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785章 古芳的野心

时间:2018-05-07作者:西山小员外

    ,精彩无弹窗免费!

    茶叶盒子一打开,登时一股金灿灿的朦胧光芒散发了出来。陈东林和江夫人的瞳孔不禁一缩。

    里面,赫然是三根金条!

    陈东林连忙又打开了另一个盒子,也是三根金条。

    江夫人的眼神,慢慢的亮了起来。

    “陈局,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一点儿心意,一点儿心意……”古芳一边说,一边偷眼打量陈东林的反应。

    “哼,大手笔啊,你这是要把我彻底送进去吗?”陈东林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她道。

    “陈局,您听我说,我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一下……”古芳一时有点儿慌乱,摸不准陈东林的意图。

    “快把它拿走,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陈东林把盒子收好,往手提袋里一塞,道。

    “陈局,就是一点儿意思,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什么,您早点休息……”古芳说着,赶紧就想走。

    “现在不拿走,明天就等着监察委找你谈话吧!”陈东林厉声道,一点儿回旋的口气都没有。

    “好好说话,干什么这是。”江夫人在旁边小声劝阻道。

    “你知道什么!”陈东林毫不留情面的道,“我陈东林是组织培养出来的干部,这是什么,这能收吗?亏你也是个老党员了,你还有一点儿党员的品格底线吗!”

    江夫人没想到陈东林反应会这么激烈,被吼的有些讪讪的,大丢面子。

    古芳一看,也有些难堪,忙过来道:“这不关江姨的事,陈局,您一直以来对我都很关照,我就是想表个心意,不牵扯别的……”

    陈东林坐了下来,看了她一眼,放缓了语气道:“我知道,你是想在医药公司改制的事情上,让我给与关照,是不是?”

    古芳尴尬的笑了一下,道:“陈局,医药公司改制,是件好事,我也是出于对组织的负责,对职工的负责,费劲了千辛万苦,想着能把它发展下去……”

    陈东林没做声,集体企业改成个人的,这里面的道道,他怎么能不知道,在当年那股改制大潮中,太多的人把公家财产,改成了自己的,一跃成为了百万、千万富豪,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我明确地告诉你吧,”陈东林深吸了一口烟,道:“第一,医药公司究竟改不改制,什么时候改,怎么改,现在还没有提上日程,这也不是卫计委一家、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这是县委县政府决策的事情;第二,就算是改制,卫计委不论具体承担哪些事情,也都要是班子集体研究的,也不是我陈东林一个人决策的。”

    古芳的笑,凝固在了脸上,有些僵硬。

    陈东林把茶叶拎到了她跟前,“你只管做好眼前的工作,以后的事情,局里、县里,自然会有安排,你想的太多也没用,好好工作,该考虑的,组织上自然会考虑,把这个拿回去。”

    可能是觉得一下子拒绝的有些生硬,陈东林对江素贞点了下手道:“把上天那个咖啡拿来。”

    陈东林接过来咖啡盒子,一并递给了古芳:“烟我就留下了,这个你拿去,这叫什么猫屎咖啡,马来西亚的,你们年轻人喜欢这些。”

    “陈局,我……”古芳站在那,很是尴尬。

    “行了,天太晚了,赶紧回去吧。”陈东林已经提着东西,拉开了门。

    “陈局……”古芳拎着东西在门口,还想说什么,陈东林挥了挥手,已经带上了防盗门。

    脚步声终于下楼远去了。屋子里,江夫人问道:“走了?”

    陈东林看了一眼她,没做声。

    “你那个眼神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她能在茶叶里装金条啊,”江夫人有些委屈的道,“我就是觉得这丫头不错,不过话说回来,这小丫头,出手也够吓人的啊,那么多的金条,得有十几斤吧……”

    “怪可惜是吧,”陈东林没好气的道。

    江夫人咂下嘴,没说话,那神情,却很明显。

    “不知死活的妇人!”陈东林不禁怒道,“等到你我进了监牢,就算是给你一箱子金条在里面,有用吗?!再这样下去,我早晚要断送在你的手里!”

    江夫人被说的没话,半晌才道:“干什么啊,至于吗,天天本着个脸,能帮就帮人家,不能帮就算,你看看,大事小事你都不办,名声传出去了,以后还有什么人缘?”

    “帮什么,医药公司的事情,那是多大的事,你知不知道!”陈东林没好气的道,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江夫人没再说什么,虽然很委屈,不过还是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紫砂杯的蜂蜜炖梨。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男人走上了高位,面临的诱惑也多,自己在身体上,已经很难跟外面的那些娇媚、有心机的小姑娘们争宠,所以在其他方面,她花了不少的心思,比如再晚也留着家里的灯,还有一直煲在厨房里的这个炖梨。

    酒后有这样一杯蜂蜜炖梨,很受用,也已经成了陈东林的习惯。喝着暖暖的梨汤,陈东林对女人的态度,也慢慢的软化了下来。

    “听古芳说,医药公司改制的话,她想联合几家大企业,成立个新控股公司……”江夫人一边给陈东林按摩着肩膀,一边道,不过下面的话,没敢再说出口,那就是到时,他们两口子也可以入股,而且是干股大股东。

    “那是她的想法,搞mbo这一套。改不改制,她说的能算?”陈东林道。

    “怎么,你们不打算改?”

    “嗯,益阳的集体企业,已经没有几家了,主轴承厂改了,健身器材厂改了,化肥厂也改了,大的企业,就这一家医药公司了。晚上我还跟钱秘书长他们说呢,我们是益阳土生土长起来的干部,尤其是到了我们这一级,不能像那些空降外来的干部一样,只看眼前的政绩,干几年就走,总得在我的手里,给益阳县的老百姓,留下些什么啊……”

    这是一种情怀,也透着一个党员干部、一个男人的担当,江夫人也不禁叹了一口气。

    “医药公司的底子还是不错的,关键,还是人的问题,”陈东林看来一直在思索着医药公司的事情,有所思考,此刻,索性也打开了话题。

    “古芳的能力还算是有的,就是一心想着改制,想着怎么把公司弄成自己的,嗯……”

    江夫人看陈东林愁眉紧锁,安慰道:“那,就找不到合适的能干事的人?”

    “难啊,现在的人,也不一样了,哪像我们年轻的时候,现在想找到一个能干事又忠心的人,太难了。”陈东林靠回沙发,不由得叹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