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8章 第 8 章 //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安觅放大那张画,想看是什么绝世大美人,然而,马赛克!!

    难不成这人还画的是春那啥图?

    果然食色性也,这年头谁还没个几g,啊呸!是几本小黄文,再芝兰玉树的人也不能免俗。

    作为游戏的隐形角色,看穿一切的感觉好爽!

    安觅正爽着,只见画上浮现出两个斗大的字——伏笔

    安觅:……

    真是简单又直白,就是勾玩家玩下去呗。

    魏景和看着画,画里是一个披衣而起的女子,香肩半露,肤如凝脂,蓦然回首,丰润的小嘴红嫩嫩的,仿若透着一层光泽,似嗔却笑。

    画里这张脸与床上睡得香甜的小团子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当年他接到县令邀请参加诗会的帖子,知道自己沾酒即醉的毛病,去前早早备好了醒酒丸在身,谁成想被同窗给换了,沾酒即醉便罢,偏还不记事。

    翌日,他醒来只发现玉佩丢了,其他无异样,也没等来找事的人,他去同县令辞行时,县令也只道他醉了,他自然不会以为什么都没发生,不过是静观其变。

    这一观就观了一年,观来了个儿子。

    那日清晨,他做了个旖旎的梦,梦里的女子一身滑腻雪肤,乖巧又大胆,梦醒的刹那他看清她的脸,精致小巧,好似精雕细琢出来的瓷娃娃。

    然后,他出门就看到门外躺着个小孩子,他抱起孩子,熹微的晨光洒落,小孩睁开眼,瞬间与梦境里的女子重叠。

    小孩手里紧紧拽着一枚玉佩,是他考上秀才时,他爹把当年走镖得来的玉石边角料送给他当礼物,他开出来一块两指宽大小的青白玉,正好做一块玉佩,一年年把玩在手,越发温润细腻。

    第二日,他便去县里打听,却得知县令一家被下大狱的消息。那县令本是极擅钻营的,从各地搜罗来上好女子认做义女,实则当瘦马□□,他也知那夜同他春风一度的,断然不会是县令的亲女。

    县令出事当日,他养着的那些义女均被瓜分,或流入烟花之地,或充入教坊司,他想去打听孩子的娘已是力有不逮,尚来不及见那县令一面,那县令一家便已被判流放,接着便是洪水发生,四处逃难。

    后来稍安稳些了,唯有画下梦中唯一能看清脸的这一画面,好待日后寻寻看。

    若事情没找上门便罢,找上门了,他必要弄清楚诗会当日发生了何事,在日后平安问起他娘时也能有个交代。

    安觅看画这一会,扇风任务失败,莫得积分,于是,她迁怒了!指头对屏幕里男人的脸一顿猛戳,老实上床照顾崽崽不好吗?看什么画,害她又丢了一个可以给崽崽买馒头的积分。

    魏景和将画收起来,又拿出顺义县的舆图,指头划过上面几座山头,确认大溪村安全无虞后才收起来放好,吹熄烛火歇息。

    ……

    安觅回到家,看到院子里开车撵狗的熊侄子,果然还是自己的崽崽好。

    “觅觅回来了?是不是觉得你侄子好可爱,想生一个?”安大嫂走过来对安觅挤眉弄眼。

    安觅听说亲妈看自己的孩子都是有很厚的滤镜的,她看着地上的熊侄子,抽抽嘴角,“不,我有。”

    安大嫂:……

    她刚刚听错了吧?觅觅说她有孩子了?

    安大嫂笑笑摇头,这孩子总爱开玩笑,要真不声不响弄出个孩子,安家得疯。

    安觅回房卸妆洗好脸,躺在吊篮藤椅里,打开游戏,正好看到崽崽起床。

    他醒来没见大人也不哭不闹,自己下床穿衣,小手小脚的,还会系上小腰带,别提多可爱了。

    平安走出屋子,外面的天才刚朦朦亮,他抬起小拳头揉揉眼睛。

    “平安醒了?来,奶给你醒醒神。”魏老太上前给他整整衣裳和腰带,从盆里拿来湿着的脸帕子往平安小脸上一擦,平安还迷瞪的眼睛瞬间精神了。

    魏老太又给他头顶扎上小揪揪,将昨日他从山上带回来的小布袋里的饼掰了一小块给他,“拿着先垫垫肚子,你爹跟同你大伯去山上挖山药了。”

    昨天老二带回来的小布袋里有三个饼子,都是细粮做的,昨日分给三个孩子一个,如今还剩下两个,除了给平安的这一口,待会老大和老二回来了还能让他们带在路上吃。

    平安拿着饼走到院门的门槛坐下,边吃边看向进山的方向,盼着他爹出现。

    魏老太看那小小的人儿乖巧地坐在那里,不由得叹息,要是有娘的孩子,哪会整日巴巴等着他爹。

    平安分两口吃完饼,嘴有点干,知道家里的水宝贵,他看到脚边一株草上滴着一滴水,就用小手去接,水滴在手指上,平安把手指含进嘴里。

    安觅:……疯狂想氪金买几吨水送崽崽!

    崽崽就要渴死了,快来帮他寻找水源吧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白露指的是:a节气,b露水,倒计时十秒

    安觅果断选b。

    恭喜回答正确,获取水源方法已发放

    安觅点开个人面板,上面又多了一张收集露水的图,这是要她教崽崽收集露水?

    “平安。”安觅只能试试看。

    “仙女姐姐?”听到声音,平安终于想起他脑子里住着个仙女姐姐,不是做梦。

    “平安,我们来收集露水喝好不好?”

    “好呀!”

    安觅话刚说完,平安就欢喜地跑到路边用手去接挂在草上的水滴,与其说接水不如说在玩。

    路边还有些没法吃的草,经过露水的滋润,又焕发了些许生机,就如同这世间苟延残喘的人,顽强地活着。

    安觅这次笑不出来了,她在头疼怎么教崽崽制作收集露水工具。

    魏景和一身破旧短褐从山上下来,看到的就是沾了满手露水的平安。

    “平安,你在做什么?”他走上前。

    安觅看到魏景和立即想到办法了,平安不会做,他爹会啊!

    “爹爹,仙女姐姐说收集露水喝。”平安欢喜地跑到他爹跟前。

    “哈哈……仙女确实是喝露水的。”后头的魏老大忍不住大笑。

    “真的吗?仙女姐姐也要喝水吗?那我要给仙女姐姐收好多好多的露水,这样仙女姐姐就不会没水喝了。”平安不知道为什么住在他脑子里的仙女姐姐还要喝水,但他知道没水喝的难受。

    魏景和本也当童童语听,忽然似是想到什么,目光略过地上湿润的干草,兴许,这不失为一个活下去的方法。

    而此时,安觅发现系统给她发放积分了,又是10积分,上面显示获取水源任务完成。

    这样也可以?她养的怕不是福气小崽崽?糊里糊涂就判定任务完成了?

    “平安说得对,露水也能喝,改日爹爹和你一起收集。”魏景和摸摸平安的头,牵起他往家走。

    魏老大:……这是惯得没边了。

    *

    到了家,兄弟俩把背后的背篓卸下,里面满满的山药,大小不一,大多弯曲,每根都不小,全部挖了加起来能吃些时日。他们已经记住山药长什么样子,到时可以上山找找看看别处还有没有。

    “我先煮几段试试,你俩快去换衣裳,今日去县里怕是有些迟了。”

    魏老太给二人倒了半碗水,兄弟俩分着喝了才去换衣服。

    换好衣服出来,魏老太又拿出那两个饼给他们一人一个,“这个带路上吃。”

    “娘,有没有窝窝头?我吃那个就行,这个留给您和爹吃。”魏老大看到细粮做的饼子,哪能父母都没吃到,自己就先享福。

    “嗯,娘给我们窝窝头就好,这两个留着给您和爹吃。”魏景和也推拒。

    “你们都是好的,娘知道,快拿着赶紧上路。”魏老太欣慰地笑着将他们往外赶。

    兄弟二人只好作罢,魏景和日常交代平安在家乖乖听奶的话,正要转身往外走,平安忽然扑上去死死抱住他的大腿不让他走。

    崽崽爹有血光之灾,是否让崽崽跟随保护

    安觅看到任务提示,第一个念头就是选否,她的崽崽那么小,怎么保护!

    可既然能作为任务就代表很严重,崽崽已经没娘了,再没爹可不行,她的崽崽可全靠他爹护着呢,于是就有了平安抱大腿不让走的画面。更新最快s..s..

    “爹爹,平安也去。”仙女姐姐说爹爹会受伤,平安要去保护爹爹。

    “平安,不许闹你爹。”魏老太上前拉平安。

    平安绕开他奶的手,昂头眼巴巴地看着他爹,圆溜溜的眼睛里也渐渐蓄起了泪光,“爹爹,带上平安好不好?平安会很乖很乖的。”

    魏景和只当是昨日他不在家,平安被李氏将他扔山上的事吓到了,他弯腰和平安对视,“平安,爹爹这次是去县里辞去差事的,以后就都在家陪平安了。”

    这是他本就打算好了的,如今顺义县的局势越发严峻,若是聚集起来的那些难民想要冲入京城,顺义县首当其冲,他已经窥见县令怕是不日就有所行动,他再待下去对自己不利。

    “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你快去,我抱着他哄哄便好。”魏老太要上前抱平安。

    连在逃难路上都鲜少哭闹的平安哇的一声哭起来,扑进他爹爹怀里,“就要去,爹爹带平安去,平安怕。”

    大家都以为他是昨日被扔山上吓怕了,一时沉默。最后还是魏老太狠下心要去拉开他。

    “娘,我带他去吧。”魏景和抱起平安,替他抹去脸上的泪,“不哭了,爹带你去。”

    魏老太气得指指他,“别人是慈母亲多败儿,你是慈父多败儿,就惯吧你!”

    她平日也疼平安,可不会什么都依着他。

    魏景和笑笑,抱着平安出门。

    魏老大摇头跟上,就没见过这么惯孩子的。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