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7章 第 7 章s*.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你藏起来的那些。”魏老大不想再看她犯蠢。

    “不可能!你们怎可能找得到!”李氏不愿相信。

    “你怎么不直接藏进粪坑里呢!”魏老大气笑。

    “是平安找到的。”魏景和怕她还不够气似的,闲闲道了句。

    李氏身子一晃,做势又要嚎,魏老大先一步将粮食塞她怀里,捂住她的嘴,拖着她往外走。

    路过门口的大丫和二丫时,张了张嘴,魏老大没说什么。

    大丫拉着二丫跟上去。

    “大姐,娘是被赶出去了吗?”二丫闷闷地问。

    “嗯,娘做错事了。二丫别怕,以后大姐照顾你。”大丫低头看着地上。

    “其实,有娘和没娘也差不多。”二丫小小声地咕哝,娘待她也不好,还经常抢她的口粮吃。

    出了魏家的院子,魏老大放开李氏,拿出魏景和帮他写的休书,“你走吧,大丫和二丫我会照顾好的。”

    李氏看着休书,如果可以的话,她其实是不想离开魏家的,可是她怕啊,到哪哪有天灾,从没消停过,那真的就是个灾星!

    连混子都抢不走他,野兽也不敢吃他,不是灾星是什么?这次又要往外逃,谁知道又会遇上什么灾祸。

    等着吧,魏家迟早会被克死,到时候就会后悔不听她的,把那灾星处理掉。

    “我等着看你们什么时候被克死。”李氏接过休书,高傲地转身就走。

    “等一下。”

    李氏听到魏老大叫住他,回身一脸快意,“怎么?后悔了?”

    魏老大摇摇头,“我是要提醒你,不要在外面乱说,平安是老二的逆鳞,你知道他有手段,有本事。”

    李氏脸色一僵,气得大骂,“你就活该被他踩在头上一辈子!”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由始至终都没看一眼她的两个女儿。

    魏老大回头看到两个丫头又扒在门口看,难得温情一回,上前挨个摸摸她们的头,把李氏为何离开的原因告诉她们,省得不明不白地怨恨家里。

    ……

    晚饭,魏老太一样做的是米糠窝窝头,小半碗米熬成能照出人影的粥,不同的是,今天多了一碟炼过油的油渣子,和一道猪下水。

    这算是开春以来最丰富的一餐了,一个个吃得喷香。

    安觅返回游戏,看到的就是崽崽熟练地使用筷子夹着一块猪肝小口小口咬着吃,好像吃的是绝顶美味一样。想到自个中午吃的豪华大餐,恨不得能买来塞进游戏里投喂崽崽。

    她打开面板,看到上面的23个积分,叹息一声,穷啊!

    安觅又打开商城,这次又解锁了一个。是馒头,软绵绵的白馒头,50积分一个。

    呵,给积分就抠门得不行,商城的东西倒是死贵,明明积分还没到购买门槛就解锁了,这是吊着人使劲赚积分呢,你倒是给任务啊。

    信不信她把这游戏买下来加上氪金功能!

    在安觅寻找有没有漏洞可钻的时间里,平安已经吃完饭,被擦干净身子,穿着盖到屁股的小单衣被他爹放到床上。

    “平安先睡,爹还有事要去同你爷商量。”魏景和摸摸平安的头。

    “平安已经睡了。”平安说着抬手捂住眼睛。

    魏景和轻笑,起身往外走。

    他不在的时候孩子就亲他奶奶,他在的话就亲他,所以平安一直都是同他睡。

    崽崽要睡了,是否给崽崽讲睡前故事

    安觅:……

    的确是养崽日常呢,她怕把崽崽越讲越精神。

    “仙女姐姐?”平安放下手,偷偷地喊。

    “姐姐在呢,平安要听故事吗?”看平安还精神的眼睛,安觅觉得这任务得接。

    蚊子再小也是肉,得赶紧赚够给崽崽买大白馒头的积分。想不到她安觅有天会买不起一个大白馒头。

    “是三字经吗?平安会背……三句了!”平安又掰手指头数,然后一脸小骄傲。

    “平安好棒!不过,姐姐讲的是别的故事哦。”

    “平安要听仙女姐姐讲故事。”平安兴奋地挥着小手。

    安觅点是,然后用平安能听懂的话讲夸父追日,柔柔细细的声音在寂静的屋里娓娓响起。

    ……

    堂屋这边,大人们商议是走还是留的问题。

    干旱已经持续半年,冬日里就没下过雪,开春更是一滴雨水也无,早在一个月前就陆陆续续有人往外逃了。

    他们在路上加上过城耽搁的时间,历经两年多才来到这块地,也算是皇城脚下,原以为熬个两三年,等魏景和考上进士了,他们再考虑落户的事,没想到因为各地天灾的缘故,朝廷的科考都停了,何时再开还不知道。

    老家被大水冲了,回去是如何个章程还不知道,听说那边瘟疫还在蔓延,正想着干脆落户在大溪村算了,谁成想干旱又来了。

    老天好像真的不给人活路。

    “要不往回逃吧?也能顺便打听打听你们小妹的消息。”魏老太犹豫地说出心里一直惦记的事。

    大家一时沉默。

    魏老头叹息。

    当初洪水来袭,他们是恰巧送老二上京赶考宿在县里才逃过一劫,然后接连下几日大暴雨,县城也淹了,新的县令还未到任,到处听到县下许多村子都被大水冲了,桃花村就是首当其冲。

    老二见势不妙,花大钱买了些粮食,带他们逃出县城,逃出渝州,连刚嫁出去的闺女都没来得及通知。

    原以为到了青州先安顿才来,等老家太平了再回去,哪成想才待到开春,瘟疫传过来了,接着又是逃。

    大虞朝好似遭天谴,各地天灾接连发生,靠近权利中心有保障是从众心理,大批难民往京城方向赶,途经城池均无法进入。

    还是老二脑子活,是他以举人身份先进去,找着落脚地了才能让他们一家以探亲身份入城,而非难民。

    好不容易来到距离京城最近的顺义县安顿下来还不到一年呢,又要逃了。首发....

    “老家那边已经被大水冲成平地,瘟疫仍然存在。”魏景和摇头否决,“爹,娘,县城通往京城的城门已经关了,上面听到消息有大批难民聚在顺义县附近,怕要造反,不再让人进京。”

    “我听说皇上都逃了。”魏老大叹息。

    他原本在码头卖力气,可惜干旱后水位下降,如今都露出河床了,船已经无法航行,好在,这些日子许多人都往外逃,需要力气人帮忙,也能挣些许粮食。

    魏老头看向魏景和,“老二,这消息属实?”

    “不是当今,是太上皇。”魏景和在县丞底下当攒典,能比寻常人多知道一些消息,“太上皇派出去的人找到一片湖泊,不久前,太上皇以养病的名义撤出京城。”

    说起这个太上皇也是一难尽,三年前,天灾初显,当时还在位的太上皇积极调动各方应对,没想到接下来各地天灾不断,今年京城这边旱情刚有苗头,太上皇立马称病退位给太子,想是不愿担个亡国君的罪名。

    太上皇这会撤走也有放弃这个王朝的意思,只怕觉得王朝气数已尽。

    “接下来是怎么个章程,你跟爹说说。”魏老头发愁。

    “先保证口粮吧,皇上没走,还派镇国公来查探难民的藏身之处,留下来可能还有别的活路。再说,如今也逃不到哪去。”

    魏景和原是想逃往沿海地域的,靠海的地方也有能喝的水,有海物可食,只他今日又听到消息,海域也不太平,有飓风海溢,他便打消往那逃的念头了。

    “爹听说很多富商都逃往楚、梁两国了。”

    说来也怪,这次频频天灾只发生在大虞朝,周边楚、梁两国都安然无恙,最多就发生点小地动,也因此,民间到处都在传当今皇上德不配位云云。

    魏景和莞尔,“那是带着大批粮食过去才被接纳。爹,儿这颗脑袋只能给全家谋口饭吃。”

    听他这么打趣,大家乐得大笑,一扫沉闷的气氛。

    确定不走了,魏老大起身,“今日俩丫头没接到多少水,我去看看能不能再接点。”

    魏老大走后,魏景和郑重看向二老,“爹,娘,你们可不要听李氏说的。有句话叫盛极而衰,大虞朝兴许就是这般,天地自有它的运转之道,无关灾不灾星的。”

    “怎么,还担心你娘因此厌了平安?别人是有媳妇忘了娘,你是有儿子疑了娘。”魏老太横他一眼。

    李氏是在她耳边说过自打平安出现后哪哪哪是天灾,真是苦了他云云,真当她听不出来在说平安是灾星,只是没想到,没理她她就变本加厉要除了平安。

    “怎会。是有了儿子,和他一块孝顺您。”魏景和从不吝于哄老太太。

    魏老太被哄得脸上笑出褶子,“成,我就等着享你父子俩的福了。”

    “那爹娘,你们歇着,我回屋瞧瞧平安。”

    魏景和出门后,魏老太转头问魏老头,“老头子,你说,老二是不是还防着咱们?”

    当初孩子来得蹊跷,又遇上老家发大水,逃难路上,那么小的孩子,任谁都觉得没活的可能,再加上李氏总阴阳怪气,老二怕是因此担心他们不把孩子当回事,连家里侄子侄女都没抱过的他,愣是当爹又当娘的把孩子绑身上贴身照顾,当真把孩子带活了。

    说真的,当初开始时他们确实这般想过,因为这孩子是突然冒出来的,是不是老二的孩子还难说,可后来老二的坚持让他们真心接受了孩子的存在,失去虎子后更是当眼珠子疼,老二要还怀疑他们,那可就寒心了。

    “不怪他,是李氏瞎攀扯的,他只是给咱们提个醒,这还得亏老婆子你是明理的,换别家愚昧的早信了。”魏老头拍拍她的手。

    “去去去,少给我灌迷汤。”魏老太挥开他的手,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再熬一熬,等老天给活路了,老二能继续往上考了,你就能享福了。”

    魏老头这辈子最得意的不是天南地北的走镖,而是娶了如花似玉的媳妇。

    老婆子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出身,当年他走镖瘸了腿,本来是打算回乡下讨个媳妇过日子的,老镖头给他介绍个大户人家放出来的丫鬟,他去接人的时候没想到是那么美的一个姑娘,再三问过她是否乐意跟他走后,他就把人领回村了。

    可能是觉得自己占大便宜的心理,从不舍得她受累受委屈,没想到临老还要颠沛流离。

    “熬吧,不熬能怎么办,而今就看谁有那个命熬了。”魏老太叹息,望向屋外黑漆漆的天,不知道闺女是否还活着。

    ……

    魏景和回到屋里的时候,平安已经睡得奶呼呼的。

    安觅成功完成睡前故事,正在进行给崽崽扇风任务,看到孩子亲爹进来,觉得这任务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然而,魏景和并没马上歇息,而是走到靠窗的书案前,从用竹子编织的画篓子里取出一幅画卷。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