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重生 第1931章 他是我相公

时间:2018-06-12作者:漫漫天生

    “那两个女人?”雷云宗的少宗主叫做雷久傲,一身修为已经到了九重后期,比起陈奇、东方唐和剑锋这种天才来说,底蕴要稍微差一点。但作为雷云宗的少宗主,本身就有足够的资本在凤凰大比中争夺前十。雷久傲此人行事乖戾,不爱钱财爱美人。而且最为古怪的是,雷云宗的弟子们都是修炼雷属性功法的,连雷久傲的父亲雷禅子也是修炼九雷神通,成就九重巅峰。不过雷久傲在雷云宗简直就是个异类,他修炼的并不是雷属性的神通,而是一种阴阳双.修的神通。作为雷云宗少宗主,本身就有无数无上功法任他选择,但是他却偏偏都不选,选了一种阴阳双.修的功法。最为让人意外的是,雷久傲修炼这种功法,居然还能修炼到九重后期。两千八百年的时间,他都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子,在第一重天里面,很多人都叫雷久傲为‘久傲’。不过雷久傲并不在意,甚至对这个称呼乐此不疲。当然雷久傲能够修炼两千八百年到这种境界,不只是他对双.修的痴恋,而且还有雷云宗诸多底蕴给堆积上去的。还好雷久傲没有让他老子失望,终于修到九重后期,而且在三千岁前就踏上了这种境界,刚好赶上了凤凰大比。“我雷云宗虽然比不上凤凰总宗,但是相比天剑门、双子门也差不多。我雷久傲看上的女人,谁也跑不了。”雷久傲冷哼一声,身子一转,从南边的阵营左右盘旋,瞬息之间来到了火凤分宗的前面来。而白狐和月咏只感觉到迎面扑来一股浓烈的阴阳双核之气,那是一种精气和之间汇合的味道,黏糊糊的十分恶心。白狐眉头紧皱,看到来人,忽然脸色大变:“雷久傲!”火凤分宗众人微微一愣,不明所以。反倒是苏建安瞬间反应过来,连忙走了上去作揖道:“苏某人见过雷云宗少主。”“滚!”雷久傲甚至看都没看苏建安,只是冷冷叫了一声,语气冰冷。龙牙微微一愣,不只是他,连跟在身边的诸多弟子也是脸色大变,差点就有人要上来教训雷久傲。不过让一纵火凤分宗的弟子震惊的是,被斥退的宗主,居然还真的乖乖退下来。所有人神色之间浮现出了一阵惊恐。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这么狂?连宗主都不敢得罪他。随后那些想要出头来教训雷久傲的弟子,也收起了自己的心思,不敢随便走出来。“雷云宗少宗主?难道是第一重天的雷久傲?”龙牙浑身一抖,他不同于其他火凤分宗的弟子,龙牙常年出来行走历练,对于其他重天和神域更是熟悉。雷久傲‘大名鼎鼎’,臭名远播,龙牙早就知道了。这个雷云宗的少宗主,修为已经是九重后期境界了。比起苏建安,雷久傲的实力强太多了,也难怪宗主会有这样的态度。“两个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看来莫有神三个人倒是不托所负,将你们两个送过来了,哈哈哈。”雷久傲哈哈大笑,眼中闪过淫邪之色。不过当他看到旁边的苏冰云之时,眼中那一股淫邪再一次强烈起来。这种赤裸裸的眼神,让苏冰云感觉到一种异常恶心反感。“雷久傲,这是凤凰大比,在凤凰神域之中,你难道还敢出手不成?”月咏冷冷讽刺了一声,语气之中尽显杀机。雷久傲一听,顿时眉头一挑,他似乎对月咏的语气感觉到奇怪。忽然,雷久傲神识一放,在广场中扫描了一下。“我派去的那三个人呢?”“哼,你那三个人估计你永远都找不到了。”白狐冷哼。刷!忽然之间,雷久傲一出手,仿佛闪电蹦过,一连串的火花闪烁不断,就要将白狐给抓过来。众人没有想到雷久傲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气势逼人,仿佛要直达九霄神河!“想动手?”月咏目光一凝,浑身气势爆发。就好像是一条长长的江河不断流动,一出手,四周顿时一片灵光闪烁,一出手,整个虚空骤然好像打破通往九霄神河的大道。咔嚓咔嚓!两个人对着就是一拳一掌,气势凶猛,好像诸天之中最为强大的神魔混合大战。无论是月咏还是雷久傲,在那一瞬间的交手都没有奈何得了对方。二人连连倒退了几步,月咏回气血脉,将自己的真元稳定下来。“哼。”雷久傲冷哼一声,但眼中的骇然十分的明显,他之前和月咏也交过手。但也没有想到月咏的实力居然恢复的这么快。这个女人,已经恢复了所有修为。他们两个人一交手,各自对方都奈何不了对方,雷久傲知道今天无法善终。除非是到时候请教自己的爹爹出来,重新缉拿月咏才有可能。“这个女人也是九重后期。”苏建安脸色骇然,他以为月咏再厉害,应该就是至上境九重的中后期而已,且没有想到月咏的实力居然不在雷久傲之下。“怎么可能,才几天功夫,这女人就恢复过来了?而且这一次她们还专门来凤凰大比,又是怎么一回事?”雷久傲神色冰冷,此时他和月咏两个人之间的冲突,产生了一股剧烈的气息波动,好像要掀翻整个广场一样。“怎么回事?雷久傲和别人交手了?”“好浓烈气血之力,和雷久傲交手的那个女人也不简单。这女主人长得真好看。”诸多来人都在一一讨论,显然是雷久傲和月咏两个人直接的冲突太猛烈了。虽然众人不知道前因后果,不过看到月咏何种绝世容貌,忽然想起了雷久傲是一个好色之徒。他们两个人交手起来的原因,怕是显而易见了。“雷久傲的实力到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我之前还以为他只是通过垃圾的修炼方法,没有什么实力,却没有想到这个人的实力超出了自己开始的预算。”剑锋慢慢传音给了陈奇。陈奇点点头,不过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他不是我的对手。”“他也一样不是我的对手。”无论是剑锋还是陈奇,都没有将的雷久傲看在眼中。“不过倒是那个女子,我若是没有看错的话,她应该是千古魂狐的化身。而且和我们一样,都是九重后期。”“确实是魂狐,我听说夫蒙郁蓉那个女人似乎非常衷心收集各种异兽,听说她好像打过一只千古魂狐的主意。”“那应该就是这个女的了。不过夫蒙郁蓉此人的实力不在我之下,甚至现在已经超出了我的修为,能够在夫蒙郁蓉的手下逃走,确实是一种极大的本事了。”陈奇双眼微微在月咏身上游荡了一下,月咏长得确实国色天香,不过到了他这种地位,皮相对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用了。“这仙子和雷云宗的少宗主有仇?”“他们两个人说打就打,太狂了。”一堆人心中震骇。雷久傲脸上流露出了慎重之色,反倒是萧奈何站在旁边,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场戏。“又是妳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居然和我儿动手!”忽然之间,从后方传来了声音。一个中年形态的男子,忽然之间来到了雷久傲的面前。左右摆动,好像是金龙晃动。猛的一瞬间,这个男子瞬间出手,就是一把金色手掌直接笼罩过来,狠狠的拍向前面。“呼呼呼呼……”风声卷动,好像直接要将整个天地全部给捏碎掉。“九重巅峰!”月咏脸色大变,九重巅峰的高手气势之猛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刷刷!月咏一出手,手掌直接拍了下来,狠狠的拍了上去。发出了一阵哐当的巨响,这个中年男子直接震得四周一片晃动。“哼!好大的胆子,简直是不将我凤凰总宗放在眼中。”萧奈何目光一动,抬起头来,只见到一个中年男子就好像是一阵罡风闪过,一朵白色的光花绽放开来,无数的花瓣洒落下来。这个男子隔空一出手,直接就是虚空之中一抓,将一股雷光抓在手心里面。强大的意念在爆发出来的时候,刚才想要拿下月咏的中年男子被另外一个人给逼退下。“那好像是雷云宗宗主雷无极!”“雷无极也是九重巅峰高手了,不过居然被另外一个人给拦下来了。”“那个人是凤凰总宗的二长老谢陨言,他在四千年前早就是九重巅峰的高手了,比雷无极还要老资历呢。”又有人将这两个出手的中年男子给认出来。虽然说是中年男子,不过这二人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可以将外貌稳定在年轻的模样。表面上看起来只有三四十岁,但实际只怕是到了上万岁了。“雷云宗雷无极见过谢长老!”雷无极不敢怠慢,因为面前这个男子的实力隐隐约约盖过自己了。最为主要的是,谢陨言在凤凰总宗里面的地位极高,就算是他这个雷云宗的宗主也不敢小看对方。“雷无极,你们父子两个人倒是厉害,居然在这里主动动手,是不是真没有把我们凤凰总宗放在眼中。这个大比如果你们不想参加,我也不勉强。”谢陨言丝毫没有给雷无极面子。但雷无极此时也不管要不要面子,而是陪着笑脸,微微笑道:“长老想多了,只是我儿被人挑衅,我一时情急才会出手的。”“哦,是这样吗?”谢陨言扫过其他人,从火凤分宗等人的身上扫过去,一个个弟子都不敢抬头,被这一股强大的威压给镇住。连龙牙和苏冰云都不敢直接面对面。倒是萧奈何面不改色,表面平静。谢陨言也没有去关注萧奈何的神色,一个三十三重天的小宗门弟子,还不至于让自己注意。反倒是谢陨言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月咏的身上,忽然说道:“九重后期吗?”“这位长老,我们并没有主动挑衅雷云宗的,是雷久傲特意走过来挑衅我们才是。”当下,月咏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雷云宗父子神色不变,似乎月咏将整个天都捅破了都不关自己的事情。“哦?雷宗主,你听到了吗?”“谢长老误会了,虽然犬子和月咏姑娘之间的有矛盾,不过他们两个人都是即将成婚的人,有点矛盾倒也正常。”“老匹夫,谁要和你儿子成婚了?”月咏脸色冰霜,语气之间顿时显现出了一丝杀机来。“妳的人不是收了我雷云宗的聘礼吗?既然收下了我雷无极的聘礼,就是我们雷家未来的媳妇。”“什么时候收了……”月咏语气微微一顿,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那六天草就是我送给妳的聘礼,六天草乃是九品珍草,难道这礼物还不贵重吗?”“胡说,这六天草明明是我采的,而且雷久傲还派人来追杀我,要将六天草给抢回去。”白狐这个时候忍不住叫了一声。“是吗?妳是不是在雷云山下开采的,雷云山乃是我雷云宗的范围。妳拿到的六天草,就是我雷云宗的东西。如果我不同意的话,妳以为可以顺利的将六天草给拿回去?”白狐脸色又青又白,死死的盯着雷云宗父子,心中对这两个人恨极了。她知道雷无极这老匹夫一定算计了自己和月咏,但是却没有办法反驳。、“六天草上面还有我雷云宗留下的雷气,只要拿出来好好验证一下就知道了。不过这算得上是我儿送给妳们的聘礼,不日我儿就会迎娶两位姑娘,请两位姑娘做好准备。”月咏和白狐二人各自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一种焦急。白狐之所以要采下六天草,也就是因为月咏收到了神魂的重伤,只能够用六天草来治疗。现在想来,只怕这一切都在这雷云宗父子的掌控中。击伤月咏,给月咏留下了神魂创伤,而想要救下月咏,就只能够利用雷云宗的六天草来疗伤。只怕从一开始,这两个人就已经在想让月咏到时候走投无路来找他们了。“六天草拿出来吧,只要上面有雷云宗的雷气,都属于我们雷云宗的东西。不过我愿意将六天草当成我给妳们两个人的聘礼。若是妳们愿意接受的话,现在我立马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宣布我迎娶两位矫情的良辰吉日。”雷久傲排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意,眼中的贪婪十分明显。谢陨言作为老牌的高手,经历的阴谋何等之多,他从一开始就看出月咏和白狐两个人应该是被算计的,但是这种算计却是因为六天草的问题上面引发的。“白狐和月咏这两个人也算得上老江湖了,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斗不过雷云宗这父子两。步,这雷久傲倒算不了什么,倒是雷无极这个人,简直是老谋深算。虽然月咏聪明无比,但是和这种比狐狸还要狡诈的人较量,也难怪月咏会输。”萧奈何摇摇头,心中一片通明,将这几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猜的一清二楚。他想了一下,在考虑如何出手帮助月咏和白狐。“你们既然将来都是一家人,我也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违反了凤凰大比的规矩,就休怪我将你们轰出去。”谢陨言虽然对雷云宗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凡事讲证据。而雷无极已经是找到了‘证据’,月咏二人也没有办法。“嘿嘿,两位娘子随我过来吧,给谢长老道歉一下。”雷久傲哈哈大笑,阴笑说道。“月咏姐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白狐也感觉不好,心中有些着急。月咏眼珠子转动,虽然表面上十分镇定,但是心中也一样着急。看了一眼萧奈何一眼,忽然灵光一闪,脸上露出笑意:“六天草是我从你们雷云宗拿来的没错,不过这可不是什么聘礼。雷久傲,你的为人如何,我相信在场之中所有人都知道,我不相信这天下间有哪一个女人会这么作践自己和你结成的道侣。”“月咏,妳这是什么意思?”“你如果以为我们只有两个女人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和白狐妹妹,早就有了未婚夫了。”“妳说什么?”雷久傲脸色大变,死死看着月咏,就好像自己的女人别别人抢走一样,眼中泛起了要吞人的神情来。“很简单,我和白狐妹妹的未婚夫就是他。”月咏忽然走向苏冰云身边,一把抓起了萧奈何的手臂,胸前的柔软忽然靠在了萧奈何的臂膀上,轻轻一压,看的四周的男人都要喷鼻血。“就是他了,萧奈何!”一言道出,雷久傲的脸色顿时大便,眼中几乎要喷出火一样,好像要吞人一般的盯着萧奈何。苏冰云也是骇然,甚至于叶永浩、龙牙两个人都惊呆了,就这样愣愣的看着萧奈何。“嗯?”白狐反应也十分的快,连忙走上来,紧紧抱住萧奈何:“没错,他是我相公。”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b//.  天才本站地址:..。小说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