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339章 没有斗争哪来位子

时间:2017-10-30作者:西山小员外

    郭小海心里一动,“你是说那个曹光荣?”

    谢广波笑笑,送了个你懂的眼神。

    正说着呢,dian hua又响了。

    这回竟然是周卫东打来的。

    “小海,这个dian hua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是不得不打啊。”周卫东笑道,“看来有高人指点,这个秦飞,找到了我这儿,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的,为他弟弟求情。我是没办法,毕竟在组织部这么长时间了,不得不出面啊。”

    郭小海笑笑,别说,这个秦飞,还真找到了自己的软肋。

    “不过也没什么,反正我就要走了,有个态度就行了,不要因为这,影响你的安排。”周卫东道,“不过,我个人的建议呢,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一些,做人留一线吗,先看看他们的态度”

    郭小海点头,“明白,周部,既然他都求到您那了,我心里有数。”

    谢广波暗暗佩服,这无形中,又送了一个人情。

    郭小海没在这上面多纠缠,本来也没准备把这家伙一棍子打死。

    倒是小南庄的事儿,让两人有些顾虑。思来想去,还是去找曹大魁,商议商议比较好。

    就如谢广波所预料的一样。曹大魁的两委会研究的也不顺利,毕竟,刘二旺的阴影还在那,被骗的钱还都没拿回来呢,几个村民代表都不表态。

    没办法,跟梁守业和徐红旗商量了一下,决定召开村民大会,争取把这事儿直接给定下来。

    此刻,曹大魁正在二叔曹光荣家里。曹大魁知道,要通过村民大会把这事儿办成,必须先取得二叔的支持。

    曹光荣一听曹大魁又要流转土地,没做声,只是说了一句:“你忘了刘二旺的事儿了?”

    曹大魁道:“刘二旺不靠谱,那不知是从哪儿找来的人,郭小海是本乡本土的,就是小玄庄的,还是乡里农技站长,公司就在家门口,咱有啥担心的啊。”

    曹光荣看着这个侄子,半天没做声。最后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当初刘二旺要是搞成了,这个支书主任,还能轮得到你曹大魁来干吗?”

    “呃”曹大魁一下愣了,没明白二叔是咋个意思。不过有一条是肯定的,刘二旺本来就是个小能人,当初要真是把这事儿搞成了,那威信肯定是如日中天,支书主任的,哪还能轮得到他曹大魁来呢。

    曹大魁挠挠头,“二叔,这哪儿跟哪儿啊,这土地承包,搞现代化农业,是好事儿啊,乡亲们都能过上好日子,更难得的是,到哪里去找郭小海这么合适的投资人啊。这事干好了,咱们老曹家也算是给小南庄干了一件大好事儿。”

    曹光荣手指点了点他,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二叔,你咋个意思嘛。”曹大魁纳闷不已,“行不行的,你倒是给个话啊。”

    “好,我知道了,”曹光荣干脆不理他了,转身去收拾院子。

    “二叔,那你就是答应啦?过两天就开村民大会,你这两天没事儿先在村里溜达溜达,找人唠唠,统一统一思想,争取把这事儿顺顺妥妥的办成喽。”曹大魁兴奋道。

    “行行行,我知道了。”曹光荣摆手道。

    “行嘞,那就这么说定了啊二叔。”曹大魁兴冲冲的走了。老将出马,胜算在望。

    “老头子,大魁这么巴巴的求着你,你这是干啥呢,不阴不阳的。”曹光荣老婆埋怨他道。

    “唉,自打我退下来,老曹家后继无人啊。”曹光荣叹了一口气。

    “瞧你说的,我看人人家大魁干的挺好,比你当年强。”

    “比我强?哼哼,一点儿斗争经验都没有,这都引狼入室了,还一点儿不知道呢。”

    “什么斗争经验,这都什么年代了,人家都一心一意搞发展,你还抓着你那套老思想不放。”老婆子埋怨道。

    “哼,你懂什么,guan chang上,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没有斗争,怎么坐的稳位子!”曹光荣说完,挽上了鞭子,赶着他那几只羊又出了门。

    曹大魁兴冲冲的回到了村部,郭小海和谢广波正在跟梁守业闲聊呢。

    “土地的事儿问题不大,”曹大魁自信满满的道。曹家是大家,二叔威信又高,只要他同意了,再做做工作,应该能推下去。等一旦见到了收益,挣着钱了,自然更不会有阻力了。

    郭小海和谢广波这才算是放下了心,几人又开始商议以后具体搞什么产调、种什么品种、用什么模式这些。

    正谈的兴起呢,徐红旗急匆匆的跑来了,“林业所的车来了!”

    郭小海跟林业所秦涛闹别扭的事儿,早就传开了,徐红旗急匆匆的,生怕是秦涛又来找茬的。

    “怕他个鸟!在小南庄,我看他能翻起什么浪来!”曹大魁一拍桌子,眼一横,抖着满脸横肉道,霸气的不行。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徐红旗连忙喊上梁守业,伸手又把墙上治保值班的橡胶棍拿在了手里。

    林业所的皮卡停在了门口。好一会儿,车门才打开,秦涛走了下来。

    小皮衣扣子都撕掉了,头发乱糟糟的,跟个鸡窝样,眼圈青黑,哪还有一点儿原来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

    在曹大魁几个人的注视下,秦涛这个不可一世的林业所长,走到了郭小海身前,脸上神色变幻,终于一躬身子,深深低下了那颗曾经骄横无比的头颅。

    “郭哥,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回。”

    曹大魁几个面面相觑,什么情况啊这是。

    郭小海一伸手,“红旗,把烟给我,”

    徐红旗不知要干啥,不过还是把身上的烟递了过来。五块钱一盒的特醇烟,档次有些低,也是农村常见的烟。

    郭小海抽出了一根烟,递了出去。秦涛一怔,赶忙接了过来,赶紧掏出火机,给郭小海点上,然后自己才点上。

    “咳咳咳咳咳咳”秦涛一阵咳嗽,好苦涩的烟啊,辣嗓子。

    郭小海这才道:“你的道歉我接受,不过你还是没有搞清楚,你的事儿是你咎由自取,而不是其他人的原因。”

    “是,是”秦涛苦涩的道。

    郭小海捏了捏烟,眼神望向了远方:“作为最基层的乡镇干部,就得脚踏实地,才扎实,抽一抽农村的土烟,走一走村里的泥路,扑下身子,接点地气,才踏实,群众才认可你,生活才会馈赠与你。你是个官儿,不过现在的官,不是官老爷,而是勤务员,是给群众fu wu的店小二”

    秦涛站在那,陷入了沉思,不仅他,曹大魁几个也都陷入了沉思。天天咋咋呼呼的,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定位是什么?该怎么做?每一个人,都需要好好思考思考。

    远远的,放羊的曹光荣注视着这边,看了良久,这才转身吆喝着羊群走了。

    秦涛也回去了,经过这一次事件,对于如何做人,如何做官,恐怕他也会有所思考了。不过如何做官,现在对于他来说,也没多少意义了。所长的位子,已经被撸了个干净,灰溜溜的回了农林局,不过总算是保住了一个公职饭碗。

    朝中有人好做官。郭小海想一想,弄来弄去,不还是这样吗,自己不也还是妥协了吗。

    周卫东终于也调走了。郭小海的前途,将要发生新的变化。而他的事业,也在小南庄开始了新的征程。

    村部大院。小南庄的村民大会,即将举行。作为将来的投资人,郭小海和谢广波也被邀请,列席了本次大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