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抽个美女打江山 第七百一十七章 合理

时间:2018-05-25作者:浪漫忧伤

    还有能比找曹操做主更好的办法么?只要搞定了曹操,还怕辛毗不点头不成,毕竟周少瑜又不是无名小辈,或许消失好些年地位有一定的下降,但这次的功劳又弥补回来不好,更莫说,不管人家心中什么想法,可但凡曾经被周少瑜举荐过的,至少表面上要承情。

    换言之,周少瑜或许认识的人不多,但实际上的人脉却一点也不少。

    综上所诉,只要搞定了曹操这位主公,辛毗也没道理挑剔什么,唯独要挑剔的,就是周少瑜是娶还是纳,这区别可大着呢。

    于是曹操为难了,虽然迄今为止,他并没有跟周少瑜问任何蔡昭姬的事情,可这不代表一点也不在乎,无论如何也是蔡邕的女儿,若是曹操一点在意都没有,历史上也不会将蔡昭姬从塞外接回。

    然后,然后蔡昭姬自然出现了,这不是什么难事,好歹也算是让蔡昭姬回归一下,虽然蔡昭姬已经基本彻底将这里从心中忘却了。

    了解完前因后果,蔡琰却好笑的摇头道:“此事非是妾身不愿,而是实现的几率太低,曹师兄之所以跟周郎问妾身,其实不过是婉拒罢了。”

    而后,蔡琰开始具体的分析。

    曹操和周少瑜是师兄弟,绝对的同辈人,辛毗也是同一辈,而一旦周少瑜要娶辛宪英,那么前两者立刻矮了一截。当然了,娶是不可能的,因为蔡琰这个正妻在呢,怎么也轮不到辛宪英,说起来,当蔡昭姬再次出现的消息传到江东,老乔家会怎么看?毕竟周少瑜当初说的可是娶呢。

    扯远了,反正周少瑜就算有意,最多只能是纳,这样就无需扯上辈分,毕竟身份摆那,妻和妾的地位差的可远。

    然而这样仍旧不可能,人家辛家好歹是名门,而辛宪英又是嫡出,万万没有做妾的道理。毕竟谁都知道周少瑜出身寒门,甚至很可能是那种一点传承都没有的,固然之后拜蔡邕为师,更娶了白富美蔡昭姬为妻,之后又在曹操底下有一定的地位,可那又如何?

    这都不是能让辛家低头让女儿嫁过去做妾的理由,哪怕辛毗是新投,可一旦低了这个头,那看不起的人可就多了,得不偿失。

    “那咋办,忽悠辛宪英私奔不成?”周少瑜苦笑一摆手,很是无语的道。

    这个私奔到不是非得指感情上,只要能将其忽悠走就成,不管啥关系。反正要放过辛宪英,绝对不可能,这可是难得的军师之才,虽然还是胚子,还需要成长,但这不妨碍周少瑜对她的期待,毕竟军师的重要性太重要了。

    “那也得周郎有办法长期接触辛宪英才成。”蔡昭姬更乐了,不过到底是自家媳妇,不为丈夫分忧还能干嘛,于是便道:“可让妾身出面,暂且收辛宪英为弟子,想必辛家不会反对此事。”

    怎么可能会反对,周少瑜的名气老实说,现在很小。但蔡邕的名气却仍旧极大,其女蔡琰之才,也亦然被众人所知。辛宪英本身就好学,若能拜蔡琰为师,不但辛宪英自己欢喜,在其家人看来,也是好处多多。首先和周家扯上了关系,这让投奔曹操不算多久的辛毗有了潜在盟友。而且也抬高了辛宪英的名气和地位,以后找婆家能找到更好的。

    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

    而周少瑜这边,也有了经常接触辛宪英的理由,毕竟后者肯定是要来周家学习的,入了周家,谁又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而且周少瑜大可以亲自教导一番,也没什不妥之处。

    见周少瑜不再来碰壁,曹操高兴了,不是他不愿意给周少瑜做主,强压之下,八成辛家也不得不把女儿拱手让出来,可这逼迫属下的事情一旦干出来,也太毁他爱才的名头。

    然而没过几天,曹操就听到消息,说蔡昭姬收辛宪英为弟子,好家伙,周少瑜这是想干嘛?曹操的脸色简直不要太怪异,而且蔡昭姬居然还真就配合着周少瑜瞎胡来。一时间,曹操都不知道要不要阻止了,一想到尽头可能会发生什么‘东窗事发’的劲爆消息,曹操就头疼。

    周少瑜并没有一开始就迫不及待的去接触辛宪英,没那必要,蔡琰是自家媳妇,一条战线上的,自己想要做什么,蔡琰很清楚,也清楚该怎么去做。所以周少瑜很放心,也就将和甄姬的交流放在了第一步。

    房间内,蔡琰正在教导着辛宪英什么,后者也很认真,时不时发问一二,每每蔡琰回答之后,辛宪英都会思索一二,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并非夸大,此刻的蔡琰,甚至比历史上原本的她还要多几分才气。

    历史上的蔡琰,先出嫁卫家,后夫死受气归家,这段时间,算是蔡琰唯一有足够时间充分学习的时间,毕竟那时候蔡邕还活着。

    但后来战乱一起,蔡琰流亡,甚至一度被掳走,如此条件下,哪里还有那个条件去手不释卷。更多的是心境的成熟改变。

    而现在,蔡琰眼界的开阔程度,又哪是原本的轨迹可比,再且,身在大梁巫县,能和她一同交流的,是史上第一才女之称的李清照,是与李清照相媲美的朱淑真,便是卞玉京她们或许才华上差上一些,但凭借晚出生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所占的优势,可能随便一句话,都是后人对前人一系列的总结和精华,足以让蔡琰她们深思思考。

    这般的环境之下,若是蔡琰一点长进没有那才叫奇怪。无论如何,蔡琰都是华夏史上的四大才女之一,其聪慧程度无需过多赘述,所以综合起来,蔡琰此刻的才华绝对远超。

    这般的蔡琰,或许和军师有关的东西没办法教,但其他的方面,难道还教不了如今才十四岁的辛宪英?不存在的。

    如今已是秋季,时冷时热,不过今日还算不错,天空晴朗,微风徐徐,凉爽之余又不至寒冷,更不会炎热。

    周少瑜坐在院中的石桌前,悠哉哉的泡着茶,当然不是现在各种加料的茶,那玩意至今周少瑜都没喝习惯。而坐在对面的甄姬,可没那多余的心情去在乎周少瑜泡的是什么茶,忐忑不安的她,已经知晓了自己已经被曹操做主赏赐给了眼前的人,以后的日子会如何,甄姬也不清楚。

    “如今我该称呼你什么?”泡完茶,倒上两杯,周少瑜拿起一杯轻轻的吹着,同时有点玩味的道。

    袁甄氏?不肯能的,既然都成俘虏又被赏赐了,以前的烙印自然要被去除。甄氏?好生疏的感觉。甄姬……好吧,稍微好那么点,但用嘴喊出来,还是有点别扭。至于说甄宓,人家现在压根就不叫这个。

    所以周少瑜这意思,显然是在问甄姬曾经在家中的小名。这就算是隐私的东西了,可到底甄姬现在的身份不同,不用什么都按部就班顾忌这顾忌那的。

    恢复正常装扮的甄姬果然光彩照人,甚至于,甄姬的皮肤是周少瑜见过的最好的,仿佛真如传闻那般,身上批了一件玉衣一般,这也是周少瑜用光彩照人来形容的原因。嫩,且光滑,无暇,白皙,看相貌与身材,明明有一种大家闺秀的御姐感。但此时怯怯又迷茫的模样,又多了几分小家碧玉柔弱的既视感。而且还不怎么矛盾,挺新鲜。

    “破家之人,无以为名。”甄姬咬咬牙,决定强硬一把试探一下,毕竟周少瑜表面上看起来不咋客气,可实际上还真没过多的强迫什么。

    至少,没有着急的占有她啊什么的。所以弄清楚周少瑜的态度很重要,这关乎自己最终的选择,当然了,即便再好的结果,相应可选择的范围也非常的窄。

    至于说为了袁家而以死守节什么的,不是不敢,而是觉得完全没必要,也不值得,即便很多观念再传统,但终究也有不同的地方。

    不过这一切,缺少交流的周少瑜还不是那么清楚便是。

    “破家?不至于的,除非你真将袁家当做家,然而我却不信。”周少瑜摇头道,这般肯定的原因并非是猜中甄姬的心思,而是根据历史分析而来。

    显而易见么,甄姬真有那觉悟,又怎么可能认命般的事二夫,最终甚至还爱上了曹丕,嗯,关于这一点,甄姬所作的《塘上行》为证,就不整出来了。

    “至于甄家……”说到这,周少瑜的表情顿时变得颇为怪异,因为自己的出现,率先带走了甄姬,那么曹丕自然就没了看见甄姬的机会,更莫说掳走后让曹操做主赏赐。可委实没想到,曹丕还是掳人了,甄家又不是只有甄姬一个姐妹,人家好几个呢,姿色上都不差,只是甄姬最为出众罢了。

    不管是啥吧,反正周少瑜了然了,就算什么都不做,估计最后的记载也会莫名其妙将甄姬的身份重新套回去。

    “至于甄家,你姐妹侍奉于曹丕,不敢说得势,起码却是不怕得罪人了。”周少瑜抿口茶,总算收回怪异的表情。其实这般也好,真让曹丕亲自发现了甄姬的存在,闹不好还真来个争夺的戏码?那可不好玩。

    甄姬哑口无言,她本来不过就是想试探周少瑜的态度才这么说,并没有牵扯具体的意思,结果周少瑜却当了真一般,这一下子让甄姬如何接话来。至于说试探出什么,完全还没有。

    见甄姬不说话,周少瑜也无所谓,她能说出小名来自然最好,虽然现在的身份多半出自于无奈等因素,但好歹也算是认了,换言之,也就是现在再不乐意,也认了此后跟着周少瑜,而随着时间推移,周少瑜并不认为不能改变甄姬的心态。

    而不说到也有好处,相比起陌生的小名,来自于后世的周少瑜,更习惯甄宓这个名字,你真换个什么甄嘉甄妮的,那才叫一个别扭。

    “既然如此,以后就叫宓吧,宓者,安也。既符合你的性子,也期望此后的人生安安稳稳,可好?”周少瑜伸出手,推了推甄姬眼前的茶杯。“再不喝,可就凉了。”

    甄姬抿抿嘴,眼色复杂的看了周少瑜一眼,又看了看眼前的茶杯,迟疑的伸出手,中途还顿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拿起茶杯喝了下去。

    入嘴很苦,但咽下后却满口留香,连精神都为之一震。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么?接下来,或许我们应当进一步了解一下。”周少瑜这下高兴了,这代表甄姬,哦,现在应当说甄宓了,已经有了认命的意思。没关系,以后会变成心甘情愿的。

    不过,周少瑜很好奇一个问题,那就是甄宓和袁熙的关系。根据自己的分析,周少瑜绝对不可能在前几年出现然后勾搭走甄宓,而系统或者说绣锦一直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就算出嫁了,那也不是真人妇,比如李秀宁,比如赵福金。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甄宓和袁熙的关系有问题,妥妥的。

    不得不说,周少瑜循序渐进的程度把控的很好,至少甄宓没感觉到多少的压迫感,甚至还会觉得这是对她的照顾,终究她此刻的身份是俘虏,结果人家并没有直接奔着身子来,而是准备谈感情,再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后者自然要好上不知多少。

    此外,何尝又不是因为一次失败婚姻的缘由呢?

    古代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诚然甄宓的父亲早逝,但还有母亲,还有兄长,婚事断然不是自己能做主的。所以嫁给袁熙,绝对不是出于自己喜欢。

    不过无论怎么看,这桩婚姻绝对不差。

    首先来讲,袁熙是袁绍的次子,虽不得宠,身份也摆那,此外年龄差距也不大。

    所以甄宓心中,还是期待的。

    然而问题来了,不是甄宓不够漂亮不够惊艳,也不是袁熙让甄宓不满到连见都不想见。

    顺理成章出嫁,洞房花烛却独守了一夜,这么说也不准确,袁熙的确在,但是却是彻底的醉酒状态,睡的跟头死猪似的。然后……没然后了!

    压根无视掉新婚,袁绍一道命令,袁熙被派去幽州镇守,完事甄宓却留在邺城。

    听完这故事,周少瑜好无语,还以为有什么故事呢,合着就这么简单?到也难怪,甄宓嫁给袁熙好些年,膝下无一儿半女,到是袁熙和别的女人有后。而甄宓跟了曹丕之后,却顺利生下一儿一女,既然两人都没问题,那压根就是两人没那关系么。

    至于袁绍略显无情的做法,似乎也没什么稀奇,本来他这次子就不咋受待见么。

    谁不知道袁绍宠幼子袁尚,一度想立袁尚继承家业,可长子袁谭又没犯啥错而且名正言顺,这本来就有一争,袁绍急匆匆的赶走袁熙,具体原因不知道,但周少瑜猜测,可能当时发生了什么,让袁绍干脆最先踢袁熙出局。

    闹不好,就是袁熙自己的锅?大婚嘛,又喝多了,然后吐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呀什么的。

    你看,这不就合理了?同样是袁绍的儿子,袁熙可能会没想法?是吧。

    整天的停电,你们猜我怎么码出来的!!!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