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325章 牛宝表心意

时间:2017-10-30作者:西山小员外

    梁守业煞有其事的,徐红旗却竖起了大拇指:“守业哥,神了啊,说实话,五十年的就那几坛,我爷藏在哪儿了我也不知道,就把这个搬来了,三十年陈的。”

    徐红旗家里祖辈酿酒,爷爷徐三爷,更是远近闻名的酿酒师父,据说曾经有市里的酒厂,出了年薪二十万,请他去酿酒,结果都被婉言谢绝了,现在还是在村里自家的小酒坊酿酒,往周边零售。

    老人讲,现在外面的东西都不纯正了,他不想干那些掺这弄那的事儿,就想守着着纯正的老手艺传下去。

    不过传到徐红旗这儿,断了。这小子跑去村里当了村干部了,再说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想着出人头地,当官发财,哪还有几个守着传统老工艺,过一辈子清淡日子的。

    老爷子酿的这是粮食酒,却混合着果木香味,不同于其他那些劣质的包谷烧那样的高度酒,这个就也就二十多度,跟现在很火的江小白差不多。懂酒的人都知道,酿低度酒其实比高度酒更难,要有真手艺。

    喝了不到三巡,田建设跟谷连成两个人从外面大步进了院子。

    “大魁,你可不讲究啊,请郭站长喝酒,也不叫上我们,自个儿单线联络啦。”田建设大声道。

    “嘿,没叫你,你这也不闻着酒香来了嘛,”曹大魁道,那边徐红旗和梁守业已经赶紧又加了碗筷椅子上来了。

    “郭站长,我们这是三个酒场并一场了,你可不要见怪啊。”谷连成道。

    “说啥呢,都来都来,人多喝的更畅快,就是红旗的酒可要损失不少啦。”郭小海招呼道。

    “管够管够,”徐红旗忙道,“不够我再去抱,我爷那酒窖里,藏的好酒还不少呢。”

    “嘿,徐三爷的好酒啊,”田建设是个老酒鬼,闻着酒香,不禁赞道,“今儿个是沾了郭站长的光了。”

    两人也没空手来,带了酱牛肉、风鱼、烧鸡,都是些熟食硬菜,谷连成不知在哪儿,还弄了两个牛鞭。

    郭小海瞅着那黑乎乎的、跟个干香肠的玩意儿,心里不禁暗道,做人还是得学学老牛啊,你看看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家伙事儿这么长,有内涵呐。

    陈秀芝赶忙把几个熟食弄好了,牛鞭那玩意没动,妇道人家,也不好意思,谷连成嘿嘿笑着,自己找个瓦罐炖上了给。

    人一多,气氛更热烈了。几个人谈天说地,也不提什么事儿,不过郭小海心里明白着呢。这年头,能赚钱、有本事的人,少不了人围着你转。

    这三个家伙,可都是堂堂的村里一把手,就算自己是个农技站长,也不至于这么热情巴巴的,说到底,还都是想让自己带着他们赚钱呢。

    一坛子酒快干光了,徐红旗呼呼的又抱来了一坛子。也不问是多少年的了,现在都上了劲头,有酒就好。

    几个人转悠来转悠去,到底还是把话题扯到了发家致富上。

    郭小海也不表态,就听着几个人说。各自把村里的情况都介绍了一遍,十里八村的,郭小海平时也不陌生,心里也都大概有了底,不过笑呵呵的,就是喝酒。

    什么事没有深思熟虑,做好周全调研准备之前,是不能随便乱表态的。不仅guan chang上如此,干什么都得如此。

    “郭站长,我今儿托个大,叫你声老弟,就冲着这牛鞭,你也得给连成搞个路子出来啊。”田建设喝的老脸通红,跟那猴子屁股似的,筷子指着瓦罐里的炖牛鞭道。

    这两个家伙,在互相架势呢。

    炖牛鞭里,陈秀芝不知后来又给加了什么作料,一股子异香扑鼻,汤里面还浮沉着香菇、枸杞、红枣什么的,看着倒是挺有食欲。

    曹大魁道:“少来了,郭站长还没结婚呢,你俩给他吃这牛宝,想干啥呀。”

    “去去去,大魁你这是诚心是不,成功人士,还能缺女人?”田建设这话也开始没了调了,“就算是没结婚,吃了又能咋地,就算没结婚,村子里多的是十七八的小村姑、大闺女,我给找一个!”

    “算求吧,就你们村那些土啦吧唧的小村姑,连我都看不上”

    这两个家伙掐了起来,搞的郭小海倒是有些尴尬。谷连成拿起公共勺子,捞了两截牛鞭,放在了郭小海碗里,恭敬的道:“别听他们瞎咧咧,郭站长,我孩儿他舅姥爷是个老中医,这牛鞭是他用了七十二味中药材煮出来的,补气强身,不上火,还壮阳,嘿嘿”

    这些子村支书,都是些人精,吃饭安排、伺候乡领导这些,那都是滴水不漏,处处都让人觉得舒坦。

    谷连成说着,给每人也都捞上了一块,既伺候了郭小海,也显得自然而然。

    旁边的梁守业没要招呼,一听壮阳,早就站起身,捞了一块过去了。

    “这个涅,我觉得谷书记说的有道理,都说这领导都是精力旺盛、异于常人的,不过这天天日这个理万机的,也得常补补。不像咱们,有点力气,都往媳妇身上使了,领导的力气,那都用在工作上了,补一补,是必须滴。”

    几个家伙打了一阵嘴仗,把牛鞭都吃了。郭小海本不想吃的,但是熬不过热情,到底也吃了两段,感觉就跟放久了的香肠差不多,不过炖的软了吧唧的,除了一点儿淡淡的药味,也没啥味道。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没过一会儿,还真的觉得丹田里暖洋洋的,升起了一股子热气。

    怪不得呢,郭小海看过报道,有个贪官,专门喜欢吃驴肠子,因为驴的那个家伙,平时都在那里,精华都被吸收了,吃了补的厉害得很。

    一场酒尽欢而散,田建设、谷连成也歪歪的走了。虽然都没从郭小海这里得到明确的表态,不过加深了感情,也表达清楚了心思,这就是一大进步。

    用曹大魁的话说:“这不是个急的事儿,发家致富,哪有那么简单的,慢慢来,等郭站长筹划好了,自然少不了咱们的份儿。”郭小海也喝了不少,特别是酒桌上提到最近开始动干部的时候,他默不作声,不过心里却波澜起伏,憋闷得慌。

    作者西山小员外说:三更,兄弟们。最近有些冷清啊。特别感谢pp25597178兄弟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