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665章 老王私厨

时间:2018-03-09作者:西山小员外

    ,!

    办公室的房门,是自动的电子锁。虞培元按下了桌上的传声器:“华碧,推掉下面所有的行程,我要休息一会。”

    说完,虞培元起身进了办公室的套间。这里是禁地,也是他的隐秘之地。那个少妇华碧,几次半嗔半推的,想要进到这密室里来,有一次夏天,她甚至故意打翻了自己的茶杯,泼湿了她自己薄如蝉翼的裙子,想要进去换下内衣,最终还是被虞培元拒绝了。

    这样一个诱人的少妇,进到自己的套间里来,会发生什么,虞培元自然心知肚明,发生了之后,会怎样,他也想得到。他是个意志坚定的人,绝不会把自己的命运,轻易地交付到别人的手上。虽然没有老厂长的杀伐果断,那种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艰苦岁月里,所磨砺出来的狠劲儿,但是他也是个意志坚定如铁的人,甚至更有韧劲儿,这没有人会怀疑。

    脱下了高档的西装,换上了一件普通的半大棉袄,戴上了半旧的戴着耳捂子的帽子,活脱脱成了一个为生活奔波的普通中年人。

    墙上的书架移动到了旁边,露出来一个小小的电梯门。这是一部隐秘的电梯,直通地下停车场,集团里知道的,不超过四个人。

    电梯一直下到了地下停车场。虞培元戴上口罩,从隐蔽的电梯口走下来,径直上了那辆半旧的桑塔纳里面。

    一个风光显赫的总裁,几分钟的时间,便以一个寻常中年男人的形象,重新出现在了马路上。

    汽车径直去了县中附近的那片老城区,拐了几个弯,虞培元便下了车,步行进了巷子深处的一个小小的饭馆,老王私厨。

    这饭馆小的不能再小,就开在自己的院子里,里面就四五张小小的桌子,做的,主要也是县中学生的生意。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滋滋的煎肉的声音,和着熟悉的香气传来。这个时候不是饭点,学生还在上课,就算是有顾客的话,也只会是一个。

    “老规矩?要不要尝尝我最新研发的孜然炸腰花?”柜台里,满头白发的老王,头也不回的道。

    “好,还真有些饿了。”虞培元坐下道。

    老王是个卖鸡肉卷饼的小贩,在县中周围很有名气,这个卷饼,也是虞培元少年时期难忘的一道滋味。

    岁月变迁,老王卷饼却一直没变,就那么波澜不惊的。直到后来,京州药厂扩建,老王的小店和家,一并都要拆迁。老王的美食和他这一辈子的寄托,似乎就要淹没在这城市的变迁里。虞培元知道后,专门又在老城区附近地段,给他协调了这处小院,保住了少年时的这道记忆。而这里,也成了他跟老厂长会面谈天的地方。

    老王眼里,没有总裁、厂长,只有以前的和现在的学生。谁也不会想到,堂堂的云海药业的两代当家人,会在这样的小店里经常喝酒会面,决定一艘商业巨轮的走向。某种意义上说,这里,也是他虞培元精神休憩、放松的居心地。

    鲜炸的腰花,放了大料孜然,味道不错,不过并没有吃多少,虞培元就感到了饱涨。

    “你的饭量又小了……”一个声音忽然道。柜台边,站着一个高大的老人,一头白发凌乱着,一蓬的络腮胡子,紫红脸膛,满是岁月的沧桑,风割刀刻一般,身上却只有一件老式手工织的粗线毛衣,里面白衬衫的领子胡乱塞着。这样的打扮,却让老人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野性的勃勃活力来。

    这是一个充满了冒险、野性和魄力的男人,虽然他已经走入暮年。

    “老东西,给我来两盘,我尝尝是不是又吹牛的。”老厂长敲了敲木柜台,发出了“砰砰”的响声。

    “包你个莽牛吃了还想要第三盘,不过今天限量供应,到时候不准再摔我的桌子。”老王也笑骂道。

    “你的气色比我想的还要差。”老厂长坐在了虞培元对面,抓起盘子里的串串,丢进了嘴里道。

    还是那个火爆霹雳、棱角鲜明的老厂长,岁月好像一点儿也没磨平他的棱角。不过如果不是这样性格刚硬的人,又怎么能在那个年代,把一个小小的街道小作坊,办成上百口子人的大药厂呢。

    “还行,这段事情有点儿多,一直在外跑。”虞培元道,一边给老厂长倒上了茶。

    “身体是船底儿,船底漏了,再大的船也白搭。”老厂长道,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这个接班弟子的身体状况,也有些忧心。

    “嗯,还行,对了,我这两天,结识了一个小村医……”虞培元忽然道,禁不住把跟郭校接触的经过说了出来。事实上,他也想听听老厂长的看法。

    “我只说人,刘丹鸿和你一样,是个性子善的知识分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至于那个什么米国的医学教授,我一直不主张你去……”老厂长直截了当的道。

    “嗯……”虞培元点点头,脑海中又浮现出郭校那双纯净的眼神。

    “看看这个,”老厂长忽然道,擦了下手,摸出了破旧的手机。

    虞培元接过来一看,神色不由得一凛,眉头锁了起来。手机画面上,一个男人正搂着一个女人的细腰,站在一辆奔驰车门边,后面的背景,是一处豪华的独栋别墅。

    男人眉目粗豪,正是集团的常务副总,雷士明。而那个年轻的女人,竟是自己的随身秘书,华碧!

    两人神态亲昵,华碧往后微微仰着脖子,身子却被雷士明搂的更紧了,饱满的胸脯,都紧紧的贴在了雷士明的身上。

    后面还有几张,都是雷士明那一贯的狂傲的笑容,还有华碧透着风骚和臣服的姿态。就这样的照片,要说两人没有亲密关系,是个人都不信。

    震惊,除了震惊,还有一种对背叛的愤怒,这是男人骨子里的雄性占有欲所带来的。

    “没想到吧。”老厂长擦了下手,继续吃着腰花道。

    虞培元摇摇头,不知是还是不是。

    “老厂长,什么都逃不过您的眼睛。”

    “那是,别看你现在是这么大的老总,那么多人亲亲热热的围前围后,这些人背后的鬼鬼祟祟,你知道的不一定比我多呢,”老厂长道,“厂子里的老伙计,后来进厂的老人的孩子,这些都是我的眼睛和耳朵,都在帮你盯着呢。”

    虞培元心里涌起一股温暖和感激。老王把一盘鸡肉、一盘腰花和一叠小饼端了上来。虞培元放下手机,没再做声,只是拿起肉串,蘸满了辣椒,给老厂长卷好了小饼。

    “该下决心了,”老厂长接过来道,眼里闪过一丝杀伐的凛冽。

    虞培元没做声,咬了一口卷饼,满嘴的辣椒,瞬间刺激了味蕾,让人禁不住陡然提气。

    “你呀,就是不够狠。”老厂长道,“该下手的时候,不能够犹豫,就像这炸腰花,火候差了不行,火候到了,就不能有一丝的犹疑,有一丝拖泥带水,就炸糊了,这菜就算是毁了……”

    虞培元还在思考。老厂长眼神奕奕的看着他,“你小子啊,还是太善,要论脾气,还是姓雷的小子像我……”

    老厂长说着,好像陷入了回忆,“……不过厂子,我只能交给你,你心性善,不会走上歧路,看着优柔寡断,可是意志力坚如磐石,一旦下了决心,比我还要倔强……”

    虞培元笑笑,“厂长,我和士明,可都是您一手带出来的……”

    老厂长挥了下手,“我明白,你不用顾虑这个,你的病,能治好,可是有人的病,病根在这儿,良心坏了,是治不好的……”老厂长指了指心口,“你不要顾忌,该壮士断腕的时候,不要犹豫,别忘了,还有一帮子老兄弟会给你看着,我虽然老了,可是耳不聋、眼不花,一把老骨头,也还硬着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