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天重生 第038章 我若助妳

时间:2018-05-17作者:漫漫天生

    “前生我见过多少神仙高手,即便是练就仙体、金丹甚至元婴,他们也从来不用自己的威压去压迫凡人。你不过只练就仙体,就想妄做圣人,使得天下间所有人都臣服于你!”

    萧奈何心中冷笑,一边是辅助琴儿,另外一边在脑海中注入清沁音咒,利用金丹的灵力稳定空明,保持镇定。

    若非金丹修成,萧奈何也不可能镇住慕容沣见的威压。

    “嗯?”

    站在祭天塔上的慕容沣见眼睛一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放眼看去,整个广场上千人都围在一起,皆是匍匐膜拜。

    “难道我感觉错了,刚才明明有人破了我的威压束缚!”慕容沣见神色缓了过来,将手中的拂尘轻轻一抽,慢慢腾空落在地上。

    众人一见顿时哗然,就算是天灵境巅峰的高手也无法做到腾空停滞,慕容沣见露的一手顿时使得所有世家人物震惊失色。

    “仙人,仙人!”

    再次下跪,祭天台传来了细细脆脆的摩擦跪地声音,那些年轻子弟脸上满是顶礼膜拜之情,行了三叩之礼。

    琴儿因为有萧奈何提醒,而且她本身修行魔功,对慕容沣见威压抵抗较强,一会儿就恢复常态,一见场上众人的神情,冷冷暗道:“三叩之礼是行父母君王礼仪,如今居然对一个毫无官品的神棍行三叩,慕容沣见的的虚荣心倒是太功利了,还想做圣人!”

    慕容沣见国师之位,在天枢国内并非官职,而是皇帝所奉得道之人,说好听点就是取得大道的知识分子。说的难听点就是皇帝身边的神棍。

    但是慕容沣见作国师十年来,因为种种原因,使得皇帝十分信任,掌握实权,朝中上上下下所有人敬重他比敬重皇帝还要深三分。这种思想落在世家之间更是深刻。

    “今日世家盟会开始,本国师主持天坛开祭,接下来所有事务皆由宫良丞相监考负责。”

    慕容沣见脸上流露出一股仙威,不得不承认,慕容沣见练成半仙,体内威压积攒,举手之间确实有几分得道成圣的味道。

    “国师,皇上正和其他三国来使商谈,这里的事情老夫会看的。”

    “那就有劳宫丞相!”

    二人做了个礼,纷纷错身离开。

    等慕容沣见走到祭天台外面后,一个身着红色铠甲大衣的男子匆匆迎了上来,叩首道:“大人,京都、江都、花城等地传来消息,他们已经把握住当地世家命脉,等着启动大阵,清除异党。”

    “让他们先候着,先别行动。申时前传过斩杀令,立马行动。”

    “是!”

    “我以萧家做试验,血煞阵确实成功。如今我在天枢上百个中坚派的世家设下血煞阵,阵法一起,血池化人。既然那些中坚派的世家不可能为我所用,倒不如毁掉,收集他们的家业利益分配给肯听我话的世家,杀鸡儆猴,同时让他们更加死心塌地为我办事,实行计划。云家、萧家这些中坚派,必须灭掉。”慕容沣见挥了挥袖,似乎在讲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走了两步,慕容沣见又是沉吟:“说起萧家,萧尘说要到宫内杀人,可不要坏了我的大事啊。”

    “大人,这萧尘虽然投靠您,可是对方心思有异,连自己的家族说毁就毁,只怕不是很好掌控。”红色铠甲男子弓着身子,很是恭敬的说道。

    “在投靠我的世家人物之中,萧尘是最有天赋的一个人,以前他修人武大道平平无奇,但是在我传给他一部分魔功之后立马成就天灵境巅峰,这种人物天生就是为了魔修。若是他能够沉淀下来,他日必然是继承衣钵。”

    慕容沣见扶起对方的身子,一言一字仔细说道:“我们习武修道之人最看重就是衣钵继承大事,他若是能够承于我手下,他日萧尘就是你的新主人,就算他在内殿闹翻天我也不管,如今整个皇城也是我在主事!”

    说完,慕容沣见挥动拂尘,一声轻笑,笑声中蕴有几分豪气。

    …………

    “大会开始!”

    世家盟会这边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所有世家子弟都是参加盟会的主力,正等待考核。

    王家这边,王芳菲坐在后面双眼时不时定向远处的云蔚雪,表现出了她的敌意。

    而王经国身边有一个年轻男子,正是他的三儿子王文所,“爹,我刚才看了一下,云念慈并不在,我们之前赌得仙竹玉牌怎么算?”

    “不用心急,云念慈既然答应我们,以她的为人,萧奈何一输,仙竹玉牌肯定会乖乖落入我手。就算她不在,肯定安排好一切了。”王经国摸了摸胡子,颇为自得。

    “确实,王经国这个人也是个伪君子,极其好面子,到时候萧奈何真输了,他也不敢厚着脸皮让玉牌落在萧奈何手中。”

    “如今第一关是文考的考核试题我们已经知道了,难道还怕会输给萧奈何。而且我买通了其中两位监考官,到时候看到萧奈何的卷子就给抽掉,论他再有才华一样必输!”

    “爹爹好计量,只不过到时候拿了玉牌给分配谁?好像云森一直都有意让我们将玉牌交给他儿子。”

    “这是个问题。”王经国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左思右想了一会,道,“量图是我外孙,身上有我一半血脉,而且阿森肯为了我背叛云家,按理说取得这玉牌是要给他。不过……哎,这是以后再提,目前先拿到玉牌先。”

    王家这边开了小灶,云家那边也是有所动静。

    云蔚雪转动身子,找到萧奈何后,将自己身后的云咏怀散去,便打了个招呼:“奈何。”

    “嗯?”萧奈何神识敏锐,哪里察觉不到云蔚雪的靠近,只是在萧奈何印象中,似乎和对方就只有两句话的交情,夫妻无意,怎么此时云蔚雪会找上自己。

    “奈何,你本不该参与盟会,但皇榜规定你不得不从。我从咏怀那边听了,你虽为萧家而战,但实际上关乎云家。文考方面你放心去考,你若考不中我也没法,但武考方面云家会帮你!”

    萧奈何眉头微微一皱,云蔚雪对于他来说,就只剩下报恩消除执念因果的关系,此时听得云蔚雪的话,问了一句:“我若助云家,也就是助妳吗?”

    云蔚雪微微一愣,萧奈何修为低下如何相助云家?不过思量他可能是有好心,云蔚雪依然是平淡说了一句:“我助你,只为云家,你助我,也是为了云家。你我虽只有夫妻之名,但云家是我的根,也是你的家!”说完,云蔚雪扭头离开,不再理会。

    萧奈何表情平静,忽然是心中一动:我若相助云家,便是助云蔚雪。我体内的因果执念要我报答云蔚雪大恩,此时不是最好的机会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