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4章 第 4 章 //

时间:2020-11-05作者:禅猫

    !

    李氏回头看到那本该死在山上的小野种好好地站在门口,脸色都白了。

    这野种怎么可能好好的回来了!

    魏景和牵起平安的手往里走,大家穿的都是麻布短褐,只他穿着长衫,哪怕因为上山找平安被割破了,脏了,他也是最从容优雅的那个。

    李氏低下头不敢看魏景和,她知道她完了。

    老二虽然是读书人,却没有读书人的迂腐。别的举人老爷会为了名声忍让兄嫂,他可不会,惹到他头上,他有的是法子整治你。

    以前还不显,自从小野种出现后,就显出他的可怕来了,尤其逃难路上,他的手段多得叫人瑟瑟发抖,正因为这样,一家九口人,除了她夭折的儿子,都好好活下来了。

    “哎!我乖孙回来了!我就说我乖孙福气大着呢。”

    魏老太看到平安好好的,心就定了,上前上下查看有没有哪伤着,只差没把衣服扒了瞧个仔细。

    “奶,药,仙女姐姐给的。”平安举起手里的山药,又看向他奶的额头,那里已经绑了布条,不流血了,仙女姐姐给的药还有没有用呀。

    魏老太当时并没有完全昏迷了,所以还能听见李氏诓平安的话,这会听孩子真当真了,简直跟挖了心肝肉一样疼,对李氏也更气了。

    “奶的乖宝哦!”魏老太把平安搂进怀里一顿揉,瞪着李氏骂,“这么乖的孩子居然还有人丧了良心去害,也不怕遭雷劈!”

    魏景和招手让缩在墙角的两个侄女过来,从小布袋里拿出一个饼子分成三份,“大丫二丫带弟弟到屋里玩。”

    二丫飞快接过饼子塞进嘴里,一路逃难让她深深记得有好东西赶紧吃进肚子里。

    大丫也接过饼子,木然地吃着,八岁的她已经敏感察觉到她娘做了什么错事。

    今天她娘一早就打发她们去村里那口还在渗水的井排队接水,回来就看到奶.头上受伤了,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魏老太看到魏景和给两个丫头分饼吃,不赞同地瞪了他一眼,只以为他从县里带回来的。

    平安看看他爹,又看看他奶,然后颠颠给她奶送去,“奶,吃!”

    “哎哟!奶的乖孙喂!”魏老太抱起他稀罕得不行,“奶不吃,平安吃了快长大,好保护奶。”

    平安想到之前坏人推倒奶的画面,认真点头,“嗯!平安多吃点,快点长大打坏人!”

    李氏翻了个白眼,小小年纪尽知道给老太婆灌迷汤。

    “跟姐姐玩去吧。”魏老太放下平安。

    大丫过去牵起平安的手,沉默地朝大房的屋里走。

    要进屋的时候,平安看到还拎在手里的药,忽然停下脚步,扯扯大丫,“大丫姐,给奶煎药。”

    大丫看到他举着的东西,“这是二叔给奶带的药吗?”

    “仙女姐姐给的,平安带的。”平安挺起小胸脯,他可能干了。

    大丫见包得这么好,只以为是二叔带回来的,接过来拿到厨房去。

    二丫也赶紧跟上去。

    ……

    打发孩子走,所有人都进了堂屋。

    李氏惴惴地站在魏老大后头。

    “大嫂,我倒想听听,你为何要将平安丢上山。”

    魏景和由始至终看着都是最平静的,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越是平静就越可怕。

    “平安是被混子抢走了,为何又会在山上我可不知道。”李氏是决对不会承认的。

    “大嫂,我听说昨日你去排队取水的时候无意说了家里口粮,正好被村里的混子听去了吧。”

    “老二,你是说,她,她是故意的?”魏老太不敢置信地指着李氏,接着就拍腿嚎开了,“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魏家娶了这样丧良心的进门!”

    魏老头和魏老大也一样震惊,尤其是魏老大,怎么也不愿相信同床多年的婆娘会这般蛇蝎心肠。

    “娘,粮食柜子的钥匙在谁手里?”魏景和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李氏的脸色再也端不住了。

    魏老太沉下脸,“今早我让她给你们做点吃的后就没还回来。”

    “娘可记得那两个混子离开的时候带了多少粮食?”魏景和又问。

    魏老太当时只顾着护住孙子不被抢走,而今想起来,那两个混子手里拿的绝非是家里粮食的全部。

    李氏慌得脑子一冲,“我这是为了不让他们全抢走!”推荐阅读s..s..

    这是不打自招了!

    魏老大脚底生寒,这是混子没抢走平安,她就把人扔山上了啊。

    “真难为大嫂你动脑子一回就为除掉平安了,事先藏起粮食也没想过要还回来吧?毕竟还回来不就等于承认平安出事和你有关。或者,你还想,这事没成就干脆提出分家,对吧?”

    魏景和的目光依然平静,语气平平,可李氏就是觉得那眼神跟刀子似的,那声音更像是催命符。

    “还不老实把事情说清楚!”魏老大第一次抬手打了李氏。

    李氏被打倒在地,捂着脸不敢相信她居然被自家男人打了!

    “魏老大,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李氏嗷的一声,从地上跳起来,爬到魏老大身上又抓又挠。

    魏老大平日里忍着她那是因为她没触碰他的底线,这会哪里容得她蛮不讲理,押着她跪下,“今日这事不是你撒泼蛮缠就过得去的,再闹休了你!”

    “你要休我?“李氏挣开他,站起身,呸了口,冷笑,“你不休我我还不想过了呢!有那个野种在,再待在你们魏家迟早被他克死!”

    “住口!”魏老太呵斥。

    “你给老子闭嘴!”魏老大怒吼。

    李氏是完全豁出去了,“我说错了吗?从那野种出现在魏家开始,老家就发大水,哦,不,还有他外家那边,刚出生,他那县令外公就犯事被流放了。”

    “我让你闭嘴你没听到!”魏老大上前扯她。

    李氏发狠地咬了他一口,跑到另一边,继续说,“咱们好不容易逃到青州,刚安顿下来没多久又发生瘟疫,好不容易出了青州,还把我的虎子克死了,而今才到这里不到一年,原以为靠近京城就能安稳了,可是干旱又来了!

    你们这次不是想要逃往靠海的地方吗?只要有他这个灾星在,到哪都是灾难!”

    魏老太啐她一口,“什么灾星,你怎么不说因为平安的出现,咱们准备送老二提前上京赶考而躲过村里的洪水!再是瘟疫,那是洪水过后传到青州的,关平安什么事?虎子的死是因为你照顾不周,怪谁!至于这里的干旱,老天不给人活命也能怪到平安身上?而那贪官县令,是他活该!要说克,怎么没把我二老克死,也没把你克没了!”

    当初老二在门口捡到平安,就说是他儿子,他们才知道老二当初受邀去县令家参加诗会,因为沾酒就醉的缘故出了点意外,而平安就是那个意外的结果。捡到平安的第二天就听说那县令被下大狱了,他们就猜平安可能是因此才不得不送来。

    她也怀疑过孩子可能不是老二的,不说没法求证,孩子长得也没有丁点像老二,可是老二非认定是他的,为了他的名声着想,也为了让孩子名正顺,就有了让他提前上京赶考的事。

    这一去哪怕考不中,一来一回,也有个一年半载了,到时候就对外声称孩子他娘难产去世了,如此名声也保住了,孩子也有出处了。

    几年下来,那么小的一团跟着他们逃难,不但好带不说,长开了还白嫩好看得很,比她以前在富贵主家看过的少爷小姐还要好看,为防被人惦记,他们还得故意弄脏他的脸。

    自打平安会说话后,小嘴甜得不行,想让人的心不偏都不行。现在谁跟她说平安是野种,她跟谁急。

    “天爷啊!放着好好的亲孙子不疼,偏要去疼不知打哪来的野种灾星啊!但凡多疼我家虎子一些,我家虎子也不会没了啊!”李氏坐在地上撒泼打滚。

    魏老太气得发抖,“逃难路上我和你爹尽可能照顾好自己不给你们添麻烦,虎子生病的时候我说我来照顾,你自己硬要抱着捂着,到头来人没了倒是怪起我们来了!最后更是因为你不听老二的话,硬要把被子给他扯开,让他寒风加重!我可怜的孙子,托生在你这婆娘的肚子里也是造孽!”

    “李招娣,你给我闭嘴!在这里最没资格提虎子的人是你!”魏老大怒红了双眼,紧紧攥着拳头,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朝她抡过去。

    当时发现瘟疫的时候,是老二当机立断抢在城门关闭之前带着一家子逃出来,结果发现最小的两个孩子都受寒发热了,当时谁也没往瘟疫方面想,除了李氏。

    老二说不是,并且亲自采药熬了给两个孩子喝下。他也不知道李氏信没信,那时他要顾着二老,又要防备其他逃难者,最后虎子还是熬不过去,夭折了。他事后想起来,明明平安比虎子小一岁,身子还比虎子弱,而且是老二带着走在前头的,没理由,李氏一心照顾孩子还夭折了。

    他都不敢去想,是不是李氏怕儿子得了瘟疫,所以没精心照顾才导致儿子夭折的。

    “仙女姐姐,什么是灾星?”

    门外,平安扁着小嘴,可委屈了。rea3;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