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5章 第 5 章.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安觅也没想到投喂了颗糖,平安就心心念他爹,要拿去给他爹吃,结果就听到李氏大骂他是灾星的话,气得她想当场买个炸弹把那女人给炸了。

    她的崽怎么可能是灾星,有她在,只可能是福星。

    “仙女姐姐,平安不是灾星对不对?”

    平安其实没听懂太多,只知道大伯娘扔掉他,是因为他是灾星。灾星好像很坏,他以前也听大伯娘偷偷骂过。

    “平安当然不是,灾星是不会拥有仙女姐姐的,也不会有仙女姐姐给他送好吃的,相反,平安是福星才对。”安觅赶紧安抚。

    旁边的大丫抹了把泪,去牵平安的手,“平安乖,我娘胡说的,跟姐姐回去给奶煎药。”

    二叔要她看好平安,她怕平安吵到大人说话,就追出来,也听到了屋里的话。她知道,她可能要没娘了。

    “嗯,大伯娘不好,仙女姐姐说平安不是灾星,是福星,所以平安有糖。”平安立马忘了难过,开心地炫耀他的糖。

    大丫不知道他从哪听来的仙女姐姐,看到他掌心里的糖,白白的一颗,只以为是二叔买回来给他吃的。

    大丫又看了眼,扭开脸,怕再看下去会忍不住抢了吃。

    二叔对平安真的很好,娘那样骂平安,二叔不会乐意的。

    平安看看糖又看看大丫,皱着小眉毛,肉疼地拿出一粒小馒头,“大丫姐,给。”

    大丫看到平安递过来的东西,更想哭了。二叔是她爹就好了,有满满的疼爱,有好吃的零嘴,哪怕没娘她也乐意。

    “大丫姐,小馒头很好吃的。”平安又往前递了递,心里盼着大丫姐吃,又盼着大丫姐不喜欢吃,这样小馒头又是他的了。

    大丫也饿,逃难这几年,只有在城里落脚那段时日能吃饱饭,今年发生干旱后,他们家里又没种地,粮食都是靠二叔、爷爷还有她爹到城里挣来,每日两顿饭,顿顿都是稀的,以前饿急了还能灌水饱,如今连水都没得喝,饿急了只能勒紧裤腰带,好像这样就没那么饿了。

    她盯着平安手上那粒小小的馒头良久,最终还是敌不过馋和饿,接过来飞快抛进嘴里,连味道都没尝到就咽下肚了,有吃的东西得赶紧吃进肚子里才是正经。

    平安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小馒头就没了,有点可惜。不过,大丫姐不哭了就好。

    安觅疯狂截图,崽崽大方又小气的小表情真是太逗了,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

    “平安真好,姐姐以后也对你好。”大丫捏捏平安的小脸,带他回厨房。

    回到厨房,大丫看到灶台下的二丫正吃着什么东西,见到他们进来了,就把剩下的全都塞进嘴里,还噎得直翻白眼。

    大丫看到开盖了的砂锅,脑子一懵,松开平安的手跑出去,“爹,不好了!二丫吃了奶的药!”

    “什么我的药,我没煎药!嚎什么嚎,别的没学,尽学你娘嚎丧!”魏老太骂是这么骂,却一刻也不耽搁地往外走。

    魏景和微微蹙眉,倏地脸色一变,箭步快过魏老太冲向厨房。

    “平安!”

    一进厨房,魏景和就看到平安用筷子戳了段砂锅里的东西,还用小手指去碰,他大步上前把人抱起来,沉下脸,“平安,爹爹是不是说过不能乱吃东西?”

    平安举着筷子上的山药,“爹爹,仙女姐姐说能吃!”

    安觅隔着屏幕都觉得有压力,这人沉下脸还挺威严的。

    真新鲜,好久没出现过让她感到有压力的人了,没想到在游戏里能看到。

    魏景和头疼,儿子怎么就念着仙女姐姐不放了。

    大人们都涌进来,二丫见偷吃被发现,想到要面对大人的打骂,哇的一声哭了,“我不是要吃奶的药,是这药好香,我饿……”

    原本想开骂的魏老太也骂不出来了,上前看已经熄了火的砂锅,因为省水的缘故,大丫只刮掉表面的土,再用抹布擦了擦,用少少水冲了下,就切段放进砂锅里煮了,如今里面的水都快干了,看不出颜色,里面几段所谓的药已经发黄,确实散发出一种馋人的香味。

    “老,老二,二丫是不是把那毒草根吃了?”魏老大一个彪形大汉愣是吓腿软。

    “好啊,你这野种克死了我的虎子,又来克我家二丫!”李氏挤进来指着平安骂,却没上前关心二丫有没有事,只激动又有一件事证明她说的是对的。

    “李氏,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东西是我给平安带回来的。”魏景和抱住瑟缩的平安,面沉如水,连大嫂都不叫了。手机端s..

    李氏先是被吓住,随后又指着他骂,“你这二叔安的是什么心啊,让小……小孩子带有毒的东西回来给侄女吃!”

    “老大,把她拖出去,先关屋里,她什么时候交代粮食的下落,什么时候放她走。”魏老头挥手让魏老大赶紧把人拉走,看着糟心。

    这话,等于是休的意思了。

    魏老大低下头,默然上前捂住李氏的嘴,直接把人拖出去。

    没了搅事的,魏景和放开平安,上前要抠二丫嗓子眼催吐。

    二丫好不容易才有点东西填肚子,哪里愿意吐,扭着身子不愿配合。

    “你个死丫头,还要不要命了,赶紧吐出来!”魏老太气得想上手打她一顿。

    “我带二丫去县里。”魏景和当下决定,不说东西是他让平安带回来的,单说他是二丫的叔叔也不能放着不管。

    “我不去!我不去!哇……二叔,我不要吐出来。”二丫不乐意,她好不容易才吃到一点东西填填肚子,而且还那么好吃,怎么能吐出来。

    魏老头看她活蹦乱跳,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就道,“看她也不像有事的样子,再看看吧。”

    魏景和看向关完李氏回来的魏老大,“大哥,你好好问问二丫有没有哪不舒服。”

    魏老大肃着脸将二丫扯过来,“你怎么能乱吃东西,快跟爹说哪不舒服!”

    二丫还是怵这个爹的,她连连摇头,扭开身子,跑去看她奶要把东西倒掉,眼睛就差没黏在上面了。

    “怎的?哪不舒服?”魏老太见她待着不动,没好气地扯了她一把。

    二丫舔舔唇,眼睛盯着砂锅,“我还想吃。”

    所有人:……

    “家里虽然没能吃饱,也没至于让你饿到连毒草根都吃的地步。”魏老太重重放下砂锅,板起脸教训。

    魏景和这时想起一件事,他拿过平安手里的那一段,轻轻捏开,里面竟是黏糯的肉质。

    他看向大丫,“大丫,你碰这个的时候不痒吗?”

    大丫摇头,“不痒,就是滑滑的。”

    魏景和发现他忽略了一件事,这草根可是平安自个挖出来,还蹭破不少皮了,从始至终也没听平安喊过痒。

    莫非,这与当初村里那老人遇上的不是同一种?

    表皮黄褐色,形状且长且圆且扁,略有毛须,断开后肉质呈白色,附有滑腻黏液……魏景和又回忆了遍之前在山上查看的草根,是同一种无疑。

    “老二,可是看出什么来了?”魏老太见魏景和脸色凝重,心里咯噔一跳。

    魏景和展眉,“若明日二丫没事,咱家又多一样吃的了。”

    “当真?我瞧瞧,方才都没顾得上瞧。”魏老太用筷子把刚才急着处理掉的草根仔细夹到碗里,俨然已经当成家里的口粮之一。

    如今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多一种吃的就多一条命。

    “老二,这真的能吃吗?”魏老大犹疑。

    魏景和点头,“十有八九是能吃的,先前说的痒只怕是因人而异,平安和大丫都没少碰,也没见他们喊痒。”

    “那太好了,我看平安挖的那块地方底下应该还有不老少。”魏老大兴奋地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去挖回来。

    然后,他转头把二丫教训了一顿,哪怕最后证明这东西真的能吃,也不能让她以为是她的功劳,省得以后什么都往嘴里塞。

    “这东西应该叫什么?总不能还叫草根。”魏老头问。

    “山药!”平安的小奶音响亮响起。

    “山药……这东西是平安从山上给他奶带下来的药,可不就是山药嘛。”魏老大自我解读了山药的意思,还觉得这名再符合不过。

    “成,平安找到的新吃食,就由平安起名叫山药。”魏景和倒没想那么多,小孩子大概是认为从山上下来的药就叫山药。

    “真是奶的乖宝,这么小就知道孝顺奶了,是奶的小福星。”魏老太欣喜地将平安搂过来好一顿爱的揉搓,转头就严厉警告两个孙女,“你们谁也不准把这个山药说出去,不然让你们饿肚子。”

    大丫和二丫用力点头,说出去就有人抢了,她们又不傻。

    “大哥,挖山药的事先不急,当务之急是去把野猪处理了。”魏景和提醒魏老大别忘了藏在屋后的野猪,天热还是赶紧处理了好。

    “啥?你们还带回了野猪?”

    魏老太和魏老头瞪大眼,原以为尽是糟心事,没想到喜事一件接一件。

    魏景和点头,把平安遇到野猪以及被人救的事说了。

    魏老头皱眉,“若真是镇国公的人,证明皇上没放弃京城,那咱们还要往外逃吗?”

    魏景和摸摸平安的头,“爹,这事迟些再商议,先去处理野猪。”

    魏老头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心里有章程了,也来了精神,“走走,赶紧去瞧瞧。”

    “水都不够喝就不烧了,宰杀好了直接用火烧猪毛,烧好了把毛刮掉,就直接在屋后处理。”魏老太脑子一转,当下安排起来。

    三个男人自然没异议,魏老大和魏老头拿上家伙就出去了。

    魏景和牵着平安走在后面。

    “大丫二丫留下看家,尤其把你们的娘看好了,咱们的粮食都被她藏起来了,她要跑了大家都得饿肚子。要是她还知道自己是你们的娘,就该早些把粮食交代出来。”魏老太对大丫二丫交代了一番,完后,又严厉叮嘱,“野猪和山药的事不能让你们娘知道,不然我扒了你们的皮,知道吗?”

    大丫和二丫认真点头,“知道了奶。”

    崽崽家没粮食了,是否帮崽崽找出被藏的粮食

    vx有消息进来,安觅刚打算退出游戏就来任务了。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