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311章 保姆也发奋

时间:2017-10-30作者:西山小员外

    看这些学生的气质类型,比mei mei那样的学霸正规军明显的没法比,郭小海不由得也信心大增。

    刚找着座位坐下,就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教室,身材高挑,穿着铅笔牛仔裤的大长腿,小蛮腰,上身一见棒球服,披散着长发,背着小背包,xing gan窈窕,风采撩人。

    郭小海一看,不禁一愣。进来的女孩看着他也不禁一愣。

    “是你?”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道,又不禁一笑。

    来的女孩,正是那晚偶遇、一起晚餐的女孩,教授家的小保姆、王若馨。

    不过今天的打扮可不像个小保姆了,就是个青春洋溢的女大学生一般。

    做保姆还没忘了奋发努力,不断学习,郭小海对她的印象不由大好。

    “真是够巧的啊,竟然还坐在你前边。”王若馨放下了书包,回身道。

    郭小海哈哈一笑,“这好啊,老教授有没有给你什么内部资料啊,等下别忘了给我抄抄。”

    王若馨一撇嘴,俏皮的一笑:“什么内部资料啊,啥都没有,我是正儿八经的裸考呢。”

    裸考,这么青春靓丽又xing gan的女孩说出这个“裸”字,登时吸引了不少男孩侧目过来。

    都正是青春期的年龄,敏感的很呢。

    正说着呢,一阵放肆的笑声传来,几个半大小子勾肩搭背、旁若无人的说笑着进来了。

    看着可比其他那些学生成熟的多了,不知留了几级了也,看样子,家里条件也不错。为首一个,是个染着黄毛的家伙,旁边一个歪嘴,一个斗鸡眼,最边上是个戴着眼镜的小个子。

    郭小海观察的没错,这几个家伙,都是家里不错的纨绔小孩,也都有点儿关系,也正因为这个,所以天天就是泡妞打架什么的,学习一塌糊涂,最后也走上了成考曲线迂回的路子。

    不过在他们看来,他们可都是大城市市区中学的,比周围这些乡村中学的可要强多了。

    几个小霸王的目光,很快就被王若馨吸引过来了。跟其他还没开始发育的小丫头相比,她可太xing gan迷人了,也有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诱人的魅惑味道。

    几个家伙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mei nu,考哪所学校的啊?”为首的黄毛一扬下巴,轻佻的道。

    王若馨瞥了他一眼,理都没理,拿过了郭小海的书本,低头翻了起来。

    “嗬,真有性格。”黄毛跟旁边两个死党对视了一眼,笑道。却转向了郭小海。

    “哥们儿,哪儿来的?”

    郭小海笑了笑,也懒得理他。

    “益阳县,青山乡中学”旁边的斗鸡眼小子,歪着脑袋,读着郭小海的kao shi证件。

    “哈,”黄毛几个一笑,“我艹,益阳县的啊,贫困县啊,听我爸说,教育质量好像全市倒数第一吧。”

    几个家伙“扑哧”一笑。郭小海心里却咯噔一下,这也是他心里的一个痛。益阳县教育不行,像师姐和mei mei那样的,凤毛麟角,多数的孩子,高中三年辛苦之后,却只能上个技校,甚至下学在家,务农讨生活。也正因为如此,自己当初因为贫困而辍学,才会那么的心痛难受,因为以他的成绩,是可以上大学的,而在益阳,能上大学,那是要付出了多少学习努力的啊。

    “嗨,mei nu,你还看他的的资料,小心别被带偏了。”黄毛道。

    说着,冲着小眼镜一挥手,神神秘秘的道:“看到没,我有最新的内部资料,kao shi就是从这里面出的题目。”小眼睛已经掏出了一沓子资料,上面还都坐着笔记什么的。

    王若馨偏过头瞅了一眼,“哼,就这个水平,比人家的差远了。”

    什么?!被mei nu如此羞臊,说自己比这个穷地方来的家伙差远了,几个小霸王如何能受得了。

    “就你?我倒不信了,益阳乡中的,你能有多牛逼啊。”黄毛上下打量了郭小海一眼道。

    郭小海笑了一下:“我不牛逼。”

    越是这云淡风轻的样子,越刺激了黄毛几个的自尊心,好像根本就没看起他们似的。

    “有没有种比一比,敢跟老子赌一把。”黄毛叫嚣道。

    郭小海懒得理他,小屁孩,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王若馨倒是对这个大感兴趣,“好啊,赌什么?”

    “算了吧,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赶紧多看点儿吧。”郭小海道,这个小妞,有点儿人来疯的感觉怎么。

    王若馨却看着他眉眼一笑,有点儿恶作剧一指郭小海:“我赌他赢,要是输了,我陪你,一切你说了算,”

    啥!?黄毛几个瞅了一眼王若馨那诱人的身材,喉头滚动,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好!”

    “那,要是万一”旁边的小眼睛倒是小心。他本来成绩也不差,是类似于陪读的角色,被安排陪着黄毛的。

    王若馨一笑,“没什么,输了就叫我几声姑奶奶就行了。”

    我去,郭小海觉得这丫头真是小孩儿心性,这不是故意激将自己的吗。

    在黄毛亟不可待的命令下,小眼镜已经开始翻书了。

    “第一题,窗前明月光,床是指什么?”

    黄毛已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床啊,睡的床啊,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小眼镜在旁边连连的挤眼睛,黄毛没看到。歪嘴两个还跟着小声哼哼呢:“床上狗男女,其中就有你”

    王若馨看着郭小海,做了个无可奈何地表情。

    “算不算zuo 啊,这么简单的问题。”

    “当然不算了,”黄毛急忙道,还对着王若馨自认为潇洒的一挤眼睛。

    “是不算,不过他答错了,这个床,指的是井上的栏杆。”郭小海悠闲道。

    几个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郭小海。黄毛几个对视了一眼,恍然大悟,虽然他们不知道,但是也都能感觉得到,人家的da an似乎是正确的。

    “是不是?”黄毛问到。

    小眼镜为难的点了点头。

    “你他妈的,就不能来点儿有难度的啊,这么简单的问题,糊弄老子,脑筋急转弯儿啊。”

    王若馨看向郭小海的眼神却亮了起来。嘴角边又露出了两个小小的梨涡,看的黄毛几个一怔。

    太有味道了,这个女孩。

    小眼镜哗哗的又翻着书,“呃,第二题,来道数学题吧,有口井7米深有个蜗牛从井底往上爬,白天爬3米,晚上往下坠2米,问蜗牛几天能从井里爬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