天谴。

    而种有红薯的人家都在蝗虫到达之前将菜地里的红薯菜胡乱割了扯了放回屋关好门窗。

    蝗虫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只剩下筋疲力尽的百姓还在捕捉零零落落的蝗虫,一坑坑,一袋袋,一筐筐的蝗虫,叫人看起来头皮发麻,可在百姓眼中,这就是他们能熬到开春的口粮!

    原本还怨恨这天灾没完的人,这会看着大丰收,反倒要多谢蝗灾来得妙了。

    顺义县的百姓再次感受到了有一个好父母官的好处,瞧,蝗虫没来就没让大家播种,还反过来想出法子让大家捕捉蝗虫当口粮。

    于是,魏景和这个县令再一次深受百姓称颂,传出顺义县,传入京城。

    魏家这次也捉了很多蝗虫,整整装了两大麻袋。

    魏老太就愁如何处置这些蝗虫了,总不能全用烤的,再看光秃秃的菜地,虽说蝗虫到来之前已经把红薯叶都收割到屋里了,可是好不容易才长这么好啊,有些都开花了,她还想知道结出的果子是怎样的,可不收就全被这天杀的蝗虫祸祸没了。

    “仙女姐姐,奶不开心?”平安用树枝戳麻袋里蹦跶的蝗虫,看一眼他奶,不懂地问。明明二丫姐看到那么多虫虫很开心。

    安觅刚收完系统发放的捕捉蝗虫任务的100积分,这游戏对玩家完成任务发放的积分总是那么抠。

    听到平安这么说,她顺着平安的目光看去,刚好看到魏老太望着菜地叹息,忽然就明白了。

    崽崽种下的红薯成熟了,是否帮崽崽收获红薯

    没等安觅说起,任务提示就来了。

    安觅点是,想到即将能给绝望的人带来希望,莫名豪情万丈。

    “崽……平安,到菜地去,有甜甜的红薯可以吃。”改写历史的时刻,安觅激动得差点喊崽崽了。

    平安自来是仙女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如今家里人都处于愁云惨淡中,没人发现平安往外跑。

    平安来到菜地,菜地的红薯藤都被收起来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根。

    安觅选了个看起来比较松的土质,让平安挖。

    说来也巧,魏家这块地偏沙质,用来种红薯正正好。

    平安挖的地方是因为扯红薯藤过猛而连根松动了的一处,不需要太费劲就能挖到红薯了,不过这是对大人来说,平安还是挖了许久,才废了吃奶的劲把红薯挖出来。

    平安看着这个快要比他脑袋大的红薯,吃惊地张大嘴巴,随后激动得小脸红扑扑的,“仙女姐姐,平安挖到好大好大一个!”

    对小孩子来说,东西都是大的好。

    “平安真棒!”

    安觅也被这个头吓到了,没想到这游戏里的红薯品种个这么大,还是早熟品种,要都这么大,亩产万斤不是梦。

    又得到夸奖了,平安开心地咧嘴,想把红薯抱回去给奶看,可是他人小,手也小,不大抱得住,刚抱起又掉回地上。

    安觅看他吭哧吭哧忙得小脸都红了,才笑道,“平安,用滚的,把它滚回去。”

    平安听了眼睛发亮,蹲下身用手推红薯往院子里滚。

    在县衙熬了一宿的魏景和,担心家里,一处理完事就匆匆往家赶,进门就看到平安滚着一个红色的泥球玩。

    “平安,你又在玩什么呢?”魏景和上前将他拉起来,瞧这小手满是泥土,又去刨菜地了。

    他往菜地看了眼,的确有处地方被刨了,而原本茂盛的红薯叶都不见了,应是都被收起来了。

    这红薯是当初平安脑子里的那位姑娘让多种的,他原还想着等结果再看看,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蝗灾让红薯提前收割了。

    “爹爹,红薯!平安挖的!”平安又弯腰把红薯抱起来,奈何力气不够大,不足以支撑他举高高,红薯再一次摔地上。

    因为红薯先前被摔了几下,又被滚了这么久,这会一摔,红薯终于裂开了。

    魏景和看到地上裂开的泥球所露出的浅黄色的肉质,一时惊呆回不了神。

    平安方才说什么?这是红薯?就是几个月前他亲手种下的红薯?

    “老二,你回来了。唉,我刚听到平安喊红薯了。你放心,都收回来了。”魏老太听到动静从屋里走出来。

    魏景和从恍惚中回神,他蹲下身将裂开的红薯小心合起来,入手沉甸甸的,起码有两斤左右。

    “老二,这是何物?”魏老头问。

    “红薯!”平安脆嫩嫩的声音响起。

    “平安乖,红薯都割回屋里了,奶等会就做给你吃。”魏老太以为平安说的是红薯菜叶子。

    “这个,红薯!平安和爹爹种的!”平安指着他爹手里的红薯骄傲地说。

    魏老头几人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了,或者是乖孙逗他们玩,老二手里捧着的怎么可能是红薯。

    魏家人都等魏景和开口,魏景和决定眼见为实。

    他带着那个大红薯来到菜地,连袍角都顾不上收拾,就着平安方才挖过的地方用手将泥土拨开。

    魏老大看到魏景和还穿着长袍就这么蹲下,赶紧上前帮忙,“老二,你要做什么,我来。”

    “大哥,站着别动。”魏景和难得疾厉色。

    魏老大就好像被定住了,不敢动。

    不一会儿,只见魏景和从扒着的土坑里挖出一个巴掌大的果实,红色的,跟先前老二手里拿着的一样。

    大家这才彻底明白过来平安说的红薯是什么意思。

    几个大人神情激动,都不用等魏景和发话,就近找到棵红薯根,徒手就挖,压根忘了有锄头这回事。

    “爹爹,平安也要挖。”平安也蹲到他爹面前,用小手去刨土。

    魏景和从不真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一把将平安抱起来亲了口,在平安耳边低声说,“姑娘拯救了天下百姓,景和在此谢过。”

    明明是对平安低语,安觅听到的却是超温润超苏的声音。

    啧,这游戏哪怕不看脸,也能靠声音把玩家迷住。

    “都是为了让平安过得更好。”这摆明了是要玩家为崽崽打造一个太平盛世。

    “爹爹,仙女姐姐说都是为了让平安过得更好。”平安也学他爹那样,贴着爹爹的耳朵小小声。

    魏景和觉得她谦虚,心里更是敬佩,若之前还疑她是鬼,想找大师看看,到此时此刻,对她却是再半点也生疑不起来。

    说来他也是白捡的功劳,山药是她指引平安发现的,收集露水也是她教平安的,再是那夜她一句话就改变商户的命运,到捕捉蝗虫让百姓果腹,到此刻的红薯,每一样都在不知不觉帮这个王朝走出困境。

    如此大公无私,高风峻节,即便是鬼又如何?只要她不伤害平安,他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至她功德圆满离去。

    安觅可不知道崽他爹就这么会功夫已经想那么多了,她震惊地看着不断往上飙升的积分数字。

    五,五百万!!

    安觅捂住心口,她都数不清自己的钱有多少位数,这五百万倒是刺激得她想尖叫。

    “觅觅,你怎么了?不舒服?”坐旁边的安大嫂见安觅捂住心口,不由得担心地问。

    安觅摆摆手,“没什么,就是发达了。”

    安大嫂:……

    发达这字眼还能用在她小姑子身上?那别人该用什么?

    安觅以为上次获得的二十万积分就是平安种红薯所得,没想到收获期还藏有这么大的惊喜。

    她等着屏幕上盛放的烟花过去,然后等来升级提示。

    恭喜玩家升至四级,赠送大礼包一份

    安觅迫不及待想要看一下子获得的五百万积分升级出来的礼包会是什么,她打小运气就好,在游戏里应该也一样吧。更新最快s..s..

    怀着万分期待的心,安觅点开大礼包。

    居然是……儿童三轮脚踏车!

    要知道一级的大礼包可就一个旺旺大礼包啊,突然抽到一个脚踏车,就跟中特等奖一样!

    就是,这脚踏车能拿出去吗?虽然也是木制的。

    “仙女姐姐,不见了!”

    平安惊慌的声音让安觅立即把脚踏车抛之脑后。

    “怎么了?什么不见了?”安觅把注意力拉回到平安身上,就看到平安看着自个的掌心着急,又无措。

    魏景和从震惊中回过神,回头看到家人都沉浸在挖红薯里,没注意到这边。

    他蹲下身背对家人,轻声安抚平安,肃脸问,“姑娘,平安方才拿在手里的红薯凭空消失了。”

    安觅:!!!

    所以,最大的奖励其实是崽崽开了储物空间?!

    “平安别怕,应该是好事,姐姐看看。”安觅赶紧点开右下角,果然看到旁边又多了个宝箱,不过这个是玉质的。

    她点开,就见一个红薯浮现上空,所以这真是崽崽的储物宝箱了。

    “平安,你看看脑子里是不是多了个箱子,你就想着把刚才放进去的红薯拿出来。”

    这个平安会!

    平安熟练地伸出手,默念想要的东西,然后,小手一沉,刚刚消失的红薯又出现了!

    因为突然出现,平安一手拿不住,魏景和赶忙帮着接了,他这会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

    “爹爹,红薯!”平安惊奇地瞪大眼,小手又放到上面,想着收进宝箱,红薯就不见了。

    他这会一点也不害怕了,还觉得好玩。红薯被他装进去,拿出来,玩得不亦乐乎。

    魏景和:……

    魏景和抓住平安的手,把他抱离菜地。此时此刻,高产粮食什么的都比不上平安。

    回到屋里,魏景和把平安放下,顺手把他的魔方拿过来,“平安试试这个。”

    这是最爱的魔方,平安拿过来心里就想,要是能装进宝箱里,以后平安去哪都能拿出来玩了。

    刚想完,魔方就消失了,他还能看到它在宝箱里。

    “爹爹,以后平安去哪都可以带着魔方了,再也不怕丢了。”平安又把魔方拿出来,欢天喜地。

    魏景和觉得自己没为百姓愁白了头,倒要先为儿子这番造化愁白头。

    “姑娘,可是出了何事?为何平安身上有此变化?”魏景和只能期待这位仙女为他解惑,如今他倒愿意相信她是仙女了。

    安觅也有点懵呢,不过见惯大场面的她半点不慌,对平安说,“这是平安种了红薯造福百姓获得的奖励哦。”

    平安眨眨眼,“爹爹,这是平安种红薯获得的奖励。”

    魏景和想起当日这位说要他多多种红薯,就能有水给平安洗澡,原来还有这番机缘。

    事以至此,倒也不能接受,或者说从知道平安脑子里住了个仙女姐姐,平安身上再发生什么他都能轻易接受了。

    接下来魏景和又像之前叮嘱平安不许叫人看到他往外拿东西那样,也不许叫人看到他往里装东西。

    平安应得很认真,叫人看见了仙女姐姐就不是他的了。

    “姑娘,劳烦你以后多盯着点平安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魏景和直起身,郑重拜托。

    安觅点头,“我会的。”

    平安也点头,重复,“我会的。”

    魏景和被他这模样逗笑,又叮嘱他一遍,省得新鲜一时不察又玩起来了。

    “随爹爹出去挖红薯,还是要在屋里?”魏景和问。

    “在屋里。”要换做平时,平安肯定毫不犹豫选爹爹的,可是仙女姐姐让他留下呢。

    魏景和:……

    他果然不是儿子最喜欢的那一个了。

    等魏景和一走,安觅先让平安试着收走书案前的椅子,确认能收大件后,她才让平安去掩门,然后把脚踏车投进宝箱里。

    有豪车放着不开,不是矿主的风格。

    平安能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包括仙女姐姐说的车车,他一想,车子就出现在地上了。

    “平……”

    魏景和推门而入,正好就是车子出现的刹那。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