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宠物小精灵之自行圣道 第四百零九章 复仇之刃,决意

时间:2017-10-30作者:嘻哈努力

    嘎拉嘎拉还有第二根骨头棒!甚至也能化成第二把长刀并施展出燕返!这是事先谁都不知道,也想不到的。

    所以当第二道燕返那惊艳的轨迹,如天外飞仙般突如其来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时,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正是王圣想要的效果,他和嘎拉嘎拉一直以来都忍耐着,在很多次艰难的时候,都险些克制不住出手的冲动,但最终都挺了过来。

    现在,这一切终于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结果。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看着被劈飞的“闪电鸟”在空狼狈地停住身形,身表现出掩饰不住的衰弱,南波狂的摇头动作变得有些僵硬,还有一点神经质的抽搐感,这让他的模样显得更加失魂落魄。

    在他的心目,“闪电鸟”已经起真正的闪电鸟相差无几,怎么会在这种不起眼的时候栽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与南波狂形成鲜明对的是,王圣那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你可知道,自从我和嘎拉嘎拉准备了这一手以来,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是专门为你所准备的!”

    “胡说!”南波狂条件反射式的反驳道:“你当我傻啊?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预见到今天的局面,你怎么不干脆说你能未卜先知呢?”

    他的话很有道理,谁都不是先知者,尤其是这种近乎于细节的方面,更是让人难以相信。如果说,有人感觉敏锐,能大致对未来有个模糊的认知,这或许还让人能够接受一点,可王圣所说的,在他看来完全是荒谬的无稽之谈。

    “这可不一定啊!”此时的王圣,变得笑容可掬起来,但他越是这样笑着,南波狂越是觉得有一种寒意在自己的身莫名酝酿。

    “啪嗒”一声,王圣打了个响指,而那厢里已经收招的嘎拉嘎拉很配合地的做了个动作——它把已经变回原样的第二根骨头棒给举过了头顶。

    王圣的声音如索命的音符一般,字字句句清晰地进入了南波狂的耳:“这第二根骨头棒,可是有来历的东西。如果你的记性好一点的话,或许还会看它觉得有点眼熟呢!”

    “眼熟?”南波狂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也不知是不是凑巧福至心灵了,在眼睛扫过那根看似普通的骨头棒之际,一段几乎被他彻底遗忘的记忆,又忽然间浮现出来,让他脸色大变。

    王圣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危险:“看出来了?没错,这根骨头棒,正是它母亲的遗物,也是最适合你的催命符!”

    南波狂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到无以复加。

    当初在紫苑镇,那只已经变成幽灵的嘎拉嘎拉给他留下的印象绝不是美好的,自己的精心安排与布置,很大一部分是毁在它的身。

    当然,还有眼前这个小子,他恨恨地剜了王圣一眼,至于他自己在那只嘎拉嘎拉的不幸遭遇做了些什么,他自动忽略了。

    紫苑镇的经历并不愉快,在王圣等人以及那只因为执念而灵魂滞留的嘎拉嘎拉的一同阻碍下,南波狂最后是以一种相当狼狈的姿态离开的。

    然而南波狂不知道的是,那只嘎拉嘎拉在灵魂消散的最后时刻,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了王圣,并最终留下了自己的头骨和骨头棒。

    头骨被富士老人拿去安葬,骨头棒则被王圣得到,成为了可拉可拉——现在是嘎拉嘎拉——的随身物品。

    平时,这根骨头棒被它收在体内,默默为它提供着帮助。

    众所周知,嘎拉嘎拉一支的精灵有一种专属的携带道具,叫粗骨头,该支精灵携带这种道具,可以让它们的攻击力大幅提高,而别的精灵携带,则毫无用处。

    神的地方在这里,母亲的遗物在被当时的可拉可拉收纳的时候,居然起到了粗骨头的作用,而当取出之时,又可以充当武器使用,让人着实感到意外。

    正因为如此,王圣和它商量着,在日常的训练刻意用心,将这件道具当成了特殊的杀手锏着意雕琢,为的是能在关键时刻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也是在那个时候,王圣产生了“这一招杀手锏,只怕是该由火箭队来领受”的强烈预感,或者与其说是预感,不如说是愿望更合适一点。

    直到今日,酝酿许久的双飞燕一击建功,将双方的处境再度拉回了同一水平。

    此时,天地下,对峙的双方都已经是摇摇欲坠,嘎拉嘎拉固然是情况不妙,而“闪电鸟”在猝不及防下也是受创颇重,并不对手好到哪里去。

    形势,一下子变得复杂了起来。

    照理来说,这时的“闪电鸟”仍旧可以利用制空优势来追求稳妥的胜利,可是同样具备相当对空能力的嘎拉嘎拉,相对来说并不是一个容易此摆平的对手。

    更重要的是,南波狂心里一时难以接受如此之大的落差,从之前的胜券在握,到现在的急转直下,他很难在短时间里调整好心态,这也让他的反应有些失当和滞后。

    在这种时候,这样的情况往往是失败的根由。

    地,刚完成漂亮反击的嘎拉嘎拉朝着方的“闪电鸟”扬了扬骨头棒,作出了一副挑衅的姿态。

    虽然不是技能式的挑衅,但这种态度还是激怒了刚刚被它当头一击,正憋着满肚子火气的“闪电鸟”,当即像个一点炸的炮仗,爆发了。

    “喔!”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啼鸣,“闪电鸟”的身再度亮起了神圣飞鸟的特有光泽。

    这一次,没有任何花招,直接以实力分胜负!

    嘎拉嘎拉之前的举止看似张扬,其实不过是简单的激将手段而已。只是简单无所谓,有用成,此时见激将有效,它早已严阵以待,双手各持骨头棒,交叉横于身前,同样是一派隐隐待发的气势。

    不过眨眼的功夫,“闪电鸟”已然完成蓄势,周身带着惊人的呼啸声凌空压下,目标直指嘎拉嘎拉。

    “别……”南波狂忽然觉得不对,下意识地跨出一步,想要出声阻止,可惜还是慢了一拍。也是这一拍之差,让他之后一直后悔不已。

    蓄势完成,以强绝之势俯冲而下的“闪电鸟”,配合身不时泛起的明亮电光,此时真如同一道毁灭性的霹雳一样,普通人别说面对了,是看一眼都足以心惊肉跳好一阵子。

    然而是这样的雷霆万钧之势,其锋芒所指的嘎拉嘎拉却并未表现出多少异样,反而双腿一前一后,摆了个弓步姿势稳稳站住,手的骨头棒握得愈发紧了几分。

    转瞬的功夫,“闪电鸟”已经杀到了跟前,它裹挟的气流,把附近地的尘土都给带了起来,直弄得一片灰蒙蒙的。

    在这一片灰色乍起之时,嘎拉嘎拉动了。

    还是惊艳的刀光!

    电光火石间的功夫,交叉着的骨头棒再度变换为两柄白骨长刀,不过这次两刀没有合并,而是横向交错着,各自向前斩出凌厉的一刀!

    这一次,双刀没有合并,可刀光却合并了。

    两条新月状的刀芒,并排着向前飞出没多远,它们的轨迹发生了交集,完美地融合到一处,形成了一道更大的崭新刀芒。

    这道刀芒,外表呈现出新月状的光弧模样,一反燕返平常的轻灵犀利,而是同样带着横绝的气势,扫荡般的迎了来势汹汹的“闪电鸟。”

    “呵呵!”

    之前还对“闪电鸟”的擅自行动揪心不已的南波狂,这时候反倒是放松了下来。

    以他的眼力不难看出,嘎拉嘎拉这一招,哪怕是两刀合一,仍旧难以和“闪电鸟”的雷霆一击抗衡,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自己还是最后的胜利者。

    “实力的差距,哪里是这么好弥补的呢?”此时他内心的得意之情早已随着时间的推移飞速增长,差直接笑出声来了。

    不过,他明显忽略了乐极生悲的可能性。

    刀芒飞行着,眼看要和“闪电鸟”碰撞到一起了。可是这个时候,“闪电鸟”的眼,却猛地透出一丝惊骇欲绝的意味。

    路线不对,不会碰!

    原来,嘎拉嘎拉斩出的刀芒,它的飞行轨迹其实并不会撞“闪电鸟”,而是会和它的尖长鸟喙交错而过,放任它对自己的攻击,可同时也让自己的攻击能够毫无保留地落到它的身!

    所有看出这点的人这才惊觉,嘎拉嘎拉居然是打着两败俱伤的目的!

    “糟糕!”南波狂刚露出点笑容的脸,一下子又垮了下来,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不管他怎么想,结果已然无法改变,当“闪电鸟”的神圣飞鸟和嘎拉嘎拉的刀芒同时命对方之后,双方毫无悬念地同时倒下,一同失去了战斗力。

    这是一场波折不断的对战,谁都不会料到,已经出战过一场的嘎拉嘎拉,会生猛到这个地步,硬生生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拖着已经可以算是伪神兽的对手一起出了局。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