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710章 在绝境中寻找希望

时间:2018-04-03作者:西山小员外

    ,精彩小说免费!

    “脱,再脱一点,到肚脐眼儿……”房间里,孟广富正背对着门,坐在沙发上,他对面,女孩站在那里,校服褂子已经大大的敞了开来,白皙稚嫩的身体上,穿着一个小小的白色镂空的文胸。下面的校服裤子,已经褪到了小肚子。女孩低着头,两手抓着裤子的松紧腰带,在孟广富的催促下,咬着嘴唇在做最后的挣扎。

    “好,这好,再往下褪一点……”孟广富喉头滚动,直勾勾的盯着女孩的身子,“宝贝,宝贝……”这老家伙终于忍不住,一下扑了上去。

    女孩一声尖叫,被压倒在床上,就在这时,只听身后“砰”地一声门响。孟广富一惊,起身回头一看,一个带着口罩,卡着棒球帽的身影已经跳了过来。

    “啊……”孟广富一声还没喊出来,那人已经“啪”的一记重拳,迎面轰了过来。

    孟广富惨叫一声,被一拳轰到了床上,女孩一下子吓呆了。

    郭小海已经跨过去,一脚踩住了孟广富:“老猪狗,我活剐了你!”

    “好汉饶命,饶命啊!钱,钱,我有钱!”孟广富连声叫道,“都在钱包里,都给你,都拿去!”

    “有钱你就猪狗不如?”郭小海一把拉起这老东西,“砰”的又是一拳,登时鼻血长流,撞到了墙上。

    “你拿人家的血汗钱,反过来糟蹋人家的女儿,简直畜生都不如!”又是一拳,孟广富惨嚎一声,胆汁差点被打了出来。

    “好汉……她……她是自愿的,不……不信你问她,她是自愿的……”孟广富杀猪般的嚎了起来,可惜房门紧闭,谁也听不到。

    郭小海看向了瑟缩在旁边的女孩,女孩拉着被子,在那瑟瑟发抖,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郭小海。

    “好汉,好汉,你看到了吧,她是自愿的,我们是自由恋爱的……”孟广富看着郭小海,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我……我早就离婚了,她未婚我未嫁,我们……”

    这老家伙,早离婚了,一个闺女,送到了澳大利亚留学,要不然也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天天欢。

    “说实话……”郭小海看着女孩。

    女孩惊恐的摇摇头,忽然又点点头。

    明白了,什么也不用说了,郭小海心里不禁一声叹息。

    “是不是,是不是,好汉,你看到了吧,不关我的事啊,”孟广富忙不迭的道,“好汉,你高抬贵手,让我走吧,你想怎么着都行,钱给你,这个小妞也给你,我还没碰她呢,保证原装的……”

    “畜生!”郭小海反手一拳,带着冲天的愤怒,一拳把这个老东西给抽晕了过去。

    “穿上衣服,跟我走!”郭小海对女孩冷声道。

    拉着女孩出了房间,郭小海一路丢掉了棒球帽,扯下了口罩。

    “是……是你……”女孩不可思议的看着郭小海,睁圆了眼睛。

    郭小海沉着脸,没做声。

    宋茹娟正等在下面呢,一看郭小海拉着女孩下来了,忙迎了上去。

    “那个老东西呢?”宋茹娟问道。

    “还在房间,昏过去了。”郭小海道。

    宋茹娟一愣,转而恨恨的道:“怎么不报警抓他,关他个十年八年的,看他出来还怎么蹦跶……”

    郭小海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旁边的女孩一眼,没做声。

    宋茹娟明白了,真报警的话,就算抓了这老东西,这小女孩的名声可完了,这还不说,估计是十有八九,这女孩是被迫自愿来的,孟广富个老东西,又离婚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小妹妹,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呢……”宋茹娟过去,揽过了小女孩道。

    没一会儿,宋茹娟就跟女孩混熟了。小女孩叫胡晓晓,还是京州师范大学的大一学生。因为她妈的事儿,父女俩又去医院求医生,结果医生也不耐烦了,说求我也没用,要求你求孟主任去。

    这医生本就是个气话,但是看着父母亲欲哭无门的样子,胡晓晓竟然当了真,自己偷偷的跑去,打听到了孟广富,想去求他。

    胡晓晓虽然是个贫苦孩子,但是天生丽质,孟广富一看这么个鲜嫩可口的小女孩子,还是女大学生,当即就上了心,一番胁迫利诱之下,涉世未深的胡晓晓,差点儿被这个衣冠禽兽给糟蹋了。

    大越野很快驶进了一片城中村。这里是一片老小区,去年城中村改造,居民早已经搬离一空,到处都是拆了半截的房子,废墟林立。

    因为没钱住宾馆,胡晓晓一家,就暂居在这里。在一处废弃的两层小楼后面,墙拐角处,用塑料布、破门扳,搭起了一个小小的窝棚。

    郭小海和宋茹娟跟着胡晓晓,深一脚浅一脚走到这里的时候,鼻子一酸,眼圈不禁红了。

    胡大林,就是那个农村男人,正蹲在旁边抽烟,浓浓的劣质土烟飘来,呛人。窝棚下,一个脸色苍白的妇人,裹着棉被躺在那里。

    “爸,妈,有客人来了。”胡晓晓拿着刚买的两盒包子,欢快的跑了过去道。

    孩子就是孩子,不管穷富,有家就好。

    胡大林有些战战兢兢的站起身来,那边的妇人无力的抬了下手,想说话,又说不出来。

    “爸,妈,是郭大哥和娟姐姐,”胡晓晓道,拿着包子,坐到了母亲旁边,“他们还买了包子,妈,快尝尝……”

    “来了啊……呃,瞧,也没法请你们坐了……”胡大林丢了烟头,在身上不断地擦着手,拘谨的道。

    “阿姨的情况怎么样了?”宋茹娟放下了买的一大包东西,过去看那妇人。

    郭小海想着能不能用自己的护体灵气给这妇人看看,不过想想还是放弃了,一个宋茹娟他们在场,不方便,再一个,这妇人的病,是外伤所致,又长期积累,需要系统科学的医疗救治,自己的这个灵气,虽然有奇效,但是弄不好,会拔苗助长,面对这样的家庭,他不愿意再冒这个险。

    看了看胡大林,指了指旁边,示意他过去说话。

    “……都是我没用啊!”听完郭小海有些责备的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胡大林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抱着头蹲了下去,“……我没用,我没本事,我就是个废物啊……”

    郭小海看着这个无奈的男人,生活的重担,已经压得他直不起腰来。

    “……晓晓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没了爹娘,是我们从路边捡来的孩子……”胡大林蹲在那,诉说道,“老天爷就是这么不公平啊,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孝顺,跟着我们,什么也福没享到,大了大了,硬凭着自己的本事,考上了大学,这丫头说,将来毕业,找了好工作,家里的日子就好了,可是这刚上,她妈就遇到了这么个事儿……”

    郭小海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这个男人的诉说,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办法、没有语言去劝解这个男人。

    冷冽的夜风吹拂,远处,城市的霓虹之光悠悠闪烁,一滴泪滑落,凉凉的……

    “老胡,这张卡里有二十万,你拿着,带着他们娘俩,去京州市人民医院,宋医生已经给你联系好了,她的同学在那儿,你直接去……”郭小海把一张银行卡,塞进了胡大林的手里。

    “不……不能不能……”胡大林连忙摆手道,二十万呐,他看看郭小海,又看看远处在那欢声笑语的女儿,很是惊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把这么多钱白给自己。

    “你放心,我没有什么目的,我有正当的工作,也有很好的女朋友,我是个党员。”郭小海道。

    “党……党员……”胡大林看着郭小海,喃喃道。

    “我帮你,除了因为我是个党员,最根本的是因为,我也是个农民,我的父母家人,都是农民,家里也很贫穷,但是通过努力,我们现在一样可以过上很好地生活,”

    哦?胡大林的眼神亮了起来。

    “老胡,我想说的是,农民不可怕,贫穷不可怕,身处绝境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失去了希望,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保持希望,在绝境中,也要寻找希望,只要我们不断地努力,就一定能走出困境!你看,我能走出来,能赚到二十万,我相信,你也一定能!”郭小海说着,用力的攥紧了拳头,心情激荡。

    胡大林最终收下了银行卡,最主要的,是郭小海从他的眼神里,重新又看到了希望之光。

    “你跟他说的什么,我看他精神状态好像好了很多。”回来的车上,宋茹娟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我们农民兄弟之间的一点交流。”郭小海道。

    “切,净胡说八道。”宋茹娟很不屑的道。

    郭小海笑了一下,没再言语,帮助胡晓晓一家度过苦难,这只是开始,接下来,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办呢,郭小海眼中寒光一闪,脚下一脚油门,大越野离弦的箭一般,冲入了城市的夜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