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国公府的庶女 第八章 温湘芷

时间:2019-07-08作者:十鹿

    两个小姑娘,身边又跟着丫鬟,能玩什么呢?

    不过是在假山洞里头钻来钻去,玩那你追我,我追你的游戏。

    郑令意对这游戏早就不感兴趣了,只是当成应付差事。

    她没想到温湘芷这般敏感,两人躲在山洞里气喘吁吁的时候,她忽然道:“你和我那些个庶姐姐都是一个样,明明不喜欢陪我玩,却要装出一副乐意的样子来。”

    郑令意被她戳穿了,一时间有些语塞,做出一副怯懦的样子来,道:“温小姐,你想玩什么?”

    “哎。”温湘芷这小小年纪叹气的样子,不知道是跟学的,看得郑令意有些想笑。

    “你什么都不喜欢玩,那咱们就聊聊天吧。”温湘芷道。

    郑令意把自己当做一个玩具,对温湘芷的话无有不依,道:“好。”

    明明说要聊天,两个人却都不开口,对着假山的石壁愣神。

    半晌过后,两人对视了一眼,一齐笑出了声。

    温湘芷的笑声很灿烂,让郑令意不由自主的生出好感来。

    “你上头有几个姐姐?几个嫡几个庶?”温湘芷拔了一根小草在手指头上绕,问。

    “三个嫡四个庶,不对。”话一出口,郑令意才想起八娘已经不在了。

    她偏开首,调整好眼里的情绪,又转回来,对温湘芷道:“三个嫡,三个庶。一共六个。”

    温湘芷点了点头,掰着手指数着,“我只有一个嫡姐姐,已经嫁人了,还有四个庶姐。最大的一个快要嫁人了,所以娘亲总是把她一起带出来,好给她找婆家。”

    “那另一个是谁?”郑令意分明记得温湘芷身侧坐着两位少女。

    “那是我二叔的庶女。”温湘芷道。

    郑令意这才了然,温家还没分家,由长子当家,这程氏是大嫂,包氏是二弟妹。

    “嗯,我和你一样,也是最大的庶姐到年纪了嫁人了,就是那个脸圆圆的。”

    郑令意还没描述完,就听温湘芷道:“我知道,二舅母想让她给三哥哥做媳妇。”

    郑令意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脱口而出,“当真?你三哥哥是庶子?”

    “不是呀,是二房的嫡长子。”温湘芷随意的说。

    鲁氏真肯替庶女择温家这般好的门户,还是嫡长子?

    郑令意不敢信。

    郑令意一介闺阁女儿,自然不知这温家大房和二房之间的差距,可不只那么一星半点。

    不过这嫡长子配一个地位卑微的庶女,也真是绰绰有余了。

    温湘芷见郑令意似乎不大相信,想了想,笑眯眯的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不信。你觉得庶女配不上嫡子,是吧?”

    郑令意点了点头,又听温湘芷道:“我三哥哥伤了脚,二舅母本想找个门第低些的,又怕女子教养不好惹出笑话来。左思右想,还是门第高些的庶女来的妥当。”

    原是如此。

    郑令意本想问,‘你三哥哥的脚伤得厉害吗?’

    可话到嘴边又囫囵咽了下去,憋出一句来,“四姐姐有福气。”

    温湘芷一昂首,道:“那是,我三哥哥是最最温柔的人了。”

    看她神色自得笃定,郑令意不禁也信了她几分。

    如果只是伤了脚,哪怕是成了个跛子,只要人好,门风好,那于郑楚楚来说,倒也还称得上是门好婚事。

    她虽与郑楚楚情分一般,但到底不曾有过什么过节。

    郑令意是真心盼着她的四姐姐能嫁一个好人家。

    在温湘芷眼中,她的三哥哥虽是伤了腿,但对她最是亲和,只是近来总是腿疼,所以不太爱出门了。

    可她一个小孩子,许多事也是一知半解的。

    郑令意和温湘芷又在花园里待了一会,随后就被丹朱请回去吃点心了,说是吃了点心,温家人就要回去了。

    郑令意也是托了温湘芷的福,才能又吃又拿的抱了一包点心回西苑。

    蒋姨娘和郑嫦嫦正坐在门边剥豆子,蒋姨娘头都快伸长了,只盼着郑令意赶紧回来。

    西苑虽然没有小厨房,但有个烧水的地儿,做不了什么吃食,但是姨娘们自己煮个豆子,蒸个蛋羹还是可以的。

    见郑令意回来了,蒋姨娘赶紧放下竹箩,连忙问:“夫人找你去做什么?”

    郑令意一五一十的说了,连温湘芷对她说的那些,她也说了。

    蒋姨娘得知郑令意不过是个凑数的今日这场戏是给郑楚楚唱的,便放心了。

    她重新端起竹箩,坐在那小团凳上,道:“与咱们没关系就好,你以后别向旁人打听那么多。”

    “是温家小姐自己说的,我可没问。”郑令意拿过郑嫦嫦手上的小竹箩,熟稔的剥起豆子来。

    蒋姨娘没再说这件事儿,只道:“今个儿多剥些豆子,咱们自己不吃,拿到外厨房给你们俩换盅桃胶。”

    郑嫦嫦从郑令意带回来的糕点里,拿了一个白果油酥饼小口的啃着,听到蒋姨娘这话,小小的欢呼了一声。

    郑令意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母女三人相视一笑。

    这厢,郑楚楚也回了东苑。

    邱姨娘跟在郑楚楚身后团团打转,郑楚楚有些不耐的说:“姨娘,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我,我这不是担心你吗?”邱姨娘伏低做小惯了,被自己的女儿如此不客气的对待,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之处。

    “你担心什么呀!温家的人今日我都瞧见了,温夫人温柔贤淑,几个庶女的打扮也很得体,想来是个宽厚人家。温二夫人倒有些多嘴多舌,两院到底是隔着门呢,也没什么关系。”

    郑楚楚如今的心思都飞到温家去了,哪里还会惦念着眼前这个老姨娘呢?

    “温家有两房人,你怎么知道夫人给你相看的是哪一房呢?”邱姨娘到底是年长些,即便终日困守后宅,想的事儿也比郑楚楚长远。

    郑楚楚听了邱姨娘这话,倏忽睁大了眼,露出几分担忧来,“这倒是。这二房可远比不上正房。谭婆子连个二房的信都没告诉我,想来是没什么出息的。”

    邱姨娘听郑楚楚这样说,心里反倒是放心了几分。

    嫁给温家大房?邱姨娘怎么也不信这桩子婚事会落在郑楚楚身上。

    若是二房,倒显得真实可信了许多。

    既在大房庇护之下,又没大房那般高不可攀。

    温家二房在邱姨娘眼中,倒是妥帖的亲事。

    不过瞧见郑楚楚脸上神色难看,邱姨娘什么也没有说,又捡起她的针线筐打络子去了。

    绳结刚绕了几绕,邱姨娘就见郑莹莹面色不善的走了进来,见着邱姨娘也没打招呼,径直向郑楚楚走去。

    她手里拿着那一枚赤金的蟠桃簪子,对郑楚楚道:“这簪子还你,把我姨娘那根碧玉珠钗还来。”

    郑莹莹的性子十分直爽干脆,可若是一个不痛快,厮打起来也是可能的。

    郑楚楚不敢多说什么,赶紧从头上拔了簪子递给她。

    郑莹莹把赤金簪丢在桌上,神色还是有些不妙。

    郑楚楚见她这样,忍不住道:“我这簪子也不是什么埋汰的货色,换你姨娘这只碧玉簪子,也不是什么亏本买卖。”

    “我知道,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好说话吗?”郑莹莹随意坐下,摸了桌上的瓜子开始磕。

    “你别在磕了,牙都豁口了。”郑楚楚也坐了下来,随口问了一句,“你既知道不亏,何必巴巴的把簪子拿回去?”

    “夫人说下月的冬令冰技会,带我和秧秧去,可我那衣裳没首饰配,还得戴这簪子。”郑莹莹挥了挥手里的碧玉簪,无奈的说。

    “怎么不叫我去?”郑楚楚着急的说。

    郑莹莹磕着瓜子,撇了撇嘴,道:“你不都定了温家吗?还去吹什么冷风啊。”

    郑楚楚微微红了脸,轻道:“这事儿你们都知道了?”

    “倒夜香的婆子只怕都知道了,若不是八九不离十了,夫人不会让事儿传出来的,即便不顾着咱们几个命贱的,她还能不顾着三姐和六姐的名声吗?”

    郑莹莹说话一贯是心直口快的,听得郑楚楚耳根子都红了,羞涩道:“只是不知是大房还是二房?”

    “只要是温家就不错了,你的婚事订下了,连我姨娘都跟着高兴,觉得我们这些后边的庶女,多少是有些盼头了。”

    郑莹莹自己也是高兴的,郑楚楚的婚事如何,不就代表了鲁氏对她们这些庶女的夫家的态度吗?

    过了五六日,温家果然派人来下订了。

    郑楚楚和邱姨娘得知这个消息后,抱在一起哭了一场。

    那一日恰逢郑国公休沐,他虽没出面,可也过问了几句。

    他对庶女的婚事并不上心,得知是温家二房的嫡长子,稍有几分惊讶,赞了鲁氏一句,说她贤淑得体。

    温家走后,鲁氏把郑楚楚召到了安和居,由丹朱开口,向她说了这件事。

    郑楚楚心里本就有底儿,一面听一面美滋滋的乐,当听到丹朱说,‘温家三哥儿温籍’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温家大房只有两个哥儿,便是那最有出息的两个。

    这个温籍定是二房的哥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