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896章 奇人魏鹏程

时间:2018-06-27作者:西山小员外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京州老牌的一个别墅小区,都还是独栋别墅,每家都有很大的一个院子。郭小海和罗金浩,顺着一条慢坡的柏油坡道,正往上走去。上面,便是他们的目的地,第14号别墅。

    小路两旁垂柳拂面,到处鸟语花香,远远地,已经能看到红砖黛瓦的五层小楼,前面是大大的草坪,草坪边的门廊口,停着一辆米色的五座宝马迷你。

    两人心里都不禁暗自感慨,香车美女、庭院别墅,像这样的这些享受,手握大权又能不被诱惑、坚守清贫的人,一定是意志力极其坚定的。

    “你确定,你这个省厅正处级的大处长,国际刑警组织的二级警司,要跟我这个小兵蛋,一起去做笔录?”郭小海打趣道。

    “得了吧,你可是国安局的少校,见官不知大几级呢,”罗金浩道,“对了,老谢那家伙打电话来,就能单单是祝贺你的,没点儿别的味道?”

    “没才见了鬼呢,”郭小海道。昨天的电话,正是谢志辉打来的。这家伙,消息也不知怎么这么灵通的,自己刚入职,他那边竟然就知道了。“祝贺我是不假,不过还是显摆他刚升了中校的。”

    “我就知道这家伙,要不是升了中校,现在就被咱们赶上了,你瞧他还嘚瑟个啥,哈哈……”罗金浩不禁哈哈大笑,一时豪气勃发,兄弟三人齐头并进,眼看着都成了显赫一方的人物。

    别墅连同周边的花园院子,占地可是不小,不过冷冷清清的,却没见到一个人影。门铃响了好久,一个抱着婴儿的年轻少妇才在门廊那边露出了身影,有些惶恐又疑惑的远远看着两人,这让这处别墅显得愈发的冷清和萧瑟。

    “你是魏格格吧,我们是汉东省厅的,”罗金浩掏出了证件,远远的亮了出来。那少妇这才瑟缩着,抱着孩子走了过来,盯着证件看了半天。

    郭小海不禁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头发随意的挽在脑后,一缕长发滑落在白皙的腮边,显得有些憔悴,不过五官依然很是俊俏,充满了风情。怀里面,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儿,正在熟睡。

    “监察委和警察局都来过好几回了。”这少妇轻声的道。她叫魏格格,正是京州发改委主任杜言最宠爱的情妇,也是他的心腹司机魏鹏程的姐姐。

    “我们不是因为杜言来的,我们要了解一下你弟弟,魏鹏程的情况。”

    魏格格显然一呆,不过还是打开了门。

    “我弟弟跑哪儿去了,我也不知道,而且他就是个司机,听命跑腿的,你们为什么非要抓着他不放。”房间里,魏格格一边晃着孩子一边道。

    “你不会不知道,杜言贪污的财产,全都是由你弟弟一手打理的。”罗金浩道。

    魏格格没再说话,半晌才道:“哪还有什么,我们什么也没有了,不全都让你们给封了吗,什么都封了,都上缴了,就这房子,还有那车,也都充公了,我们娘俩现在也只能是赖在这儿,总不能把我们给赶大街上去吧。”

    她说着,情绪不禁有些激动。郭小海知道,他们姐妹俩,无父无母,现在杜言被抓了进去,弟弟又逃亡在外,下落不明,这个女人一下子变得无依无靠,还有个襁褓里的孩子,精神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你也别这样说,”郭小海道,“谁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当你们拿着老百姓的钱,住着豪宅,开着豪车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魏格格没再做声,晃着孩子,望着窗外。

    郭小海跟罗金浩对视了一眼,道:“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把你知道的魏鹏程的情况,如实的告诉我们,还能挽救他,而且,我们也会考虑,给你和孩子留一些足够的生活所需。你要是顽抗到底的话,后果你自己应该很清楚,还有,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杜言是彻彻底底的完了,不管找不找到你弟弟,他都完了,你不要再抱任何的希望。”

    魏格格站在窗前,侧身对着他们,依旧没有作声,沉默了半晌,却忽然抬起腿,托住孩子,快速的用手抹了一把腮边,抽了下鼻子。

    这个女孩,流泪了。

    “你再考虑一会吧,你弟弟房间在哪,我们去看看。”郭小海和罗金浩起身道。

    “一楼,负一楼和一楼是他的地方。”魏格格道。

    负一楼没有装修,水泥地面、水泥柱子,粗糙的不行,被布置成了健身房,空荡荡的整层大屋子里,除了摆放的力量练习的那些杠铃、健身器材,还布置了高低杠、部队里的轮胎墙、单边桥这些。罗金浩拎起了一个哑铃,都觉得很有些吃力。郭小海看了看杠铃、单杠的杆子,上面都磨的光溜溜的,再看看周围那些,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家伙是一直在坚持着高强度的训练呢。

    郭小海忽然感到了一股子寒意。他回想了下遇到的那个魏鹏程的打扮和神态,真的很难想到,他会是一直坚持着部队里的高强度训练的人。一般健身的人,精气神那完全是不一样的,可是他看着,却完全就是个混吃溜喝、懒散无比的小车司机样。

    这样的人,却是最可怕的,因为他已经过了那种精气神外扬的阶段,已经能够自如的控制自己神光内敛了。

    等到了一楼魏鹏程房间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禁更加震惊了。这是怎样一间屋子啊,简陋、贫寒,你很难想象,这样的豪宅别墅里,会有这样寒酸的房间。

    房间里徒然四壁,只有墙角,用砖头垒着一张行军床,上面就一床薄薄的军用被子,旁边一个石台子,上面放着被磨的光亮的饭盒和洗漱茶缸,全部的一切,还都是部队里的艰苦样式,只是在门后,不协调的挂着几件奢侈品牌的衣服,

    魏鹏程,魏鹏程!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啊,这样自律而又有着强大意志力的人,他又为什么死心塌地的要给杜言卖命呢,看样子,他对物质的要求,几乎到了可有可无的地步,难道,就是为了让他的姐姐过上富足的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