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透视龙魂在都市 第五百二十五章 拭目以待

时间:2018-03-11作者:世代杀猪

    ,精彩小说免费!

    “你的家世我问过珞珞,没有出奇之处!”魏小琴打量着陈禹半晌,说道:“在杜家面前不值一提,你不要不知天高地厚!”

    陈禹说道:“阿姨放心,我知道我能做到哪一步!”

    魏小琴眼见劝不了陈禹,眉头皱得更加厉害,“年轻人,总以为自己无所畏惧,到头来不免碰得头破血流,付出惨重代价。我很欣赏你的担当,比杜文江确实强太多,难怪珞珞会更倾向于你。但是同样的,我不看好你的前途,我不会同意珞珞和你在一起的,哪怕她不得和杜文江界混!”

    话不投机,魏小琴没了继续喝陈禹聊天的兴趣,转身就走。

    “阿姨,你会同意的!”陈禹说道。

    魏小琴脚下连半点停顿都没有,径直去了唐珞所在的包间。

    贺楠朝陈禹摇头,无奈地说道:“你啊你,我舅妈都肯帮你创造条件,你倒好……唉,现在可怎么办?”

    陈禹不想解释,看向唐珞那边,只见那包间里已经多了几个女人,正围着唐珞,似乎是在做她的思想工作。

    摇摇头,陈禹不想再耽搁下去,迈步走向唐金生杜明礼等人所在的包间。

    “喂,你去哪?”贺楠问道。

    陈禹这次没有理会。

    看着陈禹似乎是直接冲着唐金生而去,贺楠呆了呆后,既是有些担忧,又忍不住在眼里浮现起兴奋的情绪。

    “如果真闹起来,打起来,会变成什么样?”贺楠忍不住喃喃出声,声音里都带着期待。

    包间门口,不知何时已多了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把守,应该是防备着不相干的宾客或者晚辈进去打搅而做出的安排。

    他们对走来的陈禹投以疑惑的目光,待陈禹要推门时,一个身材精悍的男子说道:“里边在谈事情,你有什么事,先等一等!”

    陈禹不理,推开了门。

    “嗯?”那男子皱眉,抓向陈禹的手。

    但是,陈禹只是手轻轻一抬,就避过了他的手,推开了门。

    外边那张宴会桌上,那三个武者中的老者忽然转头看来,目光里带着一丝疑惑。

    门一推开,陈禹就走入了包厢。

    包厢内很开阔,各种布置很奢华雅致,随着陈禹走进来,陪着站在唐金生唐汉炳一侧的两个中年男子朝陈禹看来。

    倒是正在说着话的唐金生唐汉炳以及杜明礼等人,都没有在意门口的动静。

    一个中年男子看一眼陈禹后,显然不认识陈禹,有点疑惑,朝陈禹走来,低声喝问道:“你是谁?”

    陈禹笑笑,并不理会,朝着坐在沙发上谈着话的唐金生朗声说道:“唐老,给你道贺了,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陈禹声音不低,这话一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唐金生被打断了和杜明礼之间的交流,朝陈禹看来,面露疑惑之色。

    “陈禹……”在这时,一声尖叫声在这时响起。

    发出尖叫的,正是坐在杜明礼和一个中年女人身边的杜文江!

    他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陈禹,戴着的眼镜都差点掉下来,显得目瞪口呆。

    甚至于,他本能地在面上浮现出一抹畏惧之色。

    昨天从马术俱乐部出来后,他可是被陈禹小小教训了一下,再加上他叫去的赵宝等四海帮的人结果都很惨,他因此还留着对陈禹的巨大的心理阴影!

    随着杜文江的这一声尖叫,屋内每一个人都有些愕然。

    屋内刚刚在谈的,可是唐珞和杜文江之间的事情……关于昨天的事情,唐家杜家双方都从昨天的当事人那里得到了了解,对陈禹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陌生。

    但他们和杜文江一样,同样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陈禹。

    这可是唐老爷子的寿宴,也是家宴,杜明礼一家之所以被请来,是因为唐家有赔礼道歉之意。

    除此之外,当然也还有一些宾客,但都是有身份地位,且和唐家极密切的人。

    陈禹出现在这里,算是怎么一回事?

    一时间,气氛倒有短暂的沉默。

    “你就是陈禹,你打了我家文江,你还敢来参加唐老的寿宴?”一声咄咄逼人的尖声厉叱打破了沉默。

    出声的,是挨着杜明礼坐着的,衣着打扮挺雍容,但面目刻薄的女人。

    这人显然就是杜明礼的妻子,也是杜文江的母亲,她喝叱着,已经站起来,满面怒色。

    杜明礼眯着眼,眼里泛着一丝寒意。

    陈禹看了一眼杜文江母子,懒得理会。

    “你就是陈禹?”唐汉炳也站起来,冷冷盯着陈禹,哼道:“我唐家的寿宴,岂是你这种无赖之徒能来的,你是怎么混进来的?小李,还不把人赶出去?”

    一句话,既是愤怒,也是撇清和陈禹的干系,让杜明礼安心。

    守在门口那个男子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局面,连忙抓住陈禹的肩膀,连推带拉,要把陈禹赶出去。

    陈禹站着没动,任那男子动作依旧纹丝不动。

    那男子不是武者,但力气比普通人倒要大几分,但随着他发力,脸色涨红,也动不了陈禹半点。

    唐汉炳皱眉,喝道:“叫酒店保安过来!”

    门口守着的另外一人转身去喊人。

    陈禹摇头,看着唐金生,后者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变得面沉如水,看不出脸上表情是喜是怒。

    “唐老先生,来者是客,你们这么做,似乎不是待客之道吧?”一抬手,将那还在尽力表现的男子轻松推开,说道:“你是珞珞的祖父,我不想把你的寿宴弄得一团糟,所以,最好还是有话好说!”

    陈禹对唐珞的这些家人自是不放在心上,但看在唐珞的面子上,他还是决定有言在先。

    “你这种无赖混混,也算客人?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那女人再度哼道:“唐老,这种无赖混混,最该去的地方就是监狱!”

    杜明礼还是没有开口,反而拉了一下女人,让她坐在了他的身边。

    杜文江看着陈禹,咬牙切齿,满面恨意。

    “不速之客,哪能称为客人?”唐金生终于开口,说道:“年轻人,你现在离开,和珞珞断绝往来,我当你没来过。否则,只怕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他的声音低沉且显得缓慢,但自有一种深沉的气势与威严,带着强烈的威胁。

    陈禹负手,淡然笑道:“我倒想知道,唐老先生会让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拭目以待!”

    唐金生在这个年纪,养气功夫已经相当不错,但听到陈禹的话,也是气得眉毛倒竖,勃然作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