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透视龙魂在都市 第六百九十五章 银座会所

时间:2018-05-05作者:世代杀猪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下冒出两位先天境的修士,还是很让人吃惊的,要知道在现在的末法时代,先天境也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

    同等层次武道宗师被称作圣人般的存在,作为凌驾于武道上的修真者,同时出现两个先天境,足以让人惊讶。

    不过陈禹看得出来那衣着寒酸,头发乱糟糟的老者,似乎不是黑巫教的人,因为他刻意和庞钰保持着一定距离。

    而且,那老者给陈禹一种本能的厌恶之感……这种感觉,在庞钰身上尚且不是很明显,在那老者身上却非常清晰,不知是为何之故。

    心中讶异,陈禹正要将左眼的视线集中,却听庞钰不满地哼道:“原来是陈先生,陈先生对我黑巫教的护法下此狠手,是何道理?”

    说话间,一股庞大的神念涌动,碾压而来,要将陈禹淹没。

    庞钰毕竟是先天后期,带来的压力非同小可,在这种庞大的压力下,陈禹一时间到无法透视那古怪老头,注意力只能回到庞钰身上。

    那中年术士仍在惨嚎。

    而庞钰身后侧那个面容英俊阴柔的年轻男子则露出极度恼怒之色,哼道:“三长老,何必啰嗦,先把这家伙杀了再说!”

    庞钰没有动,年轻人不懂事,他可不能不懂,他亲耳听过陈禹开坛讲道,知道陈禹的见识与底蕴非同寻常……所以,他虽看得出陈禹只是先天初期的修为,但也不敢大意。

    像庞钰这样的黑巫教高层,经历的搏杀与战斗不知凡几,对敌人自有一套评估标准。

    况且,陈禹在东瀛一战展现出的惊世骇俗的实力,庞钰也不得不正视。

    陈禹瞥一眼那年轻男子,淡淡道:“掳走我的朋友,杀她的保镖,却问我是何道理?我倒是想问问你们黑巫教是何道理,不在深山老林里藏着,跑到东海来找死吗?”

    “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这样向本少说话?”年轻男子怒不可遏,厉声呵斥道。

    “你的朋友?”庞钰皱眉,一个跨步,靠近几分,朝着那中年术士一个虚抓。

    他法力涌动,笼罩着那中年术士的黑火顿时被其强大的神念给生生压灭。

    中年术士惨嚎声终于停下,但不免精神萎顿,面色惨白,瘫在地上,身躯在瑟瑟发抖。

    “怎么,有问题?”陈禹冷冷说道。

    “原来是你!”庞钰忽露出恍然之色,说道:“我道是谁能破除我在那纯阴之体的脑域中留下的法术,原来是你!”

    陈禹双目一寒,说道:“是你种下的封魂之术,你用如此歹毒手段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不觉得太恶毒了吗?”

    “恶毒?”庞钰哈哈一笑,说道:“没想到鼎鼎大名的陈先生是如此迂腐之辈,我辈修士凌驾于世俗之上,予取予求。当时若非我有要事在身,哪里会留下她?不过这样也好,后来我一直抽不开身,几乎忘记了这纯阴之体,若不是你破去我的法术,难得一见的纯阴之体倒要香消玉殒,未免可惜了点!”

    陈禹并未动怒,神色冷漠地看着庞钰。

    “陈先生,你说那个纯阴之体是你的朋友!”庞钰嘿然一笑,说道:“怕是陈先生你也看上了她纯阴之体作为鼎炉的作用吧,何况,这鼎炉长得还很俊!”

    “三长老,和他啰嗦什么,他把隗五隗六重伤成这样,岂能放过他,杀了他!”那年轻人极度不耐,催促道。

    “少主稍安勿躁,这位陈先生实力不弱,有过击杀武道天圣宗师的辉煌战绩,如果他识趣,可以不动干戈也好!”庞钰对那年轻人态度居然很是和颜悦色,耐着性子解释道。

    年轻人显然并不知道陈先生三个字意味着什么,闻言愣了愣,随即不满道:“三长老,难道要本少放弃到嘴边的肉不吃吗?纯阴鼎炉辅以双修秘法,可以大幅提高我的修为和实力,这可是你说的!”

    庞钰说道:“少主放心,纯阴鼎炉世所罕见,哪能抛下不顾?今日,陈先生识趣也就罢了,若不识趣,不肯给黑巫教面子,怕是落不到好!”

    后一句,庞钰是对陈禹说的,透着一种再明显不过的威胁之意。

    陈禹曾击杀武宫道极的战绩,让庞钰有些忌惮,但也只是有些忌惮而已,他并不愿因此放过冯月盈。

    像冯月盈和唐珞这样的纯阴体质太罕见了,对修士来说也是绝佳的双修鼎炉。找遍华夏,庞钰也不知道能否再找到第二个像冯月盈一样的纯阴之体。

    陈禹眼里有杀机在浮动,却忽而看向身后。

    身后的门被拉开一线,被困的冯月盈小心翼翼探出头,看到陈禹后,露出惊喜之色,说道:“陈禹,真的是你!”

    陈禹朝冯月盈点点头,说道:“月盈,不用担心!”

    冯月盈面上的忧惧消失,整个人忽然放松下来,她朝陈禹点头,又看一眼庞钰等人,仍有些忐忑,说道:“陈禹,这些人太凶残可恶了,他们居然一言不合就杀人!”

    陈禹点头,“我知道了,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那年轻人冷笑,“什么狗屁陈先生,胡吹什么大气?庞长老一根手指就能把你灭了。美女,你指望这小子,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倒不如乖乖服侍本少,你是纯阴鼎炉,少不了你的好处,荣华富贵都是唾手可得,享用不尽!”

    冯月盈看一眼那年轻人,怒道:“你做梦,我宁可去死,也不会给你当什么狗屁鼎炉!”

    “那可由不得你!”年轻人冷笑,心头不耐,再催促道:“庞长老,这小子冥顽不灵,何必再啰嗦?”

    庞钰摇摇头,说道:“陈先生,你确定要为了一个女人,得罪黑巫教吗?”

    陈禹冷冷道:“黑巫教,算个什么东西?”

    那年轻人闻言神色勃然,怒斥道:“你敢羞辱黑巫教,混蛋,你死定了!”

    庞钰听到陈禹的话之后,也是面色一沉,冷哼道:“陈先生,一直给你留了一点余地,没想到你给脸不要脸。你以为,能击败武宫道极,就天下无敌了吗?你的实力,在我眼里也不过如此而已!”

    陈禹面无表情,道:“是吗?”

    庞钰冷笑,说道:“陈先生,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自己走人。我便当你没有来过。否则,刚刚开创的龙门,怕是要烟消云散!”

    陈禹神色淡漠,说道:“就凭你也配?”

    “你太狂了!”庞钰冷哼着,“区区先天前期,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看来,必须让你知道点天高地厚才行!”

    说着,庞钰一个抬手。

    他法力涌动,黑色的阴煞灵气随之而动,滚滚荡荡朝陈禹涌去。

    一种庞大的气势威压暴涨,压得人喘不过气!

    “庞大师,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道询问声同时响起,透着极端的恭敬,说道:“谁敢在银座对庞大师不敬?还惊动了警察?”

    “易老板,这等事你不必管,驱散无关人等便是!”庞钰随口回答了一声,如潮的法力朝陈禹涌来,黑雾翻滚着,如同无形之锁,要将陈禹禁锢封锁在内,“至于警察,你能解决吧?”

    “当然!”那易老板回答道:“我易重雷是什么身份?在东海,不经我的允许,哪个警察能进入银座会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