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22章 第 22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安妈在厨房玩美食直播,听到声音,给吓得赶紧跑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安觅懵了下,意识到自己回话有误,赶忙道,“爸爸,别急别急,是游戏。”

    她打开手机给她爸看,“爸爸,你看,是不是很乖,很萌?我在游戏里养的。”

    安爸看到游戏里的小孩子,仿佛看到儿时的安觅,仍不相信,“这真的是游戏?”

    怎么看着像真人呢?要不是古人打扮,他都要以为看到小时候的闺女了,不过闺女小时候可没这么瘦,那时候肉嘟嘟的,跟个福娃娃一样,别提多可爱了。

    “是啊,用我照片合成的,像吧?”安觅俨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就跟她大嫂平时炫娃一样。

    虽然这游戏不让氪金,给积分也抠门得很,但胜在仿真技术很好,玩起来也不是那种单纯跟着任务提示点点点的模式,不但有剧情,里面的人物还都是活的。

    “不是真人?现在的游戏制作也太厉害了点,妈还以为看到了你小时候。”安妈看了也表示怀疑。

    “我照片合成的,当然像我。”安觅看到平安拿长杆子戳地上的雨泡泡,可可爱爱的,又沉迷到养崽游戏里去了。

    安爸和安妈对视一眼,要不催催女儿找男朋友?突然想要一个像女儿的孙子,绝对养得白白胖胖,比游戏里这个更可爱。

    *

    傍晚雨势渐小,魏景和散衙回来,就被魏老太拉到一边将今日求雨的事给说了。

    魏景和想起当时雨是从大溪村方向延伸到县城的,应该只是巧合,除非平安那个仙女姐姐当真是仙女,可以兴云布雨。可他听说京城那边也下雨了,哪怕她法力无边也做不到隔空施法吧。

    “娘,没那么神奇,不过是凑巧了,不然平安求的娘怎么没有出现。”

    魏老太看他一眼,意味深长,“说不定老天爷正在物色谁适合当平安他娘呢。”

    魏景和揉揉眉心,“娘,您说什么呢,如今世道这样,哪有心思考虑这些。”

    “我说的就是等世道好些了,平安虽嘴上没闹,心里惦记着呢,想想我都心疼。”

    “到时再看吧。”不是亲娘平安也不认,别看他平时乖得不行,倔起来连自己都没辙。

    ……

    终于来了场大雨,家家户户都忙着洗洗刷刷,比准备过年还要热闹。

    魏家自然也不例外,从下雨开始就不停接雨水洗衣服,到了晚间,雨势稍缓,又开始烧水洗澡。

    魏景和看到他娘正准备给平安洗澡,赶紧上前接手。

    魏老太看他眉宇间的疲惫就想让他歇着,他坚持,再加上平安也要他爹,魏老太也就随他们父子俩了。

    平安很快脱光光坐在澡盆里,身子被热乎乎的水泡着,舒服得直眯眼,也难得调皮起来,小手一下下地拍打水面,溅起水花。

    安觅看到屏幕里还贴心地给小雀雀打了马赛克,又忍不住笑了。再看崽崽瘦精精的小身板,再想到胖墩墩的侄子,还是得努力投喂呀。

    崽崽许久没洗澡了,必需要香香的香皂才能继续可可爱爱,是否给崽崽购买沐浴洗发香皂套装

    是

    这任务终于让安觅想起崽崽还需要沐浴露洗发水这东西。

    她再点开商城,上次拿出魔方没多久就得到教崽崽种红薯任务的二十万积分,看着多,实际上也就够崽崽喝几盒牛奶的,再加上时不时兑换馒头和水让崽崽暗中救济一下家人,如今还剩六万多积分,离下一次升级遥遥无期。

    安觅直接往下滑,果然看到又解锁了一个商品,正是宝宝牌沐浴洗发的香皂。

    沐浴香皂具有抑菌除螨护肤功效,洗发香皂具有强力净污功效,多强力呢,就是你头上有虱子都能给你洗没了。

    这可以算是目前商城里最实用的东西了,就是积分需要五万。

    安觅毫不犹豫点了兑换,然后积分就剩一万多了,啧,真不经花。

    魏景和刚要拿皂荚子给平安抹上,就见平安手里多了两块胰子,一块白色,一块黄色。好在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一个月里,他回来没少在屋里看到平安拿出来的馒头,家人都当是他从县城带回来的。

    平安拿出来的胰子与时下的不同,这胰子长圆形,边缘圆滑,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小小一块刚好够平安一手抓住。

    “爹爹,仙女姐姐说这个……”平安看看左边黄黄的这块,又看看右边白白这块,有点忘了哪块是洗澡哪块是洗发了。

    “平安,白色这块洗澡。”安觅见崽崽纠结的小模样,笑着提醒。

    平安恍然大悟,递出手里的白色香皂,“爹爹,洗澡香香。”又递出黄色香皂,“洗发去虫虫。”

    魏景和立即就想到虫子指的应该是虱子,毕竟长久没有沐发,又没水洗澡,长虱子是有可能,平安是爱干净,再加上头发大多都剃了,只留头顶部分扎个小揪揪,所以没长虱子,倒是前几日他见过二丫在抓挠头发。

    “多谢姑娘待平安如此周到。”魏景和温声谢过,拿起白色那块给平安抹上。

    “平安也是我养的崽……孩子,不用客气。”

    平安觉得抹了香香的东西后身上滑滑的,边摸边说,“爹爹,平安也是仙女姐姐的孩子,不用客气。”

    魏景和:……

    有个不知道是鬼还是什么的同他一起养孩子,感觉颇为微妙。

    魏景和给平安抹上胰子,刚沾上水这白色胰子就有许多泡泡,比他在书院用过的胰子还好用,也不知这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打哪来的。

    “爹爹,泡泡。”平安无意中在手上搓出泡泡,腮帮子鼓得足足的,吹给他爹看。

    “当心入眼。”魏景和叮嘱了句,实在是没想到一个泡泡就能让他如此欢喜。

    安觅看到崽崽天真烂漫的模样,想起大街上卖的吹泡泡玩具,“平安,让你爹爹做个小圈圈,放到泡泡水里可以吹出很多泡泡。”

    “爹爹,做小圈圈,吹泡泡。”平安两眼亮晶晶地期待着。

    魏景和就知道又是那个仙女姐姐让做的,他看了眼满是滑溜的手,拇指和食指正好圈在一起碰撞出一个泡泡,他立即就明白该如何做了。

    倒没人想过还能这样给小孩玩,胰子很贵,老百姓少有买得起的,讲究点的用皂荚子,再差些的用草木灰水。

    “爹爹待会就给你做。”这个不难,找到东西做成圈就行。

    “爹爹好棒!”平安欢呼地拍打水面,听惯仙女姐姐夸他棒,他也这么夸爹爹。

    魏景和愣了下,轻笑,想来这怪词又是听那仙女说的。

    最后,魏景和没料到这胰子这么多泡泡,又去提了一桶水才洗干净,洗完后,不说平安,他自己看了都觉得神清气爽。

    “姑娘,这洗发的胰子,在下是否能分一半拿去给家人用?”魏景和询问,他想起前几日二丫在抓头皮的事,虽说给了平安,但也只是给平安的,有必要征求赠予人的同意。

    “可以。”去除虱子当然要全家都没有了才能保证平安也不会有。

    魏景和就把洗发的胰子切了小半拿去给他娘,沐浴的胰子家人不一定非得用就没给。他从不认为是平安的东西就能理所当然地拿出来给家人用,除非紧要用得上。

    魏老太听闻这是能去虱子的胰子,不是很相信,等给大丫二丫洗过后,就当宝贝一样珍惜起来了。

    如今能去除虱子的除了去药铺买药,就是自个抓,从没听过有这么方便又快速见效的法子,好像老二当上县令后,总能往家里拿稀奇古怪的东西。

    魏景和没管他娘怎么想,给完胰子,他就出去用柳条给平安做了个吹泡泡的小圈圈,将胰子做成的泡泡水倒进小竹筒里给他拿着。

    平安接过来,把柳条圈放进泡泡水里搅了搅,拿出来鼓起腮帮子吹出一串泡泡,有大有小,缓缓飘动。

    “爹爹,你看,平安能吹出好多泡泡!”

    “爹爹,泡泡飞了!”

    “爹爹,这个吹得好大!”

    院子里都是平安欢快的声音,惹得二丫头发都没擦好就跑出来看热闹了,看到平安手里能吹出那么多泡泡,稀奇地瞪大眼,跑上去抓泡泡玩。

    二丫抓着抓着,鼻子极灵的她嗅到平安身上香香的味道,一把抱住平安蹭了蹭,“平安香香的。”

    看着平安白嫩嫩的小脸,比二叔平日带回来的馒头还要白,她很想凑过去啃一口。

    “泡泡洗的。”平安从二丫怀里扭开,发现二丫还一直看他,犹豫了下,还是把吹泡泡玩具递出去,“二丫姐,给你玩。”

    二丫就比平安大两岁,也还是爱玩的年纪,她欢喜地接过来,“那我吹,平安戳泡泡。”手机端s..

    “嗯!平安戳泡泡。”平安开心地拍手。

    魏景和见两个孩子玩得开心,再次叮嘱他们不许弄到眼睛和嘴里,又吩咐魏老大看着点,这才回屋写折子。

    今日这事是要往上报的,还有城外十里的难民如何安置也需要好好想一想。

    魏老大没事的时候就会编织竹篾,他时不时看一下俩孩子,虽然这东西做出来容易,但有一个就够了,若让他娘知道那是用胰子做出来的泡泡水,再做一个,老二没事,他的腿可能要被打断,再说,平安也不是护东西的性子。

    ……

    大雨滋润了龟裂的土地,如今刚入七月,若这时候赶着播下一茬种子,兴许还能赶在入冬前收获一次,可是粮种打哪来?

    干旱这么久,能存下粮种的只有少数人,他们深知粮种的重要性,哪怕是啃树皮也不舍得动,更多人是在饿得不行的时候连粮种都吃没了。

    于是,大家就只能盼着朝廷给解决,可是等啊等,大半个月过去,还是没有粮种的消息。

    大溪村的人最近来魏家有点勤,都是冲着打听粮种来的。魏老太也不怕,唠嗑她能给你从南讲到北,要看菜地,大门在那敞着,随便看,搞得最后村里人都不好意思暗戳戳地来了,就明着打听。

    魏老太就叹了,跟村人们说她家老二如何如何不容易,整日惦记着让百姓吃饱穿暖,愁得年纪轻轻都快要早生华发了,可他也只是个寒门小子,也没有门路给大家弄出粮种来啊。

    这不,大家又不好意思逼太紧了,传出去的版本就成了县令大人为百姓们愁白了头。

    愁白了头的县令大人正披着一头湿润墨发伏在案前想法子解决粮种的事。

    没有粮种,干旱过去了百姓们也还是会饿死。国库一般都留有粮种,就是未防天灾人祸,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动的,一旦动了,饥荒就延绵不绝,因为没粮可种,百姓会饿死,王朝会自取灭亡。

    可他上的折子那么久了也没有回应,八成是国库也没粮种了。

    这时,平安迈着小短腿跑进来,绕着他爹转了一圈,见爹爹的头发还是黑黑的,他又往他爹腿上爬。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