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逍遥小村医 第605章 小美的兴奋

时间:2018-02-09作者:西山小员外

    ..逍遥小村医

    为了更便于讲述接下来的故事,我们不妨给这头威武雄壮的狼王,取个名字,就叫卡卡吧,因为他在每次嚎叫之后,都会带上几声“咔咔”的短促声音。

    郭小海听这声音,判断这头狼王应该受过内伤。卡卡面相阴沉,脖子上、腿上,都残留着星星点点的疤痕,显然,也是经历过无数次搏杀的。

    和其他的动物族群一样,狼群里,要成为狼王,必须经过惨烈的厮杀较量,一步一步战胜其他所有的公狼。因此,狼王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而战败了的曾经狼王,往往只有一条出路,就是离开狼群,成为孤苦伶仃的独狼,自生自灭。

    更为不同的是,狼群里,不仅有着直接血腥惨烈的夺位厮杀,而且狼更为阴险,互相之间,尔虞我诈、利益交织,或结盟、或反目,或出其不意,或挑拨离间,狼群之间的斗争,不比人类社会简单。

    比如狼王卡卡,它能够战胜上一届强大的狼王,就离不开它旁边这个有力的盟友,因为它始终呲着一口尖利的白獠牙,我们暂且就叫它白牙吧。

    狼王之战中,原本一直中立的白牙,突然杀出,帮助卡卡一举战胜老狼王,并平息了其他几头野心勃勃的年轻公狼的骚乱,奠定了卡卡的狼王地位。

    作为回报,它在狼群中享有着卡卡之下、极高的地位。狼群的规矩,有了猎物,最肥嫩的内脏,首先供给狼王卡卡,而白牙,就是紧接着的享用着者,然后是立下大功的死士,能拿到鲜嫩的肉,它们之后,群狼才会一拥而上,一阵哄抢。

    还有女人,不,母狼。和猴子的社会不同,猴群所有的母猴都是猴王一个人的,而狼群,除了狼王宠爱的母狼,其他的母狼,都是可以自由寻找配偶的,白牙作为一狼之下,万狼之上的重臣,自然也是年轻母狼们追逐的对象。

    此时,群狼面对着这个大树洞,躁乱不已,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的。进熊洞和掏其他洞不一样,哪怕是掏野猪洞,也比这要来的安全。冬眠的狗熊一旦醒了,会极其的狂躁,连抓带拍,在这狭小的熊洞里面,能成功活着出来的几率,很渺茫。

    大黄也不知去哪里了,它为什么要飞奔而来,它和这群狼,到底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四个人趴在那里,肾上腺素激升,郭小海甚至听到了谢志辉费力的咽唾沫的声音。

    自然界里这样的围猎场面,对他们来说,是千载难见的。既害怕,又带着兴奋。

    时间不断流逝,狼王卡卡看了眼天空,发出了短促、愤怒的嚎叫。

    让几只强壮的公狼去,一个个的却都退到了后边,四散开了。卡卡知道,它们保存实力,还都心怀鬼胎呢,期待着最后自己亲自出场,就算不被狗熊杀死,大战之后,它们也能轻易地打败自己,冲击狼王的宝座。

    白牙龇牙咧嘴,想赶一头脏兮兮、猥琐不堪的的老公狼进去,这家伙却夹着尾巴,跑走了。

    让那几个年轻气盛的小公狼上吗?可是没到树洞边,原本张牙舞爪的它们,就缩着尾巴退了回来。

    树洞里,隐约传出了大狗熊威势惊人的鼾声。

    看天空,风雪似乎就要来了,如果不能捕猎这头狗熊,狼群恐怕很难再能扛过这下一场暴风雪。

    所有的狼都望向了卡卡,它是狼王,生死关头,必须由它,来解决这场危机,为狼群担负起责任来。

    狼王的宝座、狼群的危机,卡卡有些无奈的看向了旁边的白牙。白牙此刻却熟视无睹,漠然的看着远处。原本只有利益的交换,生死关头,谁又肯去替你付出生死呢。

    卡卡跳了下来,走到了树洞边,转了两圈,冲着里面开始嚎叫起来,凄厉的嚎叫撕破长空,似乎透着不甘,透着无奈,透着躁狂。

    一切都是徒劳的,再怎么嚎叫,也是叫不起冬眠的黑狗熊的。狗熊的冬眠,不是简单的睡着了,而是类似于休克的一种状态,寻常手段,根本叫不醒它,除非去咬,咬疼它。

    叫了一番,较早的转了几圈,卡卡的心里,恐怕也是一直在激烈的交战着。终于,它放弃了勇敢的冲进熊洞,又跳回了土石上。

    看了眼身后的那头它最宠爱的年轻母狼,油亮顺滑的皮毛,性感娇媚的面孔,这年轻鲜嫩的身体,令它销魂。它不忍放弃这些,美丽娇媚的女人,优裕的生活享受。哪怕是失去了狼王的威严,可是凭借着强壮的身体条件,它自信能和她一起,扛过暴风雪,以后的好日子,依旧会在,哪怕其他的狼都饿死、冻死。

    狼和人,狼群和人群,又有什么区别呢?

    卡卡的退缩,让狼群骚动起来。它狼王的威严登时扫地。群狼怒吼着,低嚎着,狠狠地盯着它,恨不得能把它赶进那树洞去,公狼们更是慢慢聚拢过来,似乎要发动一场夺权大战。

    卡卡毫不畏惧,也低吼起来,锋利的爪子,慢慢的摆开了架势。黑狗熊它不敢惹,可是现在面对的,是它自己的同类,这些,还都曾经是它的手下败将。

    它也不介意,寻找一头合适的公狼,狠狠地咬断它的喉咙,撕开它的胸膛,震慑住这些胆大妄为的家伙。

    它看了旁边的得力盟友一眼,白牙。只要有它一如既往的支持,这些家伙们,就翻不起多大的浪来。

    白牙依旧蹲在那,漠然,毫无表情。

    它的蛰伏姿态,让愤怒的群狼也有所顾忌,它和卡卡联手,还没有人能够挑战。

    饿的皮包骨头的狼,开始无助的惨嚎,还有它们的小狼羔们。这些老弱病残,是狼群的最底层,一旦凛冬来临,最先被牺牲、最先被饿死、冻死的,就是它们。

    它们恨恨的盯着上位的卡卡、白牙,还有那些身强体壮的公狼母狼们,一向优裕的生活,让它们有着更厚的脂肪,更好的体力和皮毛,能继续的存活下去,或许还活的很好。它们嫉妒、怀恨,恨这些自私自利的家伙,可是又没有能力反抗,只能默默地忍受,或许接下来,它们还将成为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的果腹食物。

    狼群中充满了悲鸣,绝望。看的郭小海几个,都心里翻腾。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哪怕有着再高的文明程度,社会群体之间的这种自然属性,是不会改变的,无非狼们是赤裸裸的撕咬、残食,而自诩文明的那种生物,用了更为隐蔽、遮掩的手段,人性里的虚伪、自私、残暴,并不会高尚多少。

    就在这个时候,一头老狼出现了。不,准确的说,是一头母狼,而且也并不算老,因为她身后还跟着两头蹒跚的小狼,一边走,一边绝望的吸着她干瘪、并不存在的奶水。

    她只是太憔悴了,而且相貌丑陋。翻卷的嘴唇,带着一道斜斜向上的疤痕,骨瘦如柴,牙齿粗黄突出,紫色的皮毛,散乱晦涩,让她看着像一头风烛残年的老狼。不过眉眼之间,似乎能依稀看出当年她的动人神态,让我们暂且就叫她紫媚吧,当年的她,应该也是青春貌美、娇媚可人的一头母狼。

    狼群安静了下来,似乎对这只母狼都并不陌生。

    两个小狼崽也很瘦,不过比她要好的太多,看得出来,作为母亲,她把所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先给了这两只小狼崽。而此时,她又能为它们做些什么呢?

    她回头看着两只嗷嗷叫的狼崽,忽然一张嘴,咬向了它们……

    作者西山小员外说:有兄弟或许好奇,为什么会取“伊索寓言”这个毫无关联的名字,兄弟们慢慢体会吧。求鲜花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