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宠物小精灵之自行圣道 第三百九十章 心思,心思

时间:2017-10-30作者:嘻哈努力

    同样在感叹王圣深藏不露的,还有他之前几轮的对手。

    旁的不说,忍者此时正和自己的弟弟武士相对而坐,两人都是长吁短叹。

    “你也看到了,他和我交手的时候,看着声势浩大,原来还是没出全力!说起来还真是让人丧气,原来我连让他全力一战的资格都还没有具备啊!”忍者说着,眼里满是落寞。

    武士无言以对,哥哥是为了帮自己出气才去和王圣死磕的,结果却是这么个令人失望的下场,他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在这世上,你全力去挑战某一个目标,结果却发现自己竭尽全力还是失败,并且连一睹其全貌都做不到,无疑是很让人泄气的。

    “吼!”暴鲤龙不快地低吼着,像是还在为之前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对水龙卷的威力有所贬低的话语感到不渝。

    “吼!”喷火龙不满地吼回去一声,当时就把暴鲤龙给闷了回去。

    你好歹还露了个脸呢!我、比雕、三合一磁怪几个可都还没出过场哪!我们发过什么牢骚没?让你留手又不是压着你,是为了以防不测,大家谁不是这样?就你话多!

    它一发声,在场的另外几双眼睛都看了过来,直看得暴鲤龙一个心虚,身子缩了一缩。它只是脾气急,并不是没脑子,更不是不讲理,只不过是出于没能全力出手这个事实,觉得不爽而已。此时见大家都面色不善,便就顺势闭了嘴。

    “好了好了,都别说什么了,”王圣从一旁缓步行出,微笑着安抚起大家的情绪来。

    他也知道,大家其实没什么大脾气,就是没法彻底放手施为,觉得不太过瘾,因而有些耍小脾气罢了。他要做的,也就是平复大家的情绪,让大家的心态调整好,以免出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更何况,他已经直觉上感受到了越来越沉重和令人窒息的压力。想来预料中的情况,很快就要到来了吧?

    见到自己老大开口,精灵们都没了脾气,三三两两地又开始捉对练手,保持状态,只不过动作间多了些随意懒散,不比之前的专心。

    王圣看在眼里,却也没有开口,大家一同这一路走过来,相互之间早已磨合得天衣无缝,这些许的松懈其实也是调整方法的一种。大家心里各自有数,他便也不用多说什么。

    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来处,王圣又起了别的心事。

    比赛一路下来,不知是不是自己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有些熟人的情况已经起了变化。

    小智好运地没了火箭队三人组出来捣乱,倒是干净利落地击败了被人戏称为他影子的阿弘。而原本记忆中,接下来将阿弘淘汰的百合,却在本轮被绪方凌力压出局,搅得王圣记忆中的对阵形势一片混沌。

    除此之外,还有件事让他心里记挂着——

    小雨终究还是败了,对手还是半个熟人,就是那英男的大侄子,吉良的兄长成冈。而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要紧的还在后头。

    从比赛的内容上来看,王圣发现自己对他之前的预估可能还是低了些。这人之前的比赛王圣也注意过,算得上中规中矩,却也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

    然而等到淘汰赛遇上小雨,他的节奏就变得有些让人心颤了。当他和战术上擅长回复、续战能力出色的小雨遇上时,战术风格陡然一变,转换成了或是前期不惜一切强攻,不给对手充分时间回复,或是后劲十足、累积伤害惊人的针对性打法,直把小雨从头克制到尾,赢得稳妥无比。

    整场比赛,场面看似相差不大,实则在王圣看来,小雨几乎没有一点翻盘的机会,被动得让人绝望。

    那是一种让人窒息的统治力,观赏性未必很强,可实际效果却好得出奇。

    比赛一结束,小雨几乎就是眼里噙着泪离开赛场的,这场比赛在她看来打得太窝囊了,自己就像是被攥在对方手心里,怎么翻也逃不出这个范围。

    王圣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从这场比赛来看,成冈估计是自己最不喜欢的一类对手——控制流风格。

    王圣不是那种拘泥于某一类打法的人,但他总体来说,还是相对倾向于尽力挖掘自身潜力、最大化发挥自身实力的类型。

    而他的这种特点,对上那些喜欢使尽手段限制、削弱对手,让对手无法发挥实力来取胜的训练家,可以说是天生的对头。

    更要命的是,他刚刚得到消息成冈,正是自己下一轮的对手。

    在和小玫一起,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小雨的情绪之后,王圣这才有功夫仔细琢磨接下来的进程。

    比赛打到现在,自己一行三人中只剩下了自己,但也已经杀入了八强,接下来最多也就是三轮比赛好打。不出意外的话,火箭队八成会在这段时间里有所动作,只可惜更具体的就无从得知了。

    这样一来,自己就会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方面要在联盟大赛上不断前进,那就要保持一贯的发挥并有所提升,毕竟对手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强。另一方面,火箭队的存在,一直让他如芒在背。有这个大威胁窥伺一旁,他怎么也得留几手底牌以防不测。

    这两种需求在某种意义上,其实是有很大程度冲突的,所以如何平衡好它们,就成了王圣最头大的烦心事。

    “好在,我一直在设法创新,倒也不至于完全拿不出别的新招来。只是现在这种处境,怕是除了多加小心,没有更好的办法可想。”

    仰望星空,王圣深吸一口气,双手掌心处两团微光若隐若现,随即被一把握熄。

    “好的,我知道了。嗯,放心吧!就这样,再见。”伴着电话挂断声,一个身子已然躺倒在了床铺上。

    只见这个年轻男子看上去不过二十上下,但眉宇间的青涩已经所剩无几,反倒是沉稳老练的味道多了不少,虽不及王圣那种原因奇葩的少年老成,却也是同龄人中难得的稳重了。

    不过此时此刻,稳重的成冈脸上却是乌云密布,神色间全无之前电话里和自己弟弟说话时的意气风发。

    “本以为吉良说话有些夸张,没想到这小圣还真是个难啃的硬骨头!看他之前的比赛,精灵的取胜大多以精巧犀利见长。作为新人训练家,这是无可厚非的选择。可没想到近两轮,他派出的精灵屡有惊人之举,看来手里怕是还攥了不少底牌,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翻一张出来,这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应付限制得了的。”成冈的心里,此时满是嘀咕。

    他的实力不弱,但性格相当求稳,因此场上擅长针对性地克制、限制对手,然而限制流也不是万能的,以柔克刚也终究有个限度,先不说对手未必没有对策,单看那几手威力惊人的招数,就不是单纯的限制能够奏效的。

    就是玩四两拨千斤,那你也得先有四两在手不是?何况要是人家不止千斤,而是万斤甚至更多,你又该如何?

    眼下的困境,让成冈只感觉自己的脑仁都疼了起来,要不是王圣看上去似乎是有什么原因在刻意隐藏实力,他只怕还会更加头疼也说不定。

    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良久,脑子里的念头也跟着翻来覆去了许久,成冈叹了口气,坐起身来。

    “既然玩限制这手胜算不大,倒不如堂堂正正死磕一场?”这个念头不知怎么,忽然冒了出来。

    念头一经冒出,就像是野火一样,根本无法扑灭,搞得直到比赛前一刻,成冈都处在纠结之中。

    成冈纠结,却不知他的这番纠结相比较同时期的很多人来说,简直就是微不足道到了极点。

    渡看着眼前的文件,上面那些汇报上来的消息让他直欲掀桌,字里行间看上去花团锦簇的,实际上十份里有九份半都是空话,剩下那半份还是绕着说的,得要死不少脑细胞才能搞明白。

    渡就是这样费了老半天的劲,结果看出了字面背后的意思,大抵上也就这么几句话火箭队的人手分为若干队,行进轨迹无迹可寻,各方正在努力追踪,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

    “哼,很快?只怕是又追丢了几路人吧?”渡哪里不知道这群人的德性?要是他们能多得力一些,火箭队也不会这么容易发展到如今这种尾大不掉的趋势。

    渡好歹身为关东地区四天王之首,兼着联盟冠军的头衔,同时还是精灵搜查官,地位自然不低。可事实上很多事,他都是亲力亲为的。

    为什么?还不是这批人不给力么?

    不过想起君莎家族在警方就差被当成吉祥物的处境,渡也之好苦叹着摇头一笑了。

    整理了一下思路,他一边叹息着,一边给某些人发去了消息,这是他根据手头仅有的一点消息作出的推断,希望能给那些得力的人一点帮助吧!

    夜,越来越深。星光月光,渐渐被一些乌云遮蔽得零星寥落,天地间愈发黑暗起来。
小说推荐