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795章 我是农民的儿子

时间:2018-05-10作者:西山小员外

    ,精彩小说免费!

    在众人的注视下,车门打开,卫计委办公室副主任丁大中已经跳了出来,快步过来了。

    吴长兴一看,登时眼睛一亮,快步迎了过去,一边伸出了双手:“丁主任,丁主任您好,欢迎……”

    丁大中也不知是不是“嗯”了一声,随意的跟他握了下手,看都没看他一眼,显得有些傲慢,便快步走了过来。

    “郭局,我来接您了……”丁大中到了郭小海身边,登时谦恭的道,一边殷勤的接过了他手里的本子,一边跟古芳几个点头致意。

    郭小海说了不用接的,可是还能真不来接吗。丁大中可不是榆木脑袋,不进来,还亲自带车来了,来的也是恰到好处,而且这家伙,也真能放的下身段,这前倨后恭的,郭小海不由得对这家伙,也有了几分佩服。

    工人们都还站在那儿,丁大中已经殷勤的拉开了车门,郭小海正要上去,耳朵一动,就听那个眼镜老头在那低声道:“瞧瞧,这些当官的,屁股底下坐幢楼,不假吧……”

    “嗐,开头还装样子来个微服私访,有啥意思,官官相护,多亏刚才没说啥……”周小娥也碰了碰大刘低声道。

    郭小海沉吟了一下,最近了车里,丁大中“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赶紧又坐上了副驾。

    轿车滑行了出去。“行了行了,都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再熬上两锅,我再去求爷爷告奶奶,看还能不能卖出去,给你们发工资!”吴长兴挥手驱散众人道,一副受气包的模样。

    这辆帕萨特是最高配的新车,现在暂时还没有明确给哪个班子成员使用,暂时在办公室。但是在丁大中的心里,已经八九不离十,就是郭小海的专车了。“郭局,给您买的新杯子,泡的新茶。”丁大中递过来一个水晶茶杯,里面泡着青绿的雀舌,看着都赏心悦目。

    郭小海接了过来。本想说声谢谢,可最终,只是“嗯”了一声。

    领导对于自己分管的下属,是没必要说这些的。当然,丁大中这样的殷勤,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以后的提拔使用、种种安排、种种福利好处,甚至找他来报销个发票什么的,郭小海都没了拒绝的理由,而且还要主动给他争取,自己的兵嘛。

    有些时候,真是身不由己啊。

    车里有着淡淡的幽香,低低的放着轻音乐。天气不热,不过也打着空调,反正也不要自己加油。车窗紧闭,隔绝了外面的雾霾和尘土,也隔绝了路人的目光。空间很大,郭小海靠在软软的真皮座椅上,品着茶,甚至都能翘起二郎腿。

    郭小海不由的想起了当初进城,第一次坐上周卫东的奥迪车的时候,心里那个感觉,没想到,现在自己也混上专车了。怪不得那么多人消尖了脑袋都想当官,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有些沉迷。公家的车,公家的油,还有专职跑腿服务的秘书,都给自己一个人用,永远不要担心钱的问题,这感觉,没法不沉迷。

    不过这样下去,那不就成了贪图享乐的庸官、贪官了吗?

    “大中,”郭小海坐起了身。

    “郭局,您吩咐。”丁大中利落的道。

    “送我回去。”郭小海吩咐道。

    丁大中一愣,“回……制剂厂?现在快中午了都……”

    “还有些情况,我想摸摸底。”郭小海道。

    开车的,也是大刘,卫计委的司机大刘。郭小海现在是班子领导了,大刘也没了之前送水果时的随意,一直没敢乱说话,不过郭小海一声令下,小车已经迅速减速,调头往回疾驰了。

    半路上,郭小海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问有烟吗。“车里还有一条招待烟,金沙苏,”丁大中道,接过大刘递过来的烟,就要撕开。

    郭小海摆摆手。车子在一个小卖部前停了下来,丁大中下去,按郭小海的吩咐,买了一条小贡烟,急匆匆的跑上车来。

    再回到制剂厂,院子里已经安静的很,工人们估计都已经早早的下班回家了,不过熬制大锅的屋子,门还开着。

    “大中,你们回去吧,不用陪着我了。”郭小海夹着本子道。

    “郭局,这都中午了……”

    “午饭我自己解决,你们都忙去吧。”郭小海摆手道。

    丁大中看他态度坚决,一时不知该怎么好。

    屋子里,扎着围裙的眼镜老头已经听到声音,出了门来。

    “哟,大……大领导,您这怎么又回来了……”,老头儿看到郭小海过来,吓得一愣。

    郭小海摆手让丁大中回去,一边对老头儿笑道:“回来转转,怎么,大家伙儿都下班了,你这中午还值班呐,”

    “嗯,这熬药得有人盯着,小心着呢。”老头儿道,“领导,您这是……”

    看车子离开了院子,郭小海道:“嗐,您也别叫我领导,我爹妈都是农民,现在还在青山乡种地呢,我就是个小农民,这刚到卫计委上班,不是啥领导,他们喊我吃饭,我不想去,跟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说着,撕开了小贡烟,递给了老头儿一支。

    老头儿看着郭小海,呵呵的笑了,接过了小烟,却没舍得抽,在鼻子下嗅了嗅,道:“哟,那您一定是大学毕业,考的官吧。”

    郭小海笑笑,老头儿接着道:“领导终究还是领导,不过看这烟,你跟他们那些领导,还真有些不一样,你看我们那个吴厂长了吗,他拿出去装门面的烟,都是软苏呢,”老头儿心里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你这是新当领导,等时间长了,也跟他们一样了,抽的都是八十多一包的金沙苏呢。

    “哟,这些门道您都知道?”郭小海道。

    “那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老头儿道。

    郭小海为自己的小手段,有些汗颜,给他点上了烟,道:“还是别领导领导的喊,咱是农民的儿子,再怎么,也是农民的儿子,跟他们不一样。”

    郭小海可刻意表现出来的赤诚,拉近了跟老头儿的距离,两人坐在那,很快,聊的热络了起来。

    老头儿叫侯德贵,在和制剂厂干了三十多年了,算得上是元老了。

    “老侯,我看这厂子里,你是总工程师吧,负责的这是关键环节。”郭小海又问道。

    侯德贵已经打开了话匣子,有些得意的道:“那是,现在厂子里,就我最老了,要不是因为有手艺,早就跟那些人一块,被开喽。”

    “开喽?”郭小海一愣,沉吟一下问道:“看这院子规模,咱们厂子以前,人应该不少吧。”

    “那可是,”侯德贵一边调整了开关火候,一边道:“一年前,还有三十多号呢,四口大锅,天天熬着,不挣钱,但是也挺热闹。”

    郭小海心里一动,“那其他人呢?”

    “都买断工龄了,”侯德贵道,“公司说厂子不挣钱,后来那个古总说怎么个运作资金,把那些年纪大的,一人发了点儿钱,买断工龄,撵回家了都。”

    还有这事儿?郭小海之前了解了不少这方面的情况,好像从未听说医药公司还有过这事儿啊。

    “二十多口子人,那得不少钱吧?”郭小海看似随意的道。

    “那可不,好几十万呢。”侯德贵道,“一人两万多,不过也不划算,养老保险、医保啥的什么都没有了。”

    二十多人,四五十万的开支啊,可以确定的是,医药公司这块的支出,并没有报请卫计委知道。

    那这钱是从哪儿来的?运作资金,那都是屁话,总得有个来路吧。

    “刚才说,原来几口大锅一天到晚的不停,那生意应该可以啊,怎么又不行了,一下裁掉那么多人呢?”郭小继续套话道,一边伸手又给老侯递上了火。

    “嗐,那不就是那一说吗,”老侯拿下耳朵上夹的烟,点上道:“领导说啥就是啥,说不赚钱,那就不赚钱呗。”

    郭小海一听,这话里有深意啊,道:“玉露饮我也知道,我小的时候,就很流行,虽说不多高大上,但是销路应该也还可以。”

    “那是,东西是好东西,你看现在雾霾啥的那么厉害,我们厂里的人,有一个咳嗽的吗?天天熏着,身体都好得很呢。”

    侯德贵说完,转过身来,意味深长的看了郭小海一眼,才道:“市场不市场的咱不懂,反正知道的老人儿,还是很认这个的。”

    郭小海不禁沉吟起来,看来这里面有内容啊。

    “到饭点儿了,郭局长,不嫌弃的话,咱一起对付着点儿?”那边侯德贵拎出了一个塑料袋,解开了道。

    郭小海一看,里面是几张玉米煎饼,一小包黑咸菜,还有几条小炸鱼,算是荤腥了。

    郭小海看着这个质朴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老头,忽然莫名的感到有些心酸。这就是社会底层的老百姓啊,跟自己的农民爹妈一样,如果自己不是机遇好,做了些生意,大小混了点儿官职,自己老爹,不也得在地里汗珠子摔八瓣的干活劳动,到了饭点,也是这样,卷个煎饼咸菜,就是一顿饭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