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798章 许大棒的愤怒

时间:2018-05-12作者:西山小员外

    ,!

    阿梅餐馆。

    餐馆的老板娘阿梅,是个离异的小少妇,颇有几分姿色,加上这里主打的都是大众家常饭菜,价格不贵,所以餐馆生意挺不错。

    正在忙活的阿梅,抬头看见外面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凶巴巴的咬着根牙签走了进来,左顾右盼,虽然有些害怕,不过还是上前道:“你……你是许大棒先生吧。”

    汉子上下打量她一番,这才从鼻子里哼道:“嗯,是我。”

    “哦,人在最里面的5号包厢,正等着你呢。”阿梅赶紧往里一指道。

    巴掌大的小屋子里,一张长桌,四个小菜,一瓶益阳大曲,吴长兴正坐在那儿,摆弄着手机。

    “哟,大棒来了,快,快坐快坐,等你可有一会儿了。”吴长兴一看许大棒进来,忙起身道,一边拧开酒瓶子,给两人面前的杯子里,满上了酒。

    许大棒看了他一眼,自顾自的拈了粒花生米,丢进了嘴里。“厂长,找我有啥事儿,直说吧,酒该喝照喝,早说开了,省的心里闷得慌。”许大棒道。

    “大棒就是大棒,爽快人!”吴长兴一竖大拇指,拍了一记马屁,端起了酒杯,“来,先走一个再说!”说完,“滋溜”一声,仰脖子干了。

    “啊——,”吴长兴长出了口酒气,抹了把嘴角道:“大棒,这么些年了,你说,我这个厂长,对你怎么样?”

    许大棒吃着菜,点了点头道:“嗯,还成,挺好的。”

    “是啊,我也觉得,对你那是没得说,你看,活不要你干,工资照拿,你要跳舞,就跳舞,没人烦你,上回你跟人打架,也是我,托关系找门子,花钱帮你摆平。这都是为啥呀?还不是因为你家老爷子的缘故,你家里是两代职工,咱们这说起来,也是两代人的交情了……”

    “厂长,有事儿说事,别扯那些没用的。”许大棒不吃这一套,夹着耳丝,自斟自饮。

    “是,大棒,不过我也不再是厂长,现在是人家郭厂长了,你再这样喊,喊得我心里憋屈呐,大棒,这事儿,你说是不是憋屈。”

    “我?”许大棒抬头道,“说实话,你们谁当厂长,关我啥事儿,反正不是让我来担当。”

    “唉,糊涂啊,大棒,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糊涂啊。”吴长兴痛心疾首的道,“我走了,换了人家来了,你许大棒的好日子,也就到了头了!”

    “你说啥?!”许大棒一瞪眼,腮帮子肉乱抖。

    “我可不是胡说,大棒,你想想,人家来是干啥的,能有好事儿吗?可笑你们这帮人,到时候被人家直接给整下岗了,都还不知道呢。”

    许大棒神情沉了下来:“不能吧,不说是要来带我们重新创业的吗……”

    “那你就更没好日子了,”吴长兴立即接口道,“想想看,重新创业,重振旗鼓,那人人都要埋头苦干呐,新官上任三把火,像你这样不干活的,还不第一个把你给撵滚?”

    许大棒“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在了桌子上,“妈个比的,他敢!”

    “怎么不敢,大棒,人家可是局长,而且,我听说上回,你跟人家耍横,结果被人家给打的哭爹喊娘的,就差磕头求饶了……”吴长兴道。

    “谁他妈放屁,老子那是让着他,无冤无仇的,我废了他干啥,这叫盗亦有道。”许大棒还冷给自己找了个洋词,“他敢动老子试试,老子废了他!”

    “好!”吴长兴一拍桌子,“大棒,你要是有这个魄力,欧了,啥问题没有!”当下赶紧把两人的杯子斟满,一端杯子:“大棒,我可不是挑拨你啊,说句心里话,我从这个破厂,到了公司当了市场部科长,那可是个肥差,花天酒地的,够我耍了,我还管这些干什么?说到底,我还不是舍不得你们,心里憋屈啊,”

    说着,吴长兴假惺惺的抹了把眼泪还。

    许大棒也有些纳闷,就是啊,干了这么好的肥缺,还来搀和什么呐,傻呀。

    “多少年了,我辛辛苦苦的支撑着,跟这厂子那是多深的感情啊,就跟自己的孩子似的,还有你们这些老兄弟、老姐妹,大家跟一家人似的,就这么一下子,就把我弄走了,我闪得慌,我憋屈,这叫什么事儿啊,再说,我走了,你们可怎么办呐。”吴长兴动情的道。

    “你就说想让我怎么办吧!”许大棒也颇为心烦的道。

    吴长兴来了精神,到:“就拿出你这个心气儿来,他敢对付你,你就跟他杠,我在暗中也使劲儿,他要不讲究,咱就跟他干,把他顶走!”

    许大棒眼珠子转了转,没做声,喝他的酒。

    吴长兴一看,犹豫了下,终于还是从手包里,掏出了一扎大钞,轻轻放在了许大棒的手边。

    “大棒,这一万块钱,你先拿着。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交个女朋友、下个馆子打个牌的,开销大,本来我正想着这两天找个机会,给你们几个发点儿补贴的,结果遇到这事儿。”吴长兴道,“来,拿着,手头宽绰点儿,等咱们胜利了,我想法子再奖励你点儿,让你专心跳舞。你是知道的,这万一哪天要是蹿红了,一夜之间,赚他个几百上千万的,那还是问题?”

    许大棒一扬脖子,干了杯中酒,抹了把嘴,伸手把钱拿过来,颠了两下,“谢了啊。”说完,塞进了怀里,起身就走了,一点儿没客气。

    “哎,这家伙,”吴长兴瞪着眼,一时愣在了那里,这家伙不阴不阳的,也不知道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吗。吴长兴喝了一口酒,拿起筷子,这才发现,四个盘子早已经被吃的空空如也,就剩了两块辣椒皮在里面。

    第二天,许大棒直睡到日上三竿,才懒洋洋的起来,踢啦着鞋子,来到了厂里。

    厂子里的场景,跟以前是截然不一样了,到处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每个人似乎都在紧张地忙碌着。

    院子后面,郭校正挽着袖子,一身大汗的,带着大刘几个工人,对办公室的三间小房间,进行修缮装修。既然来了,就要有个新气象,把办公区域整一整,再多加两个板房,作为职工食堂和休息娱乐的场所。

    二十万不少,可是也不禁花,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要花在刀刃上,所以活儿没有包给施工队。小岳和萧之然两人正在外采购,郭校则自己带着人亲力亲为。

    许大棒依旧没理睬,走到了他的舞区练习场,二流和三德子都没在,就破桌子还在,上面放着几个西瓜,一把西瓜刀。许大棒也不客气,一刀劈开了一个,吃了半拉子西瓜,这才一屁股跳上了桌子,又躺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